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舟自横

Life is too important to be taken seriously.
正文

宝贝同行 - 海蒂的阿尔卑斯 (上)

(2021-09-11 16:35:25) 下一个

【6-7/7/2015】

走在吉梅瓦尔德(Gimmelwald)唯一的一条路上,木屋四散,野花点点。嶙峋的高山遮去了前方的天空,山顶雪峰映着最后的夕阳,如火般红亮,仿佛在燃烧。而山腰以下,已然是黄昏。

下午从西庸城堡出来,搭公车到毗邻的玫瑰盛开的美丽小镇蒙特勒(Montrex),乘上“金色之路”(Golden Path)全景火车。一路上是典型的瑞士明信片风光:绿色山谷,农场牛羊,木屋村庄,森林蓝湖,和群山环绕,如诗如画地进入阿尔卑斯山区。在因特拉肯(Interlaken)又转当地火车到达美丽的劳特布伦宁山谷(Lauterbrunnen)。一人抱一盒披萨,边吃边等乘班车。班车送到山脚下,再坐上空中缆车,沿着有瀑布飞落的陡直峭壁上山。在日落时分,来到陡峭悬崖上的宁静小村庄,吉梅瓦尔德。

除了攀岩爬山,到达小村的唯一交通工具就是缆车。村子里只有一条人行小路, 车辆是上不来的。也没有店铺餐馆,只有一排排农舍木屋沿着缓坡而建。靠近村口缆车站的三两家大点的木屋,是小客栈和青年旅舍。再往里走,路边就都是村民们住的百年老木屋。家家屋后的小坡上种着菜园。周围空地上开满野花。村屋之外便是绿绿的山地乡野,散落着小小的牛羊棚和猪圈。牛儿羊儿们在山坡上自由地吃草,格外静谧安宁。

按房主事先给的信息,找到村子最里面的小坡上,鲜花围绕的小木屋。

木屋低矮,非常老旧,原木颜色已经很暗淡,斜斜的木瓦屋顶占了2/3的高度,木板山墙上开着小窗户,简直就是《海蒂》里面小海蒂和爷爷住的那种阿尔卑斯小屋。想象着冬天,白雪覆盖了山野。小窗里透出温暖的橘黄灯光。小海蒂晃着一头小卷毛,在忽明忽暗的油灯下,给坏脾气的爷爷念圣经…

哥俩已经跑上门廊,开始找钥匙开门。这是两人最乐意干的事。每次找到民居后,按照房主事先提供的信息,一步一步执行,最后进到屋里,颇有摸着线索寻宝藏的感觉。

这一次,是先在门廊找到一侧墙上花环。花环下有个钥匙箱。用密码和几步组合动作打开钥匙箱,取出钥匙。就可以打开插着瑞士十字旗的木门了。

在窄小过道换了拖鞋。大概为了冬天防寒,前面还有第二道门。推开,里面竟是别有洞天。和木屋很般配的拙朴木家具,仿兽皮小地毯,四处挂着摆着温馨的手工小饰件,一切都干净整洁。农家小屋,家电设备却是齐全得很。冰箱,洗衣机,洗碗机,烤箱,微波炉,都是新颖款式的。嘎嘎作响的木楼梯上装的灯是动做传感的。连门外花丛里藏着的小路灯都是用太阳能电池。发现还有Wii可以玩,小人儿们更是喜笑颜开。

这是村子里的两个AirBnB出租民居之一。房主是退休的夫妇,常常满世界旅行,这几天正好不住在家里。他们用的东西及房间,都贴上了“不要打开”的标记。

准备洗洗睡觉时,发现找不到浴室了。

三人楼上楼下满屋子找,捣鼓了一阵无果。于是打发哥俩到外面的草丛里先方便一下,好赶紧上床睡觉。自己再慢慢想办法开门。

外面一阵窸窸窣窣,随后是弟弟和哥哥在大声对话:“是热的哦,会不会把花浇坏了?”“还是去那边树后面吧…”

想出去提醒哥俩安静点,别让邻居们看见。走到大门和二门之间,无意碰到了小过道一侧的那扇贴着“请保持门关着”的门的把手。门刺溜开了。

里面居然是浴室!

原来,大概因为这地方半年都是大雪覆盖,进门后要先把湿了的鞋子外套放在浴室的架子上晾干,所以浴室就建在大门和二门之间的小过道边。房主在浴室里全天开着一台除湿机,用来保持干燥,所以专门贴了纸条要求门一直关着。优秀房客误以为那是房主自己用的房间,一直没试图去打开。

山里的夜晚颇凉。哥俩一身短装,哆哆嗦嗦从黑暗里方便完回来,看见一尘不染明亮光洁的浴室,一脸被人捉弄了的悲愤。

气温正好合适盖着松松软软的鸭绒被子,香香地睡一大觉。醒来又是一个艳阳天。

这一带统称荣弗劳地区(Jungfrau region)。昨天坐火车到达的,是山下的劳特布伦宁山谷小镇。它是通向许多著名的游览地的起点。劳特布伦宁山谷是阿尔卑斯山里由冰川形成的一个U型山谷。深深的谷底平坦如茵。两侧是陡直的巨大岩面和山峰,前前后后72条瀑布轰然落下。美丽山谷的名字就是“很多泉水”的意思。

