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脉

墨香飘雅意,脉语出真情
(所有文章及诗词均为原创,转贴请注明出处)
个人资料
momo_sharon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大学的爱情故事 鹏

(2020-10-08 07:04:34) 下一个

往日链接:

1. 说几个大学的爱情故事
2. 她把自己逼成了律师!

 

写这篇时才意识到,这五兄弟全是单名!不知是凑巧还是真的缘分。

上篇辉的故事落笔之后发觉很久没跟他联系了,就在微信上跟他打了个招呼,然后去他朋友圈逛了一圈。

他正在做一个音乐剧,后来在微信上他也告诉我了。说最近忙死,音乐剧刚做完,准备回京,问我何时去北京。我也想去啊,可这疫情...唉,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成行。

看了朋友圈才知道辉的父亲是北大高材生,才明白他当年的目标为何是北大。可惜被一场早恋击碎了理想,而爱情也最终从指间溜走。

我想起来几年前毕业后第一次见他的情景,他并没有责怪女友。说女友当时特想结婚,而他觉得人生才开始,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他想等几年条件更好时,给女友一个隆重的婚礼。他说也许他并不了解她,他的做法反而伤了她,所以当有其他人出现时,女友毫不犹豫地离开了他。

从这可以看出,辉是个很有胸襟的人,被伤得这么重,还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辉外表变化不大,一直保持着大学时期的体型,瘦却肌肉强健,显得很年轻。由此也可以看出他对自己要求甚高,很有自制力的一人。与他同时代的男生,只要我认识的,几乎全军覆没-:个个变成大油桶。

鹏,就是其中一个。

鹏是从新疆考上来的,但他却是地道的上海人(辉祖籍也是上海)。父母参加新疆建设兵团从上海移居过去,结果就再也没能回上海。鹏和姐姐都是在新疆生、新疆长大,普通话带有明显的新疆口音。我们学校来自新疆建设兵团的子弟还不少,我另有一个很会唱歌的女朋友也是一样的出身,父母都是四川人,却把根留在了新疆。我们学校还特意招过一个新疆班,大部分是汉族,有几个是维族。少数民族特点浓重,很喜欢打架,当然也能歌善舞。学校都允许他们平时带刀,说是尊重民族习惯。学校还有穆斯林餐厅,我从来没去过,据说伙食相当好。

鹏长得不错(不过不是我喜欢的类型),非常注重外表,我觉得他有点油、也有点浮。一直不明白这几个性格迥异的男生怎么可以好成那样,大学时代形影不离,至今都还称兄道弟。

鹏找女朋友也是冲外表而去的。

上篇开头就写到,他们接近我是有目的的,过了很久我才知道是为何。

始作俑者就是鹏。

我前几个月写过一篇“她把自己逼成了律师”一文,主人公是我的同班兼同寝室好友,学校公认的最漂亮的校花,追求者无数,我们曾经戏谑她是“连长”。(以下简称“Z”)
我俩可以说是学校最有名的两位女生,我那得天独厚的女高音把整个校园震翻了。认识我的知道她,认识的人也知道我,因为我俩也形影不离。

Z也参加了校艺术团,但入的话剧团,直接受人艺指导,平时单独活动,与艺术团其他队接触甚少。

鹏第一次见到Z就被深深吸引,绞尽脑汁想靠近她,却苦于没有机会。

当他被辉带进校艺术团时,终于找到了捷径,那就是我。

我压根不知道他的打算,但至少跟他们四个在一起还是蛮开心的(老五很少跟他们一起,我一年之后才知道老五的存在)。都是同龄人,也都是文艺爱好者。而兄弟三人为了帮鹏,也拼命拉拢我。

因为我和Z要好,很快把她也拉进了我们的圈子。

鹏使出浑身解数讨Z的好。不得不说,他做得很好,不留痕迹。Z从高中开始就有众多追求者,可以说这方面并不缺少经验,却被鹏打动了。

鹏高兴坏了,迫不及待地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他姐。

据鹏说,姐姐只比他大一岁,从小两人关系就极好,什么事都不瞒对方。

他姐看了Z的照片,也听了鹏的表述,对Z非常满意。鹏又迫不及待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Z。

我得好好回忆回忆一些事情发生的时间,过了这么多年,很多事记得,却忘了是大几

他们接触我应该是大一第二学期。对,没错,第一学期我们都懵懵懂懂的,刚入艺术团不久。

大二第二学期,我们几个疯玩。学校好多人都知道我们几个成天在一起。

大一的暑假,鹏回了趟新疆。

坐火车从北京倒新疆单程需要五天。我的天,我四十几个小时坐到南昌就受不了,双腿都是浮肿的。

路长没关系,有爱情的滋润,心情也是愉悦的。

从新疆回来,猜猜鹏带了什么?

