拽住青春不松手 :))

只要永怀美丽幻想,青春将永不散场
正文

享受复工后的快慢生活

(2020-09-21 10:13:20) 下一个


我们州的复工时间与其他几个州的时间差不多。而我自己的复工时间是在博文“我的疑是新冠病毒感染的经历”之后,在休了三周病假之后,周六周日两天没有咳嗽,于五四青年节那天回到了工作岗位。

那天开车上班时,刚上高速没多久,喉咙又开始发痒,想要咳嗽的感觉。心里想:这是懒病吗?,这是养出懒病了吗?接下来几天,咳嗽一天比一天重,搞得自己很尴尬,怕同事“嫌弃”。另外,也很无奈。因为就我本人,三周的病假只用掉我病假库里的一小部分,肯定想踏踏实实呆家里,但如何向老板开口?周六告诉老板我的咳嗽终于停止了,周日老板马上为我的全面复工做了安排。如果再休假,意味着会让老板再次措手不及,还要增加同事的工作量,,,只好密彻观察再说。

周三那天在工作台前忙碌着的我突然咳嗽不止,正好凯瑞也在对面忙,我只好尴尬地对她说自己周末两天一点都没有咳嗽,唉!她说可能是过敏吧。还好,没有吃任何药,周四开始咳嗽减轻,周五咳嗽明显减轻。

全州复工的两周前,单位就紧跟着紧锣密鼓地准备上了。楼里又多了几条“标语”:发给每人两个布口罩, 两双手术手套, 大桌子只能坐两人,办公室只能容纳四人,一旦有症状,别来上班。。。

复工那天按装上了刷卡机。每天早上一边吃早餐,一边填dailyscreening。收到邮件后再去邮箱把邮件拖出来,准备就绪。这样到了单位,刷卡进门,再快速刷手机,节省时间。

七月的一个早上不小心将到数第二个问题点成“是”了,刚刚点了“发送”就意识到点错了,马上重新填表,然后收到两个邮件,一个不让上班,一个被批准上班。到单位后打开邮箱一看,一封来自一位自称护士的“问候”邮件已来,问我今天感觉怎么样?我赶忙回复,谢谢关心!是不小心点错了,我很健康,没有做任何新冠病毒测试。唉,如果早早地就这么严格,我还可以多休息一两周 ;-)

门把上还贴上了这个东西,但我自己从来没有用手接触过,不相信 ;-)

洁丽丝受伤在家休息了一周,回来工作一周后单位裁减在岗人员(furlong),又回到家里。复工的第二周高高兴兴回到工作岗位,当天又高高兴兴回家 - 发给她一个手提电脑,在家办公。现在只是偶尔需要处理一些事情,才来办公室一下,处理完事情就跑了,最长也就半个小时左右。“等风(儿)再把我吹过来。”上次离开时洁丽高高兴兴地对我说。

复工前一周的视频会上,在会议结束前老板说他很喜欢现在这样在家里办公,效率高,不用把时间浪费在路上,将继续这样。我心里说:我也很喜欢现在的状况……

周一到周五,除了一个上午因为视频会需要赶时间。每天早上上班前先在这里坐坐,晒晒背(开衫反穿 ;-)。以前很反感花园里这片长条状的矮柏树,占用太多供我玩弄花草的地盘。现在倒是喜欢上了它(几年前修掉坐的这边的细枝,可以种点花。今年又让这边进一步瘦身,成了瘦长的“7”。插的6枝玫瑰枝已经发出小芽 :),因为可以露着背舒舒服服坐在这里而不被路人邻居看见。

记得第一天在这里晒时,穿着一件吊带背心,定了一个10分钟的时间。时间到了也不想走,再来5分钟。唉,还是没晒够,再来10分钟。再后来发现这里是一个露背晒的安全地方。

晒太阳除了为增加维生素D的水平,也喜欢这种慵懒随意自在的感觉。一杯茶(去年收到的礼物 - 七子普洱茶,刚开始喝时不太喜欢,感觉有种炒米的味道,越喝越喜欢。),或听音乐,或听新闻,有时候和老妈微信视频聊天。。。

看见我在晒太阳,蜻蜓也来凑热闹 :)

 

因为晒早上的晒太阳而喜欢上这里。今夏将锻炼方式做了调整,晚上也把部分锻炼搬到这里来了。

 

把晨练也搬到这里来。一个早上正在这里锻炼,看到晨跑的朋友华在路的那边跑过来,以为她看见了,招呼她,却让她吃了一惊。可见这高不到腰(有一部分过腰了)的矮柏树还是有一定的障眼作用 :)

