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正文

中国最伟大的发明

(2018-04-29 03:36:25) 下一个

经朋友推荐,刚看了路德访谈,宾大美国人林教授的直播被中断的视频。让我想起两年前的一段感慨。

前年我到德国做技术交流半年,在慕尼黑的Dachau花了4个多小时详细浏览了纳粹的第一个集中营后来在柏林, 也走了一遍位于柏林市中心标志性建筑, 布兰登堡门和波茨坦广场之间的, 犹太屠杀纪念碑群。我边怀着沉重的心情参观,边进行着对比。突然意识到了中国最伟大的发明,就是把Dachau等其他的纳粹集中营, 连同那座著名的焚烧炉,以及柏林的屠杀碑群,搬迁到并且峻刻在了中国人民的灵魂里。

经历了从49年共产党占领中国起,到各次运动被“洗礼”了的中国人,无论是国内幸存者, 还是随着国门打开而远走世界各地之后即使在自己国外的家里,一旦提起有关中共的“政治敏感话题”,还能表现出的深深恐惧永远是没有長期经历过恐怖年代的人, 所无法理解的。被纳粹残酷凌虐的犹太人, 那已经成为了历史记忆的情景,却一直活生生地演绎在中国人的生活里,并且已经深入人们的灵魂,骨髓,血液,直至神经末梢。这才绝对是中国在全世界无人可比的最伟大发明。

有人常说中国人不团结,好内斗也有人问为什么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人,像中国人那样,出了国的竟然许多上网”骂”祖国的政府其实原因极为简单明了:那就是因为中国的这一最伟大发明 ---这一发明的贯彻和应用, 大到在全国范围的挑动群众斗群众,中到鼓励每个家庭成员之间大义灭亲,小到自己要对自己时刻斗私批修, 灵魂深处闹革命。反正就是整日里要对自己的同胞,亲人甚至自己本人充满仇恨,打打杀杀。这样时时刻刻坚持斗争70年下來,还培养不出内斗专家來?中国人有那么笨吗?

至于没有其它任何一个国家的人,到了国外上网“骂”祖国的政府,那是因为全世界, 除了中国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无所不用其极地糟蹋祸害自己的百姓,而且只敢祸害自己的百姓啊。最典型的就是中国人打自己孩子,那可是相当下得去狠手的。哪一个中国老百姓,敢随时性子上来了,像打自己孩子那样地去打别人家的孩子玩儿?

所以,放眼全世界,能够坚持不懈地像纳粹集中营那样,把仇恨和恐惧同时深深地植入自己国家人民的灵魂深处,绝对是中国的独家伟大发明与创新。

看看路德访谈里面那个林教授的中国妻子,因为丈夫(还是美国人)在美国接受采访,评价一下中国时事, 就被吓成那样。特别是她接听了一个电话之后,马上就恐怖到不顾一切地中断了丈夫刚要提到的华为。

我以前看到早已经成为美国公民将近20年的父母,一听我说些政治话题,就立刻表现出恐惧地打断我,阻止我,甚至每每还要教训我“别说那些没用的“感觉很奇怪。今天看到这个被中断的视频,才体会到父母肯定经历过的,大概要比这个林太太了解的恐怖得更多了。

看来连美国公民在美国,都能害怕中共怕成那样(当然,仅来自中国的美国公民才能受惠于这一伟大发明),在美国都感觉不到安全,都能被中国的这一伟大发明吓得不轻。说明"中国崛起"可不但是名不虚传,简直是太过谦了中国这何止是崛起了?

