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雨女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的城市(18)-美国最具人文历史的街道Brattle

(2020-05-21 19:06:18) 下一个

  出门散步,只因河边人太多,左拐进了一条僻静的巷子(Sparks Street)。巷子很静,以至于直到走出巷口,也没遇到一个行人。巷子的尽头就是这条著名的街道Brattle street。我说它著名是基于它的历史和人文。也许那些匆匆而来的游客们,更多的时候是去抚摸约翰哈佛的大脚丫子。其实这街道和他紧挨着。

  美国独立战争前,这条街被称为“King's Highway”或“Tory Row”,因为这里居住着很多Loyalists(保守派,英国国王忠心的支持者)。在这条街上,不仅有7座具有历史意义的殖民地豪宅,而且在这些豪宅的背后,更隐藏着很多名人商贾的故事。是美国最美丽和历史最悠久的街道之一。

1.   105 Brattle Street:Longfellow House Washington's Headquarter 

这名字好长啊。因为它包括两个名人。其实这房子最初不是他们两个造的。造这房子的人是下面那个老John Vassall 的儿子,Henry Vassall的侄子。也就是第二代John Vassall。独立战争时,因为这群富豪们为了保持对英国国王的忠心,都逃跑了。华盛顿就没收过来,将此处作为办公总部。

再后来,华盛顿的药剂师 Andrew Craigie将其买了下来。Andrew死后,其遗孀因为经济问题,不得不将房屋出租。 这时候,就有一个叫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的哈佛年轻教授租住了这个房屋。大家都知道这个人的。查尔斯河上,红线地铁跑的那座大桥就是以他命名的。和现在一样,穷诗人穷教授一个。但是,后来他却成了有钱人的乘龙快婿。他老丈人当时花了$10,000就把这座豪宅买下来。送给女儿做了嫁妆。从此,Longfellow在此一住就是50年。从租客变成主人。因此,他的名字也在里面。

本来叫“Vassall-Craigie-Longfellow House”。2010年,就成了现在的名字。牙买加富二代和药剂师就都被去除了。只剩下了华盛顿和郎斐罗。

a 院子里长满了丁香花。后院是植物园。种有各种花草。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院外左侧是一个小教堂

s 走出老宅门口。对面是一个小广场。左侧一座教堂。穿过小广场,有一个小park。对面便是查尔斯河。

2. 42 Brattle Street: 位于42号的 William Brattle House 是麻州殖民地时期首富William Brattle 在1727年建造。也是这里最早的建筑。距今已有293年。这条大街之所以命名为Brattle 街,也是沿用了Brattle家族的姓氏。虽然这座老宅曾经在战争期间被乔治华盛顿军队没收(打土豪分田地)。战后,在William后人的努力下,房屋又被归还与Brattle家族。

 独立战争时期,Thomas Mifflin将军曾将此地作为办公总部,并在此接待许多重要人物。其中包括美国《独立宣言》签署人之一的John Adams。这里还曾经是美国记者Margaret Fuller的家。目前,这里是剑桥成人教育中心。

a. William Brattle 画像 

    

3. 94 Brattle Street: Henry Vassall House。这座豪宅最早建于1636年。不知道谁是第一个主人。16世纪末JohnVassall 买下此宅。1941年,卖给自己的兄弟Henry Vassall。Henry号称是这一片Tory Raw家族中最挥霍的人。本来是牙买加植物园主家的富二代。跑来波士顿享受此地的社会关系和教育。庄园里不仅有花园和果园。还有马厩。雇佣了奴隶和仆人。Henry和夫人Penelope在此过着贵族奢华和光彩的日子。Henry去世后,该庄园被没收成为军队中心医院。

a. Henry Vassall 画像 和 House 外景

           

4. 149 Brattle Street: Lechmere-Riedesel House

   一座古老的Tory Row大宅院。Richard Lechmere是最早的主人。后来,英国领导下的最后一任司法部长Jonathan Sewall住在里面。 和其他豪宅一样,当他们逃亡英国以后,这座房子被没收。战后,英军俘虏John Burgoyne将军和 日耳曼雇佣军Von Riedesel男爵和夫人均被囚禁于此。条件很差,甚至没有任何家具。

a. 有Longfellow签名的早期黑白照片

b. 房子外观

c. Jonathan Sewall 画像

5. 159 Brattle Street: Hooper-Lee-Nichols House

    该建筑最早有Richard Hooper 建于1685年。是一座典型的农舍式建筑。也是剑桥市现存第二古老的建筑。位于21 Linnaean St的Cooper–Frost–Austin House第一老。建于1681年。Hooper-Lee-Nichols House 现在是剑桥历史学会总部所在地。

