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残花终结实 [11]悠闲自得的乞讨女郎

(2016-12-13 13:04:24) 下一个

我推着购物车走到卖肉的柜台,从这头走到那头看了一遍。货品很全,猪牛羊鸡鸭什么都有。排骨、猪肘、猪蹄、羊腿,羊排,牛筋、牛腱、牛腩、牛尾、鸡胗、鸭腿,还有走地鸡,看着都很新鲜,太有诱惑力了,我恨不得全都买,可这么多肯定吃不完,他公寓的冰箱冷冻室没多大,再说了,一两周总得买一次菜,没必要在冰箱里存满冻肉。我取了个号,退后几步,寻思着该如何取舍。

一个亚裔姑娘朝我走过来,面带羞涩的笑容。我不认识她,她是对别人笑吧?我下意识地四下看看,周围没人看她。我知道我有脸盲的毛病,看来她认识我,管她是谁呢,我对她笑回去准没错。她走近我,腼腆地用中文说:“真巧,在这里碰上你。”声音很小,糯糯软软的,像台湾口音。我应声道:“是啊是啊真巧”。还是想不起来她是谁。这儿离学校那么远,我不认识这里的人啊。除了学校里的人,我在这方圆几百里,在整个美国,也不认识几个人啊。

她满脸涨红,好像想说什么却犹豫不定。她伸出右手食指往上推了一下眼镜架,手指滑下来时停在鼻头上,眼帘下垂。这姑娘到底要说什么呢?我盯着她,目光停留在她前额的两颗青春痘上,一颗在中间,另一颗偏左向上,边缘红红的,中间有点发黑。这要是留下疤痕可糟了。我没长过,他那时候长了好多,脸上留下不少坑坑洼洼。我时不时逗他:“一脸麻子,有没有?”“男人嘛,无所谓,麻麻啦啦更有男人味。”他每次都这么回应我,搞得我好生没趣。

过了几秒钟她终于动了动,手指滑落到嘴唇上,又迅速移回鼻梁往上推了一下眼镜架,手指弯曲攥拳落下,握住另一只手,依然低垂着眼帘,怯怯地开了口:“你的辅导课对我帮助很大。”哦,原来是我的学生啊。她上课时肯定总是躲在后面的角落里一声不吭,搞得我对她一点印象都没有。还没等我说话,她紧接着说:“我上高中时不喜欢经济学,现在喜欢了。我一直想跟你说谢谢,你教得好。”说完,她抬起头看着我,甜甜地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眼睛闪亮,一张普普通通的脸顷刻间灿烂起来。这话语、这笑容,就像是夜空中绽放的一簇焰火,短暂而绚烂,不能指引道路,不能照亮黑夜,却在我心里划下一道甜甜的轨迹。她喜欢我的课呢。她在夸我呢。我知道不少学生喜欢我的课,但这样的话听多少遍都不觉得腻。尤其是今天,在我心情沮丧需要勇气时,夸赞尤显珍贵。我赶紧说:“我很高兴你喜欢,谢谢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她说父母住在附近,妈妈还在那边等她。说完,她转身便走,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不好意思地低声说周末愉快下周见。我也笑着说周末愉快下周见。

这个姑娘真有意思。夸赞别人,多好的事儿呀,她却费了这么大劲儿。我倒是能理解她。我也一向不擅于表达赞美之辞,就连夸赞他,我都难以出口。我有夸过他吗?他也极少夸我。其实,我们之间有很多让彼此欣赏喜欢的东西,为什么谁都不夸赞对方呢?从小养成的习惯?怕夸了他会纵容他的骄狂自大?这算是我们糟糕相处模式的一部分吧。既然知道夸赞会让对方心情舒畅,而且有利于改善关系,为什么不去做呢?以前是不懂?还是不屑?还是不愿?还是什么?那时候的事记不清了,但现在懂了,就应该去做啊。我可以先行动起来,他见夸赞的效果不错,也会学着夸回来吧?那不就成了良性的互动嘛。

回去的路上,油箱的红灯亮了。估算一下,剩下的油还够开到家,等着让他加吧。可车经过加油站时,我却想都没想就把车拐了进去。我拿着钱包走进便利店时注意到门口长椅上坐了个女人。

