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14年巴黎游之凡尔赛宫

(2015-04-18 10:06:45) 下一个

    我们今天将要离开巴黎市区奔赴此行的第二站,位于巴黎郊外20多公里处的凡尔赛宫(Chateau de Versailles)。早上9点钟拖着行李乘地铁来到火车站,在火车站找到Sixt租车行办理租车手续。拿到车钥匙和租车合同后便来到地下车库取车。放好行李后,仔细对照了一番关于车子表面损伤的列表,找到了几处表上没有列出的划痕并拍了照。领导刚想上去汇报,正好碰上了刚才接待过他的工作人员,我们将几处没有记录的划痕指给他看后,他便一一拍照存档。这是从分享欧洲租车经验的网友处学习的。一通忙碌后,我们于上午10:30分左右正式上路。


未来18天的座驾

    出城时路过凯旋门,记得前两天游览凯旋门时还和领导说,这么巨大的广场,这么多车,车道又不分明,又有这么多的出口,这些开车的人本领真不小。没想到今天我们也要亲身经历一次,领导很顺利地找对了出口,转眼间我们已离开了广场。可笑的是,当我向他提起刚刚走过的广场时,他竟然完全没有意识到刚才经过的广场就是矗立着凯旋门的戴高乐广场,他说当时只顾全神贯注地找路了。



    大约一个小时后,我们顺利地到达凡尔赛宫,但是宫前的停车场已暴满。停车场外的车子排着队在路边等着里面的空位。领导当即决定我和女儿先下车去排进入宫殿内参观的队伍,他自己去附近找停车位。虽然来前就知道排队的人会很多,但当我们娘俩儿来到宫殿跟前时,还是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广场中央,那九曲十八弯的队伍一眼望不到头。幸亏这儿的门票包括在博物馆通票里,不然我们还要先去广场一侧的售票处排队买票,然后再到此排入宫的队。而如果你是开车来的话,您还得先将座驾安顿好了后,才能开始排队,所以我们娘俩当时就一个心愿,但愿领导一切顺利!等我们转了无数个弯儿还剩下最后2,3个弯儿时,女儿不放心地要去门口等爸爸。就在我考虑一会儿排到了应该怎么办并抻着脖子张望时,看到女儿兴高采烈地领着领导出现在我眼前,此时,我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领导跟我们讲起了他的停车之旅。他原想在街边找位置,转了几个圈后也找不到空位。后来在一处稍远的停车场找到了位置,但将车停好后去买停车票时,机器却只收硬币,而昨天特意为后面行程破开换得的硬币又在我这儿。于是乎,他跑到附近一家面包房想找店主换些硬币,可人家又不给换。这时,正在排队买面包的一位老先生听到后,招呼领导说他可以换,这才给领导解了围。谢谢这位善良有爱心的老人家。

    一个小时后,我们步入宫内,开始正式参观凡尔赛宫。凡尔赛宫是路易十四在他父亲于1624年建造的狩猎宫的基础上改建的一座豪华王宫,并于1689年竣工。凡尔赛宫作为法兰西宫廷长达107年(1682-1789)。正宫与南北两宫相衔接,左右对称,造型轮廓整齐,庄重雄伟。整座宫殿于1979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宫内分为三部分,The State Apartments, The Kings Wing和The Queen's and Nobles' Wing。The State Apartments又分为Royal Chapel(皇家礼拜堂)和Hercules Drawing Room两部分。

    穿过大理石庭院,按照宫殿的参观路线,沿着Royal Chapel(皇家礼拜堂)外的走廊向前走,便来到了十七世纪厅。我们参观时,十七世纪大厅只开放第一层,楼上部分不开放。一楼大厅内展示了凡尔赛宫的创建史及王室的生活。




模型






路易十五和妻子及家族成员




路易十四骑马雕塑


楼上的路易十四画像

    接下来参观的是皇家礼拜堂, 礼拜堂不能入内参观,只能站在门口看。这里是每日清晨,端坐在二楼,自诩为“太阳王”的路易十四接受众臣朝拜及举行一些重要仪式的场所。1770年5月16日,国王路易十六和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 Antoinette)的婚礼就是在此教堂举行的。


Royal Chapel


金色的祭坛

    祭坛下方刻有浅浮雕“哀悼耶稣”,祭坛上方光芒万丈的三角形代表耶稣复活后的辉煌,三角形中心是用希伯来文写的名字。


礼拜堂前庭屋角


屋角


壁龛内的雕塑


壁龛内的雕塑


祭台上方半圆形拱顶上装饰着《基督复活》(The Resurrection of Christ)的画作。


天顶画



    天花板上装饰着《光环之中的永恒之父向人类许诺上帝的救赎》(God the Father in His Glory Bringing to the World the Promise of Redemption)的画作。画中央光芒万丈的上帝张开双臂接受人类的救赎,四周被无数带着双翼的小天使围着。