————————

后记:这是一段视频引起了我记录下两年前的一个感想。当时怎么想的,今天就怎么真实地写下来。有任何政治不正确的字眼儿,也来不及塞回脑子去重新加工了。共产党之所以能够随心所欲地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正是因为他们拥有一锅鱼民可以尽情享用。有个叫“王五四”的给中国人“写”出了一幅素描,非常有画面感,所以他用的词不是笼统的中国人,而是把被残酷压榨的可怜普通老百姓与共产党的帮凶分别称为“群众“和”群众演员”。我在博客里有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5)
评论
昧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rantzhou55' 的评论 :

其实我倒觉得没您说得那么乐观.从我爷爷奶奶的8个子女,以及我妈家的8个子女来看.坚持正义的真正爱国有guts的,基本上都在20多岁就被迫害死了.活着的,除了吓破胆,或者不敢说一句有风险的话(我就匿名在国外的网上写这么一篇博文,告诉了一,两个长辈,都让他/她们担心的要死),多数是打早就退休,并行将就木了的共产党前官员们,那真都是些特殊材料制成的.我在考虑把我家的事情写一写,但仅仅问了活着的几个人中的两位,关于他/她们的兄弟姐妹以及我爷爷的情况,马上就被那俩铜墙铁壁们痛斥说:"你早都是外国人了,你根本不是我们中国人了.你别想给我们国家挑事儿啊!我们的父亲和兄弟们无论受到过怎样的迫害,那都是我们国家自己的事儿,我们是真正爱国的共产党员,我们绝不让外国人知道了那些事情笑话".对了,他们的子女孙辈们还都是既得利益者们呢.
grantzhou55 回复 悄悄话 说得好。中国共产党像纳粹一样糟蹋本国民众,用残酷的杀人迫害将脚下奴才吓得胆战心惊70年,其在奴民心中竖立的精神集中营只有这个罪恶的共产党政权被推翻消灭才会被一起铲除。
昧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omcat77' 的评论 :

没有啦,你送了我好几頂,我才送你一顶。算是和你学徒交个成绩单,请老师笑纳。

谢谢你来做客聊天儿。祝好。
tomcat77 回复 悄悄话 忍不住再冒个泡。你送我一顶大帽子,我也送你一顶,带起来感觉相同,如此两不相欠,甚好。
昧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omcat77' 的评论 :

笑倒,看来你干物理这一行当,真的是帽子工业的一大损失,你又给我换了一頂“中华5000年文化的掘墓人”,而我这一天的功夫就被你用好几顶帽子打扮来打扮去,不仅开始喜欢起你这些帽子,怕是以后你不给我扣帽子我都不舒服了。

你和我爸妈及我弟弟怎么说同样的话呢?他们就常说我“太死性”,太坚持原则。即使是为了我家人,不符合我的道德诚信的事情我也绝对不做,宁可让他们不理我也不妥协。尤其是如果让我遇到他们帮邻居或朋友做我认为没坚持应遵守的原则的事情时,我还直接批评甚至坚决阻止。所以他们没少生我的气。比如我弟媳的朋友让我爸给他们去食品银行领一大堆免费的罐头,刚好让我看到,我坚持让我爸送回去,因为我家不需要,他们不符合条件就不该得。我爸说就这一次,我说有一就有二,我爸说已经答应人家了,都是朋友,不好意思驳。我说你就不该答应。我弟和我弟媳就气得说我“没人味儿”,我就为那事很久没去我爸妈家,连春节我都没去和他们一起吃年饭。

这可是给你那中华文化5000年的掘墓人提供证据了吧?再给你一个证据:我和朋友们也这样,有一次听到一个很要好的同学,得意地告诉我说在商场里把类似产品的价格标签互换(用低价买高价产品),我就再也不接她电话了,她到我家邮箱放了封长信,问我怎么了,我给发最后一个短信说:你那个换标签的事情让我无法再面对你了。我就为那一件事和她绝交了。

