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的快乐

择一城终老,偕众人白首
挽一帘幽梦,许转世倾城
正文

《 LATIN LOVER》 是怎样炼成的?

(2020-06-02 12:27:19) 下一个

我有个天涯知己是香港人,我们素未谋面,因文相交相识,引为云闺蜜。

其实我平生只去过一次香港旅游,但是自小爱读港式言情小说,几十年浸淫其中,梦里面早就游遍港岛,我觉得跟香港人交流一点不费劲。尽管广东话一窍不通,但是共同的价值观世界观伦理观摆在那里,交谈一番,便是“白首如新,倾盖如故”,相知相许,彼此佩服,都觉得对方这样的才配得上自己花时间去相处。

两半老徐娘整天聊什么呢?一边聊男人,一边聊儿子啰。她婚过两次,有过稀稀奇奇的追求者,后来带着两个读高中的儿子嫁在美国,老公对她非常体贴关爱,浪漫极了,给我看过他们新婚照片。有魅力的女人就是这样,年纪越长本事越长,不管是西方人还是中国人,都不怕老。好多东西青春年少时候是没法拥有的,囿于出身家庭的局限。走过半生,才慢慢获得跟命运博弈的筹码,活得越来越顺心。

她来过意大利旅游,热爱这个国家,尤其喜欢的,是意大利男人。她说在香港的跨国公司里面服务多年,见识过各国的职员和客户,最讨喜的是法国女人和意大利男人。法国女人嘛,永远地温柔守礼,优雅大方,好相处好共职好打交道;意大利男人呢,就是特别会讨好人,无论长相如何,举手投足之间永远带一点特别的性感,身边的女性都或多或少地感受这种磁性,不知不觉中被吸引,愿意为他效劳处处为他着想。这是一种下意识的好感,倒不至于弄得女人们争风吃醋搞战争,那是低级水平的。高水平的男人就是随身带着一点气场,知情识趣,去到什么场合都受欢迎,都收获善意,有助于事业发达,人生进阶。

我在意大利住太久了,好多事情司空见惯,本不在意,所谓 “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她聊起来,我才开始留心生活当中这些事,品一品意大利男人的国民性格。最近的例子,是3月初封城前两天,我去花店买盆栽。我常常去这家,一见到我,最能干机灵的售货员就迎上来打招呼,主动领我去店堂各个角落看新品,那是个40来岁的女士,穿着入时,化着淡妆。她说话尤其中听,我说新冠病毒可给意大利人添麻烦了,她马上回答:“都是德国人不好,太不地道了,把病毒带过来,害我们欧盟人。”一个相熟的意大利男人走过来拍拍她的肩膀,打个招呼就走开了,她斜着眼睛瞥一下,带着撒娇的口气大声说:“啊,现在是新冠时期,不可以肢体接触哎!”。那个男人已经走远了,回头丢一句:"漂亮的女人,咱永远不舍得不碰!这是标准的意式男女对话,说的人没一点歪心思,听的人也就沾点喜气。她继续鼓动我买花,我笑微微地买一堆回家。

几年前,有一阵子我们热衷于往温泉旅馆度周末。曾经住过托斯卡纳温泉区的一家五星级宾馆。好吃好喝好玩,泡的温泉是酒店内部的,硫磺味十足,池子里面有花色繁多的水疗按摩,人不多,特别干净。我儿子当时才3-4岁吧,不能在温泉里面泡很久,他就自己找乐子。一同在这个宾馆里度周末的,有个比他大2岁的小男孩,两人看对眼了,整天混一起,跑来跑去地疯,我看他们之间也不说什么话,就是一个老跟着另一个后面,形影不离,在餐厅在酒吧在大堂,到处都有好玩的角落。那家看着是挺不错的家庭,男孩妈妈尤其高雅时髦,带着点上层人家的傲气,她没阻止儿子跟我儿子玩,可也没跟我套近乎。住了两天后离房,我们交钥匙比较早,不耐烦等中午。回头发现他们家也在大堂坐着。有新的客人在办入住手续,带着一个挺出众的小女孩,大概8-9岁吧,长得真俊俏。我儿子跟那个男孩又玩一会,非得出发了,互相道别,有点依依不舍的意思。那家妈妈开口叫儿子,大声说:“快看看,有个新姑娘好美唉,赶紧过去献殷勤吧。”原话是 FARE CORTE, 完全是鼓励小伙子去追姑娘用的话,由当妈的说来,毫不在意,没半分羞涩,大堂里面一堆人都听见了,无人以为奇怪,只有我这个中国人在偷笑。

我们前几年住城内的公寓里面,楼上一家意大利邻居有个女儿,比我儿子大一岁,不在同一个学校上学,但是多年进出,大家都熟识了。那家的爸爸就建议孩子们常常一起玩,互相交换玩具。有时候是我儿子去他家,有时候是他女儿来我家,都有家长在边上看着。有一回,那个女儿在我家玩高兴了,从下午一直到天黑透了还不肯走,她爸爸都等烦了,反复催女儿回家睡觉。女儿还在说,要睡在我家,在我儿子床上睡,那男人就顺口说道:“等你们长大了再一起睡吧,今天就算了。”我绝倒,这是有女儿的爸爸能说的?可是他说完了一点没觉得特别,坦荡荡地拉着8岁的小姑娘回家了。

我儿子1岁多点就去幼儿园了,他特别喜欢跟人打交道,我也觉得把孩子关家里不合适。托儿所里面是各个年纪的小孩混一起玩的,要到3岁才分出幼儿班来,从3岁开始进入意大利义务教育体系,开始学点知识。他在托儿所里面最爱跟两个小女孩一起玩,一个叫安妮塔,一个叫朱丽娅,两个都比他大一岁。其中安妮塔脾气特别随和,老是笑嘻嘻的,而朱丽娅是他们幼儿园里面最美的小女孩,长着欧洲美女经典的雪白面孔,我看着很惊艳。两家的妈妈都很和气,常常跟我打招呼。那个朱丽娅的妈妈还另眼看待我的儿子,他很聪明的呀,很小就被老师们宠着。一年以后,这两个女孩都升班,去楼上的幼儿园上课了,我儿子还在底楼的托儿所待着。我天天去接他回家,他开始提要求,非要我带他去楼上看望那两个姑娘,两个姑娘分在不同的班级里面,他还每次非要两个人都看到,天天如是,维持了一年,直到后来他换学校。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每天陪一个小男孩走楼梯去找两个姑娘,在中国人眼里得是多可笑的事啊。可整个学校有上百个学生和老师,没有觉得奇怪的,也没人打趣说笑话,每天看到我们母子上楼,都热情地指点那两小女孩在哪里。两姑娘也特别自在,见到了就打招呼,打完招呼就结束,没别的话要说。我儿子看到了人就高高兴兴回家了,啥想法也没有,回家也不再提。现在早想不起那两人是谁了,同名的姑娘太多了。

《LATIN LOVER》 是意大利一部电影的名字,很好地诠释了意大利男人这股子劲,会说话,会讨好,带一点邪气,有一点挑逗,有口而无心,骨子里面却是对所有女性的无限尊重和爱护,很温暖,但也不越界。这种特性,是在意大利社会里面自然而然生成的,由人民群众和传统文化熏陶而成,不需要额外教,整个社会无时无刻不在引导着男孩们,鼓励着男人们生成这个磁性的气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