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的快乐

择一城终老,偕众人白首
挽一帘幽梦,许转世倾城
正文

ZT: 押沙龙 YASHL: 今天让我们说说《西游记》

(2020-06-12 01:26:48) 下一个

今天让我们说说《西游记》。

 

01

 

大家都说86版的《西游记》拍得很经典。我也觉得确实不错。但是,它整体的气氛和原著不是很搭调。情节都对,但背景不对。小说里隐藏着一种原始血腥气息,到电视剧里就完全没有了。
反而是周星驰的《西游降魔篇》,虽然情节是自己瞎编的,但那种诡异残酷的气氛,倒有点原著的味道。

要说差别呢,就是周星驰的残酷诡异,是一惊一乍的:了不得啦!妖怪吃人了!把人插在铁签子上烤啊!吓死人了!

而吴承恩的残酷诡异,是漫不经心的:将人烤到六分熟,油水汪汪地吃了。
仔细想想,其实吴承恩这种更恐怖。

当然,电视剧确实也不能那么拍。小朋友放个暑假,高高兴兴的看《西游记》,结果给吓得夜里尿炕,那肯定不行。
但是这么一来,大家对《西游记》多少就有误解,只觉得有趣好玩。其实,吴承恩勾画出的世界,还有恐怖甚至绝望的一面。

 

02

 

书里四个主人公,有三个都吃人。
先说猪八戒。
电视剧里的猪八戒只会插科打诨,显得人畜无害,有点像《冰雪奇缘》里的雪宝。可在小说里呢,这个雪宝是要吃人的。

猪八戒错投猪胎后,“咬杀母猪,打死群彘,在此处占了山场,吃人度日。”在乌鸡国的时候,井龙王领他看死人,猪八戒瞅了一眼,说:“老猪在山为怪时,时常将此物当饭,且莫说见的多少,吃也吃够无数”。

猪八戒甚至还提到过人肉的口感,说是“肥腻腻的”。

沙僧也吃人,他从天界被贬到流沙河后,“三二日间,出波涛寻一个行人食用”,吃剩下的骷髅头,还要“闲时拿来顽耍”。孙悟空也吃人。他在花果山的时候,把人弄来,“或蒸或煮受用,吃不了,还要晒干了防天阴”。

不光他们仨吃人,整本书里,但凡有点神通的,一旦到了人间,几乎都在吃人。你也吃,我也吃,大家一起吃。

有些吃人者是民间的的草根妖怪,比如说白骨精,陀罗庄的巨蟒怪,就属于这种。但是这种土产妖怪占的比例并不大,吃起人来规模也有限。
更多的吃人者其实是从天上来的。


这一点很奇怪。按理说,天上的神仙菩萨,觉悟是最高的。他们动不动还讲经说法作报告,弘扬做人的道理。在他们身边待久了,应该也被熏陶得仁慈心善才对。
可实际上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神仙菩萨的坐骑啊、心腹啊、亲戚啊,一旦下凡,差不多个个都吃人。
就像文殊菩萨骑的狮子就在狮驼岭吃人,铺的摊子还特别大,“骷髅若岭,骸骨如林。人头发翙成毡片,人皮肉烂作泥尘。人筋缠在树上,干焦晃亮如银”。
如来佛祖的亲戚大鹏鸟更厉害,把狮驼国连国王大臣到平头百姓,一股脑全吃掉了。整整吃光了一个国家,这是什么概念?

 

狮驼岭

狮子和大鹏吃人也就罢了,连金鱼也要吃人。这条金鱼在观音菩萨的南海,每日“浮头听经”,听完了就跑到人间当了“灵感大王”,专吃童男童女。
你一条金鱼哎,吃的哪门子的人啊?

不光神仙养的动物吃人,他们身边的工作人员到了人间,也要吃人。
太上老君身边烧炉子的两个小童,就变身金角大王、银角大王,占山为王。银角大王聊天的时候说:“我们要吃人,那里不捞几个?”可见他们俩也是要吃人的。

不光神仙身边的工作人员,神仙自己也吃人。黄袍怪是天上的奎星,正经的神仙。到了人间,黄袍怪就“把一个弹琵琶的女子,抓将过来,咋的把头咬了一口。”一边喝酒,一遍还要“血淋淋地啃上几口。”

这可是天上的星宿啊。玉皇大帝平时没教育你们要爱民如子?怎么能把女同志像啃猪蹄子一样地啃?

