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沧海 --- 妈妈的回忆

妈妈自称”30后“,生于东北,后进京上学留校任教。 真正的历史事实记录来自这些普通正直的人的记忆。
正文

鸡篇 (1) 熟悉又陌生

(2015-03-10 20:55:17) 下一个


经常见到这样的水墨画——远山、流水、小桥、几棵树,山脚下还有一座草屋。

我常常想,草屋中有人吗?挺瘆得慌。若门前画出几只鸡,就有了人气,亲切多了。也就可以敲门讨口水喝了。因为有人家不一定有人,但有鸡就一定有人在家。

从前中国人家都喜欢养几只鸡,这样不仅剩菜剩饭不浪费,还能不时地下几个蛋。

现在的人大多是从饭桌上与鸡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尤其是广东人,对鸡的吃法真有研究。能将鸡爪冠名凤爪食之,可见对其爱之又尊之。


据传法国人想每日廉价供应几吨鸡爪给广东,但广东人不要!”我们吃的鸡爪是满山遍野自由奔跑的鸡的爪---天足!凤爪!你们那些关在笼中,灯光照射,又泡在药水中的鸡爪,白给都不要!——太有研究了。应该说人们对鸡的了解,始于饭桌,终于口感。

现在的孩子就更惨了。我的孙子指着招牌上的老头说“肯德鸡!”,“不对,那是卖鸡的老人,鸡有羽毛……”,“有毛还能吃吗?”我很无奈,他长这么大还没见过鸡呢。

 

(图文妈妈原创, 请勿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