拽住青春不松手 :))

只要永怀美丽幻想,青春将永不散场
正文

一个爱做白日梦的女孩,女人

(2019-09-23 08:06:28) 下一个

我不是一个爱做梦的人,但却爱做白日梦。印象最深的两个白日梦,一个大概是在读初中的时候吧? !那时候特别喜欢看小时,常常控制不住自己,上课时也偷偷地看。看的小说里有描写解放前受地主老财剥削的穷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没吃没穿,每次看得心发紧发痛,心想如果我把吃的东西放在书里(描写穷苦日子的那两页书之间,或者堆在翻开的书页上),他们能够吃到就好了。

另外一个是出国前几年开始的,持续了20多年,直到几年前才停止的白日梦。不过,这个白日梦好像有望实现 :)

那时候尽管交通没有现在这样拥堵,不严重的塞车还是时有出现,坐在公共汽车上的我就想:如果能够坐在一个小飞车上就好了(记得梦中的小飞车有点像三轮车,但能飞起来),嗖,一下就到了目的地。来美后遇到塞车,就想:如果我的车能够飞起来该多好多多神气啊……

两年前在微信里看到了公共汽车“飞”起来的未来畅想小视频。心想:原来有人和我做着同样的白日梦。不过,视频里公共汽车不是真的飞起来了,而是它的底盘有两个可以伸缩的金属柱子,遇到塞车时柱子伸出将公共汽车升起来,见缝插针地继续快速前行,过了塞车的地方后柱子收回到底盘。

 

也就那么巧,昨天看中国达人秀时,看到另一个人的飞车梦。不同的是他一直在追梦的路上,而我只是做做梦而已。

 

又是一个秋

 

小区里一家待售房屋前人行道旁树上结的“果子”,果子体大如足球(它的长经至少和足球直径一样长,甚至可能更长一些。),状如水滴。

 

盗花贼远远地冷眼观看我在那玩,当我准备走近它时,它如往常一样,“蹭”地一下跑没了。

 

第一次注意到蒲公英花开两季,只是在秋天里只有稀稀拉拉的几朵花。

 

被我嫌弃(当年之所以嫌弃它是因为以前种在前面,阳光太足,花色总是很快就变得像是有点烤焦的褐色,很不好看。),“扔”到deck下,烟囱下,树林里的红景天肆意地蔓延,并在秋风里怒放,深得蜜蜂的青睐。

 

这只蜻蜓很识相,大概知道我是园主,很配合,任由我拍。

 

后来还和我玩上了。先是跑到我拿手机的右手上呆着,后来跑到左手左臂,即使我转动身体,也丝毫不惊扰它,好像很享受和我一起享受秋日的阳光。

 

今年夏天从后院弄来的红景天不仅在水里活了,还将开花了。

 

让curcuma ginger花成为永恒

 

买时一盆花里有六株小玫瑰,平均分成两盆,下面那盆分出来的只活了一株,那株小的是将近一个月前插的枝,貌似活了,已经开始发新芽了。

 

两个月了,这盆从种子发起来的富士苹果树才这么一点点大。和旁边的木槿花比, 简直就是巨人旁边的小不点儿。

 

昨天写此配文时,看着火红而又娇艳欲滴的绝色木槿花,以为它的基因被改写了,于是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以前花开两天就掉了,这次进入第三天了,依然娇艳动人。

今早一下楼就看见巨大的花朵儿已经合在一起躺在地毯上,它们始于火红艳丽,终于火红艳丽,只将自己最美的芳华展示给世人,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一种幸运,一种美好。

 

下班回到家,新的木槿花已经开盛,炽热的火红是那么的感染人,吸引人,忍不住掐一张。

 

 

 

余生不长,只想跟相处舒服的人在一起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