我不能为几件事就说中国文化不好,但我的澳洲和美国朋友们真的都绝对不可能耍那些小聪明。
tomcat77 回复 悄悄话 你我相隔遥远,彼此并不相识,不必扣帽子,打棒子。我没说你是异见人士,我也不是你眼中的土共派驻文学城的大人,这顶大帽子我可承受不起。说起来可笑,扣大帽子这种文革时期人们喜闻乐见的运动现在在中国都没有市场了,在一些海外华人身上却还提现的淋漓尽致!呵呵,道不同不相为谋,就此别过,珍重。
tomcat77 回复 悄悄话 冤枉冤枉啊,我所说的异见人士是比如刘小波,王丹等。随便说一下,王丹和刘小波是没法相提并论。我虽然对刘小波的殖民300年论是很不屑的,但他宁愿坐牢也不愿意跑到国外去靠骂土共讨生活,就冲这一点我敬他是个伟大的爱国者。和他相比,我这个你眼里所谓的土共派驻文学城的大人和你这个中华5000年文化的掘墓人都是蝼蚁而已。你做事讲究原则,帮里不帮亲,我觉的虽有些无情,但也算是正义的,换了我大概也会这么做。
爱国是人之常情,我常常想应该如何爱国。我的立场是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肯定成绩,鞭挞弊端。你似乎认为中国的问题是文化的问题,烂到骨子里无药可医了。你大可以放弃希望做个高尚的地球人,我坚信中华民族一定会再次崛起,并有朝一日实现中式民主,我也是地球人,但更是中国人!
昧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omcat77' 的评论 :

看来我是得罪了这位土共派驻文学城的大人了。刚刚还吓唬我呢,这会儿又宣告土共只屑于跟“异见人士”过不去,不屑于跟我这小人物过不去了。为感谢你的手下留情,我再更正一下自己刚才的用词:那两个大陆去我公司找我的,是通过我11年去大陆时认识的地方官员介绍,找到我帮助联系寻求与美国合作的。我即便没在当年受到中国三个政府的热情招待,只要有机会都会尽全力帮助中国的发展和建设进步的,帮助中国是每一个海外华人自然而然的反应。何况我和我的同事还一起被那么高规格地款待过。但是这个帮助一定是要有原则,绝对是不能违反道德良心,更是不能违法的。所以当我联系了洛杉矶政府,被很热情地安排带那两个人参观之后,他们说“那个东西真好,中国还没有,刚才她(指那个洛杉矶政府的安排主管)都说可以把那份资料(核心技术)借给你看一看了,你就要过来给我们,我们复印一份带回去也学着弄一个”。所以,我刚才把他们这些话,简化成“窃取”,不准确。在此道歉并给予更正。您可以不给我安个“给共产党造谣”的那个帽子了吗?

至于你那个“异见人士”帽子的恐吓,我的意见仅仅是人家美国人花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才搞出来的,咱能买哪些就买哪些,不能那样免费“拿走学学”。你若就因为这个不让我回国了,其实我是更愿意的(我很怵头坐飞机了,即便是商务舱,长时间飞行也很辛苦)。因为,我回中国都是为中国做贡献,最算不上贡献的,还是前年去国际会议演讲,那也是把创新技术拿到了中国去进行交流,也是中国的大健康政策最需要的。那两个华人专业俱乐部的人,当时就说我:“中国文化的孝道,看来你都没学到啊。海外学子报效祖国,就看关键时刻了。你把美国的好技术拿给中国,对美国来说不过是九牛丢了一毛,可是对中国的进步却是跨时代的”(对了,我后来听说他们那个协会,因为有中国政府提供的活动经费,所以虽身在美国,却大多是爱中国知识分子)。而我只是希望中国自己认认真真地,也利用自己的长项搞出些真正有价值的特色技术,可以和国际进行互通有无的交流。我这样的意见真的是为中国长远利益着想。如果我这种意见就被你扣上是“异见”。那我也没办法了。
tomcat77 回复 悄悄话 偷技术这件事当年美国人,德国人都做过,人性弱点而已。至于老死不相往来的事,你大可以放心,只要你给共产党造谣,做个著名的”异见人士”,即便你非要做个”异见人士”,土共也顶多不让你回国。城里有不少反共反华的,还不是该回国就回国,还有一个是美国公司派在中国常驻的。还是那句话,你我这样的小人物,土共是不屑于和我们过不去的。
昧名 回复 悄悄话 有一次中国有两个人到美国意图窃取一个美国的技术,因为正好属于我的范畴,他们就想让我利用工作之便帮他们窃取。我没有揭露他们,只是帮助美国公司做了一下防护,没让这俩中国人得逞。结果,我到我一直参加的一个娱乐性的华人专业协会说起这事。一个好心人赶紧劝我不要冒那个险,说得罪了“中国”,它们会报复我甚至我会有危险。另两个人马上用正如下面”yfz9465”和“tomcat77”那些大道理讽刺甚至指责我。那个劝我的好心人马上吓得不敢再和我在一起,躲得远远的。我以后就没再去那个协会活动。那都是些华人知识分子啊,他们去美国的时间比我久,我猜应该多数都是美国公民了,而我才仅仅是美国绿卡,都能出于正义感,保护一下美国不被盗。而他们竟然为了中华民族,中华文明,中华文化和大惊小怪的理由连讽刺带指责我不爱国。让我非常意外,我当时恍然体验到了,在美国的华人那个小小的生态环境,由于没为了爱中国,把人家美国公司花了十几年几十亿美元,才做出的好技术顺手牵羊的既孤立又无助。
楼下tomcat77明目张胆地威胁我:”你如果打算和中国老死不相往来就没什么好怕的“!就是说如果我还想和中国往来,就必须为我本文所述的仅仅一个想法而担惊受怕。这还是在美国的网站上。可想而知如果是在中国境内。。。。。。

