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与天行

处己者触事皆成药石;尤人者动念即是戈矛。一以辟众善之路;一以浚诸恶之源。
正文

一张图讲清楚公共问题--- 作者 :郑师隐

(2018-01-31 10:02:52) 下一个

前言:最近一直忙活,也没抽出空来写东西。前几天又感冒了一次,头疼了好几天。其间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怎么才能用最简单的方法把所有公共问题给讲个明白。如果说就靠一两千字的文章,东扯西扯的写它几十篇,到最后读者也很难把所有文章串起来构成体系。其实我也一直对文字表达很苦恼,因为文字是线性的,表达稍微复杂些的内容,都会使得篇幅迅速增加。因此,才有了这幅图。需要注意的是,这个图,主要的目的是把公共问题给讲清楚,而不是讲全面。主要的内容都在图里,文字部分其实只是补充说明。

 

为什么会存在公共问题?

 

起因都在此图的中心点----“人性本需求他人资源”。这个核心点如同公理一般存在,也是整个社会公共事务运转的起因。所有公共问题都是围绕着这个核心点。假设说,如果人类不再不需要任何其他人类的资源,彼此不在互相需要,则人类社会就不存在公共事务了,也就不存在政府,警察等一切公共事务管理组织。中国古代的哲学家老子似乎也察觉到了人类纷争的根源,却给出了无效的方法。小国寡民,XXXXX,民至老死不相往来。意思是人类把对彼此的需求降至最低,这样就没有人再试图掠夺他人的资源了。部分宗教也提倡清心寡欲来避免人类互相残杀,但无一例外的全部无效。

 

也就是说,所谓公共问题,其实就是人类间的资源流动问题。资源流动只有两种形式,一种是交换,一种是掠夺。所以说,无论哪个组织,哪个团体,无论他们打着什么样的旗号,喊着什么样的口号。他们的行为永远也超越不了这两种资源流动形式。无论左派如何嚷嚷,最终目的早晚都会落入资源掠夺(私产)上。

 

如何区分掠夺与交换?

 

说“不”是否有效!可不可以对XX主义说不---你们自己的主义,你们自己承担成本和后果,可不可以不要拖着我们玩?/可不可以对宗教说不---你们自己的宗教,你们自己承担成本和后果,不干涉其他人,行不行?/等等。

 

说“不”有效到底有多重要?

 

非常重要。所有掠夺者的行为模式,都是围绕着使“说不”无效为目的。用武力让你不敢说不,用语言暴力让你不敢说不,用政权和律法让你不敢说不。到底在什么事情上让你不敢说不?当然是资源流动上。因此,无论掠夺者们口中的说辞多么动听,最后的目的总是冲着资源,冲着财产而来。网络上流传一句话“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这句话只是说得文艺了些,其真实含义是“如果说“不”没有效,则说“是”无意义”。也就是说,说“是”的前提是说“不”----有效。但凡某件事情上出现了让人们不敢说“不”的情形,这就是一个出血口,引来的就是吸血鬼----掠夺者。

 

为什么当今左派总为绿教辩护?

 

这要从左派的行为模式的角度寻找原因。左派的行为模式,其实非常简单,左派的目的,就是掠夺资源并阻止被掠夺者说“不”。无论是何种方法,只要能够阻止某些人说“不”,这种方法对左派来说就像宝藏一般,左派会迅速把这个阻止他人说“不”的方法与公共规则相捆绑,即建立白名单式的公共规则,并通过公共规则进行“合法”掠夺。在当今社会,信息技术的发展,使得很多阻止他人说“不”的方法都相继失效,也就是人们不再认同曾经的那套歪理邪说了,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反对对“单方向的资源流动”,也就是对掠夺说“不”。而绿教,又是现今仅存的为数不多的能让人们恐惧说“不”的有效方法之一,黑人也仅在美国还算有效,女权要差一些,LGTB等还要差一些,爱国主义或民族主义在部分地区还有些效果,马恩列斯主义应该是落伍了,道德指责则更落伍了。

 

只需记住,但凡有一个事物,能阻止人们说“不”,即使只阻止部分人说“不”,则左派必定会把该事务与公共规则相捆绑,进而形成了一项“不可谈判”“不容妥协”“不得置疑”公共规则----绝对价值观,最终也一定会体现在公共规则的成本支付上。

 

 

为什么左派的言行经常互相矛盾?

