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艰难的45天 (2)

(2020-05-20 15:05:23) 下一个

在ER的接诊过程中因为我们告知礼拜五的检测成阴性结果,我破天荒的被允许陪着进入ER诊间。幸好医生当机立断再测,并叮嘱所有医护穿好病毒级别的PPE。此时体温超过38度,嘘气不断,但还是几乎不咳嗽。X-ray技师推着机器来拍片,当场屏幕成像,我看着屏幕的X-ray片倒吸一口冷气,我这个外行也可以明显看出已经有四分之一的肺叶出现白色,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武汉肺炎典型的“毛玻璃”症状?所有的检查做完,大概一个小时过去了,又等了大概10-15分钟,诊间的对讲机出现了医生的声音,我被告知检测结果阳性,并且决定要收妈妈入院。我问护士我是不是不能送上去,小护士不知道为什么跟我说可以送上去,于是我、护士还有一个专门负责运送病人的staff坐电梯送上了病房。进入病房后,一位会讲中文的护士过来,她看到我非常惊讶,她说:“我叮嘱楼下的护士不要让你上来,怎么还是上来了。你必须离开。”我也满心委屈,不是我呀。于是我要了护士站的电话已经病房号离开了。这时正是4月13日礼拜一,距离发烧症状满2周。

单说一下两次检测吧。其实我认为第一次检测的假阴性结果并不是检测盒的问题。我亲眼目睹了两次检测,看出来了两个护士手法的差别,所以我认为结果的差异出在人为,而非物件的毛病。Urgent care的护士手法非常轻,10公分长度的棉花棒感觉只是1/3进入鼻孔,并且只从一侧鼻孔取样。ER的护士手法可谓快准狠,至少一半长度的棉花棒进入鼻孔,而且从双侧取样。从病人的反应来看,第一次取样虽然也不舒服,但是她没有哼一声,也没有忍耐不住的肢体表现。第二次取样时,忍不住咳嗽并且有乱动的倾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