    接着来到Hercules Drawing Room,这是国王的宴会厅。厅内拱顶壁画描绘的是大力士Hercules站在独轮马车上,被众天使包围并接受宙斯的祝福,由凡人成为神的故事。这是路易十四为其女儿举行结婚仪式而建造的。大厅的一端装饰着一幅威尼斯共和国赠送给路易十六的壁画,《西蒙家宴》。


路易十四画像


井边的利百加


壁炉


穹顶


西蒙家宴

    接下来参观了国王宫,这里包括了富饶厅((Abundance Room),维纳斯厅(Venus Room), 黛安娜厅(Diana Room), 战神厅(Mars Room), 墨丘利厅(Mercury Room), 阿波罗厅(Apollo Room), 战争厅(The War Room), 镜厅(The Hall of Mirrors)及和平厅(The Peace Room)。

    富饶厅((Abundance Room)是路易十四(Louis XIV)收藏奇珍异宝的珍宝馆的前厅,国王经常会向前来拜见的贵宾展示他收藏的奇珍异宝。这里后来成为路易十五的孙子和路易十六(Louis XVI)的娱乐室。



    天花板上装饰的是大幅油画《The Royal Magnificence》。画中有一件不带桅杆的船形餐具-“国王之舟”(在画的右侧)。每当重大庆典的宴会时,它会被放在国王的餐桌上,作为权利和地位的象征,所有路过此处的人都必须对其行礼。

    维纳斯厅屋顶的拱券上有四幅巨大的表现古代英雄的油画,这是其中的一幅《亚历山大大帝迎娶罗克珊娜》,它象征着路易十四的婚礼。




《奥古斯都驾驶马车参加比赛》

    上图这幅画寓意1662年的骑兵竞技表演。奥古斯都屋大维(Gaius Julius Caesar Augustus)为罗马帝国的开国皇帝,凯撒大帝(Gaius Julius Caesar)的养子,他统治罗马帝国长达41年之久。





    穹顶壁画《维纳斯在她的王国中施展神性和力量》分别代表着妩媚、优雅和美丽的美惠三女神正在为爱神维纳斯带上花冠。维纳斯的正上方是她的儿子丘比特(Cupid),他双手拿着掌握爱情的弓箭目视着自己的母亲。围绕着她下面的是战神玛斯(Mars)、火神伏尔甘(Vulcain)、酒神巴克斯(Bacchus)和海神诺普敦(Neptune)。

    巴洛克风格的艺术家们将木雕的花环与绘制的花环巧妙地结合在一起。



    在大厅的两端,艺术家们再一次用他们的画笔创造了神奇的视觉效果。



    黛安娜厅是路易十四打桌球的房间。大厅正面墙中央是雕塑大师贝尔尼尼于1665年创作的路易十四27岁时的半身雕像。


路易十四半身像

    大厅的屋顶装饰着《狄安娜引导航海和狩猎》(Diana Presides over Navigation and Hunting)的画作。



    四周墙壁的上方是关于战争的绘画。







    象征王权的三朵型百合花雕饰



    战神厅是路易十四的警卫室,天花板上装饰着《战神玛斯驾驶狼驭战车》的壁画。墙壁里有暗室,当差的随时待命,不被需要时就隐匿在暗室里。



    墨丘利厅(Mercury Room)是路易十四的正式卧室,据说他只在此居住了很短的时间。床的位置正对着太阳升起的方向,从正对着床的窗户望出去便是太阳门。大殿的天花板上装饰着表现墨丘利在两只雄鸡拉动的战车上的场景。







    路易十四自诩为太阳神,阿波罗厅(Apollo Room)是国王的御座厅,所以这个厅是整个凡尔赛宫所有厅中最奢华的一个,不巧的是我们参观时,该厅因整修关闭。所以回来后在网上找了一些资料和图片。阿波罗厅布置得极为奢华绮丽,天花板上有镀金雕花浅浮雕,墙壁为深红色金银丝镶边天鹅绒,中央为纯银铸造的御座,高2.6米,位于铺有深红色波斯地毯的高台之上。据说当年的御座因要为战争筹措资金,所以国王下令将其及大殿内的其它银制家具一起熔化。

