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知识就是力量vs团结就是力量

(2019-09-14 05:44:19) 下一个

在前面《西方现代文明分裂的演化历程》中讨论了,在欧洲的文艺复兴运动中后期在思想和意识形态领域以法国为代表的欧洲大陆文化,与英国为代表的工业革命开始分道扬镳。由于英国开始的科学技术进步带来了生产力突飞猛进的发展,创造了大量的社会财富,在军事,政治和经济方面英国明显优于法国。英国成为一个新时代的发明发现和建设者,法国成为这个时代进步的监督者,批评者,和消费者。在英国,思想家培根提出了“知识就是力量”的口号,法国,比利时,德国的国家格言:“团结就是力量”(荷兰语)Eendracht maakt macht(法语)L'union faitla force(德语)Einigkeit macht stark 国歌:布拉班人之歌(La Braban;onne)受到法兰西思想的影响,很多法属殖民地也使用“团结就是力量”的国家格言,而 英国国家格言:Dieu et mondroit(法语,我权天授,为王室格言); 美国:In God We Trust(我们信仰上帝)。我们下面的故事,就是要从这两句不同的国家格言展开;

知识就是力量:这里体现了人类对于大自然理解的一种内在的法则和规律:道法自然;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大自然的一切宇宙之力量,本质上就是形而上者(道,万能者)通过形而下者(器)而彰显出自然而来力量和形态。具体来讲表达如下

例如,我们可以说:电是万能的形而上者,而电器是形而下者。电之所以能够实现各种功能,就是通过形形色色的家用电器,工业,农业,商业电器,计算机,网络而彰显各种各样的功能。我们也可以说:光是万能的,而具有可以光合作用的生物(植物)是形而下者再把光转变成为形形色色的有机物,蛋白质和生命体(万物生长靠太阳)。也就是说:道通过器而有序化,彰显自然万物现象。在商品社会中我们也可以说:金钱是万能的,而通过自由交换的“市场”的器可以把金钱转变成为形形色色的商品。在这个过程中形而下者的“器”是不可或“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

在宗教的基督教中宇宙中心法则,上帝(全能万能的造物主)通过耶稣基督(神的羔羊,道成肉身)把祂自己给我们人类彰显和表达出来,并且通过耶稣基督创造管理宇宙万物。在生物学中的中心法则DNA(遗传信息)通过转录成RNA,然后RNA翻译成蛋白质和生命现象和形态。在现代化社会制度的中心法则DNA(宪法)通过宪政(政府,法院,和国会)表达产生和形成正常的社会秩序和形态。

早前在我的《生命运动基本原理》一书中阐述了一种人类社会层次关系图如下:

一般而言:相对高序度的“道”都可以通过“器”,转变成为低序度的具体形态,结构和功能(堕落的方向)。这样的一种称之为“知识就是力量”的力量,体现了大自然中一种“质”的力量。大自然内在的力量,本体的力量。 这是宇宙万物中结构性,建设性力量。由此而构造生命各个层次的结构和形态,组织和秩序。因此,我们把这种力量,称之为“结构导向型”力量(宇宙中生命层次之间力量的表达)。

但是,除此以外人类社会动物世界丛林法则的群体效应,暴力,战争,股市羊群效应,机会主义,赌徒心态,泡沫经济,集体主义,是一种“目标导向性”力量,主要体现在生命在相同层次和群体由于“共同目标”凝聚力而产生的力量(团结就是力量)。

团结就是力量:在大陆型文明社会成为国家格言例如:法国(1802年至1810年间),比利时,德国,津巴布韦,立陶宛,塞尔维亚,南非,保加利亚,和很多曾经的法属殖民地国家(布隆迪,布基纳法索,中非,乍得,科摩罗,刚果(布),科特迪瓦,加蓬,几内亚,海地)。这些国家格言主要体现 人和人群体的力量,以及人生存目标的需要(平等,自由),中国则以人为本,人定胜天,都普遍性过高估计了人和政府(权力)的力量。而忽视大自然本体内在的力量源泉和法则!相反而 英国国家格言:Dieu et mondroit(法语,我权天授); 美国:In God We Trust(我们信仰上帝) 都比较重视上帝造物主和上天自然的力量。

正如我在前面《西方现代文明分裂的演化历程》中讨论的那样。欧洲文明意识形态的分裂(特别是法国)在大航海时代开始,由于大量吸收非洲和中南美洲最原始部落文化形态和生活习惯的影响,对比反差和渗透。在意识形态方面背离传统欧洲文明开始明显“左倾向性”,表面化,感性和目标导向(自由,平等,博爱)的思想潮流,出现大量对于当代现实主义批评的思想和文学艺术作品,例如卢梭《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雨果的《悲惨世界》《巴黎圣母院》司汤达的《红与黑》巴尔扎克的《高老头》等等,这些作品一方面确实批评和揭露了当时资本主义早期很多社会弊端,不公平和虚伪等问题和现象,在某一种程度上推动社会进步和发展。但是,另外一方面也引导了欧洲社会整体左倾向性和认知能力的表面化。而法国人的这种小资产阶级的怡情和浪漫,在德国就出现了马克思主义,纳粹法西斯,尼采等等,存在主义的一系列非理性主义思潮以至于最终社会意识形态的进一步堕落和分裂导致和产生了“极右”的纳粹法西斯德国,和极左的苏联共产主义实体。

事实上,在大航海早期西班牙,葡萄牙文化传统已经很大程度受到和传承伊斯兰教(政教合一的集体主义)的航海技术暴力扩张属性。但是,西班牙葡萄牙并没有形成新思想和欧洲文化意识形态的分裂。而法国完成了这一突破,在德国进一步走向绝对和极端(种族主义,集体主义,国家主义,福利主义,法西斯和共产主义)。

简单地讲:“知识就是力量”代表人类理性思维和右倾向性意识形态的认识,代表社会结构和功能导向。“团结就是力量”代表人类感性思维,形象化和左倾向性意识形态的认识,代表目标和形态导向。 然而,往往人类感性思维,形象化和左倾向性意识形态比较容易被绝大多数人认同,感染和理解。因为感性,表面形象化,目标导向最符合和满足人性(和贪婪)的需要。左倾向性意识形态具有“美感”,“”形象,“形态”和“具体化”!

