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寻梦

信手寫來.不成文的東西.以能敍事.逹意.抒胸臆.發情思為的.不吝指教諸君.在此先表敬意 !
正文

父親軼事(九)傅柏翠 4

(2018-06-01 08:16:36) 下一个

  解放了,古蛟也叫十三區了,駐蹕古田雲田鎮(古田竹下圩)。建政之初,各方大員如藍漢華,卞乃秀等,經常出入我家,及至五十年代未,翔鵬先生不來我家坐診了,自然父親大人也不去蛟洋了,翔環阿哥也常不見了踪影,以往昏昏燈火,濃濃友情,把酒夜談的溫馨塲景也就不見了。父親也由一個浮雲野鶴式的人物,成了健制內的聯合診所所長,保健院院長,醫院院長。而柏翠先生音訊全無,据說是去了文史館領餉了。直至有一天,父親命我轉學蛟洋小學,這才知道,饑荒己經降臨歷來富庶的古蛟了,其中傅柏翠先生出生地蛟洋尤甚,父親是受命調往救急去的。其中原委,不甚了了,想來上峰有意,蛟洋民眾有情,父親心係父老鄉親,都是促成此行的原因吧。我初到蛟洋,上學在設於"文昌閣"的小學,也就是當年毛委員指導閩西農民運動的地方,正是毛傅兩位先生朝夕相處,得以"心"交之地。甫至蛟洋,但見醫院內,人满為患,父親忙得焦頭亂額,加之他的頭上還有一個太上皇,即委派的姓張的書記,本地苏坑人氏,因此工作頗為不順。好在此時十三區的書記,己是林攀楷了,林是老紅軍出身,自紅軍長征之時,隨二十四師參加了長汀松毛岭阻擊之役,重傷離隊,大軍南下始歸隊工作。因出身相近,作風亦同,和父親相交甚是相得,以後逐成通家之好,此是後話。我在蛟洋的這段時間,雖然時間不長,也就半年罢,然而郤深深地感受到了什么叫乳水交融,什么叫魚水之情的溫暖,當是時也,大家雖然處於物質生活的极端困難之中,但是那種關愛的眼神和親切的称呼沁人心肺,讓我永生難忘!我想這應是應了一句俗話:栽什么花結什么果。這就是朱毛及傅先生等父輩栽下的种子,至今乃在仳蔭着我們...。待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