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寻梦

信手寫來.不成文的東西.以能敍事.逹意.抒胸臆.發情思為的.不吝指教諸君.在此先表敬意 !
正文

父親軼事(十七)傅柏翠所部的另一縱深(一)

(2019-02-15 02:31:25) 下一个

前次所及之傅先生所部的岩杭邊,是先生所部的部分縱深;此次所及的是所邻的杭連(城)邊部分縱深。是邱山(現雲輝)之行之後不久的事。

彼時,外靣的世界局局翻新,那幾個人如魚得水,正折騰得歡,生靈涂炭不說,老根据地的人民也被搞得無所適從了,盡管時時敲鑼打鼓(發布最新指示),但是心里如何就祗有天知道了。經歷過"社黨"事件的古蛟老人,集體噤聲了,包括唯一的一位公開的老紅軍(馬先生),他還是如常來家陪(馬口称的"老某")我的父親坐坐,但是先前的相談甚歡,己蕩然無存了(馬先生和我父親相處時,本來是充满着無邪的笑容和童貞的),憶及當年的温馨塲景,行文及此,我唯仰天長嘆而己..。不贅。是時也,"朱毛"之中,毛己豋峰造极,高不可攀了,而朱呢?傅先生呢?

友朋相邀,說是讓老人散散心,我也有了自己的小算盘。行程是由父親大人擬定的;小吳地,馬頭山,大吳地,李下坑,外洋,亂石峽(即傅部為四軍入閩断後之處)攸魚壩,有機會當到西山下,馬應埡,庙前。洋稠,大源等地山更高溝更深,看來祗有留待它日,自己擇機而行了。

踏着秋日的陽光,我隨着父親踏上了"散心"的路。是時也,油前埡以上,石坪水口一帶的山林尚未糟蹋殆盡,因此山風吹來,真有陣陣清爽之感,鳥語花香,白雲悠悠,待收的農作,一片金黃,如果不是身處喧囂的人世,荒唐的嵗月,人生將是更加美好...。

過了油前埡,就開始了爬山了,左行上山;小吳地是山間的一個小盆地,亦若一個小世界,方圓不大的小山村,小河穿村而過,竹林瓦舍,綠水青山,蒼松翠柏,鷄鸭成群,人氣鼎盛好一個人間仙境。此前我未來過此地,父親輕車熟路,健步穿村而過,路人頤首皆称某先生,上得村後大山,有一茶亭,亦顕古朴之風,父子小憇,山風到處倍感怡人,父親告我"此地曾為朱毛之醫護所"亦即今日所雲之紅軍醫院,今日觀之真可謂用心良苦。此醫院糸由蛟洋石背"紅軍醫院"轉移至此,就小吳地背靠白眉山,一旦有事,隠入白眉山腹地即魚歸大海,無迹可循了。

過了山埡,下到"食水井"對靣山腰即為馬頭山,經"老虎崗"再沿山峽而行,出得峽口,即到了東山(大吳地有東山,西山之分),有雲大吳地不大,小吳地不小,看來并不准确,以地盘大小論之,大吳地真大,并不比小吳地小,漸行至大吳地西山,完成今日之行程。當晚宿於我大舅娓家(此地為我母親出生地,其事後敍),昏昏燈火,漫漫人生,村中人家不多,基本上皆為我家表親,遍視村庄,遺留老屋地基不少,想來昔日是個不小的村鎮,以其所處位置,東進可至桂竹坪,再到梅花山主峰,北向可逹白眉山,其間亦有石頭舖就的大道,西下即為李下坑,棗樹墧。由此可逹連城,汀州,龍岩等地,可謂大道通衢。据說是當年太平天國未期"過長毛"時,鼎盛的山村,遭到了掠殺;焚燒;有名的"姜 古老"即我的外祖父,被"長毛"綁架年余始蹍轉歸家,盖因其為當地殷實人家之故也。經此,村庄由盛而衰,歲月如流,轉眼己逾百年,江山依舊,人世己非,洪揚曾左,成王敗寇,皆歸太虛,憶此,千古興亡,一時豪傑,又作何論?

山村静謐。次日,日上三竿方起,必竟也是回到了"老家",安稳得很;難得免了喧囂,不用耽心半夜"鑼"敲了。此地真可謂世外桃源,對我來說應是不可多得的天賜"南山"了。待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