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间

扶琴动操,欲令众山皆响。
个人资料
正文

用脚投票也能看到西方民主是很差劲的政治制度

(2019-10-21 16:48:31) 下一个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只要是庐山,怎么看都是庐山。比较中美政治制度也是一样的。就是从有些人非常想去美国、想移民美国,也可以看出美国政治制度不行啊。在海外生活的华人在道义上有责任,在良心上有需要说实话、说真话。

    当他们自由的选择在那里工作,那里长期定居,不同的人,不同的家庭,不同的情况,会有不同的结论。决定性的因素常常不是那个国家的政治制度,那个社会风土人物,那里的广大人民的生活状况,而是他们自己能够生活的好,或者能够积攒像样的财富。我们先看几个例子。

    (1)在南非种族歧视黑人最强烈的时候,非洲人比今天更愿意去南非。岂能以此证明非洲人喜欢、感谢对他们的种族歧视!(2)数百年来,意大利经济好的时候,南方人愿意跑北方,但也被北方人歧视。时来运转,经济不好时,北方人就愿意跑南方了,南方人当然逮住这个机会,大大地歧视北方人几番。同一个意大利,有什么政治制度不同?(3)一百多年来,有多少英国人到印度去,各行各业都有,从投资经商,公共机构工作,到行医、教育。你能说印度不好吗?然而前一百年,几乎没有英国人会永远地留在印度。他们是那块土地上的主人啊。结论那里是简单的用脚投票。

    (4)汉时,大月氏被匈奴追杀,一边逃亡,一边征服,逃跑到印度,居然却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帝国:贵霜帝国。他们当然过着统治者的好日子。后来,汉武帝希望和他们一起共击匈奴,意愿帮助他们恢复家园,但那时的大月氏人,就是给他们祖祖辈辈生活的旧家园,再加上匈奴的土地,他们也不要了。他们以前是因为追杀而逃亡到印度的,现在却死活不愿意回来,不是因为感情、风物衣冠,而是因为日子过的很好。如果一定要和时髦的“民主自由人权”扯上关系,那就是他们能够在那个地方,更大范围的,更残酷、更安全地实行反“民主自由人权”。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能过上非常惬意的生活。

    (5)看两河流域文明就知道:永远是一批批的来自西北边的野蛮游牧人,象潮水一般入侵两河流域。他们残杀、奴役原来的居民。之后,野蛮人在那里生活、发展、建设、文明。等日子过得像样了,就是等着被下一批蛮人残杀、奴役。这几乎是命运之神的诅咒。就是等着毁灭,他们也没有自愿地回到他们那祖先的地方,西北的荒蛮之地。

    (6)川普以总统之位说:几乎所有的中国留学生都是间谍。美国破费7万亿美元给阿富汗、伊拉克送民主。不能说美国爱中国人超过中东人,然而中国人移民美国,到美国读书的人数要比中东多的多。一个德国,接收的中东难民以百万计,而泱泱大国美国只有数万人(2018年两万)。美国一直以自由女神的为自豪,到处宣传“交给我吧!将你疲倦的,可怜的,渴望自由呼吸的民众,将那些无家可归的,被暴风雨吹打得东摇西晃的人。”。在全世界制造了一大批自以为是生错了地方的美国人,与美国神交的美国人。是美国送民主直接将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的人民送进人间地狱,然而当那些逃难逃到自己家门口的、渴望自由呼吸的民众,美国接收了几个?历史事实是:当人类出现国家后,从来就没有用脚投票这么回事!

    很多人包括一些中国人想去美国,做梦都想移民美国,被舆论宣传成用脚投票。美国的民主制度好,所以大家拼了命地想去美国。实际上他们也只是想去美国好的地方的好的区域,既不是美国差的地方,也不是美国最好城市的差的区域。他们要去的美国,是经济、治安、教育都好的地方。事实明摆的,显而易见的:他们并不是要去西方民主制度的国家,否则他们为什么不去印度,菲律宾,墨西哥,哥伦比亚,秘鲁、乌拉圭和委内瑞拉,还有许多被美国总统定义为粪坑的国家。这些国家都是标准的西方民主制度的国家啊。他们甚至并不是要去美国,否则他们为什么不去美国一些经济、治安差的地方。纽约的穷人区,芝加哥的枪杀、贩毒区域,风灾后、恢复无望的奥尔良,和用水都困难的铁锈区,他们是不会去的。但是这些地方都是绝对的、不折不扣的世界民主灯塔的美国的一部分。

