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周末闲聊大学那些事——当群众演员花絮(三)

(2016-07-17 06:19:36) 下一个

大四临近毕业,工作定了,毕业论文也写完了,一群无聊的学渣依旧荒废自己的青春在各种闲谈,各种家教,各种赶场聚会之中。负能量的我似乎就专注两件事:打牌和喝酒。从拱猪贴满脸纸条到80分到找朋友,一场场以离愁为借口的酒席熏黄了我本应还算年轻的脸。也是因为挥霍了青春,现在无限后悔,所有也就无比畏惧一对儿女可能带着我懒散的基因,现在只要有机会我都会时不时教育他们酒是天下最难喝的,喝酒还不如喝柠檬汁;时间是宝贵的,浪费了一分钟你们要用更多的时间来后悔;学霸是牛叉的,他们都是住在豪华小区接着学渣送来的外卖;努力耕耘是对的,收获总会让你骄傲的.......

还是一个下午,几个四年了没说上几句话的外宿舍的同学挤在我们宿舍几张床上聊着人生谈着理想。记得我们都争抢着说,都想把四年错过的没有顾得上交谈的时间都补回来,生怕日后毕业了也许见不着了。这时,听见楼下阿姨扯着嗓子喊“XXX XXX 电话”连忙跑下去接听,是一在广告公司的朋友打来的。曾给他们公司的一个广告录过和声,所以留下联系方式。他让我给他再找一女和两男的,这回不是演偷渡客也不是人妻人妾舞伴啥的,是帮一部电视连续剧演有四十几秒的打工妹。十万火急,需要1个小时就能到位,来回车费全包,报酬另说。都快毕业了,人心涣散,要找个人也不是那么容易,费了一番劲儿,找了两男的和一聊天的蜜儿,我们四个打辆车赶到XX酒店。

我们一进去酒店,有个助理给我们讲解台词和戏份。大致是女主角和男主角(一有家室的大款)吵架,女主角在酒店门口抽烟。我们两位男同学扮演两个蹲着擦酒店门口落地玻璃门的小工,我和蜜儿扮演逛街的打工妹,因为我尿急要上厕所,我拉着蜜儿指着酒店想进去蹭厕所,经过两个擦玻璃的小工同学,他们以一种非常羡慕仰视的眼光看着我们,其中一个的台词是:“看,快看美女,她们一定是傍大款的”另一个说:“看她们的项链一定是大款送的。”这时电视女主角正抽着烟听到了对着他们破口大骂:“什么傍大款,还不老老实实干活!”(时间有点久远,具体记不太清楚但大致的意思差不多)

这场戏彻底打消我再次接活演群众演员的热情。我们的打酱油戏拍了3遍,导演都不满意,全因是我演尿急的打工妹还是蜜儿同学演,导演都要暴跳如雷,说我们从脸上看不出一丝尿意。尼玛,不就两儿打酱油的有必要那么认真吗?当时给折磨得恨不得告诉导演干脆往我们脸上贴张纸,纸上写着:“妹子要尿尿!”无奈,那导演根本不把群众演员当人看,对我们总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口气,说啥都得通过那个助理,感觉我们都没资格和他对话,真不知道那时候的我们是怎么忍受得了。

助理不愧是个狠角色,甩给我两瓶矿泉水,让我喝了它不能上厕所半小时后再拍,他们先拍别的戏。人生中痛苦的时刻就是在我喝了两瓶矿泉水的半个小时以后,这是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的情景。我是真的有那意思了,我示意助理我们准备好了,可以拍了,助理问完告诉我还要再等半小时,还不忘提醒我不能上厕所。听完助理的话换做现在的流行语:心中有千万匹草泥马奔过!又过了半小时,我实在忍不住了,去找助理,助理问完说再半小时。没办法,人都去了只好在大堂等着,和蜜儿抱怨着,蜜儿很不厚道地庆幸她演技差点不用喝矿泉水不用演那个尿急的打工妹。听完这没良心的,恨不得往她嘴里也灌下两瓶矿泉水。就这样几个半小时过去了,才轮到我们(这里省略了具体的拍摄情景,因为实在太痛苦了,这层扒出来就是痛并凄惨着)就是那个“半小时”在我日后烙下病根,只要听到半小时我第一反应都是那酒店的厕所,因为拍完我第一时间就是冲到卫生间......

出了酒店打车回到宿舍那朋友已经在楼下等了。我接过他的钱,第一次认认真真数了又数,仿佛把他当嘬人血的二道贩子,多收了我三五斗的恶人。我讹他请我吃饭,这是我第一次没把外快爽爽地换啤酒和鸡爪爪田螺啥的。

人生旅途印在记忆中的一道道风景被我细细地抖落下来,那分情,那份真,只有咀嚼后才感悟我真的有些怀念那段时光。当我把现在的时间用来回味过往,是不是意味着我真的已经老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逢凶化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笑薇.' 的评论 :哎,木有~ TNND,都是我猪一样的队友--两男同学有一个笑场了。他后来被我痛骂时解释说我在拍之前两脚轮流小跳像极了四小天鹅的舞蹈,且是面目狰狞~~~~~
笑薇. 回复 悄悄话 ”半小时之后”,是不是一次就过了? 写的俏皮。谢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