那位嘴里重复的“活在那个痛苦的年代”我还太小,没有任何印象,但他既然总是这么说,我猜那应该的确够恐怖的吧。 中国啊,连今天这样的恶霸们都如此横行,也只能是哀其不幸叹其不争了。
tomcat77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昧名' 的评论 :
林太太为什么打断采访我不知道,不过我想如果她像你一样打算和中国老死不相往来的话也没什么好怕的。看来不是林教授,而是你还活在那个年代里。那段痛苦的经历让你对中共,中国,甚至中华文化产生了一种憎恶感,这种憎恶敢也影响了你适应时代变化的能力和意愿。我还是那句话,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在历史上都有污点,都有疯狂的年代。但如果人们总是用那个年代的视角,用一种思维定式去评价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这显然是荒谬的。就像一部2个小时的电影,你刚好看了其中1分钟最悲惨的部分,就断定这部电影是个悲剧,导演是个变态,这真的不是一个成熟的人应该有的处世态度。
青海 回复 悄悄话 这样的标题,配这样的内容,说明什么?博主的思维,有些问题。
昧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omcat77' 的评论 :

我没明白你说林教授的例子不恰当是什么意思.我这篇文章本来说的就是由看了林教授的那个视频,才让我想起了两年前在德国的一个感慨.

林蔚教授是美国人,他从来没"活在文化大革命那个疯狂时代"过.他是著名的美国亚太安全与中国战略专家,他主持的美国的最重要智库之一经常为白宫提供的分析.能起到影响总统班子的战略决策作用.你先去看一看再來和我讨论吧,真的非常有意思呢.不然你根本都没看过那个视频,怎么能说我的例子恰当不恰当呢?对吧?

我11年被上海,江苏省,大连市出资邀请作为"海外高层次人才"带着我的澳洲分公司经理一起回去了一个月.其中江苏和上海浦东都提出给我个什么百人计划,并提供丰厚的团队与个人生活资金,我一概谢绝了.

我在这三个政府安排的行程当中, 开小差儿,自费回了一趟北京,见了几个我的发小,其中一个是上市的通讯公司的副总裁,他的两个分别担任上海证券和中信基金的重要部门的好友(我没记住他们的具体部门,反正大家都是以什么什么"总"相称),请我吃饭的时候,告诉我有一个项目经过16位股东,开了两天会决定给我年薪一百万聘请我.他们满以为我会受宠若惊呢.结果我哈哈大笑,谢谢他们的好意,告诉他们说如果事先和我商量,就不用浪费他们那么多人的那么多时间,还踌躇半天,才费劲地挤出1百万年薪聘我这个事了.给我多少钱我都不会回国的.

