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寻梦

學而時習之,不亦悅乎?
正文

\'九一八\',說幾句

(2020-09-18 08:04:46) 下一个

  今天是"九一八",謹以此文以誌之,以示不忘。

  記得多年以前,友人外出經港,嘱我接站。

  是日也,接站順利,甫出站,不意之中,逢一大帮"功友",舉旗摯杖,高呼"打倒乂黨";本想避之則吉,不想擾了人家興致,奈何人家把路堵了,越不得雷池半步,唯有駐足聆教。少頃,"功友"漸次趋前,作環繞狀,看來沒有動作是無法脫身的,唯有應聲問道:如今,大陸民生是否有進步?人家搞得有聲有色,老百姓日子己經好過多了...。試問.你們准備好了嗎?明天把大陸交給你們,你們打算怎么搞?...。結果是:皆為静聲,沒有回應,再過少頃是,"哄"一聲散了,我等方得脫身...。是時也應為江先生當朝。現在想來,那些參眾,大都就是"聽招"而己,內容是不知道的,當然更不是什么刁民,不過是看在"銀子"份上"抆兩餐"的尚知羞恥的良民而己...。

  時下,不可與當日同語是一定的,如今"球"難當頭,新冠作惡,昔日之"老大"在老商人的操作下,一切以"利"行先,祗要有"利",有"票子(選票)"肆無忌憚,除了抗役不作為之外(一個等字,等的是"免役群體"的生成)唯有靠"甩锅"和說謊度日,當然助紂為虐者,還有一帮馬仔帮忙,其中不乏"黃皮"馬仔,令人汗顏...。

  說到此,我不禁為這些"黃皮"不值,何苦來哉?叛軍叛將自古至今在骨子里沒有被主子看得起的,今日看起來有些殘羮剩水受用,大有你不用我,我就不要臉到底了做給你看的潑皮味道...。回看,這些"黃皮"不過一個叛卒而己,傍的也不是什么大牌,一個政棍能有什么將來?...。

  好,離題了,今天要說的是,凡事說說容易,做起來難,公平,公正,民主,自由,"德"先生,"賽"先生叫了多少年,帷成了巧取豪奪的一個"錢"字。如今好端端的一個金字招牌給活生生折騰成了算命先生的折字鋪,岂止是信口雌黃而己!

  說白了,我還是欣賞那些一哄而散的"功友"多些,他們還知道為了幾個"錢"跟着瞎嚷嚷,有點不好意思...。

  今天是"九一八",大家心里肯定是不能忘懷的,對於那個悲愴的年月,我輩的心里除了悲憤之外更多的是耻辱...。

  相比當年的漢奸遍地,如今應是好得多了:無非是出了個把混混而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