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通往奴役之路--美国大选中部分华人的极端思想

(2021-01-01 23:08:29) 下一个

一.只信川普、不信宪政

这次美国总统大选,世界各地的华人都很关心。但是在大选之后,一种极端的观点在部分川普支持者中浮现,不但被很多美国保守派华人接受,在中国和其它地方的华人圈里也产生广泛共鸣。它的中心思想是,美国的体制已经烂透了,只能依靠川普总统;如果他这次落选,美国就没救了;为了美国的未来,应该采用宪法外雷霆手段保他连任。笔者在微信群里随意浏览十几分钟,就找到了下面这些相关说法:

  • 美国国会两院都彻底烂透了,最高法也彻底烂透了,政府的大部分也彻底烂透了,只有川普控制的几个环节还在挣扎抗争。
  • 美国现在面临一场决战,这是最后的斗争,需要忠于川普的军队出场平叛。
  • 美国议员绝大多数都是人渣,信他们就是见鬼,川普应该用霹雳手段把他们全部清除干净。
  • 美国整个体制出了问题,如果不根本改变,美国就无法保证民主法制。
  • 如果川普这次不能赢,美国就完了。
  • 希望1月6日可以由武装的老百姓来解决问题,和平游行没有任何用处。
  • 1月6日We the people 直取华盛顿DC。武装起义!

美国传统精神是基督教信仰最高,宪法次之,然后才是政党与领袖。所谓“美国保守派”,就是要坚信神、忠于宪法。他们依据这些原则评判政治人物,为他们“打分”。保守派支持“分数”高的获选人,但不效忠他。比如川普任命了很多尊重宪法原意的法官,保守派就给他加分;但是在新冠疫情早期,他一门心思着眼于中美贸易,听取疫情严重的情报后没有立刻重视,就应该减分。综合所有考虑,保守派选择川普,但不是无条件地忠于他。

有些所谓保守派华人,为了川普连任,叫嚣不惜破坏宪法,是本末倒置。他们把希望寄托在川普一人身上,不尊重司法,不信任民选议员,对民主机制不耐烦。这不是保守主义,也违背川普的政治主张,更类似于共产党的领袖崇拜。他们中的多数人自称民主派,反对独裁,支持普世价值,但是面对目前的现实,却鼓吹川普个人独裁,抛弃宪法。他们自相矛盾,却不自知。

民主派的华人如此,平均来讲,其他华人就更不理解宪政了。享受美国宪法的华人不知敬畏宪法,在中国大陆的人自然更不知。为什么主流华人与宪政思想如此格格不入、与美国保守主义的隔膜如此巨大?本文陈述近代以来华人政治思想发展过程、以及美国保守主义的内涵,对比二者,试图回答这些问题。

二.中国人怎样失去宪政理想

一百多年前,最先进的中国人拥抱世界潮流,不再跪拜皇权,开始崇尚主权在民,推动共和与立宪。他们在1911年发动伟大的辛亥革命,结束了延续2000多年的帝制,建立起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中华民国。在华夏大地上,宪政首次战胜独裁,成为全社会推崇的政治理想。

1.《中华民国临时约法》

图1. 左图,辛亥首义之地,湖北军政府成立;右图,《中华民国临时约法》。由南京的临时参议院制定,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宪法。它规定中华民国为共和制,保障人民的基本权利,要求总统府、总理衙门、立法院、大理院等各司其职,相互制约,共同为国家前途而努力。

但是,首任大总统袁世凯上任后就发现,民国体制有一个简单而根本的问题。绝大多数人不敬畏宪法,造成国家无法正常运行。他曾写道,“无论何种政党…若乃怀挟阴私,激成意气…藐法令若弁髦,以国家为孤注,将使灭亡之祸于共和时代而发生” (《中国年鉴》1913年)。翻译成白话就是,“政党都只顾自己的党派利益,不把共和宪政当回事,这样下去国家就要亡了”。清朝时大家畏惧皇权,所以从个人到国家才有章法。民国没有皇上,人们就没了信仰,万事都变得没有规矩。历史学者张鸣和吴思举例,民国时内阁“开会开不起来,各部总理加各个部长告诉你早上9点钟开会,他们10点钟来”,因为大家都不把民国制度当回事。