 

由上一段可知,左派的行为模式,其目的是获取掠夺他人资源。只要方法有效,字面的意思是什么并不重要,字面的意思与自身的行为也没有任何关联。例如,一边为绿教开脱,一边谄媚女权。这叫多方向下注,至于绿教迫害压迫女性,又关左派什么事?只要能成功夺权,所有矛盾都是人民内部矛盾。夺的是什么“权”?是合法掠夺资源的权力。

 

什么叫“巨婴”?

 

这个词很有趣,从人类行为角度看,人类在婴幼儿其间,完全是依靠父母提供的资源,但有不能提供可供交换的资源。也就是说资源是单方向流动,因此,在此期间人类的行为也会倾向于无限索取,试图从父母处取得更多资源。如果成年人依然是试图无限索取,拒绝交换,行为表现就会像没长大的婴儿一样,被称为巨婴。左派的行为,本来就是试图掠夺他人资源,所以,左派在无法索取资源时表现为巨婴,又哭又闹疯疯癫癫,但在取得资源后,又会表现的理所应当,无耻至极。没记错这词应该是源自一本叫《巨婴国》的书,那本书是垃圾,别看。

 

题外话,再从人类行为角度,说些杂乱的内容。

 

再谈“主义”,人们太过于重视文字表面的含义。无论哪种主义,那种组织形式,都是徘徊在完全掠夺与完全交换之间。用你的想象力,在“掠夺-------交换”之间放置一个滑块,这个滑块可以左右滑动。掠夺的多了,则交换的就少。所有所谓的主义,无非只是滑块所处的位置不同。而文字只不过是一种称呼而已,无论多伟光正,无论多高大上,无论多平权多进步,无论多左多右,你不需要看文字,你只需要分清楚,掠夺还是交换?仅此而已。

 

语言与文化,“掠夺------交换”间的滑块位置,决定了语言与文化的特征。从语言角度来看,越是交换比重大的社会,语言越是清晰,简洁,易懂。为什么?因为是以交换为目的。越是能高效的传递信息,越是容易达成交换。大白话说,市场经济持续时间约久,语言会越来越变得高效。反过来说,在掠夺比重大的社会,则语言的目的将不再是交换,而是掠夺。掠夺有两种,一种是暴力,一种是权力(等级社会---通过规则“合法”掠夺)。语言会朝着这两种方向发展,要么语言是为了彰显暴力,要么语言是为了彰显等级----这两种,哪种都不利于交换。“彰显等级”有个更亲民的别名---装B。

 

善恶二元思维,在掠夺型社会向交换型社会发展的过程中,语言文化也会推陈出新。例如近些年出现的一些网络名词。其中比较重要的一个词就是“路人”。这个词非常的重要,它打破了二元的思维模式。二元思维的根源,在等级社会,它的真实含义是,要么比我等级高,要么比我等级低----谁是我需要跪舔的,谁是我可以压迫的。这里有些特殊,需要说明一下,在等级社会里,除了贱民阶层外是不存在等级平等的,等级是动态的,因为大家都想往上爬,所以不存在大家互认等级平等这种情形,只存在暂时无法分出等级高低,最后又总是争的面红耳赤。在二元思维里,并不存在“我认为什么好”,只存在比我等级高的人“认为什么好”,常见于二元思维引起的争论中,总是援引“高等级人士也这么认为”为例证。但,“路人”这个词,才是真真正正的从“我”的角度出发。个人认为,“路人”这个词的意义,并不亚于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这句话。

 