    绕过关闭的阿波罗厅,我们来到了战争厅(The War Room)。天花板上的绘画是以奈梅亨条约(Treaties of Nijmegen)为主题的,1678-1679年法国先后与德国、西班牙、瑞典、神圣罗马帝国等国家签署了奈梅亨条约。四周的油画描绘的是被法国打败的条约签署国,它们分别为:鹰代表德国,咆哮的狮子代表西班牙;躺在狮子身上的被击倒的荷兰,以及愤怒的战争女神贝洛娜(Bellona,罗马神话中的战争女神)。











    墙壁上椭圆形浅浮雕是《骑马踏敌的路易十四》(Triumph of Louis XIV),路易十四骑在高大雄壮的战马下踏着败敌士兵,浮雕上方各有一个吹着胜利号角的女神,正下方是镀金浮雕,描绘的是《克利奥人正在撰写国王的历史》,它的两旁是双手被枷锁铐着的战俘。



    接着来到了令人惊艳的镜厅(The Hall of Mirrors),这是凡尔赛宫中最大,最豪华的大厅。镜子在当时还是奢侈品,而大厅里却安装了17面巨大的拱形落地镜面,镜子对面是17扇与之对称的17扇拱形落地窗,透过窗户可俯瞰外面的花园。大厅的两侧分别排列着24盏镀金烛台,8位罗马皇帝的半身像雕塑和8个古典风格的雕塑,每座雕塑背后都有一个镀金的大理石壁柱。站在镜厅的中央你完全可以感受到凡尔赛宫的恢宏气势。





    长长的穹顶装饰着以希腊,罗马神话为表现形式的,展示了路易十四从1661至1679年十八年当政期间在军事及外交上的成就,完全是一个为他歌功颂德的画廊。





    这里是接见外国使臣及举行重大仪式的宴会厅。每当这种场合,国王的御座会从阿波罗厅搬运至此,被几千只烛光映照得灯火通明的豪华大厅中央,穿着华服,戴着假发的王宫贵族们饮着美酒,或是跳舞,或是高谈阔论,或是欣赏着镜子中的自己,好一派歌舞声平,纸醉金迷的画面。


1918年,标志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的凡尔赛条约便是在镜厅签署的。


从镜厅看到花园内的两个八角形水镜

    镜厅的旁边是牛眼厅(The Bull's eye Room), 是大臣和皇室成员等候路易十四接见的地方。大厅的一面墙上挂着《路易十四皇族成员》(The Olympian Gods and Goddesses all with features of members of the Royal Family)的画像。





    画中最左边手拿三叉戟钢叉的是路易十四(Louis XIV)的姑妈, 左边第二位是路易十四的弟弟菲利普一世、奥尔良公爵(Philippe I,Duke of Orléans),他右手搂着长角灯,左手轻抚着年幼女儿玛丽.路易斯(Marie Louise)的面颊。

    左边第四位双手拿着鲜花的是路易十四的弟弟菲利普一世的妻子Henrietta of England。画的正中,身穿天蓝色长袍的是路易十四的母亲、路易十三的妻子奥地利的安妮太后(Anne of Austria),路易十三去世后,她曾摄政和辅佐5岁的儿子路易十四掌管朝政。太后右边的年轻女性是路易十四表弟查理伊曼纽尔(Charles Emmanuel II)的妻子弗朗索瓦马德琳奥尔良(Françoise Madeleine d'Orléans)。
太后右边第二位身披紫纱的女性是路易十四的堂妹玛格丽特路易丝(Marguerite Louise d'Orléans),她是路易十三弟弟奥尔良公爵加斯东(Gaston of France)的女儿,她旁边站着的是她的妹妹伊丽莎白.玛格丽特.奥尔良(Élisabeth Marguerite d'Orléans)。

    袒胸露背坐在高台“龙椅”上,手拿权杖的就是“太阳王”路易十四(Louis XIV),他身后身穿灰色衣服的是他的堂姐安妮玛丽路易丝奥尔良(Anne Marie Louise d'Orléans),路易十三的弟弟奥尔良公爵加斯东的大女儿。坐在高台上,“龙椅”旁的是路易十四的第一任妻子玛丽.特雷莎(Maria Theresa of Spain),她左手扶着尚未成年的大儿子大路易王太子(Louis de France),腿上趴着二儿子菲利普.查理,安茹公爵(Philippe-Charles of France , Duke of Anjou),前面坐着他们的四女儿玛丽泰雷兹公主(Princess Marie-Thérèse of France)。

