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正文

健康民主与共产主义

(2018-02-02 22:38:55) 下一个

这几天闲来无事,去润涛阎先生的博客观个光。看到精彩之处忍不住参与讨论起来。所以经old-dream网友一附和,决定把那个讨论转过来保存。并把在人家博客里因为不好意思占用太多篇幅,所以没说完的内容记录在这里。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1666/201801/34592.html

阎先生讨论和感兴趣的是关于在中国怎样实现民主的话题,看来他很是花了不少心思琢磨在中国怎样能够实现民主这个问题上。但我从事和感兴趣的是现代健康范畴,而且格局很小-----个人健康。因为我不相信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无产阶级自己那套忽悠,所以三十多年前我开始研习,尝试和追求的是在我个人和我家里实现民主与共产主义。慢慢引起一些朋友同学们的好奇并参与进来,我90年到澳洲就打算进行一下专业规范地学习,到了00年就开始了在墨尔本收费的服务,09年扩展到美国边经营边进一步学习提高,16年我又花了8个月时间去日本和德国游历,并利用在慕尼黑和柏林停留的半年时间,顺便又观摩了瑞士和法国的现代健康技术与发展。去年回到澳洲从西到东边实践边了解好几个城市的情况。俗话说十年磨一剑,我是三十多年磨的一剑,并将继续磨下去。

健康和民主这两个词在不少人听来已经很是不耐烦甚至厌恶了,因为不仅空谈的已经太多,搞不好还被挂着健康和民主羊头,实际上贩卖独裁和假药狗肉的骗子们坑上一把。所以我说民主只有在健康的环境里才能形成,肯定很多人会不理解。而我要是说民主和健康能实现共产主义,更是会被人笑掉大牙了。所以我如果不是因为在那个讨论里自然而然提到了健康和民主的关系,而且没讨论完整的话,我从来是没打算把这些写出来的。因为对很多人没用,而对早已经达到了民主健康甚至实现了共产主义的人们则根本不用写这些。

在举例说明健康民主之前,先说说我对马克思的拙见: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还的确能是真理,只不过看应用在哪儿了,用对了地方就能看出颠扑不破来,用不对地方或者该用的地方主人根本不让用,马老先生的理论就被当作了空想。我在中国从没认真读过马克思理论,对他也就仅限于小时候背诵语录的那点儿印象,只记得他号召实现共产主义,人人按需分配。的确挺好的嘛。

后来出国,因为兴趣,也为了对自己所热衷的研究进行尽量广泛地丰富与不断提高。所以看了很多古希腊各种哲学家的不同论点,觉得非常有意思,很是开阔眼界。兴趣所至就也走马观花地挑选着浏览了一下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哥达纲领批判”和“法国内战”英文版。之所以挑选着看,是因为首先马老的理论用在宏观经济社会,特别是政治范畴,不是我感兴趣的,也是我不认为可行的。但是他的共产主义思想,却让我对照着我多年来的跨学科研究与实践,不得不叹服在近代社会,马克思在哲学领域占有重要的一席,的确是实至名归。二十世纪中叶,很多研究社会历史的理论家们,还都把我们今天日常生活的许多内容,谴责为乌托邦呢。而早在将近200年前的马克思,却从他那个时代就已经可以看到,人类财富技术和科学的每一个重大进步不仅是真实的,而且是可能的。并且从人类和技术的可能性中构建他对共产主义的看法。就这一点,着实甩他前后时期很多理论家们几十条街。