那一次行程中,我们的澳洲经理好几次惊讶地问我: 中国的下级官员们,对上级为什么那么好像都是奴隶般地,吓吓唧唧地诚惶诚恐(因为当时我们是在南京和杨卫泽季建业座谈,他们的下级们众星拱月地围着他俩那种卑躬屈膝,我不觉得什么,但把我的外国同事给震撼到了). 一年多以后, 他到美国总公司开董事会时问我, 为什么季建业不回复他的邮件了.我才知道他俩后来还一直有联系.我告诉他当初和我们座谈的杨卫泽季建业都进监狱了.又是把他给震惊了一遍.

我前年离开德国就又回到北京,参加在北京召开的第五届国际自然医学大会,我在会上有演讲,那一届各国决定在中国召开就是考虑到中医历史悠久,应该是自然医学的重地.没想到除了我(我是现代自然医学,还是代表美国公司,根本不是中医),华人就只有一个北京部队医学院的中医教授, 派他的一位会英文的学生代替他出席大会.而那次我的发小又给我介绍一个中国号称著名的自然医学公司商量合作.我一看那是个大型直销公司也谢绝了.所以我不能算是完全不了解现在的中国了吧?
yfz9465 回复 悄悄话 物理是我专业,学科学讲究“实事求是”。你有科学家的精神吗?好好看看自己写了什么!什么叫“中国人发明了恐惧”!告诉你,两千多年前,当基督被钉在十字架上,人类就见证了什么叫恐惧。你那是礼貌问题吗?你是不懂得如何做人。看看你说了些什么东西!“突然意识到了中国最伟大的发明,就是把Dachau等其他的纳粹集中营, 连同那座著名的焚烧炉,以及柏林的屠杀碑群,搬迁到并且峻刻在了中国人民的灵魂里。”。你连最起码的品质-真诚都没有。连最起码的事实都不顾。即使共产党做错了什么,那与整体中国人有什么关系。用“中国最伟大的发明”这种奇葩的题目,来说明中国人爱好建立恐惧,没其他民族文明。这不是否定中华文明是什么!
哲学是什么?是智慧。它要求追随者不能被仇恨所束缚。留给你作个警示吧。
tomcat77 回复 悄悄话 我觉得你举的那位林教授的例子并不恰当,这个人显然还活在文化大革命那个疯狂的时代。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都曾经经历过失去理智的时代,比如美国的蓄奴和南北战争,德国的二战,但你不能说美国蓄过奴美国人就是天生种族歧视,德国人选过希特勒德国人就是天生的纳粹。中国改革开放已经40年了,不论是生活水平还是人民的思想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每年都回国,这种变化是亲身经历的。和我国内的朋友相聚时,我时常惊讶于他们竟然敢如此批评政府。我们不能忘记过去,但同时也不能用过去的眼光去看待现在发展中的世界。你的亲人都很早就离开了中国,我估计你也很久没有回国去看看了。建议你多了解现在的中国,最好回去看看,再来发表评论。
昧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fz9465' 的评论 :

出于对你花那么多时间来我这里讨论的礼貌,我最后再尽量回复一下我能看懂的,你说的一些内容: (1) 我是从事自然科学的,所以准确和真实成为了习惯.我不能同意你那些粗针大麻线的"足够"和"相当于",但这不表明你错我对,咱们各自在讨论中表达不同的观点,这没什么,对吧?(2)你从我的文章里,能看出否定中华文明的清楚内涵,那我可需要自己再多读几遍看看了,因为我对这一点很以外.(3)你说我否定所有中国人,请指出来文章里的哪一句可以证明你的这一说法( 4)看来你也喜欢哲学? 是的,我是很喜欢许多古希腊哲学家,和维特根斯坦的论著,你说的对,我还会继续学习其他我所感兴趣的哲学观点的.我对历史确实不太感兴趣,所以到德国特地逼着自己才走完了纳粹集中营和犹太屠杀纪念碑群.