山谷的东侧,有海拔4,158米的荣弗劳峰(Jungfrau)。荣弗劳是德语少女的意思,所以也叫“少女峰”。它与艾格峰(Eiger)和门奇峰(Mönch)一起,形成山谷东侧的巨大山壁。

山谷的西侧,就是吉梅瓦尔德村所在的这一侧。搭乘昨晚上山时坐的斯蒂尔特霍恩(Schilthorn)缆车,可以继续上山,到达度假胜地默伦(Murren)等其他村庄和高山景点,最后到达海拔2971米的斯蒂尔特霍恩峰顶。

小木屋里太舒服,磨磨蹭蹭,出门晚了。到达山顶时,已经11点。出缆车便是栖息山顶的圆形旋转餐厅。一整圈墙壁都是大块的玻璃拼成,视野震撼。自助早餐已经到了尾声。正好一个服务员大妈是华人,看到有同胞来了,连忙用中文通风报信:“多拿啊,快拿啊,早餐马上就要收走了。”

于是盛了一大堆当地产的各式奶酪,还有香肠,面包和蔬果,坐在大玻璃墙壁边,随着餐厅缓缓转动,边吃早餐,边欣赏四周的壮丽景致,感受在群山之上,一览众山小的豪情。山谷那侧,还有更高的荣弗劳峰、艾格峰和门奇峰。闪亮的雪峰仿佛就在眼前,巨人一样矗立。

这里还是一部经典的007电影的拍摄地。片中邦德的惊险滑雪场景,就在刚才缆车上来的山坡上。山崖边的悬空观景台上,游客们和邦德的木板像勾肩搭背,摆各种酷姿势合照。在楼下的“007世界”,哥俩更是玩得不肯走。

为了亲脚在阿尔卑斯山里走上一走,回程的中途下了缆车。徒步的这条山路叫“北面山道”(North Face Trail),从这里3小时能一直走到度假村默伦。正好可以在默伦的超市买两天的食物,再接着坐缆车回到连店铺都没有的吉梅瓦尔德小村。

不料,刚开始,就迷了路。

先是看见缆车站附近的一个小小儿童乐园。很意外这大山里,居然有这么一个地方。虽然哥俩都半大不小的了,还是乐颠儿颠儿地冲了过去。秋千,滑绳,猴杆儿… 都是原木制的,和周围环境一点不违和。

等哥俩玩好了,娃妈又看到山坡上一大片野花,白的紫的粉的,煞是喜人。走上去一通忘我拍照。然后,就迷失了。

不想露怯,便谎称要考验一下小朋友的方向感,让哥俩带路。小朋友们欣然接受了挑战。娃妈自己却心虚得不行,不停地发出疑问:“你们确定是这个方向吗… 要不要先看看那边… 那边是西,不,是东… 会不会走反了…”

被东西南北地折腾了半天,哥俩毅然决定完全忽略老妈的灵魂拷问,还是自己的方向感最靠谱。不一会,就领着晕头转向的老妈踏上了“北面山道”(North Face Trail)。

小路时而平缓,时而陡峭。天空也一会蓝天白云,烈日当头,一会竟风起云涌,山雨欲来。白雪闪耀的大雪山,始终在背景里,像仙人们在微笑着看顾一切。

大山里空旷无人。草甸随着山形的曲线,柔和地起伏。云影落在上面,也柔和地起伏。满眼是深浅不一的绿色,拌着太阳熏野草的气味,和时近时远的牛铃声。走啊走,好像世上再无忧愁。

叮叮咚咚声越来越悦耳,就看到牛群了。没有放牛娃,每一只牛的脖子上都挂着拳头大的铃铛。这样,主人就很容易找到在大山里自由放牧的牛群了。走过去了老远,一大群铃铛声还在空旷的山野里飘荡。

野花,白的紫的黄的粉的,已经不知拍了多少照片。它们不断地向身后移去,又不断有新的点着头迎上来。爬到高处,山崖取代了草甸,就看到许多小白花,在风里轻颤。相信那就是歌里唱的雪绒花(edelweiss)。

经过一个小小的村庄,路边有农家的猪舍,关着大大小小,黑的粉的花的猪。弟弟隔着围栏,来来回回看了半天,直到猪们都呼噜呼噜跑进了房舍里。回来得意得很:“它们好胆小,我站到哪里,它们就跑去另一边。”嗯嗯,如果没有围栏,就不定是谁怕谁了。

一路上,总是想起那个叫海蒂的美好的小姑娘,曾经也在这样的大山里,晒太阳,吹风,淋雨,看野花,牛,和猪。还有她和爷爷住的古老的小木屋,不时点缀在葱绿山野,好像是从土地里生长出来的,吸收了这山里的空气和水土,和大树花草一样有生命和灵性。

每到一个岔路口,哥哥都认真地核对路标,生怕走错。爬到很累很累的时候,在高处,远远能看到大草坡下面的默伦度假村了。整齐漂亮的彩色小木屋,像小小的玩具房子。弟弟擦着汗说,真希望这是在Minecraft里,那样就可以挖呀挖,挖条直直的通道,一口气挖回小木屋去。

 

(如果喜欢,请关注我的文集《宝贝同行》。更多惊喜在继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