拽住青春不松手 :))

只要永怀美丽幻想,青春将永不散场
正文

疫情下,那个特殊的日子

(2020-09-08 09:39:35) 下一个


这是我博客的头像,上面有一个日期:2020年3月23号。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一个值得记住的日子。

 

尽管疫情的野火早已烧到此岸,因为政府的不作为,民众的不重视,吹到美利坚的疫情野火如干柴烈火相遇,熊熊燃烧,蔓延。新冠病毒成为每天的头条新闻,应该说是每天的唯一新闻,唯一谈题。飞机停飞,原本打算烟花三月回四川,順便下江南的梦也告吹了,郁闷哎。。。

 

23号早上,如往常一样,起床后拉开窗帘,瞬间眼前一亮:草坪和已经冒出绿芽胞的树丫枝上挂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雪。太美了!马上决定上班前先玩玩雪,共舞会儿。

 

因为每天被疫情的新闻轰炸,搞得有点人心惶惶,同事之间的话相对少了。可那天单位里,除此之外,我还感觉到另外一种气氛,神秘?紧张?惶恐?说不出来。。。也可能是后来回忆起来的后知后觉而来的感觉。

 

那天晚上突然收到同事瑞德(我哥 : )来自WhatsApp 的聊天邀请。有点意外,因为通常有什么事情,我们之间都是短信往来。点通后,电话那头瑞德的话让我着实地惊了一下。

 

“X, 明天你上班吗?”

 

“当然”

 

“那你帮我处理一下XX,另外,如果你进门时碰到security 的人问,就说你是essential worker,就会让你进。”

 

我一边稀里糊涂地听着,一边紧急地脑补着一个画面:门口,我,security,这security会是黑的呢?还是白的呢?因为以前从来没有。

 

马上去WhatsApp的群聊,看到有人提出把细胞冻起来,老板同意了。还是一头雾水。。。

 

后来在微信看到那天州长讲话,要求当晚12点以后开始实施居家令。马上去查看单位的邮箱,原来单位已经有关于执行州长宅家令的邮件 。。。

 

第二天早上,到了楼前,门口并没有看到安保人员,常规刷卡门开进去。整栋楼空空荡荡,好像就我一个人在里面,那天事情特多,特忙。

 

下午正忙着,印度同事阿毛来了,来后他先巡视了同楼层的其他实验室。回来一边摇头一边说一个人都没有!

 

“老板是怎么安排的?”阿毛

 

“我也不知道,要不我怎么会在这里啊!”我哈哈大笑着说。

 

“下次开会你向老板提一下这里没有人上班吧?”阿毛建议

 

“不敢啊。”我又给他一串哈哈。

 

第三天,凯瑞来了,一周后60-70%的人回来上班了。大家都开始戴口罩,喜欢动物的凯瑞买的是印有猫头像的花布口罩。彼此之间也很注意保持距离,空间小的屋子就轮流用。

 

疫情下,生活就这样继续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