    画框中是路易十四和第一任妻子的两个早早就夭折的女儿- 长女安妮伊丽莎巴公主(Princess Anne Élisabeth of France)和次女玛丽.安妮公主(Marie-Anne de France)。

    接下来参观的是国王的寝室(King's private apartment)和会议厅(Council Study Room)。从1701年起,这里便成了路易十四的寝宫。国王每日“起床”和“就寝”的仪式就是在这里的举行的。床的上方是法国雕刻家尼古拉斯-库斯杜(Nicolas Coustou)1701年创作的镀金浮雕-“法兰西女神守护国王进入梦乡”(France watching over the King in his slumber)。


金色浮雕。

    1715年9月1日路易十四在这个寝室里去世,结束了他长达72年的统治。整个房间由红色金银底锦缎装饰得富丽堂皇,墙壁上是路易十四亲选的画作。






路易十四半身像


镀金的太阳神雕塑

    寝室旁边是国王的会议室。据记载每周周一、周三召开行政会议,周二、周六是财政会议,周五做弥撒和忏悔,有时忏悔会一直持续到晚饭时间,通常周六和周四上午空闲,国王用来讨论建筑、装潢和宫内琐事。



    国王宫的最后一个厅是和平厅(The Peace Room),它与战争厅对称地分布在镜厅的东西两侧。大厅的屋顶装饰着勒布伦1686年的作品《和平的恩惠》(Benefits of Peace),画的四周表现的是胜利的法兰西向曾是他们敌人的西班牙、德国和荷兰等欧洲国家出抛了象征着和平的橄榄枝。
2014年巴黎游之凡尔赛宫




西班牙


德国


荷兰

    壁炉上方椭圆形《为欧洲带来和平的路易十五》(Louis XV Offering Peace to Europe)的壁画表现的是19岁的路易十五为欧洲带来的和平与繁荣,他的旁边是波兰籍的妻子,怀中抱着的是他们的一对双胞胎女儿。



    从和平厅出来便是与国王宫遥遥相对的王后的寝宫。19位法兰西王子曾在这里诞生。床左边的墙壁上有一个为了国王夜间去幽会而开通的秘密通道,通道直接通向他自己的卧室。







最后住在这儿的一位王后是Marie-Antoinette, 房间内也保留了她当时居住时的原貌。壁炉上放着她的半身像。






花园


花园

    由王后的寝宫来到王后接待朋友的贵宾厅(Drawing Room of Nobles)。厅中正面墙上悬挂着《身穿华丽皇家礼服的路易十五》(Louis XV in Royal Costume)的挂毯画像。



    屋顶装饰着法国画家Michel II Corneille 1672年的作品《艺术和科学包围下的墨丘利》(Mercury Surrounded by the Arts and Science)。墨丘利是为诸神传递信息的使者,他的形象一般是头戴一顶插有双翅的帽子,脚穿飞行鞋,手握魔杖,行走如飞。墨丘利是丘比特和迈亚的儿子,是医药、旅行者和商人的保护神,他手中缠绕着两条蛇的手杖经常用作西方药店的标志。






精美的座钟


屋角的镀金装饰

    接着来到Queen's Antechamber(王后的宴会厅),这是王后一家与王宫贵族们进餐的大厅。大厅墙上悬挂着路易十六的妻子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 Antoinette)王后的御用画师伊丽莎白.路易丝.维热.勒布伦(Elisabeth Louise Vigee-LeBrun)的画作《安托瓦内特王后和她的孩子们》,王后怀抱着路易十七(Louis XVII),左边靠着她的是大女儿玛丽.特雷莎(Mary Teresa),右边是因病于1789年去世的大王子路易.约瑟夫(Louis Joseph de France)。




餐桌


 
    下面一个厅是王后的警卫厅(Queen's Guard Room)。这里至今还保持着17世纪的装修风格。



    接下来是加冕厅(Coronation Room),这里展现了拿破仑征服欧洲后的辉煌时期。大厅的左边墙壁上悬挂着巨幅《拿破仑一世和约瑟芬皇后的加冕》(The Coronation of Napoleon)的画像。这幅画像的原作藏于卢浮宫。绘画再现了1804年12月2日,拿破仑在巴黎圣母院加冕的盛况。当时,拿破仑在残破不堪的巴黎圣母院强迫教皇庇护七世(Pope Pius VII)为自己加冕为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登基大典时拿破仑夺走皇冠,自行为自己和大他6岁的第一任妻子约瑟芬(Joséphine de Beauharnais,1763-1814年)加冕为皇帝和皇后,庇护七世视之为奇耻大辱。1809年,教皇宣布将拿破仑革除教门,但随后就遭到拿破仑的逮捕和囚禁,直到拿破仑退位才被释放。


