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脉

墨香飘雅意,脉语出真情
(所有文章及诗词均为原创,转贴请注明出处)
个人资料
momo_sharon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一个惊魂的春节(二)

(2021-02-15 18:16:54) 下一个

上一篇:一个惊魂的春节

到了赣南宾馆,心想终于可以躺在床上睡大觉了!

话说长这么大,跟着老师,我也第一次开了洋荤:入住江西宾馆和赣南宾馆。一个是南昌市最好、一个是赣州市的最高级酒店。

这次是旅行社订的酒店,所以入住手续很顺利。想起一件趣事:桥口夫妇来到我们学校的第一天,去学校招待所(学校有一个比较高级的招待所,专门用来接待外教、留学生以及海内外专家、领导等)办理手续。前台服务员是个退休老头,他一看是一男一女登记一间房,问是否夫妻(松川结婚后没有改夫姓)。答曰是。老头马上要求他俩出示结婚证,说光是护照如何证明你们是夫妻?搞得桥口两人哭笑不得,日本哪来的结婚证?翻译赶紧找校领导,校领导亲自打电话给前台,才算办理了手续。

还是先睡觉吧,折腾了一整天,实在太累了。在中巴上就想睡,又不敢睡,只能强打着精神跟那七人瞎掰。

我那天晚上好像也没怎么睡好,我这人有个毛病,到一个陌生地方总是难以入眠。好在那时太年轻,几天不睡都没大碍。

迷迷糊糊睡到了第二天八九点,起来问候老师,他们也已经起床了。我们赶紧去餐厅用餐,完了我们在宾馆内逛了逛。这时前台通知说有人找我。

事先我给家里写了信告知了行程,二哥说会派车来接我们。

来者是县交通局的人,说来接我们回县里。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专车,待看到车后傻眼了:一俩六人座的皮卡已经坐满了人!

我问怎么回事?司机说交通局有领导夫人听说有车来赣州,也想趁机来赣州购物,结果一下拖了一大堆人来。加司机三个大人、三个小孩。

唉,小县城很多人没见过世面,赣州市就算大都市了,能来一趟买东西就是莫大的荣耀。

没辙,将就吧。总不能坐脏兮兮的大巴回去,再说春运时期临时也买不到票。

那时也没有啥超载的概念,能坐几个是几个。

我和松川还好,苦了桥口这个胖纸,他被挤得只能侧着身子坐。小孩们很没礼貌,一路吵个不停,我都要烦死了。我不断向老师们道歉,说没想到会这样。他俩倒是蛮通情达理的,说比中巴强多了。

那时赣州到县里不用说没有高速,甚至连柏油路都没有。赣南是丘陵地带,公路基本都在山里跑。南方四季山清水秀,山路两旁的树木都郁郁葱葱的,时不时见到农田也都有植物覆盖,几乎没有光秃秃的地方,倒是很赏心悦目。但一般的公路,汽车一过便扬起漫天灰尘,又煞了风景。日本人哪见过这种路,桥口他们也开眼了。

160公里的路程,要跑好几个小时,途中还要停车吃午饭。我们仨都没吃。我是真不想在路边的小餐厅吃,怕不卫生,万一吃得不对拉肚子怎么办。

而小孩们时不时还要方便一下。就这样走走停停的,到达县里都快傍晚了。(回到家跟二哥汇报一路情况,二哥气坏了,把交通局局长狠狠骂了一通!)

这是我们县第一次来外国友人,县里还是蛮重视的。通过我二哥得知日本人有每天洗澡的习惯,特意在桥口他们住的房间安装了热水器(90年代初,热水器还是奢侈品)。

招待所的工作人员早就听说要来日本人,一看人到了,个个都不做事了,全跑到前台来,都想看看日本人到底长啥样?

招待所里我姐也一直在等(那年我姐大四,也是寒假),都等不及了,说再不到就要报警了(家里那时还没装电话,我们住在中学校里,只有校传达室才有电话,所以我到了赣南宾馆也没有通知家里)!