哈密瓜!正宗吐鲁番哈密瓜!鹏不怕路途劳累,愣是背了五个回来!

就因为回家之前Z提起新疆的哈密瓜,说甜得透心。鹏马上拍胸脯说,一定带几个回来。

这瓜是真甜,那滋味,至今记忆犹新。现在哈密瓜全国哪儿都有卖,味道却变了,全然没有了以前的清甜,吃起来木木的。

鹏,心里肯定希望这爱情就像这瓜一样,永远甜蜜动人。

鹏的姐姐还从上海(他姐姐好像上的是中专,上海知青子女有一个回城名额,姐姐回去了)寄来了四条西裤背带,穿上很帅气。四兄弟穿着特意拍了张合影,还送给我一张,我至今保存完好。

暑假鹏特意提早几天返校,其余几人均如此(我没有回家,当家庭老师勤工俭学去了)。

那几天,发生了一件让我和Z永生难忘的事。


因为返校早,男生宿舍楼人不多。我也忘了那天什么事,好像兄弟中谁过生日。我们几个在鹏宿舍里玩得太高兴,都忘记了时间。等我们意识到,已经很晚了,早已过了探视时间(男女宿舍楼都有探视时间限制)。

鹏提议,要不就在男生宿舍住一宿吧,他把宿舍腾给我和Z,他和其他三人住另外宿舍(上篇提过,兄弟们均不同班级,更不同宿舍)。

这个建议把我和Z好奇心勾起来了。在此先严正声明:我们都是好学生,绝不会做任何出格的事。

我们商量了一下:这么晚了,如果出去肯定被门卫看见,估计要被盘问半天。干脆就不回去了,在这里睡一晚。

做了决定,问题又来了,如厕怎么办?睡觉之前肯定要上厕所的。

鹏他们说,这个好办。他们先去厕所侦察一番,如果没人,我俩赶紧去,他们在门口放哨。现在返校生极少,应该不会有问题。

我俩怀着紧张的心情跑了一趟厕所,一切顺利!

回到宿舍,我俩小声地笑个不停,说太刺激了,我们没准是第一个在男生宿舍过夜的女生,拉钩说这个秘密谁也不许说出去。

多年之后,Z来到日本工作时,我们提起此事还是忍俊不止。那时真的好单纯,单纯得就一股清泉,没有丝毫杂质。

鹏他们肯定更记得,下次去上海时一定要找他,跟他叙叙往事。

幸福总是短暂的,这个世上太多事情出乎意料。很快,鹏就遇到了对手。

(待续)

 

写到哈密瓜,突然想起来唱过这首歌:《你会爱上她》。86年春晚彭麻麻首唱。“我说你会爱上它,马奶子葡萄,哈密的瓜,秋到果园飘芳香,春来窗窗前,春来窗窗前看杏花。” 用在这篇博文上正合适。
 

 

秋天来了,发几首秋天的诗词。

作者:墨脉

 

七绝·秋叶

昨儿枝上舞娉婷,一夜寒来失妙形。
恐是明朝吾亦似,西风漫卷作飘零。

 

七律·见秋叶有感

纵有风寒清靥摧,依然拼力竞殊瑰。
霜枝上把锦衣着,天地中如玉蝶徘。
化土去心魂未改,待春归物意重裁。
何曾似我韶华短,一任凋零不再回。

 

