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的快乐

择一城终老,偕众人白首
挽一帘幽梦,许转世倾城
正文

ZT: 时评君 《别再说方方“递刀子”了,美媒天天都在“递刀子”》

(2020-05-26 00:12:01) 下一个

 


《方方日记》要在美国和德国出版的消息引起轩然大波,很多批评者指责她是在给美国递刀子。出版一本书变成了递刀子,有这么严重吗?如果这算是给美国递刀子,那美国媒体简直就是天天都在给我们递刀子。

方方日记很一般

方方的日记我看过几篇,感觉写得很一般,没有体现出方方应有的文字水平。这个可以理解,写作是需要有心情的,在那种特殊的日子里,身处那样的特殊环境中,能够写出真情实感并不容易。我没有再继续看方方日记,是因为她写的那些事、说的那些话,我在别的地方也能看到,没什么特别的。

有人说她的日记都是道听途说,这是否定方方日记的理由吗?所见所闻都可以写,如果只能写所见,不能写所闻,那还有几个人能写文章?很多人骂美国,其中大部分人都没有去过美国,不都是根据道听途说在骂吗?只要有多个不同的信息来源可以相互佐证,道听途说也是允许的。否则,要写监狱,难道非得坐过牢才能写啊?

方方日记一开始就有争议,不全是批评她负能量的,也有说她是小骂大帮忙的,说她负有另类的维稳使命,是在散播麻醉剂。其实这些批评都不对。方方当过湖北省作协主席,我猜她是党员,即便不是党员,也是受党教育多年,她应该是有底线思维的。她写作时会自觉注意把握分寸,她如果没有表扬,只有批评,这日记还能出得来吗?这个应该不难理解。

出书也有阴谋?

当时批评方方日记的人,一个主要理由是,即便写的都是事实,也不应该在大家都忙于抗疫的时候写这些负能量的内容。看上去似乎有那么一点道理,其实只不过是借口,那个时候不能写,那什么时候能写呢?现在中国的疫情已经控制住了,现在就能写了吗?方方日记要到8月份才正式在国外出版,应该是过了最艰难的时期了吧?结果招来的批评更多,性质变成了递刀子。这不就等于说,不是暂时不要写,而是永远都不要写吗?或者说是永远不要那样写?



阴谋论者又展开了想象空间,说国内出版一本书都要很长的周期,国外出版一本书既要翻译,还要联系出版商,怎么会这么快啊?这不是早有预谋吗?其实书要到8月份才出版,现在出版商只是在为出书做宣传。那出版商是什么人哪?方方说,翻译和出版商过去都翻译出版过很多中国作家的书,翻译此前就在翻译方方的其他作品。这是正常的商业行为,没有什么阴谋。方方早早宣布将所得稿酬全部捐赠,这堵住了一部分人的嘴。好在方方没有留学美国的经历,也不懂英文,否则这又会被阴谋论者拿来大做文章。

《狂人日记》算什么?

如果说方方这是在递刀子,那中国最早递刀子的人应该算是鲁迅。鲁迅对国民性的批判,那个狠劲谁能比得了?他写的《狂人日记》,说一部中国历史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狂人日记》还拿到日本去出版了,当时日本军阀对中国虎视眈眈,随时准备侵略中国,这不是给日本军阀递刀子吗?鲁迅还在日本留学过,有很多日本好朋友,这要让阴谋论者做起文章来,还有活路吗?

或许有人会说,鲁迅说的是旧社会,旧社会的历史就是吃人的历史,鲁迅说得没错。对,我们过去受到的教育就是这样的,但却存在很多悖论。比如说落后就要挨打,中国近代被帝国主义侵略,说的都是因为旧中国太落后。如果旧中国的历史是一部吃人的历史,那这个说法还能成立吗?中国五千年的文明史,如果是一部吃人的历史,那我们还骄傲得起来吗?难道历史真是任人打扮的女孩子?

美国媒体痛批美国政府

如果递刀子的说法能够成立,那美国媒体真的就是天天在递刀子了。很多人批判美国的猛料哪里来的?还不都是美国媒体传递过来的?美国媒体几乎天天都在批评美国政府所犯的错误,特别热衷于报道本国的坏事和丑事,最大化报道问题和困难,满满的负能量,很多中国人看了会目瞪口呆的。

美国媒体充斥的都是这样一些负面消息:

《纽约时报》4月9日头条新闻:美国失业人数预计将激增数百万人。报道说,美国登记失业的工人预计本周将增加600万人,两周内将有差不多1000万人进行失业登记。这个数据还不包括很多登记不上的申请者,因为登记失业的人太多了,以至于负责登记的政府机构近乎瘫痪。