尊重,这个词也很有趣。在善恶二元思维下,要么是尊重,要么是不尊重。那么问题来了,“路人”到底是尊重还是不尊重?由于时间有限,我路人LGBT群体,这是尊重还是不尊重?由于老婆有限,我路人绝大多数女性,这是尊重还是不尊重?其实很多时候,所谓的女权群体,他们主张的并不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来维护自己的权益;而是维护的“高等级人士也这么认为”----绝对价值观。从多元价值观的角度看,尊重是形容比较重要的社会关系,从个人角度出发,最普通的关系,就是“路人”,我们互不侵犯,又没有私人间资源交换的需要---非暴力,不合作。再高一些,是友善,互不侵犯,但为了未来交换合作的可能。再高一些是尊重,有人提供给我需要的/享受的资源,我会尊重这些人。例如,我每次见到附近的清洁工或保洁,总是点头致意,有时会主动表谢,三个字就够“辛苦了”。尽管他们也是为了赚钱,尽管提供的服务也不是免费的,但我认为,这种交换关系,才值得尊重。同样,我“路人”,不代表别人不需要,我尊重我认为值得尊重的,别人尊重别人认为值得尊重的,但世界上不存在强制要求所有人都尊重的东西,如果存在,那也是打着借口掠夺资源罢了。但是,二元思维的人不这么认为,他们只会尊(跪)重(舔)高等级的。(注意,我可以对拿钱不干活的人说“不”)

 

再谈“装B”,在掠夺型社会向交换型社会发展的过程中,尤其在早期,“装B”行为在交换合作等沟通过程中,确实能起到非常大的正面作用,因为在当时,人们的思维都是偏等级化的,自然条件反射式的攀附高等级。但随着社会中“交换”的比重越来越大,“装B”行为逐渐失效,在商业越来越成熟的今天,“装B”行为在交换合作谈判过程中,反而起了负面作用---装B行为有碍信息的正常传递。再重复一下“装B”的用途---彰显等级,但只有在等级社会才有效。例如,欧洲的贵族及奢侈品文化。这里要说明,这里的文化,指的是在等级社会长期剪裁下形成的特有文化形式,并不是说不允许你去喜欢去享受,换句话说,只要你喜欢,在家里穿龙袍都没人管你,核心问题并不是“你是否喜欢”,而是你是否追求的是“高等级人士都这么认为”,等级化思想的人,并没有自己的价值观,追求的只是“高等级人士都这么认为”,如果我也追求/拥有,则代表我等级高。

 

物资极大丰富,我记得马恩的某一本书里,以物资极大丰富为假设,来论证人类最高级的公共组织形式。记不住了,突然想起这个词,就顺着说吧。如果资源极大丰富,则人类对他人资源的需求大幅降低,也就是既不需要掠夺也不需要交换,资源多到没人愿意花时间掠夺和交换。然而,那时就根本不需要任何公共组织了,你还来论证个毛的公共组织形式?到那时,什么主义都不用了。马恩能火起来,只是当时的社会缺少一个借口,或者说,当时的社会缺少一个新名词,来推动一下“滑块”而已。人们需求他人的资源,正是因为个人角度资源的短缺(例如,生育资源)。而正是资源的流动,才形成了公共事务---有的人掠夺,有的人交换/合作。

 

交换与确权,无论哪个国家,无论何种文化,只要是围绕着交换来设立公共规则,那规则就一定会越来越与“发达国家”的规则相似。这被传统文化人士称为“西化”。为什么?因为与交换密切相关的两个要素和国家,人种,文化都没有任何关系。“交换”的两个要素:1,决策,2,标的。大白话就是,想要达成交换,1,怎么交换?,2,交换什么?对应的就是决策权与标的归属。标的归属,又被称为“产权”,决策权又被称为“你猜”。这两者共同作为“交换”的必要条件,缺一不可。任何一个缺失,都无法达成交换,如果缺失的前提下,资源存在流动,则必定是掠夺。很多人抱着西方哲学书,整天“人有吃饭的权利,有喝自来水的权利……”,学傻了。人的“你猜”和“产权”为的都是“交换”而存在,而且,这里还隐含了一个说“不”权。如果从每个人角度的资源真的极大丰富了,没有掠夺也不需要交换,到那时,根本没人再提“你猜”和“产权”

