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西方现代文明分裂的演化历程

(2019-08-29 09:14:21) 下一个

无论如何德国,英国在对待 俄罗斯的态度问题上.不能够太执着,在俄罗斯彼得大帝时代,俄罗斯确实是已经融入西方文明.后来,也是被德国人坑蒙拐骗才走上了德国人输出的共产主义价值观(与纳粹法西斯是双胞胎)德国人你脱不了干系! 人类近代史中,德国人贡献了 纳粹法西斯,共产主义,白左,福利主义,国家主义,没有一样是好东西! 德国人要反思,不要老是盯俄罗斯,你们是一体的双胞胎。一面镜子的两个方面, 转来转去都是自己! 一面是俄罗斯,另外一面就是德国!从俄罗斯身上看到德国人的影子和灵魂,相反从德国人身上也同样看到俄罗斯人的影子和灵魂。 这两个民族都或多或少融入了日耳曼血统中的理想化和钻牛角尖特征。不同的是俄罗斯人吸收了蒙古人血统和文化,更加火爆脾气(绝不妥协,更肤浅一些)!德国人是表面上妥协,骨子里面仍然没有根本上改变自己的固执和理想化。

西方因为进一步堕落以后,就分裂成为 一面是俄罗斯, 另外一面是德国。都是一个妈妈生出来的双胞胎!如果俄罗斯,英国,德国能够和解, 大家都反思,升华以后就是西方一体化了。由于德国人善于钻牛角尖,把什么东西说的非常仔细,看起来很认真,科学可靠! 说的方方面面,都头头是道的,在细节上面逻辑上很下功夫。非常容易上当受骗!事实上,是片面的, 局部的。 缺乏整体的大方向,和高层次理解。 从科学的角度, 技术的角度来看,没有问题。 因为,科学本身就是 分门别类的某一科的学问。 但是,作为哲学,社会和人文就容易出问题了。

法国人是文艺小清新,与巴黎时装一样 更加肤浅,只注重表面的冠冕堂皇,华而不实!最大的特长就是 化妆品,政治手段也就是化妆,一切都用化妆, 来掩盖问题, 粉饰太平.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而且,这种文化思潮正在向整个欧洲大陆扩散,正在严重的渗透和侵蚀美国政治!!!总之,如果英国,美国,德国,法国,俄罗斯.大家都反过来看看自己的不足,学习他人的长处.合作在一起, 就是升华一体的西方现代文明。堕落以后, 分裂成为 几个不同的 自相对立的不同方面。斗争来,斗争去, 事实上都是 自己的这一部分,斗争自己的另外一部分!无论这几个部分事实上 都是自己 的 几个方面!人类就是如此, 自己的胳膊 看不惯 自己的大腿, 自己的大腿 看不惯 自己的 脸, 打来打去, 事实上都是 自己打自己。因为,是这几个部分,分离开了,而且堕落的后果。

就像以色列人与阿拉伯人一样,如果他们灵魂升华了,成为一体? 就是亚伯拉罕一体一位!因为,他们堕落了,而且灵魂分裂,成为碎片(亚伯拉罕的子子孙孙), 而且这种碎片化不断增加,越来越片面,碎片化继续下去, 就成为今天的 穆斯林和以色列。  每一次彼此斗争一次,自相残杀, 灵魂就再一次碎片化,而且堕落到更加低级维度,和层次。。。。事实上, 到了世界末日,这些灵魂的碎片化 都要经历水的洗礼,和或者“火”的洗礼。 然后回归为一体!