    如果用脚投票可以衡量一个政治制度的优劣,那么能够将一个社会的经济发展起来,国家建设好,改善人民的生活,能够维护社会治安,办好孩子教育的政治制度才是好的政治制度。然而西方民主制度在所有的这些方面都是臭名昭著的差,是极端的差啊。

    我说过:以选举为基础的西方民主制度的失败几乎是全方位的。可以去问西方生活的人:全世界的人今天最关心的是他们的人身与财产的安全。在你的所有选举中,不管是选出来的总统,还是任何一级的官员,有十分之一的民选政府能切实有效地解决你们的安全问题吗?恐怕连一个也没有见到。全世界的人最关心的明天的事是他们孩子的教育。有民选政府能切实有效地解决孩子的教育问题吗?据我所知:在西方,没有人会相信他们民选的政府能解决他们的实际问题,所以他们从来不会去等下一次选个好政府解决他们的问题。他们的解决办法都是,全部是,百分之一百的是:一走了之。搬到一个他们的经济能力容许他们搬到是好地方(好的治安,好的学校)。再看看,西方所谓的好区的安全与教育,其实连中国的一般水准都达不到。

    我们再看的详细一点,从三个方面看西方民主制度的极端的差劲:1:人民的经济利益;2:国家的综合实力与全面发展;3:西方民主制度下的司法体系毫无公平正义。

    归根到底,能够发展经济,建设国家,提高人民的生活,为了全体人民的利益管理好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国家领导人才是好的政治制度,好的国家领导人。与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中国相比,西方民主制度的国家恐怕要拿零分了。

1:人民的经济利益

    西方民主制度下,社会发展了,创造了巨大的财富,广大人民会从中得到好处吗?答案是彻底的否定。

    请看事实:从1978年起到2018年,中国的GDP从0.22万亿美元增长到13.6万亿;美国从2.36万亿美元增长到20.2万亿。中国有14亿人口,GDP增加了13.4万亿,人均GDP增加了9千5百元。美国有3.3亿人口,GDP增加了18万亿,人均GDP增加了5万4千元。看中国,农民工干一天活的收入从一元人民币到二百多元,换成美元,增长了近三百倍,而中国的GDP增长,换成美元是65倍。国家财政收入增加了160倍,到处的基础建设就是发展的最好证明。在共和国成立七十年之际,共产党正带领中国人民全面消除贫穷,一个不能落下。2019年美国参议员,总统候选人桑德斯公开评议:在消灭贫困方面,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在整个人类文明史是做的最好的。

    看美国,今天70%的美国人存款不到1千美元,78%的人破产是因为付不起医疗费。2016年美国政府问责局(GAO)资料,55岁以上的退休美国人中,48%人的养老金存款是零。四十年内,美国最低层的20%的人民,财富减少了30%;美国60%人口的收入是实实在在的下降了5%;90%人的实际收入(考虑物价因素)没有增加。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的资料是:六十年来,最底层的那部分美国人民的收入几乎没有增长。

   有财富增加的。这四十年来,最高的1%人群,收入增加了700%,他们共拥有40%的全国财富。最富裕的两个家族,坐拥2502亿美元的财富,相当于35%的美国人的财富总量,扣除通货膨胀的影响,他们财富的增长超过了6000%。国会议员们在过去25年内,财富的增长超过了200%。0.1%的富人与90%的平民所拥有的财富总数相当。收入如此悬殊,西方真正有钱人还可以合法逃税。巴菲特多年来都是世界首富,他热爱美国,非常乐意交税,也奉公守法地交税,但他的税率比清洁工的税率还要低。比最富裕的集团的财产增加更快的是美国各种选举的费用。两大党的总统候选人在选举在选举上的总花费从1976年的6.7千万美元,飙升到2016年的66亿美元,大约涨了100倍。2018年,赢得参议院一个席位的平均成本为两千万美元。老百姓的显著增长是:美国监狱人口增长了500%,狱中死亡率也跟着增长。