小重山·秋叶

如玉清容竟泛黄,寒中犹瑟瑟,那堪望。
莫非亦是念思长,难一见,教得寸心伤。

何不脱羁缰,随风千里去,解愁肠。
但将我意带情郎,纵远隔,今世莫相忘。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9)
评论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圆老扁' 的评论 : 不是文章是诗词?难道要把外表一一描述?文章的中心是什么?选美?
圆老扁 回复 悄悄话 楼主说鹏同学帅。后面加一句“不过不是我喜欢的”这就是文章!????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今年夏天特别短,也不是很热。奥运会谁知道呢,得问新冠。
彩烟游士 回复 悄悄话 东京也是秋天了?夏天就这样过去了?东京还在准备奥运会吗?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田野maomao' 的评论 : 多谢猫猫厚爱。周末愉快!
田野maomao 回复 悄悄话 墨脉周末好!我又来听歌听故事读诗词! 好听好看!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谢谢麦姐。一路平安,也祝您父母早日康复。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歌很应景,墨墨唱得好,诗词也美,明天就飞国内了,故事结尾等不到了。唉,你的故事、冬日和水沫的小说都看不到结尾了。回来要补的功课太多。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谢谢鹿葱。得有投资人才行啊。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好故事,可以发展成剧本!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带娃是持久战' 的评论 : 新疆葡萄干我也不爱吃,太甜,齁。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谢谢梅姐。平安是福。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雅佳园' 的评论 : 对吧,新疆学生都爱带这些东西。但鹏一次背五个哈密瓜回来,若非爱情的力量,怎能做到。
带娃是持久战 回复 悄悄话 不错。我小时候家里也有不少新疆葡萄干,不过我不喜欢吃 :)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诗情画意,动人心弦。欣赏了才女的佳作。平安是福。
雅佳园 回复 悄悄话 新疆哈密瓜的确好吃, 你的文勾起了我的记忆, 以前大学有位室友是新疆的, 每年暑假探亲回来我都会去火车站接她, 她的大旅行袋带回来的都是好吃地,哈密瓜, 自家晒的杏干, 葡萄干。。。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东村山人' 的评论 : 谢谢。吃过新疆哈密瓜,会觉得其他瓜就那么一回事。现在正宗的也很少了。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yfwzl' 的评论 : 是啊,回不去了。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mweak' 的评论 : 我这是纪实故事,不是小说。我自己就是重要的角色,不可能脱离去写的。并且也不是我的爱情故事,旁观者清的角度看待事物。各有各的喜好,有人认为我写的真实,或者感同身受。你说是加工的文艺作品,遍造的痕迹重,不是我要写的。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葡萄干就不用说了,只要是新疆的学生每次回家必带,也好带。扛哈密瓜返校确是需要勇气和体力。

上海人去新疆的应该不少,估计现在孩子也大都回了上海。
东村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好故事,赞! 我也有幸吃过新疆的哈密瓜,确实好吃。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一步一景' 的评论 : 谢谢一景,反正不是写就是唱。

鹏确实有点奶油小生的味道,但人不坏,甚至也有点傻乎乎的。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那段时光非常值得回忆,又纯又傻。昨天写的时候我就知道篇幅会很长,只能分作两篇了。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哈哈,小树不喜欢大学的爱情故事。听歌也好。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我是边回忆边写,确实有些记不住发生的时间了。昨晚睡觉前还使劲想来着,差点没失眠。

谢谢晓青的掌声,这是我最大的动力!
cyfwzl 回复 悄悄话 纯真的年代。

Armweak 回复 悄悄话 写自己或身边往日的爱情故事,其实很难,自己因为身临其境,只要没有和对方结婚建立家庭,残余的激情总会是有的。因为是回忆,写着写着,就把自己给套了进去,甚至又陶醉一次。但是,别人就不一样了,只是把你的故事当作爱情小说去读。让爱情小说具有较强的可读性,就得一如既往往里面注入“性”,让小说读起来很性感。

波城冬日 回复 悄悄话 等看鹏的对手。那时新疆还有葡萄干也好,我表舅舅也是因为资本家出生被发配去新疆然后就在那里扎根了。
一步一景 回复 悄悄话 歌声美,诗词也好,全才啊!
一步一景 回复 悄悄话 哈哈,上海奶油小生的故事,我有兴趣。
verfechten 回复 悄悄话 与他同时代的男生,只要我认识的,几乎全军覆没-:个个变成大油桶。
--> 这个描写令人拍案叫绝!!!!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纯真的友谊真好!~~ “默默不带这样的,刚读到紧张的地方,就戛然而止。”非常同意菲菲的观点!~~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板凳上听歌吧!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歌儿没听过,唱得好听!鼓掌!使劲鼓掌!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喜欢看你过去的故事!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跟鱼鱼挤到一块去了。

太长了,只好打住。欲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哈哈!

现在各地市场上销售的基本都是假哈密瓜,当地自己种植的,比起吐鲁番的,差得十万八千里,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鱼鱼今天身手敏捷。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沙发,默默不带这样的,刚读到紧张的地方,就戛然而止。火车从上海到北京一天一夜,我都吓死了,到新疆简直不可想象。

哈密瓜谗人,我也听说新疆的是真好吃!


秋天的诗词真美!
大马哈鱼 回复 悄悄话 沙发!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