而与此同时,正是人类这种对于“美感”的完美追求,和绝对“形态”和“具体化”,常常导致系统“结构性和秩序”的崩溃,道德和理性的失效。从而一次再一次的把人类引向灾难与黑暗的深渊。

当然,我们人类在知识就是力量,与团结就是力量之间应该寻求一种平衡和妥协。在自然界各个维度,和各个层次都不存在完全和绝对的单一性(细胞分化,也同时构造组织)。在保障生命层次和内在本体(独立和自由)力量的支配下,也要追求“团结就是力量”的平衡(平等与博爱)的集体主义精神;相反,如果离开了保障个体生命层次和内在本体(独立和自由)力量,而单方面追求(平等与博爱)的集体主义精神,往往只能够导致重大的灾难,暴力和战争。

凡是以目标和形态导向社会实践,在一开始和出发点都是美好的。并且往往初期给人们带来希望,理想,安全感,例如:欧洲的福利制度。德国和西方社会最大的问题是 过度福利制度,威廉二世时代,福利体系的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今天这一比例高达30%。2014年德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为2.9万亿欧元,其中的29.2%被用在了社会福利上,该比例为2009年欧债危机爆发以来最高,如果算上所有短期福利的项目,社会福利支出占GDP比例甚至超过了30%。欧洲各个国家福利不等,瑞典为,法国,丹麦、德国基本上30%以上,挪威、奥地利、比利时在26-27%左右,芬兰、意大利在23-25%之间,瑞士、荷兰、英国在23%上下,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都在18%左右,美国则不到17%.

福利制度不仅仅是 福利本身,社会福利是双刃剑,社会福利提供了人们的社会安全感,幸福感。但是,同时福利制度也导致社会风气,意识形态和人文环境的根本性 转变, 西方社会由于过度福利, 导致人们普遍性的懒散, 忧患意识,责任感和进取心的丧失! 普遍性不生养下一代,逃避传承文明的社会责任!甚至于导致部分人精神空虚,依附感增强,关于社会与家庭的道德,责任,荣誉感消失!?从而堕落走向吸毒,性混乱,街头暴力的道路。很多社会主义者及其错误的认为,平均主义和金钱分配就是社会财富!?事实上,根本不是!(从前面的图,我们应该看到)市场的繁荣和健全的(器)才是。今天的钞票都是政府印出来的,本身不是包涵市场“价值”的“真金白银”。未来自动化和人工智能可能完全取代人而创造商品和提供服务,而且能够独立或者部分为人类建立繁荣和健全的市场。但是,今天人工智能和自动化能够实现的方面仍然非常有限(只是补充)。不可否认人工智能和自动化正在改变未来人类社会结构形态,这个问题应该思考。

然而,在可以看到的未来如果德国未来的 福利进一步增加到40-50%GDP? 那么,德国社会也将可能发生结构性转变。如果没有人工智能的大规模介入,理想社会福利应该控制在10-15%左右,而社会结构性和功能性消费应该占大部分和绝大部分,一旦社会福利结构增长动力和幅度达到 社会40-50%GDP?这个社会是处于什么样的状态呢? 做一个比喻假如就像一个人的饮食和吸收养料 30-50% 被非结构性和非功能性消费(例如,寄生虫,或者癌细胞消费),这个人的健康可能会是怎么样的呢? 这个人就会处于亚健康,或者病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陈和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亦中' 的评论 :
我们讲的知识是被自己掌握,而且能够灵活运用的知识。
如果没有知识与智慧的基础? 那里能够产生有价值的想象力呢?
亦中 回复 悄悄话 在今后的社会里,想象力才更有力量。

因为知识太容易获得了,一查电脑都知道,大多数人都可以做到。
陈和春 回复 悄悄话 结论:知识就是力量和团结就是力量虽然都是力量。但是,团结的力量,不能够同时赋予个体力量与自由。团结的力量是一种束缚性和约束而产生的力量。而只有知识产生的力量的同时,赋予人们自由!《约翰福音》8.32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
人类只能够在真理的知识里面,光明里面才得到自由。 人们而不可能在他人的恩赐与怜悯,在政府权力,在愚昧和无知中得到自由。换句话说,团结可以得到力量,原则上讲,团结不能够使人们获得到自由。《箴言》1.7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愚妄人藐视智慧和训诲。凡是参与人类社会活动的群体效应,暴力,战争,股市羊群效应,街头政治,机会主义,赌博赌徒心态,泡沫经济,集体主义,都是一种“目标导向性”力量,一旦深陷其中,个体很可能无以自拔。在这些事件中,个人必须要保持独立的思想和判断能力,否则 个体必然产生“依附性”,或者“依赖性”而丧失“自由”。
陈和春 回复 悄悄话 虽然都是力量。

《约翰福音》8.32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
人类只能够在真理里面,光明里面得到自由。 而不可能在他人,在政府,在愚昧和无知中得到自由。

团结可以得到力量,和安全。 但是,团结不能够使人得到自由。 如果在一个政治团体里面,个人相反被束缚和捆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