    以加州为例,那个曾经是全世界人都向往的天堂。今天的情况是:联邦人口普查局(U.S. Census)的数据,加州2017年贫穷率高达19%。公共政策研究所的资料是近乎贫困人口还有额外的20%。两项加起来,加州有一千五百万贫穷人。加州无家可归的人占全美总人口的22%。2017全美最危险的50个城市中,加州占有6名。在川普眼中,不是正在滑入粪坑州。

    西方发达国家常常是:即使依靠广大人民的血汗对外进行战争,掠夺财富,但人民也不能从中获利。罗马依靠平民向外侵略扩张,从地中海沿岸掠夺了大量奴隶和财富。但大部分财富流入贵族阶层,他们因此能够在国内兼并平民的土地。大量农民因为罗马的成功而破产。罗马的平民有流离失所的,有自卖为奴隶,被关入监狱的。他们除了在选举日手上有一张选票外一无所有。直接导致罗马从共和制转变为独裁制。公元前133年,一位年轻人在罗马发表演慷慨激昂的演讲:“意大利的野兽都有一个可以栖息的巢穴,而那些为意大利战斗和牺牲的人却只能享受空气和阳光。他们无家无室,携妻带子到处流浪。将军们欺骗士兵为保卫祖坟宗庙而战斗,但全是谎话,因为士兵没有自己的祭坛和祖坟,他们只是在为别人的荣华富贵而出生入死。虽然他们被称作罗马的主人,自己却没有哪怕是一小块土地,这公正吗?”请考察一下美国历史,美国南北战争结束后,美国老兵的待遇有丝毫不同吗?苏联及东欧社会主义制度崩溃后,美国从那里掠夺了巨量的财富,成为人类史上最强大的世界霸主,美国90%的人民又有多少获利?

    英国也是一样。维克多利亚女皇时代是英国最辉煌、最富裕的、当然也是GDP增加最快的时代。英国在1840年、1856年对中国发动两次鸦片战争,1857年镇压印度人民全国性大起义,此后,中印两国的长期累积的巨量财富就流向了英国。然而英国穷苦人因为偷几块面包,或一盒饼干,或一条毛巾,就要坐一年牢,之后流放到澳大利亚,再也见不到亲人与故乡。那个年代,犯罪率大幅度增加,其中大部分是为了活下去的经济犯罪。监狱里最小的犯人只有四岁,刑场上最小的死刑犯只有八岁。十九世纪四十年代,爱尔兰马铃薯大饥荒,因为死亡或逃荒,爱尔兰人口减少四分之一。作一个对比,英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死亡人数不到人口的1%,所以这是种族灭绝性的浩劫,然而爱尔兰每年还要向英格兰出口30万吨谷物。负责救济的大臣Trerelyan说:饥荒是解决爱尔兰人不控制生育的最直接,最仁慈的方法。就在大饥荒期间,他被英国民主议会授予骑士勋章。国家的富强与社会的财富同人民的生活有一点点关心吗?

   英国人民只能靠努力自救,他们愿意冒着“八死二生”的机会到国外去谋生,去赚钱。这同早年麦哲伦航海队17%的生存率是一脉相承的。1865年起,有一万多中国劳工到美洲建筑太平洋铁路。有详细资料记载:载有2523中国劳工的4艘船到达美国时,只有35.79%人还活着!所以西方制度、文化是根据钱势来歧视人的,外国人(包括被定性为黄祸的中国人),本国人是没有多大区别的。效果也是一样,再高的死亡率也永远不能阻止欧洲人到海外去寻求生存、发财的机会。这要比孔子咒骂的“猛于虎”的苛政黑暗、残酷、无人性百倍吧!

   英国政府帮助人民,是通过神圣的法律拯救可怜的英国人,在《使人人富裕法》下,儿童,妇女可以工作。那些被富裕了的儿童、妇女们的境况如何?在独立战争中,因为蓄奴被英国人骂傻了美国庄园主们,战争结束后,组团到英国去考察,三字经都要骂出口。当时英国童工的待遇比美国黑人奴隶还要差。同英国资本家相比,他们美国庄园主个个都是大慈善家啊!

