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荷仲梦

留得残荷梦,权且听雨声
个人资料
正文

画家闲侃(10) --- 抄近道进入20世纪的画家塞尚 来源: 随心时光

(2015-07-20 15:53:32) 下一个
画家闲侃(10) --- 抄近道进入20世纪的画家
来源:                 于 2015-07-10 11:01:17               
                 
19世纪的画家保罗塞尚(Paul Cézanne, 1839-1906和巴黎那些早期印象派画家,

自画像, 1875年和1895


如雷诺阿和莫奈一同学画,但他与他们合不来。虽然也和印象派一样反对Salon,但塞尚对印象主义兴趣不大,他要有自己的画法(没准部分原因是他与莫奈他们不和,要标新立异)。印象派在1874年第一次画展有他一幅画,还是经过另一位印象派画家毕沙罗(印象派一班人中的老大哥和粘合剂,手把手教塞小弟画风景,也就老毕有这耐心)的斡旋才被接受参展的。也许这是他被归为印象派的一个原因,但他参展的那幅画(Jas de Bouffan, 1885–1887)并不那么印象主义:



尽管巴黎是画家聚集地,但塞尚十分腻歪巴黎(可能就是因为与一些画家合不来,或有可能有点边缘化),以至于他选择离开,与巴黎彻底保持距离,回到600公里以外的偏远家乡作画。
塞先生画画的一个特点是把东西都斜着画,左斜的多,主体不斜背景也得是斜的。他把要画的东西都看作是简单立体形状,把那些立体在画上摆来摆去来构造画的结构。就这么着画画,居然从中找到感觉建立了自己的绘画理论。

厨房桌子(Kitchen Table, 1888-1890)


蓝花瓶(The Blue Vase, 1889-1890) 穿红衣服的塞尚夫人Madam Cézanne in a Red Dress, 1888-1890)


塞先生画画的另一特点就是慢。印象派追求瞬时的光影,因此他肯定画不了风景(他画过海景山景树景,但好像用不上他那套理论),他画的都是人物和静物。塞先生就用苹果来试验他的画法和理论,他的豪言是:“总有一天,我要用苹果震撼巴黎”(没准当时想的是向巴黎拽苹果)。于是,塞先生和苹果较上了劲,画的之慢,以至于把苹果都画烂了(可能苹果便宜,但也不能这样虐待苹果)。

苹果篮子(The Basket of Apples, 1890-1894)


苹果和报春花(Still Life with Apples and a Pot of Primroses, 1890)

当他找到感觉后,就开始把他的理论用在人物上,开始虐待人了。当他的模特可惨了,长时间不能动,一动就被训斥,“苹果不会动!”,他眼里只有苹果。
塞尚一直追求自成一派的画法,有理论要上,没有理论创造理论也要上,最后终于把自己的绘画理论整囫囵个儿了。1885年,塞先生在巴黎办了第一次画展,取得了成功,算是修成正果。当时也是印象派的第一次画展十一年之后(印象派画展办了八次,第三次之后,有一半人就独立出去了)。
 
(我有时觉得,印象派画家把风景画儿画得模糊,没线条,其实主要原因没准儿是他们没有充分的时间画细节。当时的画都讲究细节很精致,还打草稿,但往往要画上数月时间。而印象派画家们要在野外作画,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画细节,更别说打草稿了。莫奈的日出只画了40分钟,日出的过程可能连10分钟都不到。印象派画家因势利导,注重野外的光影,利用色块让短时间画出的东西能给人深刻一幅有光有影的画面。“印象”不是莫奈的出发点,尽管他们也承认了“印象主义”的称呼,但他们的出发点是“现实主义”。之前画家画的主要是宗教、神话、宫廷或肖像题材。印象派画家发现自然界的光影更美,是他们要追求和捕捉的,所以他们要走到野外去,如果画的速度能赶上光影的变化,他们可能会画更多细节,不过就不那么“印象”了。其实第一幅“印象”的画是早他们200多年的西班牙宫廷画家维拉斯奎兹画的。)
塞尚是学法律的富二代(但他只喜欢画画,对继承生意无兴趣),和其他一些画家如罗特列克(富二代)和梵高(不是富二代,但有哥哥供养)一样,都是有人提供生活费的。这样没有完成画的压力,可以画的很慢,一幅静物也可以照着几个月(苹果都扛不住了,耗不过他)。
他和作家左拉是“发小”,他去巴黎学画还是左拉“挑唆”的。后来他和左拉翻了,原因是左某以塞尚为“模特”(写小说叫“原型”),写了一篇描述一个不成名画家的小说,结果一不小心把画家描死了,还是自杀。塞尚活着看了那篇小说,肯定觉得这不是咒我么。好在塞尚只是不理左拉,没想着要画一张左拉死的画,还得是斜着的。
和塞尚同时的画家有自杀的,比如梵高和高更,但左拉写那篇小说时,梵高和高更还没自杀呢。不知那二人是否看过左拉的那篇小说?如果是,左拉真是“毁”人不倦,害人不浅。
 
其实在塞尚经济困难的时候(他没经家里同意就在外有了妻小,他父亲以“妻小要自己养活”为由,把给他的生活费减了一半),左拉以买塞尚的画的方式来支持他。后来塞尚画展成功时,左拉很替塞尚高兴,那时塞尚已经好久不理左拉了。也可能左拉高兴的部分原因是他买的塞尚的画可以值大钱了(这也是正当合理的理由)。的确如此,左拉死时,他的投资有了回报,他拥有的塞尚的画卖了大价钱。那时塞尚还活着,画商都不顾路途遥远拥到塞尚那里高价收购画。

这幅“穿红背心的少年”(The Boy in the Red Vest)是瑞士一家博物馆最贵的画,价值$91 millions2008年被盗,2012年在塞尔维亚被找到,贼也被抓住了。


 

这幅穿衣服的长臂猿是塞尚的实验,据说是把不同远近的胳膊和身体和在一起,净搞些旁门左道,看来他还挺得意,一共画了四个版本,另外三个现都在美国。

这幅歪歪斜斜的“苹果与橘子”(Apples and Oranges, 1899)集塞尚为作画发明的各种Tricks于一身。

其中所有物体都是用低视角画的,除了较下面的盘子使用高视角,为此塞尚的画室里有一高梯子,还有一可以升高的画架(还好塞尚没发明一可伸缩三米长的画笔),塞尚爬上去居高临下地作画,感觉很好,整个场面一定也很有趣(塞某是不是有病?转转角度就改变了视角,还用爬梯子?要画盘底还得钻桌子底下去?)

    塞尚还喜欢画群体的裸体,“浴者”(Bathers,1870)是画了一幅又一幅(没事老想着澡堂子)。
这是他的第一幅,画得什么鬼?! (可能是晚上太黑看不清楚,没好意思走近点儿
怕人看见),
这是他绘画风格刚找着北的时候画的“五个浴者”(Five Bathers, 1885-1887)(要不还是回去画苹果吧),
这是他的最后一幅“浴者”(Bathers,1906)(临了还是放不下澡堂子),

1906年,塞尚被一场大雨林透,结果得了肺炎而去世,妻儿都没来得及赶回去。

他的那种利用几何形状构图、人为失衡然后再平衡以及同一幅画中的不同物体用不同视角的绘画方法被后来20世纪的毕加索等画家继承,毕加索发话:塞先生是the father of all us”,等于他在与印象派同时发展的时候,直接就奔20世纪去了,他的绘画理论让他抄了个近道,斜着就过来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