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德国为什么要逃避欧洲安全的责任?

(2019-09-05 07:23:27) 下一个

最近,在美国与德国,韩国之间关于承担地区安全的军费问题,沸沸扬扬。从形式上看是军费问题,是钱的问题。但是,事情本质上根本不是钱的问题,是德国 不愿意承担 地区安全的责任,与此同时还想 寻找机会把美国一脚踢出欧洲,当然,这第一步首先是要把美国一脚踢出德国。德国的翅膀今天又开始硬了,皮又开始痒痒了! 准备要在欧洲当大哥,利用自己的经济实力,指手画脚。韩国也没有例外,想有朝一日与北朝鲜一起实现统一,共同拥核武器, 成为东北亚的大哥吗? 首先,我们承认现在世界上,每一个国家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需要“钱”!都缺乏“钱”, 每一个国家的泡沫经济,都面临破裂的风险! 未来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虽然未来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但如果能够和平,不发生战争,不存在安全威胁, 和平的苦日子,总是要比大规模的战争,牺牲小很多。

首先,回顾历史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美国在欧洲实施的“马歇尔计划”对于德国战后经济恢复有没有帮助? 同时从政治,军事保护西德的市场经济,自由和民主 ,抗衡苏联共产主义有没有贡献? 我的问题是德国人,你记得住吗?????!!!但是,事实上,德国人没有客观的认识到美国人的帮助!相反!!!!他们认识到的,记住的是却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打败了德国!所以,德国今天没有在欧洲成为“霸权”。他们今天在“军费”的问题上面,让我们看到德国仇恨“美国和俄罗斯”的种子在发芽!而且,仍然把美国看成为德国称霸欧洲的“绊脚石”! 所以, 德国今天想“联合法国”掰开美国这一块“绊脚石”。 但是,我相信法国还没有愚蠢到这一步。

我建议 德国你们是否可以 认真的,客观地 计算一下(1)美国在欧洲实施的“马歇尔计划”对于德国战后经济恢复的帮助,应该价值多少(按照今天的市场价值)?(2)从政治军事保护西德的市场经济,自由和民主体制 ,抗衡苏联中美国为此消耗了多少 (按照今天的市场价值)? 这两个部分之和是否 可以弥补 美国要求的 军费支出?

美国要求的 军费支出对于所有的北约国家, 是不是一视同仁? 德国 为什么需要 特殊化? 是由于日耳曼人种“优秀”吗? 既然你日耳曼人种“优秀”,为什么就可以逃避自己应该的“责任”呢?一个逃避自己责任,忘恩负义的种族是优秀的种族吗?你们的优秀在那方面?请回答!

同理, 韩国!? 你也认真的,客观地算一算 在朝鲜战争中,以及以后,美国人为了从政治,军事保护西德的市场经济,自由和民主 ,抗衡北朝鲜牺牲了多少人,多少资源?应该价值多少(按照今天的市场价值)?

在你们把这样的两笔债务,计算清楚了? 我们回头再看看 美国的要求,是不是比较合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4)
评论
童心未泯10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沉鱼' 的评论 "美国政府要增加北约的军事力量,是为了刷刷它自己在欧洲的存在感,不是真正的为了欧洲着想":

就是要德国掏钱买美国军火,维护美国在欧洲的军费。
如果德国真要扩军,搞什么欧洲国防军,美国一定跳脚反对。
沉鱼 回复 悄悄话 作者说得太好了。我个人一直认为,这个世界如果没有德国和德国人,可能会少一些发明和生活的小舒适,但是整个世界和人类社会的发展会好一百倍。 以前德国自认为有种族优势,想征服全世界,现在它自认为有道德优势,想拯救全世界。两种政策殊途同归,最终将导致灾难。现在德国大街上人们的脾气都很爆,经常为小事吵架打斗。如果没有控枪,早满地喋血了。
=================================

着一点也是我去德国粗略了解了一下的观点。这个民族有一种骨子里的冷血和机械
海陬观者 回复 悄悄话 1)这篇文章的标题就是夸大了的。 今日的西欧事实上没有什么 安全 的问题。对于西欧安全的威胁从何而来? 有哪一个军事强权的国家在口头上叫嚣、实际上准备 侵略西欧? 答案是没有。 唯一的,很遥远的可能是 俄罗斯; 但我们不要忘了,有多少右翼的评论家告诉我们,俄罗斯 因为不能走美国的体制、路线,所以 俄罗斯是如何如何的内部脆弱,不堪美国的打击。 既然是这样,又有什么好担忧的呢?