另外,仁义礼智信,不仅仅是中华文化好不好? 我既然生活在西方,确实做人做事都是遵循本地的benevolence, righteousness, courtesy, wisdom和loyalty文化.和你所说的差别很大吗?

你说我内斗非常精通可是个判断错误,我的朋友们给我起的外号叫"炮筒子".

我开玩笑问你一声是不是开帽子铺的, 你就把那叫做乱扣帽子的习惯.其他的我就不浪费咱俩的时间了.就谢谢你的来访吧.
yfz9465 回复 悄悄话 他被烧死的罪名是支持"日心说"就足够了。那时还没有知识产权一说吧,坚持一种学说,是个知识分子。相当于现在的科学家。
每个人的文章都有内在意思,你否定中华文明的内涵是很清楚的。你以中国人有内斗的习惯来否定所有中国人。有“内斗”就一定是罪恶吗?学点哲学,学点历史。从哲学上讲,优点也是缺点处。西方中世纪没有内在,君主专制。中国封建社会的内斗,说明已经是文人士大夫主政了。那是一种进步。文艺复兴时期,内斗才进入西方。
中华文明有很多好东西你都没有学到,比如,仁义理智信;内斗却是非常精通。如果你不在所有中国人头上扣帽子,我不会多说一句话。中华道德告诉大家,做事先做人。先改掉你自己乱扣帽子的习惯吧。对共产党不满,却把怨恨发到全体中国人头上。共产党有很多错,也有很多对的地方;这是国际社会的共识。眼中只有错误没有正确,那只能是内在黑暗。
昧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fz9465' 的评论 :

抱歉,我没想到你会把意大利那个道明会的狂热分子教士布鲁诺说成是"日心说"的科学家. 他是啥时候盗窃了哥白尼的知识产权我不知道,但我从维基百科上看到的是,特别强调他仅仅是根据哥白尼创造的系统,向外推展出一种, 与当时罗马教会对《圣经》的解读起了严重冲突的主张, 而被罗马教会烧死。布鲁诺绝对不能被称为是科学家,烧死他更没有天主教什么事儿.

你后面绕呼的那些要不要先自己捋捋顺? 我仅仅做的就是罗列些事实,可你非把那叫做否定事实. 然后你又用拉扯其他民族也内争,用西方人屠杀印第安人作为理由,把我沒讨论别族的内争,就突然扣上是对自己民族有仇恨, 是心理黑暗,是否定人类文明.......你是开帽子铺的吧?
yfz9465 回复 悄悄话 为“日心说”而被烧死的是布鲁诺,别张冠李戴。否定事实是徒劳的。每个民族都在不断地犯相同的错误。西方人在屠杀印弟安人时,我们能说简单地说他们是落后民族吗?这样的事实还少吗?中国人也一样,会重复错误。只是你的逻辑在其他民族身上同样成立,这不成了否定人类文明了。说什么“中国不仅拒绝修正过去的错误,反而继续变本加厉地不断重复那些错误。”?又有多少事实来证明。那怕是西方精英也无法认同你的观点。那个民族没内争。
一个人如果对自己民族有如此的仇恨,只证明自己内心黑暗。
昧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HUOYAO' 的评论 :

你号召若想活得顺畅,不当祥林嫂的人们,都应该针对今天的领导人?嗯,很大胆。
昧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dknight' 的评论 :

是啊,心疼中华民族。
昧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omcat77' 的评论 :

我坚信会把我这篇文章,误读成是我为了我个人“以为中共会和你我这样的小人物过不去而大惊小怪”的,绝对是寥寥无几。

我将近三十年前努力出国之后,还没等站稳脚跟,就先把父母和弟弟全都接出国,之后才全家一起为新生活而共同努力。如今,我父母和弟弟一家早已是美国公民很多年,我家早都是美国绿卡但是澳洲公民,我的两个儿子出生在澳洲,现在一个落户在日本,另一个定居在德国。我本人和我全家早都过上了international citizens(我的朋友们对我家这样称呼)的幸福生活。