到了家,我一颗心才算完全放下。

从北京启程到抵达县里,花了整整三天!也就是说,我每回一次家,来回就要去掉近一周时间。所以大学四年,我都是只在春节回去,而暑假勤工俭学,当家教或者导游,挣学费。

接下来,桥口夫妇开始了中国南方小县城之旅。

桥口他们也是赶巧了,第二天就遇上我二哥的婚礼。

二哥大学毕业后分到了赣州,我妈的故乡。而我妈本人还未到退休年龄,还在县里,所以婚礼要在县里举办。我大学毕业后妈妈提早退休,回了赣州,而我们在县里的房子后来拆除了。之后我们回县里也都是住酒店,来去匆匆,赣州成了真正的家。

桥口也学着中国人的习惯,给我二哥封了一个红包,还是外汇券!

婚礼热闹非凡,二哥交友甚广,我都忘了摆了多少桌。有人听说竟然有日本人参加婚礼,都很好奇,跑到我们这桌来看,还有不少人要给桥口敬酒。桥口不胜酒力,但架不住这些人的热情,也不怎么推辞,脸都喝红了。

婚礼的饭菜,算桥口夫妇到了县里的第一顿正餐。而桥口最喜欢的,却是我妈做的菜!他真是有口福!

说起我妈的手艺,我从来都是很自豪的,我妈的厨艺可是一流!在我们学校、甚至校外都有口皆碑!学校有几个老师很馋我妈的手艺,总是想方设法上我家蹭饭。我隔壁住了一对全国优秀教师,夫妻两都不太会做饭,尤其炒牛肉,怎么都学不会,每次买了牛肉都叫我妈去帮忙炒。我妈炒的牛肉,又滑又嫩,人见人夸。

长时间看我妈做菜,我也学到了不少。在珠海时,校友聚会,十几人的饭菜基本我一人全包;春节回赣州,经常也是我下厨。我做的菜,侄子特爱吃。19年春节我回去炒了几次牛肉,侄子吃得开心死了。然后一个劲说他妈:小姑在日本都这么会做赣州菜,炒得牛肉这么滑嫩。你炒的呢,硬得像石头,嚼都嚼不动!

不过跟我妈比起来,还是差得远。就拿那盘花生米,就不如我妈炸得好吃。

有我妈这位高厨在,从小我们在吃上就没亏过。虽说是小县城,但吃的绝不比大都市差!除了没有海鲜和熊掌之类的。市场上有卖的没卖的(只要山里有的),我们都有的吃,换着花样吃。并且南方气候宜人,一年四季都能耕种,各种时鲜菜蔬从来不断。

到了北京,我才知道北方的冬天饭桌是如此寒酸:除了大白菜、土豆和洋葱、大葱等,几乎看不到其他蔬菜。第一次涌起自豪感:原来在吃的上面我要远胜于首都!

听我姐说,她班上几位北京同学,每年寒假她们都要带大量蔬菜回去,因为北京冬天根本就没有卖(大棚菜的流行、全国物资流通要在九十年代中后期了)。

端上几盘我妈的拿手菜(图片来自网络)

粉蒸肉



梅菜扣肉


赣南小炒鱼


江西炒粉


扣鸡


冬笋炒牛肉


生焖鸭


炒赣州黄元米粿


酿豆腐


腊味(我家的腊味都是我妈独立做的,包括:香肠 板鸭 腊肉 腊牛肉 腊猪耳 腊猪舍 腊猪肝 腊鸡胗等等,品种极多。网上找不到那么齐全的图片)


还有就是炸花生米,桥口的最爱!

桥口夫妇在县里呆了一周,每天都在我家用餐。桥口又能吃,明显地又胖了一圈,松川时不时取笑他。

我妈却非常开心。一开始还担心日本人吃不惯,现在一百个放心。不但吃得惯,还特爱吃,辣椒都不怕!

我也带着桥口他们到处转。

(又太长了,还得再开一篇 )
 

我是江西人,请大家喝杯井冈山茶,再听下回分解。同志哥,请喝一杯茶!《请茶歌》奉上 (视频内有真人秀,我在井冈山上的留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8)
评论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谢谢小溪姐姐。我们兄弟姐妹成绩都比较好,可以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

