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脉

墨香飘雅意,脉语出真情
(所有文章及诗词均为原创,转贴请注明出处)
个人资料
momo_sharon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靡靡之音”《乡恋》是如何被解禁的?

(2016-07-27 15:48:35) 下一个

“你的声音,你的歌声,永远印在我的心中。昨天虽已消逝,分别难相逢,怎能忘记你的一片深情……”一首为电视风光片《三峡的传说》而配的歌曲《乡恋》,在1980年经李 谷一唱出,便风靡大江南北,令无数中国百姓为之倾倒。谁会想到,李谷一柔美、亲情的唱法,居然被指斥为“靡靡之音”乃至“亡国之音”,经受了一场暴风骤雨 般的批判,承受了一段压力极大的煎熬。

“靡靡之音”,指柔弱、颓靡的音乐。

“文革”期,中国人能听到的声作品,都具有“高、快、响、硬”的代特点,比如革命歌曲《大刀向鬼子上砍去》、《团结就是力量》、《我走在大路上》,再比如美声唱法的歌曲《我草原》、《克拉依之歌》等等。 改革开放之初,港台流行歌曲伴随着砖头音机和盒式带进入大些流行歌曲,一反“高、快、响、硬”的特点,表现为“低、慢、弱、”。就使得听了“高、快、响、硬”的耳感到陌生,再加上流行歌曲多表了当视为禁区的情,与“革命意”的灌相距甚果就引烈的反响。

加之当时大陆和台湾的政治气氛相当紧张,以邓丽君为代表的柔美式情歌遭到国家抵制,被冠以“靡靡之音”的代表人物。

八十年代初小学生们开始接受反“靡靡之音”的教育,我们学校还特意为此召开过全校师生大会,痛诉“靡靡之音”对我们的身心的戕害,其中特别提到邓丽君。殊不知,我们几个爱好文艺的小伙伴经常周末躲在一位女同学家偷听邓丽君、张利敏、凤飞飞、张帝等人的歌曲。此同学父亲曾在福州当兵,转业回老家后带回了很多从台湾走私过来的磁带。这些磁带、这些歌曲成了我的音乐启蒙老师,被她们柔美、缠绵的歌声吸引,幻想着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唱得那么好。

那时,有两种思想在碰撞,一种提倡解放思想,一种则主张墨守成规。但对于文艺工作者来说,文艺事业正迎来一个很好的契机,很受解放思想观念的鼓舞。 这一期间,涌现出大量的文艺作品,包括文学、戏剧,当然还有音乐等等。到1970年代末1980年代初达到一个高潮。《乡恋》就是在此种背景中完成创作。 而它面世后的争议是当时历史条件所致。

歌词的内容,是写王昭君离开家乡秭归,踏上漫漫的和亲路。深情的昭君,一步一回头。家乡的山啊家乡的水,从此告别的江南路,终生胡马依北风。歌词吧秭归的山水化成为昭君心中的亲人。《乡恋》先经电台播放,后又电视片播出,《乡恋》一下子火了,街头巷尾到处听到人们哼唱的声音。本来就家喻户晓、人人乐道的李谷一,经《乡恋》助燃更是如日中天。

此歌一出,在全国引起上上下下强烈关注,犹如一颗重磅炸弹,掀起了轩然大波。 这首歌曲除了在编曲上运用架子鼓、电吉他等西方乐器外,还运用了气声探戈舞曲节奏和略带伤感的情绪演唱。《乡恋》的旋律深沉舒缓,歌词细腻感人,歌曲缠绵悱恻、如泣如诉。根据旋律和歌词的走向,李谷一就尝试了用半声演唱,使歌曲听起来更加抒情和打动人心。歌曲播出后听众非常喜爱,但同时也出现了斥责、非议甚至是声讨。

