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脉

墨香飘雅意,脉语出真情
(所有文章及诗词均为原创,转贴请注明出处)
个人资料
momo_sharon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喜欢“靡靡之音”

(2020-05-16 06:09:28) 下一个

还记得小时候的那场“清除精神污染”活动,根本也不知啥意思,好像就是指资本主义思想泛滥(也不懂到底什么是资本主义,可能就是电影中地主老财之类的),要彻底剔除这种糟粕。记得特别提到过邓丽君演唱的歌曲《何日君再来》,说它格调低下、萎靡颓废,是典型的黄色歌曲,腐蚀了很多人纯洁的心灵。

第一次接触邓丽君的歌,在一个同学家中。她父亲曾是军人,在福建当兵,复员时带了很多从台湾一带走私来的磁带。邓丽君、张利敏、凤飞飞、龙飘飘、张帝等,我们几个爱好的文艺的小伙伴没事就往她家跑,聚在一起听歌。

这些歌曲,一反文革期间“高、快、响、硬”的特点,表现为“低、慢、弱、软”。这就使得很多人的耳朵感到陌生,再加上流行歌曲多表现了当时尚视为禁区的情爱,与“革命意识”的灌输相距甚远,结果就引发了强烈的反响。

加之当时大陆和台湾的政治气氛相当紧张,以邓丽君为代表的柔美式情歌遭到国家抵制,被冠以“靡靡之音”的代表人物。

可我们就是喜欢这些“靡靡之音”,如此看来,我们幼小的心灵早就被腐蚀了。

美好的事物终究是禁锢不了的,邓丽君的歌曲对大陆老百姓带来的冲击绝无仅有,很多人都躲在家里偷听邓丽君的歌。

不仅对普通百姓,对大陆歌坛带来的震撼也是空前的。邓式唱腔引来众多歌手模仿,走在前头的,就是大红大紫的李谷一。

李谷一红到什么程度,据统计,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中期,大陆电影有近一半插曲都是李演唱的。《妹妹找哥泪花流》、《绒花》、《知音》、《心中的玫瑰》、《边疆的泉水清又纯》...等等,数都数不过来,当年也是风靡全国,至今依然广为传唱。

就这样一位顶尖歌手,也要学邓丽君,可见邓的魅力有多大。

《乡恋》就在这个背景下出台了。

《乡恋》,是电视片《三峡传说》插曲。描写了王昭君离开家乡秭归,踏上漫漫的和亲路。深情的昭君,一步一回头。家乡的山啊家乡的水,从此告别的江南路,终生胡马依北风。歌词吧秭归的山水化成为昭君心中的亲人。《乡恋》先经电台播放,后又电视片播出,《乡恋》一下子火了,街头巷尾到处听到人们哼唱的声音。本来就家喻户晓、人人乐道的李谷一,经《乡恋》助燃更是如日中天。

此歌一出,在全国引起上上下下强烈关注,犹如一颗重磅炸弹,掀起了轩然大波。 这首歌曲除了在编曲上运用架子鼓、电吉他等西方乐器外,还运用了气声探戈舞曲节奏和略带伤感的情绪演唱。《乡恋》的旋律深沉舒缓,歌词细腻感人,歌曲缠绵悱恻、如泣如诉。根据旋律和歌词的走向,李谷一就尝试了用半声演唱,使歌曲听起来更加抒情和打动人心。歌曲播出后听众非常喜爱,但同时也出现了斥责、非议甚至是声讨。

文艺学术界对这首歌进行了强烈的批评和质疑,靡靡之音,不健康,资产阶级腐化堕落等等一连串帽子铺天盖地……

当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部门,搞了一个“群众最喜爱的15首抒情歌曲”的评选活动,其中李谷一以超高票数占有4首歌曲。《乡恋》虽得到了十几万张选票,但由于激烈的争议,未能入选。有人说:投票的都是流氓,这是流氓喜欢的歌。当时,中央有个战地工厂在中科院做报告说台湾有个邓丽君,大陆有个‘李丽君’。一夜之间,李谷一就成了大陆的黄色歌女,有些歌曲被封杀,其中就包括这首《乡恋》。同时社会上关于李谷一的谣言四起,有人说她倒卖黄金;香港传出她被雪藏的消息。

那段日子李谷一经受着巨大压力,一面是满目上纲上线的批判文章,一面还要不停地演出。给予李谷一最大支持与鼓舞的,是无数的普通百姓。当然,也包括我这个小歌迷。我极喜欢这首歌,很快就学会了唱,没事就哼哼。等长大了,更是成了K歌的保留曲目,每次必唱。

最终是新生事物战胜了陈旧思想,李谷一的气声唱法大行其道,她后来的歌曲基本都是这一唱法。

从小就受“靡靡之音”的腐蚀,至今都不能改变。我目前翻唱了两百多首歌曲,其中李谷一、宋祖英和邓丽君(中日双语歌曲)的比例最高,有一个宏伟的计划:把李谷一演唱的电影插曲,只要能找到伴奏的,都翻唱一遍。而邓丽君的日文歌曲多达260首,其中大部分都有中文版,要全部翻唱不太现实,就选择最喜欢的一些吧。