   日本经济出现问题,二三十年过去了,人民选举的政府不能解决问题。自从1979年起,连续12届被人民选为议员的日本副首相兼財政大臣麻生太郎多次建議:日本的老年人应该赶紧去死,因為他们花了政府的錢。在讨论日本政府金融厅2019年在退休金的报告书中,有人提出“不给周围添麻烦早点死”。几万人中,点赞的人数是批评的十倍多。日本的GDP是世界第三,人均GDP是3万4千美元,是中国的3.6倍。这四十年来,人均GDP增加了2万6千美元。近三十年来,日本老年人在盗窃犯罪中的比例从不到4%上升到35%。日本近年出现一个新词:无缘死,直白地写出很多日本人生命尽头的悲惨:凄苦寂寞,与世绝缘,或也许有痛苦、挣扎、求救过,那必定是绝望的痛苦、挣扎、求救,然后孤独死去,无人认领的尸体。2017年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中称日本每一个星期有4千人在孤独中死去。数字或许要进步调查,但日本NHK的许多报道却真真实实告诉大家,一旦失掉工作,花完存钱后每一个日本人的悲剧。那些会被麻生态度与政策影响的老人们,他们所需要的不过是维持生存一点点食物与一片栖息处而已。对日本二战后的历史有一点了解的人们都知道,今天的老人是日本今天一切成就的最大功臣:日本的辉煌是靠他们当年流汗流血的拼命,干起来的。当他们老了的时候,不能干活了,退休金旧不够生活,就只能去死。鬣狗也有困苦,尚能照顾本族的老弱。为什么广大人民不能从社会生产的巨大财富中,获得一点点、生存所必须的物质需要呢?是西方民主制度的问题!

    解释川普能够赢得2016年美国总统的一个现象:二十多年来,美国中年白人,因为绝望酗酒、吸毒、生病、自杀一直增长。现在出现大量非正常死亡,他们作为一个群体,平均寿命持续下降。这是我们看到在和平时期,第二次出现中年人大量非正常死亡的现象。第一次是出现在俄罗斯的休克疗法时代,造成了超过百万白人中年男性的早夭。西方民主制度几乎永远是最好的年代与最差的年代并存。最差的年代属于那些无权无势的人们,在一个社会快速发展,创造大量财富的年代,越来越穷。为了混口饭吃,自愿的放弃做人的底线与人权。最好的年代是属于那些有权势的集体,社会创造的大量财富的几乎都进了1%人的腰包。

2:国家的综合实力与全面发展

    在西方民主制度下,社会创造了巨大的财富,广大人民的收入不但没有提高,反而减少了,那国家会有大的发展吗?国家的利益与综合实力会有大的提高吗?答案也是彻底的否定。

    美国国家的发展建设与同时期的中国相比,少的可怜。然而美国的国家债务在2019年二月竟然超了22万亿美元。美国集全世界的财富资本,集全世界最先进的科学技术,集全世界最优秀的人才,又有最好的软件硬件基础与经营管理能力,而且美元是世界货币,美国是唯一的超级大国,又是很多人标榜的“最好、最先进、最科学”的政治、经济、文化、司法制度。而中国一直被他们宣传是没有好的制度,没有好的文化,中国人没有好的素质,而且贪污、腐败、浪费、决策不科学到了要亡党亡国的地步。然而天底下的人都看得到的事实是中国在赶超啊。

    从2006年起,中国在十年內超过七大工业国最强的英国、德国、日本。今天中国的经济总量大约是第三位的日本、第四位的德国、第五位的英国的GDP之和,并且正在全面赶超美国。跟随着的是整个国家的发展、建设。1952年到2018年,中国的GDP实际增长174倍;人均GDP实际增长70倍。国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1949年实际增长59.2倍,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比1956年实际增长28.5倍。国家财政收入比1950年增长了近3000倍。从1949到2019,70年间,中国人均预期寿命从35岁上升为77岁;全国医疗卫生机构增长271倍,卫生技术人员增长17.8倍;旧中国,只有20%的学龄前儿童入学率,今天94%的孩子完成九年义务教育,大学入学率由0.2%增长到48%;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从10.6%提升至59.6%;能源生产增长114倍,钢材产量增长8503倍;农业机械总动力增长5万倍;全国铁路营业里程13.2万公里,其中高速铁路3万公里,分别居世界第二和世界第一;公路里程485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14.3万公里,居世界第一。中国人民新建的绿色长城:东西长四千多公里,建设面积达四百万平方公里。这是比万里长城还要伟大的、功在千秋的壮举。中国共产党象上帝一样,彻底扭转长期以来人类面对风沙侵袭时,渺小无助,永远地失掉家园,丧失生存依托的命运之咒。