我妈的手艺太好,我都学不到精髓,只会做其中一些。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这个惊魂春节连载太好看了,墨墨家的兄弟姐妹恢复高考后都考上大学,真了不起,在你纪念父亲的大作里读到。墨墨太多才多艺了,清越美妙的歌声风格完全是独一无二。老妈妈的厨艺惊艳啊!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omaninhome' 的评论 : 图片是网络顺来的,妈妈早就去世了。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妈妈能干啊,做的菜这么漂亮,色香味俱佳。赞!有口福!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我推荐扣鸡。这道菜我还没在赣州以外吃过,非常好吃。梅菜扣肉很多地方都有。
彩烟游士 回复 悄悄话 上上下下看了两遍你妈妈的拿手菜。如果只让我选一种,我选梅菜扣肉:)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QQ' 的评论 : 他们俩可真是开眼了,经历了从来没有过的事。今晚把后续故事写完。
XQQ 回复 悄悄话 桥口夫妇跟着墨墨游故乡的故事很好听。还要给墨墨妈妈的高超厨艺和墨墨又甜又脆的歌声喝彩!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百万庄大侠' 的评论 : 你很幸运,跟朱逢博合过影,见过毛阿敏。原来你在资生堂工作过,日本的化妆品大牌,我一度很喜欢用,现在不用了。

我喜欢张也的嗓音,清澈不含一丝杂质,高音部分也非常漂亮柔和。这种嗓子新生代民歌手中已经绝迹了。
百万庄大侠 回复 悄悄话 真是“无巧不成书“呀,你提到的这两位歌唱家,我与她们都曾有过交集,朱逢博在1988年随中国国家旅游宣传代表团访问日本(那年好像是龙年-中国旅游年)中国驻日杨震亚大使在东京的银座举办欢迎酒会,我当时在日本的著名化妆品公司-资生堂国际部,所以受邀参加还与朱逢博合影,并送她一套女人喜欢的化妆品。
1999年毛阿敏来多伦多,宋維宁在ca塔的旋转攴厅请客,入席后才知道有毛阿敏,看上去本人比舞台上漂亮,不过那时我不知道,让我差一点患上抑郁症的“蝴蝶歌“就是毛阿敏唱的,否则一定会当面提出抗议!
李谷一,张也的歌声特别好听,特有女人味,momo的音质也一样,是一个流派的,当年(好像是1983年的春晚)李谷一的一首“难忘今宵“听的眼泪都流下来啦、、、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百万庄大侠' 的评论 : 谢谢,又增加了一个点击(*^^*)
这首歌的原唱是朱逢博,张也翻唱过,她的版本反倒更流行。确实歌曲会影响心情,情绪低落的时候听首悲歌很容易触动心弦而流泪。你说的那首歌歌名叫《思念》,毛阿敏88年春晚作品,她凭此一炮而红,成为流行歌坛大姐大。
百万庄大侠 回复 悄悄话 情不自禁的又听了一遍“请茶歌“,这首歌太好听啦!音乐我不懂,但是我会听音乐,会欣赏音乐。这就跟我不会做饭,但我会评判饭菜做的好坏一样!momo的“请茶歌“唱的是真好,这嗓音应该是与李谷一,张也一个路子的,有女人味。好的歌曲听后,令人心情舒畅(如请茶歌)但有的歌曲听后则截然相反,当年在日本正当我不順的时候,有代表团来东京给我捎来了一盘磁带,其中有一首歌(名字忘记了)只记得有这么几句歌词:“好像一只蝴蝶飞到了我的窗口、、、就把思念当做是一次分手“唉呀,听完之后心情那个灰暗呀、、、这就是歌曲的魅力!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autiful_20' 的评论 : 吃来吃去,还是赣州菜好吃。我在日本也做酿豆腐和梅菜扣肉。梅菜扣肉太麻烦,做了一次就没再做了。
Beautiful_20 回复 悄悄话 看上去就想吃,希望疫情快快结束,太想回赣州了。我过年做了客家酿豆腐和梅菜扣肉,虽然第一次做,但也很成功:)可能是从小吃出来的经验。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yflower98' 的评论 : 谢谢花花。山顶上拍的不是很清晰,正遇到云海。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opika' 的评论 : 终于等来了知音!我以前一直以为井冈山除了打游击的遗迹就没其他东西了,去了才知道竟然如此美丽!我是清明假期去的,登山头一天下雨,第二天放晴,碰上了难得云海,宛若仙境,都要醉了!

