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战上海邮电大楼与重型武器

(2019-10-21 23:13:27) 下一个

这篇闲扯,源自于网友小宁波在某论坛传达的毛主席指示;指示说:打上海,要文打,不要武打。

小宁波传达的指示及其原文,附在篇尾。

就小宁波传达的这个指示,及其它具体进攻上海时候的战术手段及火力配备,我认为,毛主席并没有说不准用步兵加农炮迫击炮什么的。然而到了具体指挥作战这一层,就变成了不准用重型武器,包括步兵迫击炮、加农炮,轻型坦克及其它火焰喷射器什么的了;而坦克要是一上,就要开炮,进攻途中也就免不了瓦墟一片了。

那么不准用重型武器,是不是又是总理跟直接作战指挥人员,以毛主席名义,具体这么解读的呢? 周总理有这个习惯。

有关这一层具体作战的典型战例,就是战上海时期,解放军对四川路桥北面反动军队负隅顽抗的邮电大楼,展开的进攻战斗。

因为有命令不准使用重型武器,战士们一开始除了头上钢盔,就是肉身了;几次冲锋,就在全国解放的黎明曙光在即之际,桥上就此倒下并长眠了很多勇敢无畏的解放军战士。

邮电大楼周围居民,应该早就逃跑;如果解放军一开始遇到盘踞邮电大楼反动派的负隅顽抗,就用加农炮对准楼面敌方火力点啪啪轰击并用迫击炮同时往顶楼守敌成扇面状地,也是这么地哔哩啪啦一下,估计不用半小时就可以极小代价,解决负隅顽抗的反动派。

对此,我这个毫无作战经验的无用书生,面临这种局面都会迅速策划这么个进攻部署,何况历尽战火考验的解放军一线指战员了。

但这场战斗没有如我设想的那样发生,因为毛主席说了,要文打;所以基层指挥员就将其解读为不准用重型武器,不准开炮轰塌洋人设计的洋楼 - 四川北路邮电大楼。

洋楼啊,洋楼,有个洋字儿。

是不是又是总理暗下跟具体指挥战斗的指挥员们,以毛主席的名义,这么解读主席指示的?

毛主席并没有指示不准用步兵加农炮迫击炮什么的解决负隅顽抗之敌。

匪共解放军指挥官及其它官员里头,还真有不少崇洋迷外者;估计当时多是文职参谋人员(不太清楚陈毅同志在其中的角色)。其时面临全国解放,老粗指挥员们听秀才们这么一说,估计怕人说自己没文化,不尊重知识,也就难以下令用重武器轰击进攻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德国军队保卫祖国的顽强战斗作风,盟军没齿难忘。进攻德国本土,盟军出动战机狂轰滥炸,很多古罗马时期留下的古迹及后来欧洲文明的象征性建筑,均遭战火摧毁或部分毁坏。比如著名的建于 13 世纪的科隆大教堂。对此,米军所有的重型火器及空中力量,丝毫没有什么轻重考虑,毫无顾忌地发狂炮击及下蛋狂轰滥炸以摧毁敌方的抵抗力量。

到是德国空军当年对伦敦的轰炸,都是严格地集中在伦敦东区的工厂及码头,摧毁那些对于与军事及战争有关的工业及运输设施。伦敦著名的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在整个二战过程中,毫发无损。

匪共某些人物惧怕洋人及利用洋人在政治上搞垮政治对手的不良习惯,至今犹存。

科隆大教堂,远比四川路桥北面的邮电大楼,有价值得多了。
 

------- * --------- * -------- * ---------

【小宁波原文】

“打上海,要文打,不要武打”

 
来源: 2019-10-19 12:27:42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10371 次 (17551 bytes) 
1949年5月27日晚上,上海滩的十里洋场,南京路的街道上,灯光依然璀璨,人流熙熙攘攘,一派繁荣景象。此时的东方大都市已换了人间,上海解放了!

上海是中国乃至亚洲最大的工业城市,是远东闻名的金融、贸易中心,号称“东方的巴黎”。随着渡江战役的胜利,人民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迅速向上海外围进发。国民党将上海作为负隅顽抗的最后据点。蒋介石命令汤恩伯坚守6个月,一方面加紧抢运物资,并幻想借力国际干涉;另一方面又算计着一旦战事失利,就把上海搬空打烂。面对这种复杂的形势,在北平香山的毛泽东等中共中央领导人一直在思考:怎样才能使这座闻名世界的大城市既迅速解放而又不遭受战火摧毁?怎样防止国民党反动派破坏?这不仅是军事上迫切需要解决的重大问题,而且在政治上也具有举世瞩目的重要影响。

毛泽东强调,“打上海,要文打,不要武打”

