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间

扶琴动操,欲令众山皆响。
个人资料
正文

中秋时节话统战:国军也有得意时

(2019-09-19 06:10:27) 下一个

    统战是共产党的三大法宝之一,但国民党也爱。退守台湾后,两蒋都用心于大陆的统战,所以国军常有得意时。意外的是,台湾的猪不时被掺进来,成为无辜的受害猪。

    统战的收获是改变对方的思想,是精神的。统战的产品,有精神的,也有物质的,但输送产品的方式一定是物质的。两蒋时期,统战的产品与输送有下面几类。在自己的家园里直接向大陆用巨大的喇叭吼,画巨大的标语秀,或通过无线电向大陆无休止的广播。这种比科学技术的活,国民党没有输过。还有从空中向大陆飘送物品:吃的,用的,玩的,有钱,当然还有印刷品。主要用气球带过去。毕竟统战是共产党的法宝,所以国共两方竞争着给对方的人民送好东西。

    台湾前线的老兵们说,比送东西,共军输的那个惨啊,现在想起来都为他们心痛。从台湾飘向大陆。广西的十万大山与辽宁的长白山之间,近两万公里的海岸线,送到那里都是送货到家。万一被风吹回来,只要不又吹回台湾,谁也不能证明没有到大陆,算成功都不必脸红。即使吹回台湾,他们自己人捡到,也是大概率的事件。可以再送,也可以便宜行事。再看大陆,就是一个惨字。只要气球一升天,共军能做的就是干瞪眼。赶巧了,风吹过去,不一定到台湾,想安慰自己都没有借口。赶不巧,被风吹回来,更可能的是被大陆人民捡到,完美地证明发送失败。统战也是战,象这样大赢特赢,赢的一发不可收拾的战斗,与老共斗了一辈子的老蒋、小蒋都很少碰到。是他们被胜利冲昏了头脑,还是精打细算后的决策,就不得而知了。总之,两蒋在送统战品上是超级大方的。

    凉风生,草木落,候雁来,游士悲,正是中秋时节。话统战,附上月饼一盒,合法、合理、合情。既是最好,又是必不可少的礼品。因此在中秋时节,台湾向来是准备很多、很多的月饼,要送给大陆人民。国军常常是送不完,最后必须自己吃。因为是政治任务,台湾准备的月饼,精料细作,味道足,好吃。但吃得太多,几十个,上百个下来,就变成问题了。人吃厌了,先想到鸡鸭,再轮下去是狗猫。它们是自由的动物,吃厌了,自然会躲开、跑掉。这时猪被掺进国共的统战。当然不是被剁成肉心,做月饼,而是请它们吃月饼。结果吃出个受害猪。猪的祸福到与国共统战的胜败无关,是由国军月饼剩下来的多寡决定的。月饼不多,它们连月饼的渣都看不到。与丰年一比,就有种相对剥夺感。剩多了,人与物不吃的,全部拿去喂猪。头几天,新鲜、好吃,猪也欢喜。但一日三餐,几天下来,猪就受不了。那个秋高气爽的季节,每看到军人进猪圈,它们不再是热烘烘地迎接送食物的人,而是一股脑儿地走开。有的干脆屁股对着来人,装聋作哑,好像不知道有人送吃的来了。这什么德行?三字经都快要骂出来。

    猪也可怜。从两蒋反攻大陆开始,完整的经过台湾民主化的历程,吃苦受罪,收获的是意想不到的智慧。2016年蔡英文上台,各种水果年年丰收,但卖不出去。在烂掉、浪费之前,台湾人想到的还是猪。别的东西可以说不能吃,香蕉总能吃吧。那个风调雨顺,水果丰收的季节,台湾的猪看到有人提着一串香蕉进来,立马一脸愁云惨淡,呜咦哀叫。它们试着告诉主人,它们不喜欢,也真不能吃那么多香蕉。想必蕉农们也是莫有办法,只得恨下心,不吃香蕉就不给别的。猪再也不能装聋作哑,当作不知道。只好硬着头皮,呜呜咦咦地告诉它们的主人,它们不愿意吃香蕉。

    人猪有心,心心不同。国军是感同身受,不但理解,还有一份同情。国民是苦苦挣扎,哀求当道能给一条生路。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