晒完太阳,马上进入另外一种状态:匆匆忙忙收拾东西,带上该带的放到车上,上班去也。。。

在红绿灯处,如果是排在第一个,一旦红灯转绿,我通常是第一个冲出去的车。在高速上喜欢开快车,但不飙车。也即我的快是有节制的,尽量把速度控制在不超过规定上限的10迈,时不时一不留神就过了,赶紧松脚减速。一次不小心超了将近20迈,发现后吓得自己都忍不住左手轻轻拍打着惊得半张着的嘴。

(州)复工的第一天早上,我旁边的车主大概在家憋坏了,加之路上车不多,我的车已经超过高限10迈,他的车还从我的车旁飙过。不过,不久就看见五辆车在高速两边相距不远的地方被五个摩警(骑摩托的警察)挡下了。一想到其中一辆可能就是刚才飙过去的那辆车,我忍不住乐得哈哈大笑 LOL

一到单位,就开始热火朝天地干活。有时候两三件事情同时有条不紊地进行,忙着手上的活的同时,准备下一步需要的东西。。。尤其是和我做同一个课题的柔莎因为疫情不能回来上班,我一直干着将近一个半人的活。

其实,不谦虚地说,我不仅仅pcr 做得漂亮。我做事情喜欢动脑筋,并坚持多快好省的原则,LOL。。。

做老鼠肿瘤的癌细胞分离,刚开始时严格按照实验室的标准方法。因为以前没有做过,心里没底,紧张,等二,三天都要请老板帮忙看看情况如何?盘子(dish)上有没有,会不会有肿瘤细胞生长?每次看到老板在显微镜下努力寻找之后惊喜地说看见有细胞岛了时,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

老老实实,按部就班地做了两次后,发现这个先用小盘子再转大盘子的方法一点都不好,没有给细胞提供只够的空间:不是细胞不想“着陆”,而是没有足够的空间让它们“着陆”。于是就直接用大盘子,一试,当天就有很多细胞岛形成。一天Patrick看到我直接从大盘开始分离养细胞,问我改变方法征求老板没有。我说没有,不过,X(老板)已经看到了,他没有说什么,LOL。

去年初,单位买了一个新机器,公司的人来demo时我正好回国了。回来后凯瑞教我怎么用,处理样品时,我问她大概要多少时间?她头一扬摔说:“几个小时,搞得腰酸背痛,咱们轮流来做。”,结果,我一个人一小时给搞定了。

。。。。(^_^)

 

很享受复工后的生活,尽管上班时忙,但多了一些自由。不过,这种情况例外。时不时需要和老板一起做事,每次都会遇到这种情况,每次知道他还没有到,每次总忍不住问,意识不言而喻,催、捶、、、 虽然没有用 呵呵

 

回去上班的第一周还可以抽空出去走走,赶上樱花盛开,独享这美丽景色。

 

以及那个特殊时期的特殊标语

 

新冠病毒可怕吗?

到目前为止,除了我自己的疑是,我认识的人中,上个实验室一位同事,比我小一轮多,9岁时和兄弟随父母从牙买加移民来美的JR在四月份得了新冠病毒感染,据他自己说症状很重,具体情况没有问。以前一起工作时,和他随便开玩笑,常常和好朋友Terri “抢”他,说是自己的男人。现在偶尔隔空聊一下,说什么话就不得不考虑了。不过,他老婆和三孩子以及亲戚没有被传染。另外,我们单位里只听说一个做清洁(custody)的年轻黑人在三月份染新冠病毒去世。

自从复工,我在单位的吃喝拉撒照旧。一位印度小老板(手下一个员工),全州复工后才见到她,她说她从家里带水来喝,不敢上厕所,怕染上病毒,憋到回家。不过,现在好像开始用了,只是总要喷消毒水。

尽管6月份网上买了口罩,一直以来还是每天一个外科用口罩,下班一开车门就把口罩扔到门上(每次取下口罩都是:终于可以自由呼吸了!这样的感觉真好!)回家后就把用过的口罩挂在车库,积累三周后洗,这样重复使用直到现在。

不过,我很注意隔离。凡公共用品,身体(手)绝不直接接触,用纸或者塑料口袋隔着。如果避免不了,接触后马上洗手。

现在尽管复工已经进入phase 4,那些在家上班的继续享受着在家办公。

 

秋高气爽的九月,长得肥头大耳的松鼠已经做好了过冬的准备。

现在早晚已经冻手了,所以,晒背已经成为过去时。但是,我还是喜欢上班前在这里坐坐,禪茶人生,享受这短暂的悠闲时光。

 

猜猜看,这是两种什么养生菜。菜就种在deck前方那两个花盆里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