另外,还应该说明一下,把马克思和列宁硬捏在一起,是老毛把他们山寨过来,给自己缝制了个不伦不类的皇帝王冠带着忽悠老百姓的。列宁是前苏联的一个政客之一,而马克思人那可是正经的哲学家呢。只不过他这位哲学家已经由于人类的逆淘汰潮流,不再像古希腊时期的哲学家们那样都是杂家,天文地理数学生物等等都有涉猎,而马老则是只和政治经济死磕,所以被局限住了。但即使这样,列宁只是一个政客,绝对不够资格和马克思相提并论,醉心于厚黑及宫廷争斗的老毛跟马克思就更是风马牛不相及了。润涛阎早就断言了老毛压根儿就没读懂过,甚至索性就根本没读过马克思的著作,给数学考零分以及师专勉强毕业的丑,用拉洋大人做虎皮一遮就变高大上了,和如今不读书却拿它个博士学位是出于同样的心态。

我把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思想与我从事的领域一进行对照,就看出了其伟大之处。我是一目十行挑着看的马老的书,并没很认真所以没记笔记。因此我只说对照他的“思想”而不是与他的具体理论进行详细的对比。印象里马克思把共产主义的未来分成两半,第一个阶段通常称为“无产阶级专政”,第二个阶段通常称为“完全共产主义”。这一套思想不是针对全新诞生的社会,而是用于改造旧社会的,所以第一阶段在各方面仍然带有从其出生的旧社会的胎记,但第一阶段是完全共产主义所必需的酝酿时期。马克思从来没有指出这第一阶段可能会花多长时间,不过第一阶段最终几乎不知不觉地会逐渐让位于第二阶段。

下面言归正传。说说健康民主。民主故名思议就是人民做主,从承诺对满足他们需求有相应施政纲领的贤达们中间选择他们认可的那个。具体到每个人,我们的身体其实就是一个个典型的,由五脏六腑骨骼细胞等“人民”组成的社会,这些“人民”都有着不同的需求。按说正常情况下每个人都爱惜自己的身体,都不会对自己身体里“人民”的诉求置之不理,不允许他们民主吧?但实际上却恰恰相反。

大脑这个决策者,会根据味蕾等感官报告给他的信息,按照自己的喜好,指挥社会的军队---双手,来为它打造他所决定送进嘴里面的物品。如果它再看重价格的话,那它的决定就是吃那些便宜的自己的喜好。身体里的人民包括双手都是无产阶级,每天的工作就是操劳于身体的新陈代谢。如果哪个人民因长期诉求不满而表达些痛苦的话,轻则被军队或按压或针刺,重了就把身体交给医疗机构,或者被药物殖民或者任人宰割。人民就这样或者被首脑们剥削,光让干活不给饭吃,或者敢炸刺儿就被医疗手段镇压和宰割,其命运是不是就只能这样默默地被自己的首脑和双手们伤害着?

试想,这个时候如果别人劝导这个人,别把头脑变成一个伤害自己人民的独裁的绞肉机,要民主。因为如果你自己都不在乎自己人民的需求,凴什么医疗机构那些外人会比你自己还在乎.....这个不识时务的劝导者会受到这个人什么样的对待不难猜测吧?

人类今天的许多医疗管理系统都是延续着七千年前古埃及时代建立的系统。那时因为地处沙漠,人们常因为食品里的沙子造成牙病。因此为了治牙诞生了人类的第一个医生牙医。后来渐渐为了解决更多不同的病痛,扩大了医治的手段范围,为了解决各种手段的参差不齐,人们就决定建成了最早的医院及其管理规范包括假期劳保和退休等等条例。因此,那时的医疗系统是源于人们的需求建立起来,是为了尽量满足那些需求,所以是民主的。而今天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今天的医疗大家都有目共睹,而且那不是我要讨论的。我只说说今天的健康民主。

大约一百年之前,欧美国家的健康行业分成了两大流派。一派是依靠人工医疗,另一派是尊崇自然愈合。我是自然派搞实战的,所以我致力于首先不断地潜心研习和了解身体里各位人??民的不同需求,同时为这些需求及其随着时间,环境和科技发展产生的不断变化,在这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尽量挑选出正确的满足各种人民需求的方法来。