   房屋的第二任主人是他的儿子Dr. Henry Hooper。Henry将房屋装修,加建后卖给了Cornelius Waldo。Waldo加盖了第三层,并使建筑成为乔治亚风格。第四任主人是法官Joseph Lee 。Joseph是英国国王的忠实拥护者。在独立战争的第一天就逃了。当然他后来又回来了。

1850年,George and Susan Nichols 夫妇开始租住这栋房子,并开始逐步修缮。他们加了栏杆。这些栏杆曾经是波士顿圣保罗大教堂的一部分。不知道他们怎么弄来的。有待考察。

1923年圣诞节,一个叫Frances Emerson女孩得到父亲送给她的一个礼物。就是这栋经过很多人打造的豪宅。最后,这个女孩将它卖给了剑桥历史学会。

House名称只留下了原主人Hooper,法官Lee 和Nichols的名字。我想是因为他们在这座房屋留下的痕迹比较多。

a. 有点不好意思对着人家房子拍。

6. 175 Brattle Street:Ruggles-Fayerweather House

该房屋的主人是George Ruggles。他也是牙买加来的富二代。和其他逃到英国的那些富豪不一样的地方是,该房屋被军队征用后,他们全家搬到了麻州远郊的一处住宅。军队搬走以后,他们又回来了。

b. 走在人家门口也很享受了。主要是街道上没有人。偶尔有车辆行过。

7. 33 Elmwood Avenue:Oliver-Gerry-Lowell House

这是唯一一栋不在现今Brattle 街上的豪宅。也是Tory Raw的第7座豪宅。通常人们简称为Elmwood。最早是有Thomas Oliver于1774年建造的。那时候,Thomas Oliver是麻州的州长。也是当时的大地主。他家40公顷的土地从Cambridge穿过查尔斯河到Brighton。Thomas还是第一个豪宅Longfellow House Washington's Headquarter 的第一个主人John Vassall的小舅子。可谓门当户对。据说坐在他家窗前,整个查尔斯河美景一览无余。

战争中,Elmwood也没有逃过被征用的命运。英军撤出波士顿的时候,Oliver也跟着撤走。并最后居住在英国直到去世。麻州政府没收了他的房产,卖给一个叫Andrew Cabot的人。几年以后,另一位麻州州长,后来的副总统Elbridge Gerry购买了此宅。Gerry是《独立宣言》签署人之一。也是个人和国家自由的倡导倡导者之一。积极参与和起草《人权法案》。

1818年,Charles Russell Lowell从Gerry手中买下了包括这座房屋在内的10亩地。第二年,有个叫James Russell Lowell的小男孩从这座房子出生。对,就是他。诗人,作家和哈佛教授。他用诗歌表达对奴隶制的反对。他也是《The Pioneer》创办者之一。尽管只出版了三期。这让我想起中国在几十年前也有一本杂志叫《Today》,也只出版了几期。Charles一生经历很多逝去亲人的痛苦。期间开始变卖土地。

1920年,哈佛艺术史系教授 Arthur Kingsley Porter从Lowell家族继承人手中将Elmwood买下来。并允许学生在那里上课和使用他的私人图书馆。1933年,Porter教授在爱尔兰的私人城堡失踪。留下遗嘱将Elmwood赠与哈佛。现在,Elmwood属于哈佛财产。

8. 除了上面这7个最早的殖民建筑,Brattle大街上还有 William Brewester House。

9 Worcester House

10 每一座宅子的garden都那么漂亮。令人流连忘返。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Brattle Street不仅是美国最美丽的街道,也是富于人文和历史的街道。每一座豪宅里面都藏满了故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雨女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ubin717' 的评论 : 谢谢。
波城冬日 回复 悄悄话 喜欢这座有着厚重历史的城市, 喜欢这鲜花装点的街道!
Rubin717 回复 悄悄话 +1
雨女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第一因为是疫情期间。第二因为我傍晚时分。河边就有很多人。哈佛广场现在也没游客。所以就几乎没人了。
山里也可以拍。拍那些天然的风景。我们这里附近没有山。很羡慕有山可爬。
xiaxi 回复 悄悄话 这条巷子很美丽,还能边走边学历史,居然没有行人!
我也喜欢像你这样边走边拍,只是我们这荒山野岭似的,没什么可以多拍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