▲陈毅在上海

毛泽东把解放和接管上海看成中国革命的“一大难关”。中央主要有两大担心:一是人民解放军解放上海,美国是否会出兵干涉;二是如果党和人民军队在解放与接管的两个环节上衔接不好,造成进城后停工停电和社会混乱,上海就会变为一座死城。为此,早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期间,毛泽东与中共中央华东局的同志讨论解放上海问题时,就明确提出“慎重、缓进”的指导思想,强调“打上海,要文打,不要武打。不仅要军事进城,还要政治进城”。5月上旬,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在讨论解放和接管上海方针时,都反复强调,最重要的一点是不让国民党搞焦土政策,尽可能完好地保存这个全国最大的工业城市。党中央关于接管上海方针的制定,为上海的顺利解放和接管指明了方向。毛泽东强调,“打上海,要文打,不要武打”

▲解放军“文打”上海:只准使用轻武器作战,一律禁止使用火炮和炸药

为解放和接管上海,党中央很早就开始在做组织准备工作。1948年12月,党中央致电上海局,选派30到50名干部前往东北解放区学习管理城市的经验。3月14日,周恩来受党中央和毛泽东的委托,出席中央召集的人事安排座谈会,研究上海的干部配备问题,确定邓小平为中共中央华东局第一书记,饶漱石任解放后的上海市委书记,陈毅任上海市市长。4月下旬,中央给上海局及香港工委发电,指示潘汉年、夏衍、许涤新等迅速赶回北平,准备参加上海的接管工作。5月12日晚,毛泽东在香山双清别墅接见潘汉年一行。毛泽东对他们说:你们三人都在上海做过地下工作,可以说是老上海了,应该把上海接管工作做好啊。周恩来也叮嘱潘汉年:“你要当好陈毅同志的助手,做好各方面的工作,使中国这个第一大城市,能够正常运转下去。”

同时,中共中央华东局从各解放区抽调5000余名干部到江苏丹阳县城进行接管上海的集中整训。集训期间,除了筹备建立接管工作机构、配备干部,准备粮食、棉花、煤炭等物资外,十分重要的一项就是进行接管干部思想、纪律教育。5月10日,陈毅做入城纪律和政策的报告。他说:我们到上海,一举一动对敌友都有影响,我们在上海接收好,全世界工人阶级和朋友都会高兴、欢呼,敌人更会垂头丧气,我们在上海搞坏一件事,全世界都会知道。他特别强调加强入城纪律,将入城看成党和人民军队带给上海人民的“见面礼”。为此,华东局要求接管干部认真学习和严格遵守党中央5月16日发出的《关于入城部队遵守城市纪律的指示》,并专门制定12条更为具体的《入城守则》,规定部队尽量做到驻扎在郊外,马匹、大车一律不准入城,部队一律“不入民宅”等。

毛泽东强调,“打上海,要文打,不要武打”

 

毛泽东强调,“打上海,要文打,不要武打”

▲进入上海时,解放军战士风餐露宿

在军事部署上,中央军委明确指示“不要过于迫近上海”,同时“要准备接收上海,以便在上海敌人假如迅速退走,上海人民要求你们进驻的时候,不致毫无准备,仓卒进去,陷于被动”。当时,国民党守军正在向海上逃跑,抢运大批珍贵物资。渡江战役总前委心头也很着急,但由于战线推进太快,许多准备工作来不及或不细致,因此上报中央军委,要求推迟进占上海。毛泽东批准总前委的请求,要求总前委在准备工作未完成前不要占领上海,指示何时占领上海“仍须依照我方准备工作完成的程度来做决定”。

中共中央还指示上海局和地下党组织全力配合和协助解放军,把战斗堡垒建到敌人内部,广泛发动群众。他们成立策反工作委员会,先后策动国民党空军6架飞机和“重庆”号等20余艘海军舰艇,以及国民党军预干总队、伞兵3团等多次起义,促成了刘昌义等部队投诚;搜集了大量军事、政治、经济等方面情报,将国民党长江布防图、淞沪地区工事构筑图等资料及时送到三野领导机关,为制订解放和接管上海方案提供了可靠依据;广泛开展反搬迁、反破坏,护厂、护校斗争,恢复“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的活动,组织工人、店员建立“上海人民保安队”,组织教师、学生建立“人民宣传队”,在铁路、海关、银行等行业组织反对国民党搬运和破坏机器、原料、财产的群众性斗争。

各项准备工作就绪后,中央军委于5月20日下达总攻命令。在进攻上海市区的战斗中,为避免破坏城市,总前委命令只准使用轻武器作战,一律禁止使用火炮和炸药。战斗打得异常艰苦。在苏州河一带的战斗中,敌人凭借高楼大厦,居高临下构成火力网,严密封锁河面和街道,解放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很大的流血牺牲代价。5月27日,上海宣告解放,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第二天,上海市政府也宣告成立。上海市军管会、市政府在陈毅领导下,按照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确定的完整地保全上海的方针,采取“按照系统、全部接收、调查研究、逐步改造”的原则,全面接管上海。