从南昌去井冈山与去赣州距离差不多,那时除了汽车没有其他交通工具。现在有了机场、铁路和高速,非常方便。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xyz' 的评论 : 所以一开始到北方很不习惯。原文中还写到去北京校友家吃饭,菜式太少,都有点吃不下。怕被拍砖,临时又删了。

能买已经不错了。我印象中冬天北京几乎没有绿叶子蔬菜卖,无论哪家商场。现在不同了,啥都有。
mayflower98 回复 悄悄话 视频看了几遍,墨墨好漂亮!歌唱的又好!赞!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看这篇博文收获不小哦,既听到了那熟悉的《请茶歌》,又一睹演唱者的芳容,还有令人垂涎欲滴的江西菜,值了!
我曾经在90年代去井冈山出席北京某部召开的全国会议,记得是火车坐到南昌住一晚上,第二天由大巴士整整开了一天才到达风景秀丽的井冈山,当我们爬上黄洋界上,那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至今难忘!
cxyz 回复 悄悄话 我才知道北方的冬天饭桌是如此寒酸:除了大白菜、土豆和洋葱、大葱等,几乎看不到其他蔬菜。
— 呵呵 小时候的冬天就是这样的,新鲜蔬菜很少见到, 过年过节才会花大价钱去买。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从小吃惯了好吃的,嘴也刁,不好吃的东西基本不碰。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wow,你太有口福了!!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是的,非常赞同这句话。今后也要培养俺家闺女学做饭。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雅佳园' 的评论 : 从小我家吃的、穿的,都要比别人家孩子好。我妈妈太伟大了!可惜不长寿,还来不及报恩...

江西山清水秀,每个地方都是风景。我都很多地方没去过,庐山、三清山。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是有一位会做美食的妈妈!
雅佳园 回复 悄悄话 墨墨妈妈心灵手巧, 墨墨有福! 桥口夫妇跟着墨墨游故乡是能真正了解一方水土的最佳方式, 江西风景好, 一直盼着能早日去那里一游呐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汉唐' 的评论 : 牛肉粑是腊牛肉的别称,赣州人的叫法。我现在回赣州完也全不认识路,只知道沿着家门口的章江大道,顺着江边可以一直走到郁孤台,我妈故家。老街现在也被拆除了,改建成了一条不伦不类的仿宋街。文清路、卫府里还有,比较陈旧。
大汉唐 回复 悄悄话 粉蒸肉又叫荷包扎:)还有牛肉靶。不过我们赣东北饭菜是饭菜,点心果子是点心果子
赣州变化太大了,健康路、文清路、卫府里、标准钟都找不到了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汉唐' 的评论 : 赣方言主要指南昌一带,跟客家话完全两回事,赣北人根本听不懂客家话。赣南客家话跟粤东北梅州一带同一系,彼此沟通没有太大的问题。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汉唐' 的评论 : 哈哈,把我的博客截图给他们看!我一会给你发个贴,就是有关江西人是如何能吃辣的。绝对第一!
大汉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客家人主要分布于赣南、闽西、粤北(广西不多);台湾、毛里求斯。中国学界有八大方言和七大方言一说,后者只是把赣、客两方言合称赣客方言,不过差别其实挺大
大汉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昨天刚在大学群里吐槽了北方大学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食堂菜的难吃:)然后和微信湖南朋友说起江西和贵州人争“不怕辣”的名头:——)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一步一景' 的评论 : 差不多,南昌到上海也要十几个小时。

你说的没错,就是新余钢厂,好多上海人。我邻居,一位上海来的英文老师就想方设法调到了新余钢厂子弟学校。
一步一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我记得火车到上海17个小时,我父母当时支援内地去的,在职工医院工作,同事都是上海人。
还记得新余钢铁厂什么的,当时我在职工小学。2月13日晚上,我们附近的Banff发生了小地震。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雨女' 的评论 : 谢谢雨女来访。我觉得这个没有必要争论,因为北方冬天食物太少,同样的蔬菜用不同方式去调理很正常。我只说丰富性远不如南方,南方冬天也是各种翠绿鲜嫩的蔬菜,吃的更是五花八门。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我们自然对北方冬天的匮乏不习惯。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江西人吃的那才叫辣!最能吃辣!我家过年这些菜是常态,从小在吃的方面就没有少过。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桥口这次跟着我可是看到了书籍和电视上看不到的风俗人情,他们回去可以写小说了。

