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朵在心底盛开的白色莲花--怀念我生命中最亲爱的人

(2016-09-15 06:43:03) 下一个

我在人间彷徨,寻不到你的天堂。。。。。。听到这首歌,我的眼睛就模糊了。

2015年6月20日,农历5月初五,端午节的清晨5点50分,我生命中最最亲爱的人,在经历了将近半年身体上的痛苦煎熬之后,永远地离去了。此生不再有机会相见,我的好婆和爹爹,你们都走了。

在赶回去的法航飞机上,看到一路无边的,平和的,敞亮的白色云海,我一直在想,你是不是正走在这么一条绝美的天路上,抛弃了所有对爹爹的怨念,不再有衰老的折磨,身体上的痛楚,就沿着这纯净的天际通往极乐的净土。此刻,我想起两个月前你进食痛苦的样子,想起了帮你移动一下腿部你就痛苦不堪的样子,想起了给你脚上抹润滑油脚上皮肤脱落的样子。。。。我耳边萦绕的是你尚未糊涂时说的话,一辈子,生儿育女,七个孩子长大成人,我的任务完成了。。。。人生就像一场梦,梦醒了就该走了。。。。哪天我走了不要难过啊,天下哪有不散的筵席。。。。14年11月我回德国的时候抱了抱尚能坐在床沿的你,虽然说了这么多要离去的话,你仍然笑着对我说,好!我等你回来!爹爹在年底走了后,你清醒了两个月说了很多话以后就再也不说话了。15年3月回来看你的时候,你只会对着我笑,要拿豆豆的玩具玩,或者就是睡觉。你成了老小孩了。我非常非常地后悔,如果爹爹走的时候我能回国一次,能跟你多说说话,该有多好。

好婆生于1921年3月4日,乱象中的中国嘉兴。作为家中的长女,在经历了母亲早逝父亲再娶之后,十几岁就担当了家中母亲的角色,小了九岁的妹妹几乎是以她为母而长大的。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江南地区也随即阴霾密布,好婆随家人逃难到乌镇并在那里自己决定了自己的婚姻(反正是没妈疼没爹管的苦孩子)。17岁那年嫁给爹爹,他们在结婚前只看过对方的照片,却携手走过了78年。

你一生养育了七个儿女,并带大了不止七个孙辈。虽然只读到小学四年级便被迫辍学,却用你的人生哲学和人格魅力在三年自然灾害,在文化大革命中完好地守护了一个完整的家,并且在有限的范围内自主着自己的人生:17岁时决定自己的婚姻,跟随爹爹从乌镇来到上海,并得以供妹妹考上医学院并顺利毕业当了医生。在生了七个孩子不堪重负之后自己为自己签字在医院做了手术。你回忆这件事的时候对我说:“做了就好了,一个一个养太苦了!他害怕手术我就自己来。“ 我一直相信,如果好婆生在一个好的时代,如果念上书,一定会是一个女强人。

你在我心里是最最乐观而勤劳的人。从我记事起似乎你就一直在劳作,似乎从来没有抱怨过。“年轻的时候不嫌累呀,自己还是个孩子呢。叫辆黄包车去大世界玩,座位上两个,下边左右各蹲两,我一个人能带四个呢,不嫌他们烦也丝毫不觉着累的。“这是你向我多次描述过的有着强烈画面感的有趣场景。是的,我还能记得你一个手臂打着石膏用另一只手帮幼小的我穿衣服的场景,一次在厨房做饭的时候胆囊炎发作,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淌的样子。每年端午未到,大大的肉粽已经包好分给各家,每年大年初一我起得再早也赶不上你,起来看到的是拖得干净潮湿的公共厨房的黑黑的石板地,包好芝麻馅的汤团正准备下锅。虽然你知道我喜欢肉馅的,但是大年初一一定要吃个甜馅的,全家要甜甜蜜蜜,团团圆圆。你知道吗?现在的我一直保持着年初一吃甜馅汤团的习惯,还会做给豆豆吃。此时我有多想回到从前!

