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寻梦

信手寫來.不成文的東西.以能敍事.逹意.抒胸臆.發情思為的.不吝指教諸君.在此先表敬意 !
正文

父親軼事(十九)舊縣整編

(2019-04-15 15:44:33) 下一个

在那個大拆騰的嵗月里,我們生活在那近乎荒誕的世界中,每每父子相對哭笑不得,我每露不忿之色,看到父親神色安然,也就祗好釋然了。某日,小鎮街頭又見少許喧囂,自忖又是那個來了,少頃母親匆匆返家告我"韓先楚要來",我心想,得便就找韓司令,討個公道去!

有雲:知子者莫如父,此話不虛。然在我家父親雖若定海神針,但一向出言甚少。而母親郤是坊間少有的不畏"大人"的有定見又很泰然,平静的美麗非常又透着英氣的女人...。當日,母親見我徘徊不安,特地命我"不要去找他!",我心知,她說的"他"就是韓司令,這下,倒真令我哭笑不得了(怎知我想去找韓司令的?),真是"知子者莫如母"啊。這時父親告我"你們放心,我沒有做過對不起你們的事,我是舊縣整編因為嚴重的胃下垂下到地方來的"。 什么意思呢?我想..。

自小受家庭嚴訓:不該知者不須知,不該問者不須問,不該看者不須看。因此,幾拾年來,從未犯規,同學,同事間喻我為"四方磚",直至今天。對於父輩的事,更是如此。今日思之,這就是我的民族早巳存在"尊重隐私"的教育吧,因此我向來對於言必称"希腊"并不以為然。當然,我也充份尊重個人的選擇,學貫中西當然好,但是自家的祖訓還是要花些心思才好,否則就忘了自巳的本份,自巳都不認識自巳了,你說好嗎? 離題了,打住。

我知道,父親自三三年回到地方後,有段時間在家养病,某日夜,適好外出,有人隔着窗戶朝睡床連打三槍,父親由是"漏夜"(客家方言,連夜的意思)回到(投奔?)古蛟,回到了傅柏翠先生的身邊,自此一直相隨到大軍南下,閩西解放。

我還知道,舊縣整編的部隊,也就是紅三十四師的前身,湘江一戰打光了,而這個師就是五軍團三十四師,而五軍團在長征中,一直是打後衛的,而這個師是後衛的後衛,有本書,叫<<鐡流後衛>>里有詳盡的敍述;講的是軍團,其中也有相關內容,其中也顕鑠着我家父輩的身影。我想父親如果不是因病離隊了,那么他也許倒下,他也許也成了將軍,也許就沒有了我這個身披八個彈洞而毫發未損的兒子...。

說到"朱毛",說到父輩,說到父親,心思綿長,也許終身也說不完,天己放亮,帶上"貝多芬&英雄"登山放遠,漫步去也。容後再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