我在井冈山顶喝过最正宗的井冈山茶,眺望着井冈山美景。那感觉,赛神仙!
雨女 回复 悄悄话 喜欢你的故事。温馨朴实。但是,我要为我们北方的大白菜正正名。我从小就吃大白菜。一到立冬,储存大白菜是北京人的一件大事。冬天的北京,就只有大白菜和水萝卜。我出国三十年。最喜欢的还是大白菜。我觉得大白菜无论怎么吃,炒着,炖着都好吃。其他菜可以吃腻。唯独大白菜百吃不厌。我儿子常常不能理解。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oBucks!' 的评论 : 客家人可不是“到处都是”,有很明显的地域性特征,江西也只限于赣南,赣北就没有。广东、广西、福建等省份也一样,都是集中居住。现在随着人口的流动分散了,但纯正的客家人也越来越少,我家下一代就没有了。

牛肉炸出来?炸出来的食品只会硬啊,怎么可能嫩滑?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一步一景' 的评论 : 哎呀,跟一景是半个老乡呀!握爪!新余在萍乡一带,有火车直达上海,所以很多下放到江西的上海知青回上海无望,都争相调到新余去。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向田' 的评论 : 哦,那饮食上有相同之处。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这只是一部分。我妈非常能干,很有名。可惜我不行,不会做衣服也不会织毛衣。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江西人吃的也比较辣?看着挺丰盛的:)
心中之城 回复 悄悄话 歌好听,菜好看。桥口夫妇还参加了你二哥的婚礼。太有趣了。俺也想喝j一杯井岗山的茶:)
GoBucks! 回复 悄悄话 菜很典型客家菜。客家人?南方到处都是。广东广西的几个县有很多,说客家话。

牛肉大概是用热油“炸”出来的吧?
一步一景 回复 悄悄话 小时候我住过江西新余,近南昌。 老表好!
林向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是的,而且挨着江西。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支持美贴,你妈妈很牛啊,请茶歌,好听!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向田' 的评论 : 的确如此,一种与日本完全不同的生活环境和生活方式。

你是湖北人吗?
林向田 回复 悄悄话 让日本友人见识了90年代小城市和县城的生活。
粉蒸肉也是我的家乡菜,我们家现在也经常做。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我妈的确非常能干,还会裁剪、做衣服鞋袜,也会织各种款式的毛衣。我连我妈一半都当不了。很怀念我妈做的饭菜,真是一绝。

明年春节希望可以回家。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好喜欢看默默的这些回忆,你妈妈的手艺真好了!期待疫情好了后大家都可以回国看亲人,吃美食!

歌好听,鼓掌!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这些我记得特别清楚,太难得的经历了,永生难忘。

我大一第一年冬天看到北京人的阳台上都堆满了大白菜和土豆,不知道什么意思。北京的同学说冬天就吃这些,我吃惊得下巴都要掉了:乖乖,冬天就吃这么有限的品种。这要搁在我们那,还怎么过?南方哪怕是个小镇,吃得都比这强十倍!

桥口夫妇真的很可爱,下一集就会写到。

谢谢思韵听歌,给思韵上茶~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好看,墨墨的脑海里也会放电影呀,这一幕幕的画面,我都看清了。桥口老师和太太真是一对可爱的人。是的,南方的生活,其实比首都好,这也是我在北京读书的爸爸的体会。

期待继续,歌儿好听!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百万庄大侠' 的评论 : 井冈山在吉安地区的罗霄山脉,与湖南相邻,离县城远得很呢。我们属于南岭地段,离广东近。井冈山距离赣州我家倒挺近,高速公路不到两个小时。

红米饭极其难吃,硬邦邦的,我只吃了一口就再也吃不下。

为了显示我们客家人的传统美德,有好吃的还得端上来。忆苦思甜饭应该留给党员干部们。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给晓青上井冈山茶。我这不是怀念家里的美食,而是我妈做过的。我也会做,最近没心情。
百万庄大侠 回复 悄悄话 惊魂(二)全是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呀,这菜烧的与“老正兴“做的不相上下。可惜的是看的到,吃不着,“请喝一杯茶“这首歌可是井岗山的名歌名曲呀,唱的是真不错,日本的桥口君去你家蹭饭,你不应该请他吃这些好吃的,应该请他登上井岗山,吃红米饭,喝南瓜汤,并告诉他:我们的太祖爷当年就吃这个、、、如此一来,桥君的美好印象肯定会特别的深刻,你看,这么深奥的道理-经哥儿们这么一说,是不是觉得豁然开朗,甚至有一种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沙发!
歌儿好听!鼓掌!使劲鼓掌!
这些菜真是馋人。等疫情过去能回去就好了。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