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语空灵

我们从哪里来? 我们是谁? 我们往哪里去?
个人资料
风语空灵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误闯"香港

(2017-08-26 08:47:21) 下一个

那是香港回归后不久,应邀去广州开会,一切顺利。
 
逛完了羊城,该做的事情办完后,忽然心血来潮,香港近在咫尺,已经回归中国,护照上有中国签证,为何不去那里看看灯红酒绿。没多考虑,遂即在网上订了香港的酒店,兴致勃勃地买了票乘火车去香港。上了车,窗外一派亚热带风光,途经东莞和深圳经罗湖进入香港地界。

那时国内铁路沿线,多少还有着脏乱差的现象,进入港界后可以感觉到明显地不一样,时至今日,这种反差想必已不复存在。下了火车,乘出租车去位于弥顿道上的一家酒店,它正好在一个地铁站的边上,后来尽显出其方便之处:玩累了乘地铁回去休息,休息好了,在附近吃个饭,再出去遛达。
 
两天里(实际上为一天半),上太平山,下铜锣湾,逛中环金钟,闯油麻地,观旺角,尝大排挡,我这个“刘姥姥”着实把香江“大观园”瞎逛了一圈,现在想起来,还真有点”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味道。

第三天上午退了洒店,启程赶回广州,(订了当晚广州的酒店,还是原先入住的那间,因为要搭隔天的航班飞回上海)。到了火车站,时间尚早,拿着早已买好的车票,在候车大厅心定神闲地等待进站上车,混然不知,由于我对“香港主权回归”和中国入境签证的想当然理解,已经铸成不大不小的错误,掉进了一个自挖的坑里,正悄然等着我去奋力爬出。

临近开车时分,候车厅显示牌上已经出现所乘车次开始进站。到了海关,当我把护照呈上,官员翻了一阵护照,然后对我说,你没有进入中国的有效签证。啊!这怎么可能,我是从美国飞到中国上海,然后来广州和香港的,若不持有效签证,我怎么可能在祖国的广阔天地里天马行空走南闯港?一阵申辩之后,海关官员礼貌且不为所动地说,那个签证是一次进出有效,你一进一出全用掉了。“不....不是....我没出境啊,这香港不是回归中国了吗?” 我脑海里一下子浮起了97年五星红旗在香港会展中心升起的那一刻。
 
看着海关官员的一本正经毫无商量余地的神色,我突然感到自己的辩白是多么地苍白无力,瞬间意识到犯下了一个“想当然”的错误,或者说是一场“误会”更恰如其分。此时,我恍然大悟:主权归主权,签证归签证。

好在,海关的这位仁兄还算开恩,好意提醒我去站外的旅行社,说也许他们有办法帮我办理再入签证,“我的天啊,这要猴年马月才能签到啊!得,准备在香港滞留吧!”,心中一阵痉挛,回到候车室,开始寻找旅行社。

我找到了一家旅行社,简要说明了情况,里面的人说无能为力,不过他们话锋一转,建议我赶紧买一张去罗湖的车票,那里的中国青年旅行社可以帮助从边防检查站办到入境签证,这不就是传说中的落地签吗? 按中美民事签证的对等原则,这似乎有点玄(中国公民赴美或美籍华人回中国是拿不到对方的落地签的)。当时我连找美国驻港领事馆帮忙的想法都在脑海里泛起了,听了这个建议,似乎有了一线希望,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我立即买票搭车前往罗湖口岸(原先那张九龙到广州的车票,因没能上车已经作废)。
 
事后想起来,97以后,虽然主权已经回归,但依据“马照跑,舞照跳”的中英联合声明及香港基本法精神,进出香港实施细则仍依原来中国外交部与港英当局过去的做法,从内陆进入香港以“出境”对待。香港主权回归后,像我这样想当然地认为,从广州进入香港不算离境而闹乌龙的,大概并非鲜有人在,所以就有了经中青旅办理“落地签证”的通融办法,估计只适用那些持一次进出有效签证从广州“误闯”香港,又必须返回内陆的外籍人士。

后来的一切自不在话下,花数百元港币,在罗湖有惊无险地拿到签证,从罗湖口岸入境深圳,又从深圳火车站买了张票上车回到广州,在原先的宾馆住了一晚,第二天从白云机场飞回上海虹桥。一个因想当然而引发的“误闯”香港的个人事件才徐徐落下帷幕。

时至今日,有了10年多次往返签证,这种情况就永远成为历史了。

(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风语空灵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原上草2017' 的评论 :

原来如此。谢谢!
原上草2017 回复 悄悄话 在边境签证,应该在80年代就有了。
风语空灵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爱城华侨' 的评论 : 谢谢评论!
爱城华侨 回复 悄悄话 我也中过招(上过当),以为回归了就不用再签证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