我出来把油枪插进油箱,刚按下按钮,便看见那个女人朝我走过来。三四十岁的样子,暗绿色短风衣,长长的金色卷发拢在脑后。她走到我面前,摘下墨镜,礼貌地问我:“你有零钱吗?能给我几块吗?”我愣了一下,怀疑我是不是听岔了。她摊开双手耸耸肩,“我无家可归。”这回我肯定我没听岔。她可一点不像无家可归,我一边在心里嘀咕着一边从钱包里拿出一块钱递给她,她说谢谢,然后转身走向旁边的车主。她转了一圈,跟每一位车主询问一遍。有三个车主被柱子挡住,我看不见他们脸上表情。另两个车主离我近,但我不好意思盯着他们的脸看。看她手上的动作,没有再要到钱。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坐回到长椅上,翘起二郎腿,晃来晃去。她周围没有流浪汉用来装家当用的超市购物车,连个袋子都没有。我越看她越觉得她不对劲。我想起我曾在课上问过学生:既然现金赠予比实物赠予更受欢迎,为什么政府给低收入者发放食品券而不给现金?好几个学生们抢着说,政府不想让他们拿钱去酗酒吸毒。多么浅显的道理。可我竟然给了她现金。我仿佛看见她烂醉如泥吸食毒品的丑态。我成了帮凶?!这个想法让我浑身不自在。往好里想,她会把钱用在生活必需品上,可看她有手有脚,年纪轻轻,不像有病的样子,为什么不找份儿工做呢?悠闲地坐着这里乞要别人辛苦挣来的钱。我这不是在纵容懒惰吗?都说,施比受更让人快乐,可我此时却越想越烦,恨不得找她要回那一块钱。

便利店里走出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女人起身追着他要钱。他停住脚步回头对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然后坚决果断地说:No。真让人羡慕啊。看他拒绝得多么干净利索。刚才那五个人可能都是这样快刀斩乱麻地杜绝了给钱的烦恼。唉,我还是改不掉老毛病,怎么就学不会拒绝别人呢?明明知道她在说谎,为什么要让她得手呢?

加完油,我启动车,忍不住又看了她一眼。她依然悠闲地坐在长椅上晃着二郎腿,好像在耐心地等待手捧鲜花的情侣。我越想越气。活该我被人利用。是我自寻烦恼,活该!谁叫我不能像那些人一样坦然地对她说No呢。廉价的同情心。活该被利用。别再想了。没意义。钱已经给了,有本事你去跟她要回来呀。既然没那本事就别再想了。我使劲长吐一口气,忘掉这件事吧,忘掉那一块钱,就当它丢了。我反复把这句话念了好几遍,还是不灵。

开出去一会儿,我突然想到,这不蹊跷吗?看她的穿着打扮和面容表情,哪里像是无家可归的人?莫非她是个记者?或者是个作家正在体验生活?课题是什么呢?路人对乞讨者的反应?不不,哪儿有那么多浪漫故事。可怎么看她都不像是吃不上饭的主。难道她在锻炼自己的厚脸皮?锻炼自己对拒绝或白眼的承受能力?

再细想一下,我觉得我之所以给她钱不仅仅是因为我不懂得该如何拒绝别人,还因为我本能地不忍看到一个体面人为了一块钱屈尊乞讨。屈尊,这碰触到我的一根敏感神经。我把脸面看得太重了。让我屈尊求人,我实难做到。不用说对别人,就算对他都不行。以前和他在一起时,就算明知道是我不对,我都做不到主动找他求和。其实,相处是两个人的事,何必计较谁先示好呢?在他冷着脸时,你给他一个笑脸,你会失去什么?瞧瞧,这个女人的心理比你强大多了,在别人的不断拒绝下,她照样能悠然自得地晃着二郎腿。你这方面的承受能力太差。去加油站要钱,你做不出。但对他热情些,总可以吧。回去就给他一个笑脸吧,不管他什么样子,能不能做到?做不到就想想这个女人。她是上天派来提醒你的,既然你下了决心要珍惜这段感情,就要做出努力来,就要去做你以前做不到或不肯做的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林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亦花芲' 的评论 : 刚刚回来看到你的留言。谢谢你。也祝你新年快乐!阖家安康!
亦花芲 回复 悄悄话 圣诞快乐!新年快乐!
林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亦花芲' 的评论 : 非常感谢你一直鼓励支持。下部很难写,没有大恨大悲,都是琐碎小事,我常常写着写着就觉得太无聊,不想写了。过一阵子觉得不那么无聊时,就再写几段。

夸赞的问题好像跟咱们小时候的成长环境有关。父辈们就不擅长。但真诚的夸赞(不是老美那种礼貌性的)用在夫妻间,真是很好的润滑剂。
亦花芲 回复 悄悄话 今天才找到时间来留言,写得很真实,你肯定也写得很累,谢谢你!
亦花芲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是很难说出夸别人的话,夸孩子还好点,夸大人总是话到嘴边却又咽下去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