接管工作中,对原机构和人员采取稳健的接管策略,广泛吸纳各方面专家和人才。赵祖康是其中一个典型。5月28日,陈毅率部接管国民党市政府,代理市长赵祖康召集200余名旧职员全部在市府大楼会议室端坐候命。赵祖康原是著名的道路和市政工程专家,上海解放前被国民党任命为代理市长,但他不愿为国民党卖命,配合上海地下党为顺利解放上海做了许多工作。陈毅问:“你对将来有什么打算?”赵祖康有些犹豫地说:“今后我想回交通大学去教书,不知可以否?”陈毅摇了摇头。赵祖康不禁疑虑重重,想道:自己毕竟是国民党的高级官员,恐怕难以得到共产党的宽恕和谅解吧?陈毅觉察到他的心情,笑了笑说:“赵先生,不要有其他想法。你留下来是对的,国家需要人才,你可以发挥自己的专长。我们想请你继续担任工务局长的职务。我相信我们会能够很好合作的。”“我?!”赵祖康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陈毅的话又是那样清晰有力。

陈毅的话一直铭刻在赵祖康的心上。时隔多年,他逢人还在说:“我终身都不会忘记陈毅同志那句出乎至诚,感人肺腑的话——‘我们是能够很好合作的’,这句话在我一生中许多重要时刻都起过作用。他帮我做了一种选择。历史证明,选对了。”在他的影响下,原在国民党市政府供职的许多工程技术、医务卫生、市政管理等方面的专家和人才都安下心来,为新中国积极工作。

毛泽东强调,“打上海,要文打,不要武打”

▲上海人民欢庆解放

为保持上海教育秩序的稳定,对高等学校接管采取了相对宽容与缓进的方式。首先号召学校复校复课。6月初,陈毅专门写信给有关大学的教授会:“上海的解放与上海市文化界教授们的若干次爱国英勇斗争是分不开的,尚望共同努力,建设新民主主义的新中国。”号召发出后,受到各学校的热烈响应,绝大多数学校在通告发出一周后就开始复课。6月15日,市军管会委派代表接管交通、复旦、同济等“国立”大学和官办科研机构,对私立大学仍采取不接管、不调整、暂时维持原状的方针。

通过各方面不懈努力,上海的接管基本做到了工厂不停工、商店不停市、学校不停课,始终保持着城市的电灯、电话、煤气、自来水、公共交通的正常运行,让这座城市完整地回到了人民手中。

本文原标题:尽可能完整地保存上海这个最大工业城市

作者:董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老陈杂练 回复 悄悄话 多哥分享的文章很好看,上海如果打成一片废墟,破坏掉的不仅仅是建筑物,而是坚持相信新中国的那些人才。没有了上海的人才,新中国可就真从一穷二白起步啦
多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流浪北美的蚂蚁' 的评论 :
有关科隆大教堂二战受损照片,很多都是远距离黑黑呼呼的,看不太清楚受损情况。但也有很多近距离拍摄的内外受损情况照片存在。我有时间汇总一篇在这里。另外,谢谢你给的链接。链接可能不容许在其它网页使用,没有图片显示。
流浪北美的蚂蚁 回复 悄悄话 还找到了另一张关于科隆大教堂照片的链接,不知能否说明前面的问题?

http://n.sinaimg.cn/sinacn12/289/w640h449/20181105/759c-hnknmqx1483017.jpg

流浪北美的蚂蚁 回复 悄悄话 回楼上的问题:

百度上有很多链接,还有照片,不知这个链接在这里能否打开?http://s2.sinaimg.cn/mw690/696285d7gcd56947c7711&690

谢谢回复!
多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流浪北美的蚂蚁' 的评论 :
蚂蚁啊,您这是从哪位高人那儿来的天方夜潭啊?您这种说法正和世人皆知的事实相反,是反讥米军并会使有良知的米军人员,羞愧得无地自容啊。网上中文英文都有二战科隆的情况,应该便于您查找学习。二战中,德国城市科隆几乎被夷为平地。科隆大教堂被击中 14 次,受创严重。以下是英文维基的一段:The cathedral suffered fourteen hits by aerial bombs during World War II. Badly damaged, it nevertheless remained standing in an otherwise completely flattened city.
流浪北美的蚂蚁 回复 悄悄话 楼上所讲的盟军轰炸科隆大教堂的事不存在。当时美军轰炸机还是特意躲开了科隆大教堂的,这使得躲在教堂内的3000多名避难者免于受到伤害,而离大教堂几百米远的科隆火车站却被夷为了平地。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