    今天作为世界上唯一超级大国的美国,为了同中国竞争,可以说使尽下三滥的手段。长期以来,他们自己标榜的最核心的价值,最高贵的优越性,最亮丽的旗帜,为了一时之利,他们象臭抹布一样扔掉:什么自由竞争、市场经济?什么契约、守信精神?什么法治、程序正义?什么负责任大国?什么民主自由人权?什么制度优越?都见鬼去吧!

    西方民主制度的实施几乎都是同样的结果。我们看看俄罗斯,在推行西方民主时,通货膨胀到达4000%,货币贬值到6000倍。之后经过近三十年的西方民主制度下的发展,从民主前中国GDP的1.5倍到今天不到中国的0.1倍。2015年,俄罗斯人均工资首次低于中国,就一直拉开距离。俄罗斯的贫困标准是月收入低于840元人民币;2016年,俄罗斯有7000万穷人,即人口的一半。苏共垮台,俄罗斯民主后,85%俄罗斯人的生活变差了。93.7%的成年人的全部家当不足1万美元。乌克兰呢,经过近三十年的西方民主制度下的发展,2018年国家的GDP只有社会主义制度时的四分之三;人均GDP是全欧洲最穷的国家,从中国的5倍变成今天只有中国的30%。西方民主制度之前,东德在经济、科技、教育等所有的方面都比中国强很多,在世界“最优秀”、最强国之一,西德的全力帮助下发展建设。东德的发展、进步能同坚持社会主义制度的中国相比吗?

    看一个数字,可以了解到中国与东欧钱社会主义国家发展状况的区别。2019年,东欧16国(波兰、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波黑、黑山、塞尔维亚、阿尔巴尼亚、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和马其顿)在中国的总投资是15亿美元,而中国在16国的投资是他们的7倍。

    曼德拉是了不起,曾被西方赞扬成百年最伟大的人物。他领导的南非怎么样?我们看看他的家乡,斯维特。西方世界与南非政府二十年来一直努力要将斯维特,打造成普世价值成功的典范。光国外投资就是超过百亿美元。斯维特不但没有能赶超其他先进城市,今天竟然成为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之一:贫穷、堕落、苦难、高犯罪。可以说全西方民主制度世界合洪荒之力,却不能将一个民主圣地脱贫。南非的人均GDP也从曼德拉执政前的10倍发展到今天只有中国的0.65倍。静下心来,用脑子想想吧,西方民主制度有一点点可能给自己的人民带来人权,自由,民主吗?

3:西方民主制度下的司法体系毫无公平正义

    今天美国人民卑贱的连蚁蝼都不如,因为他们是阉割了思维的,既不知道有、也不需要有公平正义的蚁蝼。

    不是事实吗?美国的司法判决可能公平正义,但司法判决如果不公平正义,那是再正常不过的,是天经地义的,是可以敲锣打鼓庆祝的事情。今天美国法院的每一件官司,那一个真正的罪犯不是带着一个可能实现的希望,他会被法院判决无罪。那一个真正的受害人不是有一个必须接受的心理准备,法院可能判罪犯无罪。这种怀着“一颗红心两种准备”,接受法院的任何判决,同时却对西方司法的公平正义,神圣性从来没有任何责疑,不但是今天美国法治的真面目,还是美国法治的精髓。从四个世界之最看美国司法的公平正义。

    (1)世界上最多的有钱人。辛普森案。他的前妻和情人在家中被人割喉砍死。司法机关控告他是这个案子的谋杀犯,检察官始终都是相信他是谋杀犯。经过一年多的官司,法院判决辛普森无罪。但是司法判决却与他杀没杀人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如果他不是花了几千万美元,请了全国最顶端的十位律师专家组成一个律师团,毫无疑问,谋杀罪一定成立。他后来写了一本书:《假如我杀了他们,那个杀人犯的供词》。在书里,他将谋杀的前因后果,谋杀的细节描述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谁又能把他怎么样?!当然咯,为了安全起见,他在定稿之前,请最好的律师审查了一遍辛普森案在全球人的众目睽睽之下,演了一场西方民主制度下司法界的奇迹。好消息是:这是一个人人都可以复制的奇迹。坏消息是:它有一个前提:你必须要有足够的钱。