 

我觉得,咱们这些人在神仙眼里,有点像地球的土特产。

就像咱们到了重庆就要吃点火锅一样,神仙到了凡间就要吃点人,不然好像就白来一趟。


那么,在天上他们吃什么呢?
天上没人,所以不怎么吃人,但是吃龙。

蟠桃宴上就有龙肝,抓了孙悟空之后的安天大会上,也有龙肝。别看小白龙他们怎么神气活现,尿点儿尿就能治病,可搁在天上就是一种食料,跟凡间的猪狗没有多大区别。神仙开宴会的时候,就牵过来几条杀了吃。
按理说,智慧生物不能吃,可是《西游记》里没这个规矩。

 

03


在这个世界里当个人,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比方说,你正老实实过日子,忽然天上呼啦啦一阵响,飞来佛祖的一个亲戚,把你一口吃了。
轰隆隆一阵响,钻出来一只菩萨的金鱼,把你一口吃了。
天上一道星光闪过,原来是奎星下凡,然后把你一口吃了。
猪圈里咔嚓一声巨响,海军司令犯了作风问题,下到基层锻炼,然后把你一口吃了。
水边一阵波涛汹涌,警卫队长破坏公物,到河里劳改,然后把你一口吃了。
你正在家里给太上老君的画像磕头,人家身边钻出俩童儿,把你一口吃了。
……..
吃了以后呢?
吃了也就白吃了。


就像狮驼岭那一回,菩萨的坐骑吃出一片尸山血海,菩萨说什么了么?什么也没说,连句“狮驼岭的人民,我来晚了”这样的场面话都没说,直接“将莲花台抛在那怪的脊背上,飞身跨坐”,留下一个骸骨如林的狮驼岭,就那么走了,好像这事儿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从头带尾,就奎木狼受到了一点处罚。不过罚的也不是因为他吃人。吃人不叫个事儿,主要是思凡下界不对。都像奎木狼这样,不打报告就跑,天上的工作还怎么开展?所以要罚。罚他给太上老君烧炉子。


罚什么不好,非要罚他烧炉子呢?
因为轮到太上老君的两个烧火童儿下凡吃人了,奎木狼要顶金角大王、银角大王的班儿。
有时候我怀疑下凡吃人是天庭职工的一种福利,就跟咱们休年假似的。

 

04


《西游记》里也有不吃人的妖怪,比如说玉华州的黄狮精。
黄狮精是个土产妖精。它可能是全书中最善良的一个妖怪,做事也特别低调。低调到什么程度呢?黄狮精的山洞就在玉华州境内,国王甚至都不知道它的存在:

“孤这州城之北,有一座豹头山。山中有一座虎口洞。往往人言洞内有仙,又言有虎狼,又言有妖怪。孤未曾访得端的,不知果是何物。”


黄狮精偷了孙悟空他们的三样兵器,开钉耙会,需要准备食物。要换成其他妖精,那就下去抓人吃啊,“那里不捞几个人吃了?”可是黄狮精没有。他派狼头小妖带着银子去采购猪羊,去的地方还有名有姓,叫乾方集,明显是个热闹集市。

你是妖怪哎,从褡裢里掏银子买猪的时候,你的狼爪子就不颤抖么?

 

更怪的事儿还在后头。孙悟空变成小妖模样来骗黄狮精说:“买了八口猪,七腔羊,共十五个牲口。猪银该一十六两,羊银该九两。前者领银二十两,仍欠五两。这个就是客人,跟来找银子的。”
客人敢到妖怪洞拿钱,这胆儿有多大?这也说明黄狮精口碑不错,客商知道他老实本分,所以敢来。不然的话,碰上观音菩萨的鲤鱼、天上老君的童儿、玉皇大帝的奎星,你敢腆着脸进来拿钱?
“劳驾,你还欠我五两银子。”
人家肯定一口吃了你:“好,现在不欠了吧?”
你人都成他大便了,肯定不欠了呀。

黄狮精没吃他,老老实实地把钱给了客人,甚至还准备了酒饭让人家吃了走。这狮子真是比辛巴还要忠厚。
孙悟空又说了:“这客人,一则来找银子,二来要看看嘉会。”
黄狮精的第一反应是不行。为什么呢?怕客人把消息传出去。玉华州的王子万一找上门来要,“却如之何?”
他又忘了自己是个妖怪。找上门来,你吃了他呀。就算不想惹事,把这个客人一口吃了,不也就灭口了?不光省了五两银子,还添了一道菜。
整本《西游记》里,再也找不到比黄狮精更老实的妖怪了。