我写此文,无非是分享一下我所体验的“活得好好的”大概是个什么自由自在的姿势,仅此而已。中国人不同意我的观点,宁愿选择继续我文章里描述的那样生活,是人家自己的权利。我除了尊重人家的选择,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你说人不能活在过去,实话。但是如果无视过去曾犯过的,被火烫伤甚至烧伤的错误,而继续变着法儿玩火,只能被烧得遍体鳞伤。我写文章提这么个醒儿,以及你我在百忙的生活和工作中,抽出宝贵的时间来讨论中国的问题,还不都是源于希望中国好,这么一个共同的目标吗?不然,咱才没那个闲工夫呢。对吧?
昧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ugeriver' 的评论 :

楼下"诚信"网友已经纠正了我。他说得对,这又算不上是中国的发明了,这是所有极端宗教政权的共同特征。在这样的政权下,人不应该有尊严,就只能是低下的工具。不用为他们寒心,保不齐人家自己心甘情愿美着呢。
昧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raker999' 的评论 :

您这个说法是中国政府的经典国策。我个人对此是“服”就一个字。
昧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fz9465' 的评论 :

首先,"日心说"科学家哥白尼被天主教烧死纯属谣传。其次,我这篇文章正是指出了中国不仅拒绝修正过去的错误,反而继续变本加厉地不断重复那些错误。更是把任何人对他们的善意提醒,统统扣上是"用某个错误来否定一切的自我发泄"这个帽子。如今,人们这样做已经不是恶意扣帽子,而是习惯使然了。我明白,我和一个朋友常像咱俩这样对话。但不影响我俩的友谊。
ZHUOYAO 回复 悄悄话 活得拧巴的人很多尤其那些老古董,领导人都去世了几批人了就他和祥林嫂一样
昧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诚信' 的评论 :

我好不容易发现的一个中国的伟大发明,这下又得拱手让人了。虽然心又不甘但不得不承认还是你说的对。谢兄台提点!
昧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不言有罪' 的评论 :

是吗?看来中国政府就是喜欢用这种方式提醒人们不要忘记林昭,用重庆公安发布会的方式为郭文贵在全国和全世界做广告,用中兴被禁售的方式鼓舞全国人民自力更生造芯片。
qdknight 回复 悄悄话 中华民族命里有共裆这一劫。
tomcat77 回复 悄悄话 何必大惊小怪?你真以为中共会和你我这样的小人物过不去?日本有个教授是个归化了的中国人,不但极端反共,而且极端反华,说出生在中国是他这辈子最大遗憾。就这样不还是活得好好的?中共历史上确实犯了不少错,但我觉得人不能总活在过去,应该用发展,客观的眼光看问题。
rougeriver 回复 悄悄话 这样的“发明”令人感到心痛;还有另外一种令人心痛的“发明”--到处扯块红布胡作非为。总之,一个失去人应有的尊严的民族,只能是低下的工具,令人寒心!
braker999 回复 悄悄话 呵,能令逢中必反的人内心仇恨和恐惧,那中国政府就是做对了。国家有点像身体免疫力,不能消灭绝大部分有害的东西,包括自己身体产生的癌症,那么就是国家被消灭。
yfz9465 回复 悄悄话 按你逻辑,天主教将“日心说”科学家用火烧死的事实,那么人们可以将天主教定义为邪教了。
人们文明历史是一个不断发现与不断修正的过程。人们可以用某个错误来否定一切,自我发泄。也可以用错误来发现途径,而拥抱未来。幸运的是,历史家们只记载后者,前者只是历史噪声。
诚信 回复 悄悄话
老兄的视野应当更宽一些。 这个事情根本不是发明,前苏联,北朝鲜都这样,还有太平天国,ISIS等等都一样,极端宗教政权的特征而已。
不言有罪 回复 悄悄话 今天,是政府射杀林昭50年。政府还向林昭的母亲要了5分钱子弹费。这样的政府,这样的国,怎么能让人不鄙视?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