《华盛顿邮报》4月10日头条新闻:在疫情危机的当下,陷入现金荒的医院和医生组织让医务人员走人。报道说,全国的医院已经推迟或者取消非必须的手术,但是这种病人分诊模式也让医院收入大幅减少,损失巨大,以至于一些医院不得不让医务人员离职,尽管此时这些医院正需要医务人员治疗新冠感染病人。

《华盛顿邮报》:美国失业率现在已经达到13%,是大萧条以来最糟糕的。过去四周有超过1700万美国人申请失业登记,表明美国经济在快速而空前地恶化。

《纽约时报》:因冠状病毒疫情让殡葬所不堪重负,纽约市部署45辆移动太平间。

《纽约时报》:与特朗普的谎言作斗争。

CNN:病毒疫情下,美国迄今最悲惨的一天里,特朗普的白宫一团乱麻。

Politico杂志:隐藏在特朗普 看不见的敌人说辞背后的秘密。报道说,通过把冠状病毒定性为隐秘威胁,特朗普娴熟地推脱了自己在疫情蔓延方面的责任。

《赫芬顿邮报》:纽约市官员在母亲病逝后发飙:特朗普手上沾血。

夸赞别国贬低美国

美国媒体也会批评别国,但是更热衷于报道别国的亮点。通过肯定甚至放大别国做得好的地方,用以衬托出美国的不足和需要改进的地方。

CNN4月10日头条:新西兰只有一例死亡,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报道说,这个国家有两个关键优势,但是尽管新西兰病例数在下降,杰辛达阿德恩总理仍在收紧边境。

CNN:韩国政府听专家的,按专家说的做,早期进行检测隔离。

《纽约时报》:德国是个例外?为什么这个国家的死亡率这么低?这个大流行病沉重打击了德国,超过10万人感染,但是相比于其许多邻国,德国的死亡率明显低得多。

美国媒体对美国政府几乎没有任何称赞的报道,即便是最支持特朗普的福克斯新闻,最多也就是陈述他说了什么,要干什么。比如:《特朗普说,他正在加快程序帮助因冠状病毒疫情而受损的农民》、《尽管失业人数创纪录,特朗普仍誓言被冠状病毒破坏的经济将反弹》。

4月13日,特朗普在白宫召开疫情通报会期间,突然播放一段媒体对其抗疫工作正面报道的视频合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在注意到这一变化后,将标题改成了气愤的特朗普将简报会变成了政治宣传,当即切断了电视直播,理由是不会播放与疫情无关的内容。CNN主持人约翰金(John King)评论说:在白宫简报室里花纳税人的钱播放政治宣传视频,这还是头一回。

特朗普痛批美国媒体

特朗普对美国媒体当然很不满,经常说它们充斥假新闻。美国之音说了几句中国的好话,他猛批是拿了纳税人的钱在为中国做宣传。《纽约时报》说美国很多感染者的感染源来自欧洲。特朗普马上说是假新闻,从没有这样的说法,纽约时报是被赶出来后想回到中国去。

特朗普还经常在白宫的新闻发布会上和记者怼起来,最近就有一个女记者和特朗普怼起来了,特朗普说她所在的电视台都是假新闻。中国人看了会想这个记者是不是不想干了,但跟特朗普在记者会上怼过的记者都活得好好的。

特朗普从来没有要求美国的哪家媒体撤哪个记者的职,因为他没有这个权力,美国媒体也不会听他的。有一次特朗普发急了,吊销了一个记者的白宫通行证,结果受到强烈抗议,最后还是不得不把通行证还给了那个记者。

两种文化的差异

这些美国媒体是在给我们递刀子吗?在批评美国方面,中国的媒体跟美国的媒体基本保持了一致,因为信息来源就是美国媒体提供的。从这个角度说,美国媒体确实给我们递了刀子。但这能伤害美国吗?丝毫不能!无论我们怎么批判,美国还是那个美国,所谓递刀子,也只存在于想象之中。

美国媒体有时候也会批评中国,很多中国人立刻就不能适应了。其实看过美国媒体对美国政府的批评,就会知道,这对美国媒体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但是很多中国人不这么想,觉得这是对中国的干涉,背后可能隐藏阴谋,而且常常要求美国媒体撤某人的职。这是两种文化的冲撞,美国总统都没有的权力,美国媒体又怎么会听你的?于是冲突往往进一步升级。

美国出版商出版《方方日记》,这算什么事?这又算什么刀子?美国媒体递给我们的刀子伤不了美国,一本《方方日记》就能伤害中国?中国有这么脆弱吗?别想太多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篇写得极好,禁得起反复看,值得收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