 

老美,美国并不完美,美国社会中也存在着不容置疑的掠夺借口,只不过掠夺的比重要低很多,奥姓总统用各种借口花钱,花得是谁的钱?世界上最简单的事是什么?答:用别人的钱做慈善。如今川姓总统上台,不但削减政府管制,还成功减了税,可见,美国虽然有掠夺者,但比例并不高。事实上,无论哪里都有人想着掠夺他人资源,比例的多少决定了整个社会的公共事务走向。有件事我一直都想说,有那么一批人,整天盼望着老美能把先进的制度武力推广到全世界,暂不论好坏,先梳理一下流程。这种推广需要巨额成本,成本的承担者是美国民众,而一旦这种成本支出在美国国内形成了绝对价值观,也就是不容置疑的成本支出,则事实上形成了,美国把其他国家的掠夺倾向背回国内。现如今美国能体现得如此分裂,其实就是一直以来美国承担了过多的国际义务,而在美国国内形成了绝对价值观,进而形成了不容置疑的掠夺借口,这种借口又吸引了巨量的吸血鬼---掠夺者,这些掠夺者聚集在一起,集中爆发,才形成了现今分裂的现象。川姓总统上台后,他的任何一个削减国际义务(缩减开支)的举动,都会引来美国国内左派的剧烈反扑,就是例证。

后记:就先到这吧,篇幅太长影响阅读。不知这篇文章到底做没做到标题所标榜的,一篇文章讲清楚。图片才是重点,图片如果不清晰,读者可以找高歌要大图。

 

最后,感谢阅读。希望读者都能有所收获。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3)
评论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会慢慢读的,:))
云之岚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有问求解' 的评论 : 清晰大图已搞定,感谢!:)
有问求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你去查一下悄悄话。
云之岚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有问求解' 的评论 : 你有那张图发给我好吗?我加上去。我是在高渐离高歌的公众号上转载过来的。
云之岚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说的也是,这一篇有点复杂,不能一目十行的看了。
有问求解 回复 悄悄话 这篇我在微博里看到了,你这里还真缺至关重要的那个图!我一个理科生,看着这么多政治经济学的词汇,够费劲,只能囫囵吞枣地看个大概。还是1U,蓝云姐的帖子比较接地气。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文章好是好,再好的文章如果没有人肯耐心看,岂不是白费功夫?
云之岚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一叔写的东西更像浪里白条。一看就知道土豆没细读。
云之岚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你和等等同学一样,我标题算是白注了。
我觉得每个人读完这篇都能有收获,我收获的是各种主义和政治正确的口号是乱花迷人眼,和律师函一般,花哨的条文下隐藏的东西只对律师有利,怎么说都占上风。摒弃这一切就得要很多川总那样简洁思维模式的人,管你三七二十一,不看枝枝叶叶,只冲向目的地。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推荐。觉得此文风格和一叔的类似。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我开始使劲读啊读因为我以为是云姐写的,结果读完了结果是推荐的,你这叫逼我学习。
我觉得顶层左派这么做是私利驱使,基层左派是思维模式的问题,注重表面现象(比如口号),而不注重实际,还有内心虚化的道德心满足感,因为实际做不了什么道德的事,有所歉疚,喊口号心理上就平衡了。现实中往往那些崇高口号喊最多的,干的龌龊事也多,应该可以解释这个现象吧。
云之岚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等等看看' 的评论 : 这么深沉的一篇文章是郑大侠所写。我已经在刚刚得知的意见区隆重求推荐了,希望此文能够置顶,让更多人看上一眼。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你这篇文需要细细读慢慢品,先前已经赞过你说的卖国党,现在先再次赞一下你说的左派行为属巨婴做派,然后再回头读一次,我说,你要不要被唤做犀利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