文艺学术界对这首歌进行了强烈的批评和质疑,靡靡之音,不健康,资产阶级腐化堕落等等一连串帽子铺天盖地……

当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部门,搞了一个“群众最喜爱的15首抒情歌曲”的评选活动,其中李谷一以超高票数占有4首歌曲。《乡恋》虽得到了十几万张选票,但由于激烈的争议,未能入选。有人说:投票的都是流氓,这是流氓喜欢的歌。当时,中央有个战地工厂在中科院做报告说台湾有个邓丽君,大陆有个‘李丽君’。一夜之间,李谷一就成了大陆的黄色歌女,有些歌曲被封杀,其中就包括这首《乡恋》。同时社会上关于李谷一的谣言四起,有人说她倒卖黄金;香港传出她被雪藏的消息。

那段日子李谷一经受着巨大压力,一面是满目上纲上线的批判文章,一面还要不停地演出。给予李谷一最大支持与鼓舞的,是无数的普通百姓。

美,是禁止不住的。在经历了十年严寒的人们,对僵化思潮发起了冲击。

1983年中央电视台直播第一届春节联欢晚会,观众热线高密度点播禁曲《乡恋》,《乡恋》终于在春节晚会得以正 名,被喻为中国内地第一首流行歌曲,从此迎来了文艺界真正的春天。



《三峡的传说》我没看过,那时年纪尚小,《乡恋》被禁之事也是不知道的。接触这首歌,是在解禁之后,一听就被优美的旋律吸引,很快就学会唱了。大点之后才知道有这么一段传奇故事,越发喜欢上了它。

歌曲虽说是描写昭君出塞的心情,用在我们这些海外游子身上,何尝不是相同的感受。在某种特定情绪下听这歌,会被深深打动,产生强烈的共鸣,而情不自禁泪湿双眸。。。

来听我翻唱的这首经典老歌,“你的声音,你的歌声,永远印在我的心中。昨天虽已消逝,分别难相逢,怎能忘记你的一片深情……”

原唱:李谷一  翻唱:墨脉

(以上部分资料摘自整理于网络)

 

更多我演唱的歌曲,请点击 :我的歌声


诗友潜东篱献诗一首;

漫言衷曲与谁同,两鬓皆霜已是翁。

醉赏君歌花下饮,闲愁如雪亦消融。

叩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3)
评论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月色如银' 的评论 : 谢谢月色。最近才稍微悟出点录音的窍门,希望今后能越唱越好。
月色如银 回复 悄悄话 来听momo唱歌,一如既往的好!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有缘有你' 的评论 : 有缘好!我这里现在是晚上。昨天回来了,我姐和外甥女也来了,这段时间要陪她们,博文更新的会慢些。谢谢有缘来听歌,明后天会上新曲,欢迎有缘再来。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erdong' 的评论 : 谢谢东东,东东的嗓子也很美。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人間的盒子' 的评论 : 谢谢盒子!接着唱。(^_^)
有缘有你 回复 悄悄话 墨脉早安!一直盼着你快点回来好再听你的新歌!(你不在的时候,我就上来听你以前的歌。谢谢你的歌声伴随着我。)
旅途愉快!!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好听好听!
墨墨的高音太棒了!
人間的盒子 回复 悄悄话 听完了,好听好听。
人間的盒子 回复 悄悄话 拿个小板凳来听课,有歌听吧,你唱得一定不错。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y心言' 的评论 : 老乡那时已经是大学生了呀,真的是大哥哥。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甲老翁' 的评论 : 谢谢老翁!问好!
by心言 回复 悄悄话 那时我上大二,差不多这样吧 :))
花甲老翁 回复 悄悄话 唱得好,鼓掌........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石假装' 的评论 : 9494,我是很不喜欢用嗲声嗲气的唱腔唱民歌,听着起鸡皮疙瘩。我的原则是绝不降调,绝不耍腔,认真地唱,用情地唱,尽量体现歌曲本身的特点。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ichelle_Lee' 的评论 : 多谢小婷,欢迎常来~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好听,非常好听。
现在把语录歌都唱得浪声浪气的了,那才叫靡靡之音呢。
Michelle_Lee 回复 悄悄话 好听使了~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山韭,还会接着唱,欢迎来听。
山韭菜 回复 悄悄话 喜欢李谷一,也喜欢墨墨的歌声!谢谢分享!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兰花地主' 的评论 : 谢谢兰花。准备搞个老电影插曲系列,把我喜欢的老歌都唱一遍。
兰花地主 回复 悄悄话 百听不厌的歌,墨脉唱得好听!
翩翩叶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热烈期盼多才多艺的墨墨下一亇电影插曲系列,肯定精彩,让我们一起再重温那段美好时光。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翩翩叶子' 的评论 : 那我和叶子可有共同语言了。我也是电影迷,看过的电影一般片名都记得住,对演员们也过目不忘,我准备拟一个老电影插曲系列。
李谷一太厉害了,所唱电影插曲应该是中国之最,那时的她的歌声真的是飘进千家万户,拥有大量的粉丝,这种殊荣,无第二人。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谢谢小小,喜欢唱歌。
翩翩叶子 回复 悄悄话 我从小是电影迷,可以说出来什么电影,我都不会漏过,记得八O年代好多电影插曲都是李谷一唱的的。

