虚舟自横

Life is too important to be taken seriously.
正文

宝贝同行 - 海蒂的阿尔卑斯(下)

(2021-09-11 16:44:35) 下一个

【8/7/2015】

最好的当然要留在最后。第三天的计划,是去山谷的另一侧,上雪山,看雪峰。

山谷另一侧的荣弗劳乔奇(Jungfraujoch),被称为"欧洲之顶"。不过它并不是欧洲最高的地方,而是欧洲最高的一个火车站,海拔3,454米,是公共交通能到达的欧洲最高点。它本身也并不是个山峰,而是一个冰川鞍,连接着四千多米高的荣弗劳峰和明奇峰。阿莱奇冰川从两个雪峰之间“流”过。

然而,天气预报却说要下雨。下雨天,山上便是大雾和雪,什么也看不见的。

一早起来,果然是阴天加小雨。一边纠结着到底值不值得花两百多美元上山去,一边在村子里转悠。

吉梅瓦尔德小村只有几十来户居民。一百多口人,主要靠农牧业和旅游业为收入来源。村民们在山坡上种草,收干草喂养奶牛,再制作奶酪。村口有个大桶状高高的木屋,就是用来储存干酪的。到了大雪封山的冬季,周围都成了滑雪胜地。村民们就到滑雪场去开缆车或梳雪地。

山上山下相邻的几个小村,都被开发建成了旅游度假村。吉梅瓦尔德的居民们却倔强地要坚守传统的生活环境,抵制开发。最终,他们想办法申请到了一个“雪崩区”的证明,使得此地不能符合开发修建度假村的条件,才得以保持了它的朴实原貌。

村里除了两三家小客栈,没有别的商业。据说游客可以去村民家直接买新鲜的牛奶和家制的奶酪。倒是很想尝尝鲜,可转来转去,也没碰到一家人出来。娃妈这么薄的脸皮,又不好意思去敲门。快到村口了,在小客栈旁看到一间小屋,挂着“诚信商店” (Honesty Shop)的牌子。

十分好奇。走进去,里面很小。木制货架和桌子上,摆着些牙刷、水杯、帽子、袜子之类的小日用品,还有当地的手工艺品、纪念品、明信片、糖果饼干和饮料。靠墙放着个“诚信盒子”。墙上贴了一张纸条,写着:“我们店里没有店员,没有摄像头,也没有主管。请挑选你想要的物品,把正确数目的钱放在诚信盒子里。祝好心情!” 淳朴的传统价值观跃然纸上。

几分钟逛完小小诚信商店,即便没有买到东西,心里也装回了许多温暖美好。

看着灰灰的天空,内心一番斗争后,还是决定带哥俩上山去荣弗劳乔奇。既然都来到了它脚下,哪怕上去对着白雾想象一下,也好。

先坐缆车下到劳特布伦宁山谷,再转两趟小火车爬上山,一路要近两个小时。不久火车就开进云雾中。车窗外是一片白茫茫。偶尔在两块云雾的缝隙中,看到外面已经由绿草甸变成了不毛之地,偶尔有美丽又诡异的小蓝湖。过了雪线,便进入黑黢黢的漫长隧道。

这个欧洲最高的火车站,大部分是在全封闭的山中隧道里。下了火车走一段,才看到第一个大窗子。望出去,发现身处在一个白雪皑皑的小山顶上。近处是满眼的银白,远方云雾蒙蒙,一片神秘。

忽然,在白茫茫的云雾中,看到了一丢丢蓝天和雪峰,随着云雾的流动,一闪而过,剩下又是一片茫茫。不知这是幻觉,还是天公在预示希望。

通道最后到达一个大厅。大厅的大半面都是落地玻璃墙,对着外面的白茫茫。里头有个小小的林特巧克力(Lindt)博物馆,展示林特巧克力的制作过程。准备看完后,就去下面的冰雕宫看看冰雕。再走过250米长的隧道,体验一下当年矿工们为修建这条爬上雪山的铁路而做出的牺牲。最后在隧道走廊另一端坐电梯上斯芬克斯天文台。糟糕的天气,只能这样转转了。

从林特巧克力博物馆出来,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只不过二十来分钟,外面竟云开雾散,忽地揭开了一个无比奇幻的世界。娘儿仨激动万分地冲到大厅外的观景台。

一座座巍峨的雪峰,在蓝天下赫然矗立,闪着耀眼的阳光、幽幽的冰蓝、和嶙峋的岩黑。山脉下的冰川,浩浩荡荡铺向远方,像是正在奔流的江河,一瞬间被冻住了。一个原始的冰雪世界就在眼前,浩大而洁净,静止且沉寂,震撼得让人窒息。冰冷的空气流过脸颊,又不禁要感慨人在自然面前的渺小。

有一片雪坡被围起来,供游客玩耍。哥俩已经直奔那雪地而去。连忙跟着追下去。一眼瞥见观景台一侧的栏杆上,挂着几枚情人锁,在阳光下闪亮。来到这洁白恒久的高山面前定情的,该是很用心的人吧。

在海拔3,454米的高度,拖了几趟雪橇和雪板,就已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哥哥索性脱了外套系在腰上,只穿着T恤,头顶竟升起了白汽,小脸红扑扑的,太阳镜的镜片上映着雪峰和蓝天,一片阳光灿烂。

小小少年抬头望着前方悬着铁缆的高高铁架,意外地主动要求:要玩空中滑缆。

喜出望外地应允了。虽然担心一向保守谨慎的娃,一会儿爬上那铁架子就会怂了,这样难得的冒险精神和兴致,实在是必须鼓励的。

三人都是第一次玩滑缆。沿着铁梯爬上高台。负责在上面放人的大叔把每个人都五花大绑了一番。弟弟勇猛打先锋。被推出去的一刹那,小人儿却 “啊!”地失声大喊起来。哥哥顿时一脸紧张:“很危险吗?”

“他那是爽的呢!”大叔哈哈一笑,不由分说就把哥哥推了出去。只剩两腿发软的娃妈了。大叔一声“走嘞!”恐高症患者也豁出去了,舍命陪儿子。

在阿尔卑斯的炫目的雪峰和冰川前,嗖嗖飞过,真的好爽。

(如果喜欢,请关注我的文集《宝贝同行》。更多惊喜在继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