    (2)世界上最多、最好的律师。与西方律师相关的就是罪犯被判决无罪是公开的事,是光明正大的事,是非常值得炫耀的事。法院、法官、法律专业人员、政府官员、人民大众想都不想地接受,还认为这就是司法公正,法律是神圣的。希拉里克林顿就是其中一个。1975年阿肯色州的一个12岁的幼女被一个41岁的男人暴力强奸,幼女大出血,昏迷,终生失去生育能力。希拉里克林顿律师成功的辩护,这样一个暴力强奸犯只要坐一年牢。事后,她成功地进入美国最强100律师榜。后来谈起这件事,她高兴、得意地笑道:我早就知道那个男的是人渣、惯犯。之后,她一路飞黄腾达:她丈夫1992成为美国总统后,她就一直是西方普世价值的最高大上的棋手,还做了4年美国国务卿。在2016年竞选总统时,她虽然败选,但比川普赢得选票还多,据说多250万张票。

    (3)世界上最好的立法议员与最好的立法系统。虽然美国的所有立法议员都是人民民主选举产生的,但一个游说公司就可以搞定你想要的任何法律: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4)最好的人民。对任何证据铁证如山的铁案,法院可以判任何结果,人民不但都接受,还坚信西方的司法是公正的,法律是神圣的。(a)克林顿下台前,赦免了一位逃税的富翁,因为他把自己逃税的一小部分,一百多万,捐献给克林顿,帮他解决性骚扰案件。(b)大家还记得那个倒霉的卡恩,2011年最有希望成为法国总统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后来证明他是被诬陷的,但以他的能力、钱财、势力最后他又得到了什么公平正义。由此来看,小老百姓如果得不到公平正义,他们又能怎么样?(c)种族歧视是伤害到一个种族,大量人的利益,影响深远的大事,也是全国人都关心的公开事。在今天的西方,同样的种族歧视言行不都是有不同的结果吗?处理的结果不是根据事实真相,不是根据公平正义,而是根据被伤害的种族的势力。(d)美国的大法官一定要有一位黑人,一位犹太人。在国会里,法官的任命是两党争斗的最不讲道理、最不顾颜面的时候。如果法官被选上以后,是公正办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或有一定的靠谱),谁被选上不是一样的吗?实际上,西方的大案或调查,谁是第一把手,大家都知道一定会对谁有利,甚至是什么结果。

    (5)我们再看看一些事实。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对美国死刑案错误率作个研究:调查1973-1995年以来美国所有走完了上诉程序的死刑案例。全美总共判处了5760个死刑,68%的判决因为犯有严重错误而被上诉法庭推翻,将案件退回审判庭。美国死刑判决有自动上诉的程序,即上诉率100%。如果上诉庭发现下级法院犯的错误不严重,即使存在错误,也会维持原判。在返回审判庭进一步审理后,7%的死刑判决证明被告无辜;82%改判被告低于死刑的刑罚;11%维持原判。一般案件只有大约10%的当事人会提出上诉,而上诉后被上诉庭发回更正的比率约为10%,也就是说一般案件判决后再发回审判庭重审的机率只有1%。如果死刑判决后发回重审的机率有68%,没有道理认为法院会审理的更仔细,更精确啊。

    纽约的一个公民维权组织,无辜者专案(The Innocence Project),近年来,依靠高科技DNA检验,帮助312名在狱囚犯洗脱罪名,这312名蒙冤者平均冤狱时间为13.5年。其中18人被判死刑,正在等待执行。29人,是被迫认罪的无辜者,他们向警检方“坦白交代”了虚构的作案过程。任何一件冤案,包括这312个确认的冤案,其责任者都不受追究。容许利用走程序合法制造冤案,没有人需要承担冤案责任,甚至连向冤狱受害人道歉都不用,是这个司法系统最可怕之处。

全面的比较可以看文章:

  1. 1:昧着良心,睁着眼睛说瞎话也难赞美西方民主制度了
  2. 2:民主自由人权在近不在远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