墨墨唱得别有韵味。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有缘有你' 的评论 : 先卖个关子,上贴时就知道是啥歌了。牧羊女叫做白无瑕,丁岚演的。
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墨墨歌声优美动听,高音漂亮,嗓音真美:))
有缘有你 回复 悄悄话 墨脉好!我很喜欢听郑绪岚的(《少林寺》的插曲)《牧羊曲》。我喜欢牧羊女和李连杰!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多谢游士,抽出宝贵的时间听两遍!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有缘这个说对了。我正在尝试唱不同歌手、不同风格的歌。前几天录了首郑绪岚的,感觉也不错。等我旅游回来再贴。
彩烟游士 回复 悄悄话 墨脉唱的好!听了两遍:)
有缘有你 回复 悄悄话 不好意思,打错字了。是“张也”。
有缘有你 回复 悄悄话 墨脉好!你的唱法也很独特。现在发现你还不仅仅是能唱宋祖英和张英的歌了,你可唱的歌曲的面很广!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婉妮' 的评论 : 婉妮好!是的,李谷一的歌代表了一个时代。我不久前才意外发现七八十年代电影插曲几乎一半是她演唱的,这种荣耀无第二人。一首歌也会受批判,只有那个特殊年份才会有的事,一个国家进程的缩影。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有缘有你' 的评论 : 谢谢有缘!
正在旅途中,打开手机看到你的留言,很感动。只有你听出了我的心声,我的期盼。
婉妮 回复 悄悄话 李谷一的歌声代表着一个时代。那段时间时常被搞糊涂,时而这歌有问题了,却搞不清问题在哪里。谢谢momo分享自己唱的歌,怀旧的声音,好听。
有缘有你 回复 悄悄话 墨脉早安!先听三遍再发言 "-"
很优美的一首歌啊!
墨脉用饱含深情且甜美嗓音,诠释了别离。我还听出了一种期待重逢的渴望。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相看不厌' 的评论 : 我有段时间在YouTube上听老电影歌曲合集,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七、八十年代有至少一半以上的电影插曲都是李谷一演唱的,红的简直发紫!但她的气声唱法在众多千篇一律的民歌手中确实独树一帜,非常有特色。使高亢明亮的民歌注入了柔美因素,在情感上更能打动人。我非常喜欢她的歌,只是气声怎么也学不来。即便如此,也要唱。

