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百合

不放弃梦想,我再睡一会儿
正文

初到纽约遇枪战

(2019-11-02 07:25:07) 下一个

光头穿好了衣服,那是一件没有扣子的紫色连身服,进手术室前穿的,他的头发像杂草一般,东倒西歪,他的脸色惨白、有气无力,我曾经以为真正的酷是内裤,低调奢华,而不是虚荣的外裤,徒有其表,现在内裤没有了,想想都伤心,他垂头丧气,我赶紧说,有的有的,手术完就穿。我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你给我拍张照片发到群里,记得带把梳子,你要把我憔悴惨白的脸,拍的焕发刚毅一些,让大家知道,即使生命中遭到如此的暴击和痛苦,我依然可以笑着面对,这是坚强男人应有的样子。

手术室的门开了,护士推着床,他微笑地向我们挥手道别,我一下子泪目,哎,死去的不过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发了炎的阑尾而已,又不是我整个人,不必那么难过,再说上吐下泻肚子痛,两天下来体重轻了七磅,也算是意外的收获,值得高兴,一会儿给我买点米粉,还有蜜糖爆米花,为了半个小时手术,饿了整整一天,不吃点好东西,对不起死去的小阑尾。光头是我的好伙伴,小时候,为了省钱,他从不去理发店剪头,剪头是技术活,他爸爸会干,也只会一款剃光头,不管冬天还是夏天待遇一样,我们说他像劳改犯,为此他很生气,还和别人打架,后来伤自尊的外号,不知啥时变成了自己的王牌,他还说要申请专利,同学们不记得他的名字,但是光头家喻户晓,光头比赛这回又是全县第一。

光头外表从容淡定,内心闷骚火热有分寸,喜欢独来独往,独自看电影,独自旅行,他去过许多地方,纽约的印象最深,曼哈顿的高楼大厦格外壮观,从世贸大厦的顶楼往下看,汽车像蚂蚁那么小,人根本看不见。第一次来纽约,为了省钱他住便宜的旅馆,地点偏僻治安不好,天一黑就没有行人了,只有几个游民在街角抽大烟。那天他外出回来,快到旅馆的时候,听到街上传来砰的一声,没多久又砰……砰砰,当时你不害怕吗?不怕,第一声Boom,我似乎闻到了蜜糖爆米花的香味儿,难道美国也有大炮手摇爆米花?第二声Boom,该不会是汽车轮胎爆炸吧,后来接连的BoomBoom声,有点好莱坞片场的意思,反正警车呼啸而过的时候,我已经躺在床上看小电影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