经历“火”的洗礼的灵魂 会非常非常的痛苦也就是《圣经》预言的 地狱火狱的途径, 在地狱-》火狱的途径 因为维度最低,时间流逝的非常非常缓慢,甚至于停止。。。所以 会感觉到 那里的火是永远不灭,虫是不死的。 会经历非常痛苦的煎熬。凡是到了末日审判的时候,凡是灵魂中夹杂着“黑暗”力量的成分和元素。也就是说到了末日审判的时候还没有被耶稣基督圣灵的水洗礼,达到完全“圣洁”洁白的灵魂,都要经历“圣火”的洗礼(包括没有得胜的基督徒)。只不过每一个灵魂经历,和需要的时间周期不同。下面我把欧洲文化的演化和堕落的过程仔细分析一遍

(1)西方文化的第一次分裂

西方文明的第一次分裂和堕落是英国文化与法国文化,英国当时整体属于保守派(右派,资产阶级),法国属于文艺范的小资(文艺小青年,小资产阶级,左派)从法国卢梭《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开始否定“私有制”与亚当·斯密的经济学专著《国富论》,就开始分道扬镳了。法国人开始了大革命,要从形式上消灭不平等(权力博弈)。而英国人从市场的价值规律从市场的公平交换,资源再分配来调节“不平等”。这就是两种意识形态对于不平等的理解,和解决不平等的方法和途径。

当然,法国是大陆,和内陆形式的文化,封建领主,依靠军事霸权和扩张,解决问题首先考虑的是用权力,掠夺(赢者通吃,权力博弈)。英国是岛屿文化,依靠商品贸易,解决问题首先考虑是使用“交换”,妥协与协商,然后才是军事手段。 这两种文化解决问题的手段,在侧重点方面不同。 经过几百年的打打杀杀,在海外殖民地的争夺战,管理水平方面英法,渐行渐远。英国胜出,而法国慢慢落后了,但是高卢鸡的头,仍然是高高仰起的,羽毛很美丽(服饰,巴黎时装,法国香水,葡萄酒,男女浪漫,法国大餐),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已经基本上丧失了,精神和文化内涵。

在英国皇权与此同时得以巩固,皇权专制使得英国进一步保守和右倾向性同时(英国开始极右),美国从英国文化中分裂了出来,并且吸收了法国 左派中,关于(主权在民,民权思想),从而形成和铸就了新的美国文化(市场交换主导,权力辅导)。

(2)欧洲文化的第二次分裂

大陆文化(权力主导,市场交换为辅导)传统的法兰西大革命(母亲),巴黎公社继续堕落和分裂,并且把暴力的种子在欧洲大陆传播开,终于生产(一对双胞胎)在普鲁士,和俄罗斯产生了两支 极右派的纳粹法西斯,和极左派的共产党,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文化。

每一个国家人口中,事实上都存在一种左派右派的意识形态分布(或者是正态分布“橄榄型”,或者分裂成为哑铃型);理性与非理性的意识形态分布也是如此。 如果一个国家或者政治实体, 如果意识形态(左派,右派),行为方式(理性,暴力)从正态分布的“橄榄型”,转变成为或者分裂成为哑铃型(两个以上的橄榄 重新正态分布,再一次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就意味着 国家分裂, 暴力冲突升级, 势不两立了。德国现在在欧洲已经开始非常危险了,国家意识形态内在的正态分布的分散度,正在不断扩大。每一个人认知的离散程度正在扩大,而且对称性正在降低。 英国,美国也或多或少的面临同样的状况。

这种正态分布的演化如下, 在战争和大动乱以后, 每一个国家的人群经过重新组合(人以类聚),形成了各自在(意识形态,行为方式,思维习惯)相同或者相似的标准型的一个正态分布图(蓝色);随之生产发展,自由度的增加,各种各样新的意识形态,行为方式,思维习惯的侵入,渗透的影响。群体中,主流意识形态凝聚力降低,分散度扩大成为了新的分布(黄色),这种情况下系统和国家就开始不稳定了。 各种各样的的新群体,社会组织会随机性的出现,此消彼长。 一旦外来作用力,或者天灾人祸,系统(国家政权)就会 出现组织形成 至少两种以上的政治力量博弈。 例如形成了绿色的分布群体组织,和红色分布的政治组织。这两种势力,或者你死我活,或者分而治之(和平共处,暂时性的相安无事);随之历史发展,而这两种绿色,和红色政治力量,或者再重复 (蓝-黄-绿+红)的过程。 或者在更广大的范围内重新洗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