吴雁泽的音质很华丽,把美声和民族唱法结合得这么好,也是不多见。想起了后来的李娜,美声、民族、通俗切换自如,也是不可多得的优秀歌手,可惜出家了。
相看不厌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是啊,那个年代,邓丽君红啊,李谷一大概想玩点新花样吧。当年也有人试图把美声和民族唱腔结合,做的最好的大概是吴雁泽吧。的确,Momo说的对,根据自己嗓音特点,唱自己的风格就很好。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谢相看兄美言。李谷一的气声学不来,我看目前唱民歌的也没有第二人有这种气声唱法,就按自己的唱法唱好了。
相看不厌 回复 悄悄话 棒,好听,Momo嗓音唱啥都好听,如果再加点气声,真的就是李谷二了。
据说当年李谷一就是学了邓丽君的气声被批的。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vie' 的评论 : 差点判死刑的还真不知道。只知道一会反这个,一会批那个,好多意识形态上的批判活动。
la-vie 回复 悄悄话
那是个荒唐的年代,封杀还不算最荒唐,有人为一首歌差点判死刑呢。

赞墨墨的歌。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尾归' 的评论 : 就是嘛,现在污染最甚!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潜东篱' 的评论 : 多谢潜东篱赐诗,加入主贴。

也不年轻了,七零后,开始变成古董了。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田野maomao' 的评论 : 惭愧惭愧!爱好有一些,都不精。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思韵也很幸运,第一时间接触了这歌,不知当时是什么感觉?有木有从冬天一下走进鲜花烂漫的春天之感?
海尾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一定一定.
八十年代可是最好的年代.啥子个精神污染?现在都污染完了,还不是一样.
潜东篱 回复 悄悄话 更正,俺那诗最后一句是:闲愁如雪亦消融。笔误,抱歉!
潜东篱 回复 悄悄话 更正
潜东篱 回复 悄悄话 这首不赞不厚道。大赞!唱的完美!几乎就是李谷二。非常棒!从文得知墨妹尚年轻哈。俺改一首俺原来写的旧诗,凑个热闹。"漫言衷曲与谁同,两鬓皆霜已是翁。醉赏君歌花下饮,闲愁如雪亦消愁"祝快乐!
田野maomao 回复 悄悄话 声情并茂,墨墨, 上帝是不是有些偏心你?!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是第一时间在"三峡传奇"里听到的这首歌。很平常的片,不平常的歌。墨墨的歌把我带回从前的温馨夜晚,全家坐在一起,彼此温暖。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nmiu' 的评论 : 原来如此,但林妹妹也还是第一时间听到了这歌。不像我,四年之后才知道。
linmi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我妈是当地理风光片让我看的,也不知道里面有首歌。我父母喜欢的只有年轻时代的苏联歌曲。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笑薇.' 的评论 : 谢谢笑薇。除了演唱,我尽量会把歌曲的背景写出来,更多的了解歌曲的内涵。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笑薇.' 的评论 : 视频里打出了词曲作者。哪首歌都差不多,词作曲者永远是绿叶,陪衬演唱者正朵鲜花。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nmiu' 的评论 : 你妈妈挺有眼光,这可是中国第一首流行歌曲。
笑薇. 回复 悄悄话 借歌抒情,好听! 谢分享!
笑薇. 回复 悄悄话 人们记得的是演唱家,却忘记作曲家张培基。
linmi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我妈让我看的,接受教育,记得播出挺晚的,有个女演员扮演王昭君在山间行走,木木呆呆,忽然响起这首歌,天哪,如听仙乐耳暂明!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这么早起床呀,又在构思什么大作?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同意水沫,太好听了,非常喜欢这首歌!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nmiu' 的评论 : 你是第一个说看过这部风光片的。片子不出名,倒是捧红了这首歌。那时文革刚结束不久,还是左倾思想作怪吧,即使喜欢,有些人嘴巴上可能也要进行批斗。
linmiu 回复 悄悄话 别说,我倒看过三峡传说纪录片,那时应上小学了,当地理风光片看的,整个片子就是结尾时这支歌出彩。
那时一边禁,人们一边听。我们每天上下午课站队时,不远处一个同学家几乎天天放这首歌,因此听了不知多少遍。排斥这首歌的人是否惧怕美呢?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谢谢水沫。喜欢李谷一的歌,就是气声唱法学不来。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默默这首唱得很有李谷一的韵味,好专业~~~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吃出健康':我大学毕业后也有机会成为专业歌手的,主动放弃了。过几天会写篇文叙述一下。
吃出健康 回复 悄悄话 墨墨要不是太聪明,很有可能成为专业歌手了。上大学了,就把唱歌当作了业余爱好。喜欢墨墨的歌。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海尾归':还有很多雪藏着呢,慢慢发,估计都是能唤起你美好回忆的歌。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baoermama':我天生喜欢文艺,小时候看过的、听过的文艺界的人和事,都记忆犹新,这算一项特殊才能吧。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夏圆':我很多次听这歌都流了泪,感触颇多。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京华人':反“精神污染”我也印象颇深,那时都还不理解何为“精神污染”,好像是指黄色书刊?学校大张旗鼓地翻学生的书包抽屉,看能否找到“精神污染“的蛛丝马迹。
中国就是被这样那样的运动搞垮的。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过客':果然是专家,这是个非常好的建议。我最近也有意识地在尝试多种演唱风格,后面接下来几首就能体会得更深。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寒砚':我注意到了寒砚的措辞,是“曾经”,我是一直都喜欢,现在也如此。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南岛水岛':这首歌八十年代超有名的,中国流行歌曲的鼻祖。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南山松:谢谢松松,我也喜欢李谷一,很独特的风格,非常有特色。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东裕德”:你们经历过文革的,应该感受更深,从严酷的冬天走进了鲜花盛放的春天。