2)或许也有人说,不,不,俄罗斯虽然内部是民不聊生、众叛亲离,但是它还是很有力量的,如果疏忽了,就会为其所乘。 我实在不能同意这种说法,因为这是自己恐吓自己,为的是要说服民众去勉强做他们本不愿意做的事情。 今天的 俄罗斯与当年的苏联不同,并不是一个共产主义挂帅的国家。 即使它侵略任何国家,占领并试图统治那个国家。 那个国家也不会有与俄罗斯相同意识形态的群众,或者认同俄罗斯的政党,进而出面与它合作。 那么 俄罗斯充其量就是侵略暂时成功,但它没有当地人民的配合,是不可能长久或安稳的统治下去的。 我再提醒各位一次,我所引用的,正是 冷战时期欧美的右翼团体所常常引用的理论。 亦即,苏联如果侵略,可以成功,就是因为有各国的共产主义者会出面与苏联配合。

3)如果说,俄罗斯会为了扩张领土而悍然出兵攻击西欧; 这种说法不过是杞人忧天。 俄罗斯当今的一个重要问题,是它的濒临太平洋地区的远东人口仍在减少。 事实上,俄罗斯的总人口在 1986年以后的20年间,呈现急剧下跌,一直到 普金掌权之后的 2006年才恢复自然的成长率。(以前都是每一千人中每年要减少五人)。现在也仅仅是刚好持平。 2017年,出生与自然死亡的比较是,1000人中间,出生仅仅比较死亡多出 0.05人。一般来说,这是连 自然的世代替换 都无法办到的。 如果一旦发生战争,俄罗斯的人口是无法负担长期的大量损耗的。 这样的人口结构,说它还在想望为了增多领土而去开打损耗人口的战争,只能说是 杞人忧天,异想天开了。

4)有人可能说,不、不、你看俄罗斯不是占了 克里米亚半岛,没有归还给乌克兰吗? 那是说话的人断章取义。 克里米亚半岛本来 自 1783年 俄罗斯击败了土耳其的奥斯曼帝国,取得克里米亚的主权以来,就是 俄罗斯的领土。到了 1955年,赫鲁晓夫为了示好乌克兰,把克里米亚送给了乌克兰去管辖。 近年来两国关系恶化,乌克兰走近西欧。 那么俄罗斯把当年的礼物 收了回来也是不值得奇怪的。(这半岛是战略要地,海军西出黑海的根据地)

5) 最糟糕的还不是 炮制俄罗斯侵略论,或者中国争霸论。 最糟糕的是这种理论后面的心态,是一种 冷战时期残留下来,食“冷”不化 的僵固心态。 时时要幻想出一个现实环境里所不存在的假想敌,那是 饱饭吃多了,疑心生暗鬼。

6)总之,今天的俄罗斯不足以构成对 西欧诸国的威胁。 美国政府要增加北约的军事力量,是为了刷刷它自己在欧洲的存在感,不是真正的为了欧洲着想。 既然如此,德国当然就没有所谓 “欧洲安全” 的责任,也就更无所谓 “逃避” 了。
nightrider 回复 悄悄话 Agree!

@westshore:

No danger of war? You are kidding me. Iran is not a clear and present danger? CCP is not?
陈和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estshore' 的评论 :
只要世界上存在 独裁专制政权, 人类就存在战争的风险
无论欧洲,亚洲,还是非洲? 欧洲不能够逃避 维护世界和平的 责任。
童心未泯100 回复 悄悄话 表面上说尽责任,实际上就是要从德国人口袋里掏钱吧了。
德国人给今天美国贡献了一位据说两百年来最伟大的总统,还不满足吗?
westshore 回复 悄悄话 问题在于冷战后欧洲有什么战争风险?
没有。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我的美帝啊,不服不行,仅一个回答就长遍的。
19428182 回复 悄悄话 Agree with you, But the substantial attempt of both French and German want to kick USA out from Europe is same, But French is even worse as the traitor since the end of WWII.
Redcheetah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verfechten 回复 悄悄话 作者说得太好了。我个人一直认为,这个世界如果没有德国和德国人,可能会少一些发明和生活的小舒适,但是整个世界和人类社会的发展会好一百倍。 以前德国自认为有种族优势,想征服全世界,现在它自认为有道德优势,想拯救全世界。两种政策殊途同归,最终将导致灾难。现在德国大街上人们的脾气都很爆,经常为小事吵架打斗。如果没有控枪,早满地喋血了。
陈和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酒虫' 的评论 : 然后呢?
为什么就没有哲学家 超越《圣经》?
为什么出现马克思, 尼采这样的极端的 思想家? 难道不应该反思吗
小酒虫 回复 悄悄话 你说德国哲学不行,可是历史上最辉煌的哲学就是在德国啊。
陈和春 回复 悄悄话 西方现代文明分裂的演化历程
无论如何德国,英国在对待 俄罗斯的态度问题上.不能够太执着,在俄罗斯彼得大帝时代,俄罗斯确实是已经融入西方文明.后来,也是被德国人坑蒙拐骗才走上了德国人输出的共产主义价值观(与纳粹法西斯是双胞胎)德国人你脱不了干系! 人类近代史中,德国人贡献了 纳粹法西斯,共产主义,白左,福利主义,国家主义,没有一样是好东西! 德国人要反思,不要老是盯俄罗斯,你们是一体的双胞胎。一面镜子的两个方面, 转来转去都是自己! 一面是俄罗斯,另外一面就是德国!从俄罗斯身上看到德国人的影子和灵魂,相反从德国人身上也同样看到俄罗斯人的影子和灵魂。 这两个民族都或多或少融入了日耳曼血统中的理想化和钻牛角尖特征。不同的是俄罗斯人吸收了蒙古人血统和文化,更加火爆脾气(绝不妥协,更肤浅)!德国人是表面上妥协,骨子里面仍然没有根本上改变自己的固执和理想化。
西方因为进一步堕落以后,就分裂成为 一面是俄罗斯, 另外一面是德国。都是一个妈妈(法国大革命,巴黎公社)生出来的双胞胎!如果俄罗斯,英国,德国能够和解, 大家都反思,升华以后就是西方一体化了。由于德国人善于钻牛角尖,把什么东西说的非常仔细,看起来很认真,科学可靠! 说的方方面面,都头头是道的,在细节上面逻辑上很下功夫。非常容易上当受骗!事实上,是片面的, 局部的。 缺乏整体的大方向,和高层次理解。 从科学的角度, 技术的角度来看,没有问题。 因为,科学本身就是 分门别类的某一科的学问。 但是,作为哲学,社会和人文就容易出问题了。
法国人是文艺小清新,与巴黎时装一样 更加肤浅,只注重表面的冠冕堂皇,华而不实!最大的特长就是 化妆品,政治手段也就是化妆,一切都用化妆, 来掩盖问题, 粉饰太平.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而且,这种文化思潮正在向整个欧洲大陆扩散,正在严重的渗透和侵蚀美国政治!!!总之,如果英国,美国,德国,法国,俄罗斯.大家都反过来看看自己的不足,学习他人的长处.合作在一起, 就是升华一体的西方现代文明。堕落以后, 分裂成为 几个不同的 自相对立的不同方面。斗争来,斗争去, 事实上都是 自己的这一部分,斗争自己的另外一部分!无论这几个部分事实上 都是自己 的 几个方面!人类就是如此, 自己的胳膊 看不惯 自己的大腿, 自己的大腿 看不惯 自己的 脸, 打来打去, 事实上都是 自己打自己。因为,是这几个部分,分离开了,而且堕落的后果。