你在我心里是心地最最善良的人。孙辈们多,有一年家里养的小鸭子,孩子们抢着喂食喂多了,鸭子撑得快不行了,你把多酶丸细细地辗碎溶解,掰开嘴巴喂给小鸭子吃。去社区理发店理发,看到大家都不乐意让小学徒工理,你乐呵呵地坐上他的位置说,我老太婆不用漂亮,孩子你大胆理吧,没事!大姑姑从小因为老太太的挑拨和你的关系不是特别地好,但是你从来就没有责怪过她。在你大约85岁的时候,大姑父突然生病,不谙家事的大姑因此变得六神无主,进而脾气古怪,抑郁,躺在床上什么都不干,也不允许请外人来家里照顾。所幸大姑父的癌症因为发现得早手术愈后不错,但是一个大病初愈的人和一个时时可能出状况的抑郁症病人还是让你担忧不已,一天听到你喃喃地说,“其实我去照顾他们都没问题的,至少可以烧个饭做个家务,住的近点就好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

你在我心里还是个特别果敢而坚决的人,在这点上丝毫不逊须眉。自然灾害那些年你可以一次次当掉首饰只为换只鸡给大家改善伙食。粮食定量分配太少的时候精打细算定量给每个孩子分几两面,让大家自己琢磨吃的方法。我的爸爸于是作得一手好吃的面疙瘩汤,据说这样最最容易吃饱了。有一件经常会被提起的往事是,大姑父在华东化工学院读研期间和大姑相爱并结婚,后来被人举报,马上到手的研究生文凭就要黄了,甚至面临着被开除学籍的处分。没有在社会上混过几天的你得知后,勇敢地去找系领导,找教育局据理力争:“我不知道孩子这么糊涂,偷了家里的户口本去结的婚。可不能害了孩子。这样,我让他们马上离婚!“ 这也许是你能想到的能保全女婿大好前程的最好方法了,在那个年代一个即将毕业的理科硕士是多么不容易。你尽了你所能想到的最大努力,因为当时所有当事人包括爹爹都傻了,只有你挺身而出。最后的结果是姑父拿了硕士的肆业证书,没有被开除学籍。多年之后,他因为学历的缺陷比别人多当了好些年的副教授才被提到教授。你每每提及还总是充满愧疚,说: „唉,我原本是可以阻止他们的,孩子不懂事儿,结婚的事儿急什么急呀!“

你的话都是那么平实,回想起来确是最深的关爱。博士毕业我找了大半年的工作未果,你笃定地说,读书都读到顶了,还会找不到份好工作?我回去没多久就找到了工作。后来再回上海,你已经有点开始糊涂,一件事要说多遍。一次你淡淡地问我,钱够用吗?我说够着呢。你就微微点点头,似乎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你教给我的人生哲理,我一直享用不尽呢。你从小跟我说,善良的人会越变越漂亮。我相信了。你说,老天分派给每个人的东西都是一样多的,浪费的人会早死的,因为他早早地把属于他的都用完了。我也相信了。长大以后,慢慢知道你告诉我的很可能并不是那样,但我还是相信你的“谬论“,并用它们教我的孩子。

好婆,每次我想念你的时候都会心疼。我总是想,如果你多念点书就好了,如果你会多写点字就好了。这样你在晚年就可以自己看看书,写写,就能释放很多心情,就不会想那么多过去。。。。我还会想,我不离家这么久就好了,我出国的2003年你还是胖胖的硬朗得很呢。我能每天推你出去走走,晒晒太阳,也许你的骨质疏松就不会这么严重了。。。。。如果我能每天使劲多和你聊天,你就会少睡一点,你变糊涂的速度也会慢一点。。。。。

我在天堂里的好婆,你还好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南岛水鸟 回复 悄悄话 情深意切,好婆写得生动,谢谢分享!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请继续写文,慢慢的。
beauchat 回复 悄悄话 眼湿了,让我想起我的阿娘,聪明,勤劳,没读过书,却用对生活的感悟来教我们生活,愿她们在天上再无病痛折磨,也能感受到我们的思念。
田野maomao 回复 悄悄话 好婆说的太好了。写的也是情真意切。感人!
百花苑主 回复 悄悄话 I also believe that"善良的人会越变越漂亮。老天分派给每个人的东西都是一样多的,浪费的人会早死的,因为他早早地把属于他的都用完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