这几天正好唱了把这两首“靡靡之音”鼻祖都录制了一遍,正好也自己对比一下两首歌有何不同。两首歌都在原版基础上升调一个半音。

《何日君再来》,中日双语版。这首歌是1937年电影《三星伴月》插曲,原唱周璇,日文版原唱李香兰。70年代由邓丽君演唱,再次流行。


《乡恋》是重唱版。比起老版,无论是声控还是气息,自认为都有了质的飞跃。

七律·归来
文/墨脉

曾是欣欣两唱吟,孰知一别便无音。
梦中依旧情歌淌,额上已然纹路侵。
数沓桃笺无雁渡,千杯菊酒与谁斟?
每期重聚还忧惧,定是潸潸泪不禁。

 

定风波·归...叹
文/墨脉

别去家山廿载余,行来一路倍崎岖。
寄客从来多白眼,勤勉,可怜依旧寸心辜。

长夜几回明月望,惆怅,已知不可返当初。
烟雨清江皆逝去,无助,明朝还得自规图。明朝还得自规图。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1)
评论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美丽的人生' 的评论 : 现在是另一种形式的摧残:反日反美。总之,”思想教育“不会放松的。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xyz' 的评论 : 几代人不可磨灭的记忆。《乡恋》我也是太喜欢了,每次K歌必唱。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婉妮' 的评论 : 我那时还小,很多事情都不太懂,但都有记忆。我就是随着中国流行音乐一起成长的,因生来爱唱歌。对当时各类歌曲非常了解。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美好的事物终究是禁锢不了的!——邓丽君的靡靡之音代表了人性里的真善美。墨墨提到的李谷一受冲击,我也记得。现在年轻一代对那不理解,不懂那左倾泛滥的时代,是怎样的摧残人性中的美好。谢谢你的歌声!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婉妮' 的评论 : 我们的记忆都带有鲜明的时代痕迹。momo的声音真好。
+1 很喜欢乡恋, 默默唱的真好听
婉妮 回复 悄悄话 我们的记忆都带有鲜明的时代痕迹。momo的声音真好。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咱们都被“靡靡之音”腐蚀了。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1鼓掌,默默唱得太好听,太有味道了,是我的茶!

靡靡之音也是我原来喜欢的。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邓丽君的声音是空前绝后的。

我最近在尝试新的唱法,不是民族唱法。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向田' 的评论 : 对头~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确实,有一句中文的念白改成了演唱,很别致。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我还真是小学起就开始听,要感谢我同学。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此曲只应天上有。小村之恋原来也是日文歌,在我的翻唱名单上。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李谷一很多歌还是非常不错的,虽然现在听来她的嗓音和唱功都有大问题,但歌曲我很喜欢。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米2015' 的评论 : 大牌歌星大部分都有这个臭毛病。我上大学时耿莲凤常去我们学校演出,也是见人爱理不理的。

乡恋也不是谁都会唱,80年代以前生人才印象深刻。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一步一景' 的评论 : 知音。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邓丽君是最自然的美,毫无矫揉造作。圆得温润、可爱。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我们都喜欢靡靡之音呢,共同的爱好!
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第一次听到邓丽君的歌就被迷住了,我们当年都被腐蚀了:))
墨墨民歌的嗓子唱邓歌也很有韵味!
林向田 回复 悄悄话 我们幼小的心灵早就被“靡靡之音”腐蚀了 - 因为“靡靡之音”更有人性。
xiaxi 回复 悄悄话 《何日君再来》日语版也很好听!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那时候能听到邓丽君的原声带,都是不简单的。~~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邓丽君不可逾越!第一次听的歌是《小村之恋》,听傻了。。。。
大马哈鱼 回复 悄悄话 李谷一不讨喜,我也不喜欢她!
红米2015 回复 悄悄话 当年时兴在体育馆办演唱会。有一次去听,轮到李谷一出场,一身黑衣,板着脸,唱了两首就回去了,再鼓掌也不理。

90年代末有次回国参加三峡游,年轻的导游小姑娘说给大家唱歌,让大家点。我点了乡恋,想这是最对景的了,不料小姑娘竟说不知道这歌。
一步一景 回复 悄悄话 喜欢乡恋,百听不厌
大马哈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改不了就不改!丽君的圆脸也那么漂亮,和她的歌声一样甜 美 对吗?
大马哈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领导周六睡了个懒觉?^_^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板凳!鼓掌!使劲鼓掌!最喜欢靡靡之音的邓丽君!
墨墨唱得特别有味道。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好敏捷的身手!给鱼鱼上茶。

发现了一处错误,改不了了。
大马哈鱼 回复 悄悄话 又坐沙发听歌,还两首!真是个Lucky Day! 时差是个好东西,先鼓掌啦!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