今天,自然医学经过了近百年的发展,特別是1959年纳米技术的出现,尤其使得自然愈合实现了一个大的飞跃。所以,目前世界上部分少数人,不仅通过新技术应用着民主健康,而且有的也确实已经过渡到了实现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这样的情况,我在瑞士感受到的较多一些,其次按我见到的数量排序是德国,美国,法国澳洲和日本。

遗憾的是,共产主义的健康是比较小众不可能普及的,即便是民主健康往往也是很难实施的。就像民主不但不可能在中国出现,甚至在美国这样已经民主了的国家也开始变味儿。原因首先是经济的拮据,其次是排斥学习,所以造成恶劣的积习难改。让一个随心所欲惯了的头脑,为了自己的身体健康,花钱去学习怎样听从身体里人民的需求,然后为了满足那些需求而让自己过的感觉不舒服,大多数的人都绝不答应。所以,在中国实现民主,比让这个人实现自己的健康还更不可行。尤其是在海外生活的人给中国支招让他们民主,就别说人家绞肉机首脑们根本不屑一顾了,推动绞肉机的永动力广大人民就绝对不答应。因为中国用了几千年,早已经造就了主子的喜悦就是自己最大需求的人民。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水土环境的恶化,最直接的表现形式,就是那里病态的人民越来越多。瞧瞧美国这次通过两党争斗,所呈现出人民的各种表现。中美共同印证了世界上没有坏人只有病人这个说法。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Wiserman 回复 悄悄话 用身体作比喻 适当吗?
大号蚂蚁 回复 悄悄话 马克思主义是对自己,福利主义其实就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列宁主义及以后是错的,挂羊头卖狗肉,实质上是半奴隶社会。根本不是物质文明精神文明达成以后实现共产主义。
昧名 回复 悄悄话 首先欢迎几位网友来做客。请容我抽时间专门写篇博文与各位切磋你们提出来的问题。你们每个人的留言都给了我不同的启迪。先在此表示感谢啦!
股聋 回复 悄悄话 反正也不懂,跟着起起哄:

咱天朝这千年老大,叫八个小鬼打得弃都割地陪款,咽不下这口气呀!

“马科思”主意出现了,能救中国!还不赶紧抓住这根救命稻草!你看看,旧俄国,越南,北韩,墨西哥。。。旧中国,差不多都是穷的叮当响的,老子要饿死了,快把那解饿的馒头给俺!
braker999 回复 悄悄话 这楼主说了一大堆,原来是建基于中国人民是不可救药这一论调的,“早已经造就了主子的喜悦就是自己最大需求的人民”。这能力和经历真不成正比啊,这要多愚蠢才能相信这谬论的。最可笑的是,如果别人看来楼主就是基本逻辑判断能力有很大缺陷的那个,楼主自己所说的不可救药中国人中的一员,那么楼主究竟是不是不可救药的呢?
枪迷球迷 回复 悄悄话 你那抽象地谈共产主义,跟老马是一样的忽悠,一到细节上怎么运作就说不出来了。你要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吗?请问明天超级碗的门票分配给谁?

其实共产主义之邪恶还不在行不行得通,而是在于你打算怎样对付那些不信共产主义的人,你除了把他们杀掉是没有别的选择的。
万年穷 回复 悄悄话 在中國要實現大健康目標,首先必須破除現代西方醫學的一整套體系,代之以更加符合人體自然規律的新理念、新療法、新制度。這種破,當然也要破除科學主義的話語權。要實現這一目標,民主政體是不可或缺的,是以人人參政作為前提的,而不光是醫療界的事情。離開人人參政的社會意識(全民參與對大健康問題的大討論,就像文化大革命那樣),我們的健康將依然操持在西醫霸權的手中,就不會有真正意義上的解放和自由(包括自己的健康)。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好深奥呀,比老阎的文章艰深多了。不过我能半懂不懂地闹明白的一点是:甭想在中国实行民主,那不符合几千年的传统,作为中国肌体组成部分的人民不答应。

唉,反正都是空谈,我没闹明白也没啥关系,昧名大师又不考试。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