 

05

 

当然,黄狮精偷了东西。
黄狮精偷东西的时候都一脸蠢萌样儿:“好宝贝!好宝贝!……也是我的缘法,拿了去呀!拿了去呀!”一副小猪佩奇的口风。

三样宝贝里头,他最喜欢钉耙,供在正中间,还要开钉耙宴。为什么不是金箍棒宴,而是钉耙宴呢?网上有很多解释,说猪八戒的钉耙如何如何神奇,比金箍棒级别还高。其实我觉得原因没那么复杂,就是因为黄狮精土。

黄狮精自己用的就是一把四明铲。四明铲什么样我没搞清楚,估计跟铁锨差不多。用铁锨的妖精,开耙子宴有什么奇怪的。

偷东西当然是不对的。但话说回来,这总比吃人好吧。再说猪八戒和沙和尚也偷过东西啊。独角兕大王的背心,就被他们俩偷了穿在身上。这也不是什么该死的罪过。
但是这一次,孙悟空他们三个特别生气,非要整死黄狮精。为什么这么生气呢?说到底,还是黄狮精没本事。要是黄狮精神通广大,把他们三个连人带兵器一起擒住,孙悟空他们也只会半夜悄悄解开绳索,拿着兵器行李,翻墙逃走,并不会特别生气,只会担心吵醒了人家。
但是黄狮精本事没这么大。

 

孙悟空他们看见怂人,压不住火,“丢了解数,望妖精劈脸就筑”,打跑黄狮精以后,还把人家的家小全部打死,山洞一把火烧掉,来了个灭门。
这就有点过分了,就像黄狮精说的,“我败回去,让你为人罢了;你怎么这般狠恶,烧了我的洞府,损了我的山场,伤了我的眷族!”
更狠恶的还在后面。黄狮精被捉住以后,活活打死,然后剥了皮,剁成一二两重的块子,分给玉华州的老百姓吃了。


整本《西游记》里,黄狮精是唯一一个会花钱买东西,会招待客商、无人惧怕的妖怪。而他死得偏偏最惨。

 

06


当然,我们可以说:谁让它是妖怪?妖怪就是这下场!
可是大鹏鸟呢?吃了整整一个国家的人。它又是什么下场呢?

它成了护法尊者。

 

四大部洲凡是做法事,都要先祭它的口。猪八戒做个净坛使者,也只能吃残席,大鹏鸟人家上来就吃。哪怕以后狮驼国恢复了人烟,照样也要给它先上祭。
这上哪儿说理去。

《西游记》里的老百姓会怎么想呢?
也不会怎么想,黄狮精没被打倒的时候就跟它做生意,被打倒了就吃它。然后尽量跟神仙们保持距离。看见太上老君的童儿就赶紧跑,看见菩萨的鲤鱼就赶紧跑,看见下基层的元帅就赶紧跑,看见思凡的奎星就赶紧跑。跑得越远越好。

跑远了以后,赶紧烧香磕头,求玉皇大帝查岗查得严点,求神仙把家里的牲口看得紧点。

 

不然还能怎么样?敢“口出秽言”?凤仙郡就是下场,口出秽言,三年不下雨,饿死你们这些龟孙,看你们老实不老实!

 

来源微信公众号:押沙龙yashl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西游记》是小时候最爱看的书,那时候太小了,不懂,光看热闹。长大了就没法重温那些故事细节了,看得有些难受。

 

                                         

这是我最喜欢的意大利画家 SANDRO BOTTICELLI (波提切利)的作品。他的名气不如文艺复兴三杰,但是最得佛罗伦萨大公 MEDICI (美第奇)家族的赏识,衣食无忧,一生安逸平稳,潜心追求自己理想,达到神一样的高度。他画中的少女都带仙气,不食人间烟火。一幅《维纳斯的诞生》和一幅《春》画出了最烂漫的地中海女郎,尽收世人推崇,不仅是他的,也是意大利整个文艺复兴时代的代表作。

我则最喜欢这幅,可以看到小时候妈妈讲故事的场面。那时候妈妈还年轻,不会唠叨,撑着生活的疲惫也要把孩子往好里教。天主教里面,蓝色代表圣洁,红色代表激情,教堂里面的壁画多是拿这两个颜色表现圣母,不需要太多复杂的色彩,比例产生美。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