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zi听茶馆

muzi音画blog--把音乐沏进茶里 Drink tea with music
正文

一个器官捐献者

(2019-03-03 17:35:18) 下一个

    新客人来之前, 我扫了一眼她的个人资料。

     Notes 备注一栏里赫然写着,”2015年做过肾脏捐赠手术”。

    我心里一惊,立刻将其定义为是一位四五十岁的妇女,而且一定是为了救治她的家人,极有可能是为了她的子女才捐赠了自己的一个肾。

    试想一下,除了父母可以舍身为子女,又有谁会如此慷慨能够做此牺牲呢?

 

    见到本人时,我惊到了。

    25岁,年龄貌美,娇小玲珑,竟然是一个比我都年轻瘦小的小女孩子。

    我感慨她小小的身躯里蕴含着巨大的能量。

    因为,器官捐献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而且这不是死后捐献啊。

    同时我难掩好奇,直接了当地问她当时的器官捐赠对象是谁。我说,是您的家人吗?

    她说,不是的,是一个陌生人。

    我更加惊讶了。

    姑娘告诉我说她把自己的一个肾捐赠给了一个48岁的妇女,患肾坏死多年。

    48岁的妇女。。。一个陌生人。。。

    这完全超乎我的想象了。

  姑娘告诉我说在她之前,还有三个人,包括这名妇女的女儿都愿意捐肾,但是都没有匹配成功,最后是她的肾型匹配成功了。她觉得她能帮上忙,这对双方来说都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看的出来,她是真心为这位妇人高兴的。

 

    除了她居然还有三个人愿意无偿捐肾。。。这个真的是让我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震惊之余,我忍不住又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说,如果她现在就能够帮助一个人,挽救这个人的生命,那又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可是这不是给钱给物,这是给予别人一个你自己身上的器官啊,而且在你还是身体健康的情况下,又这么年轻,才二十几岁。

   我也有在自己的健康卡背面直接签名,死亡后可以捐献自己可用的所有器官,但是那是我死了以后ok?姑娘这个是活体捐献啊。

     我忍不住问她,说那你父母能同意吗?

    她说,不同意。家里没有一个人同意。但是父母从小灌输给她的价值观,让她觉得她必须要这么做。

    我说,但是你应该也可以体谅你的父母吧,毕竟这关乎你的身体健康呢。如果你是父母的,你一定也能理解吧。

    她说,我有两个孩子。如果她的孩子要为他人捐献器官的话,她觉得这是她孩子自己的选择和决定,那她一定是会尊重他们的个人选择的。她说,如果我们能够解救一条生命,为什么不呢?

 

    我又问她,那你和你的这位捐赠对象有联系吗?

    咱们国内的器官捐赠是双盲捐赠,加拿大显然不是。

  因为她说彼此之间是有联系的,但是其实联系也不多。几个月打一次电话,只是为了了解一下彼此的身体健康情况而已。

  她说她是捐赠了一个自己的肾,这个捐赠行为本身就给她带来了巨大的满足感。她并不求任何回报的。

   最后,她说,”On se traverse dans la vie. Et après, je continue mon chemin. C’est tout.” 我们在生命中彼此有了一个交集,然后我继续我的人生,如此而已。

muzi 个人音画blog :http://mymuzi.com/?p=3889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鲁钝 回复 悄悄话 好人一个,感动,祝她幸福健康平安长寿。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