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价值观不能够治国,西方文明的堕落

(2019-08-07 10:39:43) 下一个

在人类历史文明的发展过程中,各式各样的社会文明形态,都存在一些法律条款,或者价值观取向。在大中华儒家文明文明圈,儒家思想和孔孟之道发展和形成了:温良恭俭让,仁义礼智信和忠孝廉耻勇适用于农耕文明的价值观;在犹太教文明最基本的是十诫(事实上,犹太法典有613条诫命);随之人类进入现代文明,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交往密切,各式各样的关系和交互作用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复杂。因此,农耕文明,游牧和原始社会这些简单法律条款,远远不能够处理现代社会诸多的民事和刑事,国家层次的矛盾和纠纷。但是,如此庞大,巨细的法律条文,根本也不是任何(非职业法律工作者)一个普通公民能够完全理解和掌握的。类似于其他文明形态的发展,西方现代文明也根据基督教信仰和现代文明的社会实践,总结出来大家在日常生活比较容易记忆和掌握,耳熟能详的一套普世价值:独立,平等,自由,民主和博爱的价值观。因此,西方现代文明社会正在从一个宪法,宪政的法治社会,向一个道德标签的“人治”转变。 在美国我们正在见证这一切混乱现象。

价值观与宪法法律的区别:价值观与宪法和法律存在本质上的根本区别在于价值观的一种最基本原则和大方向,是一种从法律具体条款中抽象了,客观实现的条件,而形成的理想化精髓。就像我们在牛顿力学,量子力学,相对论中,抛开了一切边界和条件限制而抽象的牛顿力学的只要概念而已。

同理虽然,整体来说普世价值观整体来说,确实反映了西方现代文明社会人与人关系,国家管理方面的价值精髓。 但是,价值观毕竟不是宪法和法律的具体条款。因此,就形成了今天西方用价值观治国,和用宪法法律宪政治国的日趋严重的矛盾和冲突。这种矛盾和冲突正在日益被放大,而突出地体现在了西方党派利益和政治理念的严重的不协调。

我们列举一个简单实例:民主和自由,是西方社会现代的主要价值观之一。仅仅从民主自由的概念和标签。这种理想化赋予人们无限的权力和想象力,言论自由,信仰自由,思想自由,出版自由,宗教自由,正在扩大向吸毒自由,性自由,性别自由的方向发展。。。。我们就简单以“言论自由”为例;价值观民主自由中言论自由的概念,并没有规范和限定“言论自由”的前提条件和边界条件的。所以,在价值观中的“言论自由”比在法律条款中的“言论自由”要理想化很多,价值观中的“言论自由”赋予人们没有边界条件和前提的绝对“无限言论权力”。但是,事实上在现实生活中无论是西方现代文明的法律体系,还是中国农耕文明的道德治国。“言论自由”事实上是存在边界条件和前提条件的,并没有绝对的“言论自由”。例如,西方社会的法律除了“言论自由”以外还有“保护个人隐私”法和国家“保密法”。因此,在西方法律中“言论自由”事实上已经排除了“侵害他人隐私,发动人身攻击,侵害他人名誉”等等等语言暴力,公开国家“机密”和公司商业机密的犯罪行为。

事实上,西方法律关于“言论自由”事实上仅仅是关于个人理性表达不同政治,宗教,文化,艺术观点,意见和看法的权力。除此以外,并没有赋予人们更多的权力。

再例如:关于宗教信仰的自由。在西方现代文明制定关于“宗教和信仰自由”的时候,西方文明社会正在经历了“政教分离”过程,和确保“宗教和信仰”不被政治所裹挟和挟持。而不是相反,更方便政教合一的宗教(伊斯兰教)以宗教信仰自由的名义向西方现代文明社会渗透,形成以伊斯兰教信仰的政治和文化圈。所以,西方现代文明的法律关于“宗教自由”的前提条件是“政教分离”的宗教。而不是赋予“政教合一”的宗教,以宗教自由的名义向西方社会自由渗透和自由扩张。

然而,自由主义者,正是利用了西方现代文明的价值观,对抗和颠覆西方现代文明从宪法宪政的法治社会,向价值观治国,“道德治国”,的“人治”社会转变。这种转变正在分裂西方现代文明社会,为人类文明的发展和进步导入了极大风险。这种风险可能正在从根本上颠覆现有的西方现代文明。

所以,从这方面我们应该体会到,诸如“独立,平等,自由,民主和博爱”价值观虽然提供人类非常美满,理想化的无限权力,想象力和发挥空间,而且,充满美美的正能量! 但是,潜在的危险性和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与西方现代文明社会的宪法宪政法治的社会秩序“背道而驰”。因为,我们应该知道一个常识,在我们人类存在的物质社会,还是人类社会,没有任何一个理论,概念和名词是“绝对真理”;如果脱离前提条件,和边界条件一定出现谬误,偏差或者自相矛盾。 这一点正是很多人想精心策划和“利用”的,我们一定要理性和明智,多加小心。

所以,我们必须应该进一步明确知道。仅仅有西方普世价值观是不够的。必须要把这些价值观 用宪法和法律的形式正确表达,和准确界定下来。宪法是一切法律的总纲,宪法也只能够规范一个国体,政体的基本纲要,此外,必须还要有系统性,完整性,逻辑一致性的一整套完整法律体系,事无巨细的把普世价值观完整,而准确的表达出来。否则,无论什么样美好的价值观都可能被利用,滥用,成为“人治”的社会的“道德”基础。

现在,西方的“政治正确”正是提供了西方现代文明从法治,向“人治”社会转变的“道德”基础。而且,一旦这种“道德”治国成为社会“风气”?没有人愿意,而希望受到“指责”,争先恐后的心态就要开始作祟,和“占领”道德制高点,和“话语权”,将成为人们的一种普遍社会追求。如果这样的社会风气和人文环境形成,再和“媒体”相结合,就可以完全取代美国的宪法法律和宪政。 这将会是一种非常危险的结果。

因为,西方普世价值观中缺少两个最根本重要的价值,那就是“社会公平与正义”。而任何一件事情“社会公平和正义”都是不可或缺的。这种“社会公平和正义”正是通过宪法,法律体系和宪政的实施中体现出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