就像以色列人与阿拉伯人一样,如果他们灵魂升华了,成为一体? 就是亚伯拉罕一体一位!因为,他们堕落了,而且灵魂分裂,成为碎片(亚伯拉罕的子子孙孙), 而且这种碎片化不断增加,越来越片面,碎片化继续下去, 就成为今天的 穆斯林和以色列。 每一次彼此斗争一次,自相残杀, 灵魂就再一次碎片化,而且堕落到更加低级维度,和层次。。。。事实上, 到了世界末日,这些灵魂的碎片化 都要经历水的洗礼,和或者“火”的洗礼。 然后回归为一体!
经历“火”的洗礼的灵魂 会非常非常的痛苦也就是《圣经》预言的 地狱火狱的途径, 在地狱-》火狱的途径 因为维度最低,时间流逝的非常非常缓慢,甚至于停止。。。所以 会感觉到那里的火是永远不灭,虫是不死的。 会经历非常痛苦的煎熬。凡是到了末日审判的时候,凡是灵魂中夹杂着“黑暗”力量的成分和元素。也就是说到了末日审判的时候还没有被耶稣基督圣灵的水洗礼,达到完全“圣洁”洁白的灵魂,都要经历“圣火”的洗礼(包括没有得胜的基督徒)。只不过每一个灵魂经历,和需要的时间周期不同。下面我把欧洲文化的演化和堕落的过程仔细分析一遍
(1)西方文化的第一次分裂
西方文明的第一次分裂和堕落是英国文化与法国文化,英国当时整体属于保守派(右派,资产阶级),法国属于文艺范的小资(文艺小青年,小资产阶级,左派)从法国卢梭《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开始否定“私有制”与亚当·斯密的经济学专著《国富论》,就开始分道扬镳了。法国人开始了大革命,要从形式上消灭不平等(权力博弈)。而英国人从市场的价值规律从市场的公平交换,资源再分配来调节“不平等(在交换与妥协中,逐渐平衡)”。这就是两种意识形态对于不平等的理解,和解决不平等的方法和途径的差别。
当然,法国是大陆,和内陆形式的文化,封建领主,依靠军事霸权和扩张,解决问题首先考虑的是用权力,掠夺(赢者通吃,权力博弈,大政府)。英国是岛屿文化,依靠商品贸易,解决问题首先考虑是使用“交换”,妥协与协商,然后才是军事手段。 这两种文化解决问题的手段,在侧重点方面不同。 经过几百年的打打杀杀,在海外殖民地的争夺战,管理水平方面英法,渐行渐远。英国胜出,而法国慢慢落后了,但是高卢鸡的头,仍然是高高仰起的,羽毛很美丽,口号很绚丽(服饰,巴黎时装,法国香水,葡萄酒,男女浪漫,法国大餐),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已经基本上丧失了,精神和文化内涵(什么多元文化,都是华而不实的东西)。
在英国皇权与此同时得以巩固,皇权专制使得英国进一步保守和右倾向性同时(英国开始严重右派,社会压抑增加),美国从英国文化中分裂了出来,并且吸收了法国 左派中,关于(主权在民,民权思想),从而形成和铸就了新的美国文化(市场交换主导,权力为辅导的“小政府”,更加宽松人文环境)。
(2)欧洲文化的第二次分裂
大陆文化(权力主导,市场交换为辅导)传统的法兰西大革命(母亲),巴黎公社继续堕落和分裂,并且把暴力的种子在欧洲大陆传播开,终于生产(一对双胞胎)在普鲁士,和俄罗斯两支 极右派的纳粹法西斯(一支),和极左派的共产党,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文化(一支).
每一个国家人口中,事实上都存在一种左派右派的意识形态分布(或者是正态分布“橄榄型”,或者分裂成为哑铃型);理性与非理性的意识形态分布也是如此。 如果一个国家或者政治实体, 如果意识形态(左派,右派),行为方式(理性,暴力)从正态分布的“橄榄型”,转变成为或者分裂成为哑铃型(两个以上的橄榄形重新正态分布,再一次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就意味着 国家分裂, 暴力冲突升级, 势不两立了。德国现在在欧洲已经开始非常危险了,国家意识形态内在的正态分布的分散度,正在不断扩大。每一个人认知的离散程度正在扩大,而且对称性正在降低。 英国,美国也或多或少的面临这种状况。
这种正态分布的演化如下, 在战争和大动乱以后, 每一个国家的人群经过重新组合(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形成了各自在(意识形态,行为方式,思维习惯)相同或者相似的标准型的一个正态分布图(蓝色);随之生产发展,自由度的增加,各种各样新的意识形态,行为方式,思维习惯的侵入,渗透的影响。群体中,主流意识形态凝聚力降低,分散度扩大成为了新的分布(黄色),这种情况下系统和国家就开始不稳定了。 各种各样的的新群体,社会组织会随机性的出现,此消彼长。 一旦外来作用力,或者天灾人祸,系统(国家政权)就会出现组织形成至少两种以上的政治力量博弈。 例如形成了绿色的分布群体组织,和红色分布的政治组织。这两种势力,或者你死我活,或者分而治之(和平共处,或者暂时性的相安无事);而这两种绿色,和红色政治力量达到和平以后,或者再重复 (蓝-黄-绿+红)的过程。 或者在更广大的范围内重新洗牌。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