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说

(2019-12-04 07:07:27) 下一个

 

我说:

前些日子看完了李娟写的羊道系列三本,期间持续为李娟或类似的文人到写作现场和写作对象持续生活的行为所触动。她说,生活期间,后期她尽力不Judge,看着,并记录,她认为这是她的成长(早期,她曾相对激烈的讚赏游牧民族和批判现代文明的生活方式),她依旧持续看到并感受宇宙之殊胜的神秘和壮美。期间我想起这些年的生活经历,当我去到某些陌生地方,有些人们完全坦然的展露自己并热情有度的欢迎和照顾我,有些人曾完全不理解,他们强力试图用他们认为好的观点改变我。

好吧,回到正题,这里我要说到其中一篇短文,题目是可怜。

文中是说哈萨克年轻姑娘卡西在牧场里一直跟着李娟学习汉语,李娟认真的教授,其中到了“可怜”,看来在卡西的原本生活里是没有“可怜”这个词语存在,无论李娟怎样解释,卡西无以明白,有一天,李娟举例:比如,当你很饿很饿的时候还要去赶羊放牛,当你很饿很饿的时候还要给一大家人做饭时候是什么感觉呢?卡西:嘿,那个时候,我是生气,很生气!!李娟小姐颇为无奈。

某天,李娟进城,买了大包小包物品再回原野时候,忘记了从哪上车的,她看到所有的路边都是一样,本地司机在载她多次辨认未果后放下了她。李娟姑娘扛着大包小包在原野里漫无边际的找路,她的习惯思维让她畏惧/忧虑,她想她会死在这里,这里的夜里很冷,还有吃人的狼嘛。不久,她看见了红衣服的骑马的卡西,快乐的飞奔而来,看见她,老远嘴里喊着“李娟,噢,可怜的李娟!”李娟说:卡西说对了,她看见现在的李娟是可怜的李娟。原来,在她下车后不久,原野上很快就传开了一位汉族姑娘迷路的消息,消息也很快传到了卡西家里,于是派了卡西来找李娟。

宇宙的孩子们的骨血里是没有可怜一词,在现实生活中孩子们也有各种险峻/历练,实在过于险峻和历练,那就生气,之后采取行动呗。过度的自我可怜会让万物失去生存的基本要领:尊严,尊严可是一棵大树的树干呐。在现代文化里部分会教授一些人靠着可怜或表演可怜活下去,比如乞求(其实是没有乞丐的,是有唱着歌的浪人,或四处飞翔的鸟儿),之后其他再施舍(其实也没有施舍的,是中文佛学创造出来的,佛学中也说:施舍不是救你给予的对象,是在救自己的善根,善根是一颗大树的树皮,没有树皮,真的大树活不下去的,塑料的或其他材料的我不谈)。

最后,李娟发现,卡西对于汉语中的“美”领悟极快,自然:美!食物:美!唱歌跳舞:美。

昨夜今晨,依旧睡的好,早餐后抱出那草绿色的餐厅垫子铺上,看着窗外无语的白雪灰天,好啦,我的北美冬天生活正式开始。

你(屠洪刚先生演绎)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9G0NsIUcwc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好看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羊道好看吗?我也下一本来看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