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寻梦

信手寫來.不成文的東西.以能敍事.逹意.抒胸臆.發情思為的.不吝指教諸君.在此先表敬意 !
正文

父親軼事(二十二)傅柏翠之蛟洋教導隊(紅四軍四緃隊之前身)

(2019-09-17 02:25:52) 下一个

  文革中,某日和父親談起往事,講起十周年國之大慶,應周總理邀請赴京出席了國慶觀禮和晚宴的事。其時羅瑞卿總長可能己經"出事"(父親的語言)。談及當年瑞卿將軍和曾省吾同在閩西蛟洋教導隊(紅四軍四緃前身)任職,時羅瑞卿為軍事教官,父親為醫生,而講到曾省吾祗是說他是"洗槍,洗槍,就打死了"父親同時還作了個手勢,即單眼照槍管;意思是在擦槍時不小心,走火把自己打死的(相關歷史,說到曾的死都語焉不詳,父親所雲應是确證:曾省吾是不慎"走火"自傷亡故。不贅)。談到瑞卿(亦是06年生人,和父親同年),父親兩眼熠熠生輝,流露出少有的不同寻常的表情,我說人家現在是大將軍了呢,父親似有難言地詭笑而不置可否...,可見當年父親和他都在傅柏翠先生身邊供職,當時都是二十來歲的同庚,應是相當熟稔了...。父親年少風流倜儅,能醫善書,敢於任事,唯言語不多,四軍數次襲取龍岩和攻下"鐡上杭",父親偕隨軍長鞍前馬後,這也是連母親日後娓娓道來皆是朱軍長故事的原因;記得母親告我:民國十八年,大人們(客籍人稱成年人)說"朱毛"來了,開始不知"朱毛"是誰,還有點害怕的,後來朱軍長在老圩"圩排"(草坪,圩塲)發表演說,才知道"朱毛"是兩個人等等,那時母親才十歳,是朱軍長的忠實聴眾...。母親沒想到的是跟隨在朱德身邊的那個小伙子,後來成了她的丈夫(即我的父親)。人生就是那么詭異和神奇,緣份這東西你說是天造呢還是...?

 中央苏區時,父親曾奉命赴廈漳泉一綫和十九路軍蔡廷鍇先生聯絡,蔡廷鍇將軍後來亦應邀到了閩西古蛟小住,父親告我:我們現在使用的公路,就是當年十九路軍所修。我想,父親當年赴京赴宴之時,和這些人應該是都能相見的,但,最多也就是有眼神的交流而己了,不會有大多的語言和接触了(包括當年的敬愛的朱軍長),必竟白雲蒼狗,位隔雲泥。然,大風雲,大動蕩之後,得以能成為"幸存者"己属萬幸,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利鈍成敗,雖成煙雲;唯,人生如此,復何求焉?

以此紀念先輩之艱辛和建國七十年,以誌不忘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