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的快乐

择一城终老,偕众人白首
挽一帘幽梦,许转世倾城
正文

抗疫闲话: BACIO 走样了?

(2020-06-27 07:28:47) 下一个

这是米兰 BRERA 美术馆里面最优秀的藏品之一,1859年的名作,意大利画家 HAYEZ 所绘,奉为经典。如今被恶搞啦,小小病毒本事大。

最近大学同学的微信群里有人在怀念当年的寝室卧谈会,激起水花阵阵。犹记得以前大学寝室里晚上10点统一熄灯,女生们一通忙活,各自上床以后,往往还有闲情逸致谈天说地,交流观点经验趣闻至深夜。睡前聊点感性的美好的,有助于安稳情绪,渐入美梦。

无独有偶,这几天我新结识城里一个美眉妹妹,文字感性细腻多情,铃兰生幽谷,听风又听香,跟当年的老同学们一样同爱墨西哥情歌《BESAME MUCHO》。西班牙语里面的  besame, 就是英语里面说的 kiss me。英语里面 KISS 是既做名词又做动词的,跟中文一样。而拉丁语系的文字语法要复杂得多,名词跟动词有变化,西班牙语里面这个字的名词是 beso, 法语里面是 baiser, 在意大利语里面说 bacio。密密的那种,叫 besos, baisers, baci. 

二十多年前吧,我头次收到意大利空运来的 BACI 巧克力,有好多盒,而我年青时候关心身材,不爱吃甜食,于是顺手拿去几盒送给那位曾经拉我看三级片的好姐妹共享。她是修意大利语专业的,一见之下欣喜异常,称早闻大名如雷灌耳。当场打开盒子取出一粒巧克力拆开,找到并展开小字条,朗朗阅读里面的情话。一看之下,就停不下手,我们一起拆了几十上百粒,没有重复的话,全是最优美动人的语句,醉人醉心。即便不吃那些巧克力,心都已经甜透了。(纸条上面都是英意两种文字的)

女人特别傻,就爱听情话儿,哪怕明知这些是虚幻,值不当什么,惟愿有个知心的伴儿陪寻梦。在家里习惯了中国式父亲的严厉和寡淡,一遇到会柔声温言细数情思的拉丁情圣,怎么会不缴械呢?

其实中国男人才爱下本钱,鲜花攻势戒指攻势包包攻势,都是东方男人们使惯了的招数技俩,打肿脸也要充胖子。“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挣钱养家”,他们的潜意识里面老以为下得了血本就能抱得了美人,根本没想过美人也有精神追求和心理需要,有情饮水饱,有钱饮水饱不了。哪个健康正常的姑娘会喜欢被言辞虐待呢?别有所图的女人才需要学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寄望于婉转承欢得到发迹吧。这就难怪了有点姿色的国女都势利,要待价而沽,不知不觉中把美貌和青春当可资交换的商品。世风日下,如今的民族思维如是,怨不得谁。

                          

中国这些年思维模式起伏太大了,差10岁的人往往三观就会迥异,难于沟通了。以前那些人事说来好笑,恍若隔世,我那闺蜜的经历有意思。她妈妈是50年代的大学生,一脑袋正统思想。她大学毕业以后分去国营大型进出口公司工作,才不过一个多月,就有新同事派鲜花送她家去。那是上世纪90年代,上海也刚兴起让鲜花公司送惊喜的花样,她妈妈没见过这架势,当即挡驾。说什么也不让那公司把花束留下来,非说这事太邪气,不能收,连卡片也不要,只晓得送花雇员说订花的人是女儿同一个工作单位的。闹得我朋友晚上回家得知以后只好干瞪眼,搞不清是哪个暗恋的男生表错情,因为新单位里面确实没有一个好好跟她说话的男同事啊,连一个暧昧的眼神都没收到过。她单身了好一阵,后来也一直没搞懂是谁在派花,年龄相仿的未婚男生有几十个,其中腼腆的也太多了。估计那人被这样彪悍的准丈母娘给吓住,再不敢造次,留下一个莫名其妙的迷。中式纯真男生们太傻了,几句暖心的话,又不削自己面子,不比大阵势专门花钱派不相干的公司送鲜花简单而有效吗?

爱你在心口难开,这歌还是由女人来唱比较中听,阴阳一颠倒,就变味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BACI 深邃的天空蓝包装好迷人,小纸条一展, 人就败下阵来,再一颗二颗吃到嘴里,完蛋了, 被彻底俘虏了 :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