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艰难的45天(5)

(2020-06-03 16:01:00) 下一个

4/16 周四

早上9点左右给妈妈打电话,她的声音听起来又好了一些。她告诉我可以吃一点东西,医院给她提供的都是液体食物,例如清汤、jello等。我问血清用上了没有,妈妈告诉我周四凌晨血清到了,当晚值班的护士马上拿去给她输了。她告诉我,这里的护士真负责,输血清的过程中,护士一直在病房看护,由于病房内没有椅子,全程都站着。我问妈妈感觉怎么样,Infectious disease doctor在跟我解释用血清的作用以及副作用的时候告诉我,可能的副作用包括有些病人会感到发痒、发烧等类似于排异现象,所以提前24小时已经给妈妈用了Tylenol。至此,我终于感到可以把悬着的心放回去了。

妈妈住院期间,我每天和爸爸通电话,告诉他妈妈的状况并且了解他的身体状况。在妈妈被医院收治的当天,我曾经犹豫过是不是应该搬到爸妈家。经过思考,还是决定各自隔离。我的考虑是如果本来我俩只有一人被感染,住在同一个房子反而增加另一人被感染的可能。我让爸爸每天要量2次体温,至少吃2000mg的VC,饮食要摄取好的蛋白质增强抵抗力。心存侥幸,也许爸爸没有感染上,因为离妈妈开始发烧已经过去2周了,爸爸70以上,以他的身体状况,应该不会是“大毒王”,来个超级长的潜伏期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