我也不求上进,小小年纪就躲着听“靡靡之音”,哈哈!
海尾归 回复 悄悄话 墨墨上歌忒快!
喜欢!没了迷迷之音,多了清越...
baoermama 回复 悄悄话 墨墨你就快变成历史学家了,名号太多了呀!谁让你这么多才多艺呢?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墨墨唱得真传神!确实被你的歌声深深打动,产生强烈的共鸣。
京华人 回复 悄悄话 所以,现在想想当年的“反精神污染”,简直太可笑了!可现在居然还有人不厌其烦地叫喊:重回毛时代,真是精神错乱了!
没有对错-只有过客 回复 悄悄话 因为我在声乐上极不守规矩,不管适不适合,粗犷的、细腻的都不放过。而我以往听到的墨墨歌声是比较一致的风格。但今天你在诠释这首歌时,并没有沿袭李谷一的乐风,而是采用了一种相对舒缓、轻柔的音色,给了这首乐曲一种新的解读。我个人对这种曲风,颇有好感。希望墨墨可以做更多类似的尝试。
寒砚 回复 悄悄话 唱得真好,我曾经也是李谷一的歌迷,特别喜欢她的歌,问好默默!
南岛水鸟 回复 悄悄话 原来还有这样的故事,我对这首歌完全没印象了。李谷一是很有名倒不如听你唱近些,想起来了。。。 : )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很喜欢李谷一唱的《乡恋》,默默唱得真好,喜欢!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李谷一的气声演唱独此一家,别人都学不来,我也是特别喜欢。
这首歌很容易触动心弦,真是经典好歌。
东裕德 回复 悄悄话 哈哈……想当年咱第一次听到李谷一这首歌,那个激动兴奋啊就甭提啦!感觉好听感动。呵呵喜欢“靡靡之音”俺思想确实“落后”啊!墨脉唱得好!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荔枝100' 的评论 : 谢谢荔枝!我好像天生就有共鸣,在大学第一次上台演出时就被很多人说过共鸣很好。
听荔枝这么一说,隐约有点印象,我听说的好像是说刘晓庆倒卖奖杯一事。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荔枝100' 的评论 : 给荔枝上热茶~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很喜欢李谷一的气声唱法,虽然比当时港台的唱法要差很多,但在中国大陆已经是靡靡之音了。默默的歌声让人想起了家乡。问好墨墨!祝愉快!
荔枝100 回复 悄悄话 坐沙发听歌。你的中高音区域共鸣很棒!我是记得李谷一犯过那么一个“罪”,那是个什么样的时代啊。
荔枝100 回复 悄悄话 沙发
[1]
[2]
[3]
[4]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