拿破仑加冕后将法兰西共和国改为法兰西第一帝国(The First French Empire),自封为皇帝。

    大厅天花板上是安托尼·弗朗索瓦(Antoine-François Callet)1800年绘制的《雾月政变的寓言》(Allegory of 18 Brumaire)。



    画中表现的是1799年11月9日,拿破仑发动政变,派军队接管政府,解散元老院。雾月政变使拿破仑掌握了法国军政大权,标志着拿破仑军事独裁的开始。



    头戴月桂、手拿橄榄枝的女性象征着法兰西,旁边法老图像象征着法国已经征服了埃及,脚下是几个吹着胜利号角的天使,船头的大力神海格立斯披着涅墨亚狮子(Nemean lion)的毛皮,象征着法国已经战胜了凶残的敌人。

    拿破仑加冕后的第3天,发表了感人肺腑的演讲,要求军队效忠皇帝;他推行的罗马式敬礼后来成为了纳粹法西斯标志性手势。







    至此,我们已参观了凡尔赛宫内所有开放的展厅。接着便来到坐落在凡尔赛宫西面的花园。



    凡尔赛宫花园为经典的法国园林,面积800多公顷,园内不仅有修剪整齐的草坪,花坛及雕塑,还有人工十字型大运河,大小特里侬宫,花园的周围是林地。我们参观时,据说园内最迷惑人的Latone喷泉正在整修,不仅如此,其它所有喷泉也一律罢工,没有喷泉自然少了一些浪漫的气息,也留下了一丝遗憾。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参观园林不需要门票。


园林


雕塑




大运河






花园


阿波罗喷泉


林荫大道

    我们一直沿着花园的中轴线,走过大运河,来到大克里侬宫(Grand Trianon)。大特里亚侬宫是路易十四于1687年为其情妇曼特侬夫人修建的。国王有时厌倦豪华的凡尔赛宫,也会到这里居住,有时也是国王邀请宾客进便餐的地点。1805年至1815年,拿破仑经常居住于此。









    接着又参观了旁边的小特里侬宫。小特里侬宫(Petit Trianon)最早是路易十五送给他的情妇蓬巴杜夫人的,建于1762年。后来路易十六的王后玛丽·安托瓦内塔非常喜欢这里,并在宫殿附近修建了农舍,想家时常会扮成农妇在此玩耍。从小特里侬宫出来后,还有王后的农庄可以参观。但此时我们已经没有体力再走过去,所以就此止步,只照了一张“爱之廊”(Love of Temple)的照片后便踏上了返程的路。











    回程的路本想仍沿着中轴线走至停车场,无奈过了人工运河后,前面禁止通行,所以我们只能绕到公园外面走回停车场。这一绕,又多走了几公里。从上午11:30分到下午6:30分结束参观,我们已马不停蹄地在凡尔赛宫的里里外外整整地走了7个小时,当时的感受是累并快乐着。





    坐上车,一个小时后来到了我们今晚要入住的旅馆。旅馆的位置距明日将要参观的鲁昂老城(Rouen)只有半小时的车程。办理好入住手续后,乘电梯来到我们的房间。虽然房间内的面积不大,但收拾得很干净,设计得也很合理,是我们全部旅程中价格实惠,性价比很高的一个旅馆。

    放下行李后,来到旅馆旁边的餐馆吃晚餐,菜单全部是法文的,问服务生是否能讲英文,她摇头说不会,问有没有英文菜单,她说没有。后来服务生去后面叫了另一个人过来,可那个人除了能说几个英文单词外,其它的也很难交流。最后我们只好看图说话,连懵带猜地要了三份餐。饭上来后我们乐了,原来每人盘中都有一颗巨大的土豆,土豆上面浇了一些混有碎鱼肉或火腿的酱汁,旁边是几片生菜叶子,还有一篮子切片的棍子面包。味道嘛,看看我家二小姐全程拉长着的脸就有答案了。就这样的一餐,加上旅馆给的15%的折扣,最后总价30多欧,味道不咋地,价钱上可不含糊。不过餐馆里的上座率可不低,除了我们仨以外,全是本地人,看来,法国人民对美食的要求也不高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春意流韵 回复 悄悄话 也方便自己重温这一经历:-)
秋月冬雪 回复 悄悄话 跟着你又重温了一遍凡尔赛宫。 :)
你记得可真详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