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沧海 --- 妈妈的回忆

妈妈自称”30后“,生于东北,后进京上学留校任教。 真正的历史事实记录来自这些普通正直的人的记忆。
正文

鸡篇(3)- 白羽王国

(2015-03-10 21:23:17) 下一个


我家的鸡种是来亨鸡,公母都一身白羽、红冠、黄爪黄嘴。它不是日本鸡,也不是中国土鸡,是欧洲的洋鸡。其优点是抗病能力强,产蛋期长,有十个月长。

公鸡体型大,头顶红冠直立,黄腿、黄爪、黄嘴。在鸡群中人为的减少其数量,但又不能没有,因此选拔条件也很高。能留下做种鸡者占少数。

同样的环境,同样的饲养条件,选拔出的公鸡长一长就有很大的差别。和人一样,一个母亲生出的孩子还不一样呢。

有一只公鸡,体型稍大,红冠直挺,没有一丝伤痕。眼大有神,亮晶晶的。颈上羽毛层层披下,又细又长且闪银光(是扎毽子的好材料)。尾部的羽毛更是壮观,蓬松又飘逸。

它从不打架斗殴,而是不怒自威。其举止文明,也不欺负母鸡。母鸡见它就主动趴下。它走路姿态优美,不慌不忙。挺胸、抬头,迈步走一直线。我想男芭蕾演员一定是跟公鸡学的(先有鸡)。我们称它为国王。不知鸡们如何想。

 

雄鸡一唱天下白,黎明的报晓是公鸡的职责。到时候一个接一个,所有公鸡都参加唱和听。人类中也许只有我家的孩子能躺在炕上的被窝中闭眼认真地听“国王”唱了。一声与众公鸡有较大差别的嘹亮啼声,悠扬致远,圆润动听。尾声干净利落又适当拖长,真是精彩极了,镇住了。有片刻停顿后,其它鸡再敢亮声。有的公鸡为了拖长尾音,硬撑着拖,几乎断气。还撑着,我们听着都揪心,心想:“完了!完了!没气了!晕了……”。另外也有几只后起之秀,但比较起来还是有差距。从火候、力度上都欠点。说明能称王还是要有真本事。我们没有留意,从何时起这位国王就在众公、母鸡的默认下稳坐王位好几年。

 

公鸡报晓是天职,很准确。多年以后,我曾看到一本小人书《半夜鸡叫》。我使劲回忆,也问过爷爷(他半夜常给鸡舍火墙添煤)“半夜扰动公鸡会叫吗?—-打鸣,报晓?”,“半夜有事就报警,不会报晓”。公鸡报晓是生物钟的功能。惊动它是报警,告诉同伴有危险了。此事没人研究,有可能地主较坏,养的鸡也混。

另有一些公鸡,长的也壮实,健美。但红冠上常常伤痕累累,旧伤未愈又填新伤。真是生命不息,战斗不止,流血也不止。对公鸡哥们也不友好。真可称之为战斗公鸡。它们对母鸡的态度更是令人憎恨。常将母鸡踩在脚下,两爪倒换着踩踏。我们见状就抓把沙子打将过去,或进院中用扫把打它个灵魂出窍,还诅咒它“送你进‘厚德福’”(一大饭庄,定时来收购肉鸡)。

 

我们常央求父亲杀了它们吧,父亲反说它们也有它们的用处,……。另外,它们的吃相也难看,粗野。每次填槽喂食,它们都蓬炸开翅膀,挤开别的鸡,跳上跳下,慌慌张张。若换槽添食,它们又第一个跑去抢新的饲料。这种贪心不足的现象在人类中也有。究竟是谁先有呢?

它们的啼声短粗沙哑。在报晓演唱会中,它们胡乱嚎几声,应付差事而已。根本没有与对手亮声比试的愿望。但是它们不忘公鸡司晨报晓之职责,也是该肯定的。这种鸡善战好斗,甚至敢与猫狗较量。我们小孩进鸡舍捡蛋时需三个人一组,前后两人各持扫把、厨板等武器保护。中间一人提筐捡蛋。这样雄壮的队伍还遭受一次袭击——最后面的妹妹后颈被蹬了一爪,大哭一通。从此见了战斗公鸡就逃。

 

 

若是双冠公鸡就更要小心。其冠仅1-2厘米高,厚度有1.5厘米宽。没有齿状,都是有小颗粒状组成。我们称他们“坦克兵”。它们都属于战斗公鸡群。

 

小公鸡当鸡冠刚露尖时,就有啼鸣报晓的欲望。啼声初试时不仅稚嫩、沙哑,而且不连贯,常常出丑。但它们坚持不懈,没唱好换个地方,蹭蹭嘴再唱。从不泄气。

 

我们孩子见此状也常鼓励它:“去没人的地方蹭蹭嘴再唱……”。谁能说这小雏鸡中就没有国王的接班人呢。

不幸的是小公鸡能鉴别出公母时,就被淘汰许多,能选“入宫”者极少,多数作为“童子鸡”送到“厚德福”了。

(图文妈妈原创, 请勿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