2.护国运动

图2. 护国运动。左上图,袁世凯称帝(1915/12/12–1916/3/22),坐在新打造的龙椅上;中上图,粱启超草拟的护国讨袁檄文。当时全社会支持讨袁,名流们纷纷发表檄文。护国军后来采用李曰垓执笔的《护国军政府讨袁檄文》。左下图,1915/12/25护国军在昆明护国门誓师后北上。中下图,护国军领袖们,左起李曰垓、罗佩金、蔡锷、殷承(王献,音huan4)、李烈钧。右大图,年轻英武的“护国军神”蔡锷(1882-1916)。他出身贫民家庭,17岁时就读于南洋公学,就是上海交大的前身。护国运动时他年仅30出头,内心充满共和理想,智勇双全。护国战争胜利后,他功成身退,不违当初誓言,表明自己出生入死,不为个人功利,只为共和宪政。可惜的是,护国运动成功后不久,他英年早逝。

民国初建,只有少数精英崇尚宪政,大多数人没了皇上就浑浑噩噩,国家政令不通。于是袁世凯在1915年底恢复帝制,立刻遭到全国各界强烈反对。不到两个星期,云南军人举旗讨伐,号称护国军,就是要保护共和民国。护国军通电各省,公布政治述求,一曰与全国民戮力拥护共和国体,使帝制永不发生;二曰画定中央地方权限,图各省民力之自由发展;三曰建设名实相副之立宪政治,以适应世界大势;四曰以诚意巩固邦交,增进国际团体上之资格。出征前,唐继尧主持护国将领们在昆明五华山光复楼上歃血为盟,宣誓曰,“拥护共和,吾辈之责,兴师起义,誓灭国贼。成败利钝,与同休戚,万苦千难,舍命不渝。凡我同人,坚持定力,有渝此盟,神明共殛”。护国军旗帜鲜明,就是要维护宪政。

护国运动获得广泛支持,袁世凯称帝百日后退位,护国运动完胜。回头看,护国运动是自民国建立以来一百多年里最伟大的政治运动,也是最后一次好人左右中国政治的历史事件。之后的政争,主角们总号称为了某个伟大主义,实际上为一人一党争权夺利。在这类角逐中,胜利者必须比对手更阴狠毒辣,于是劣币驱逐良币,中国政治变成大恶人与更大恶人之间的竞争,好人连走上政治角力场的机会都没有。

3.北伐至今 

孙中山在1913年初失去临时大总统职位,之后一直试图重夺权力,不惜践踏曾经的宪政理想。1914年他在日本组建中华革命党,要求党员对他个人效忠,违反宪政下的政党原则。黄兴等很多共和英雄拒绝加入,但是年轻的蒋介石加入了。中华革命党对民国展开颠覆活动,比如暗杀、策反军队、组织军事行动等。

从1917年到1922年,孙中山发起护法运动,以恢复《临时约法》为名反对民国政府。但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各路军阀看得清他的夺权真目的,所以应者寥寥,他最后失败。于是他开始秘密联盟苏联。后者敌视宪政邻居,希望民国内乱,于是在1924年全面帮助孙建立黄埔军校。孙请蒋介石做校长,目的是组建忠于自己的党卫军。1925年孙去世,黄埔军校随即变成蒋的地盘。

图3. 左上图,1926年北伐中,蒋介石检阅黄埔学生军;中上图,黄埔军校里的苏联军事顾问团;右大图,蒋介石加入中华革命党的誓约书,宣誓效忠孙中山个人。左下图,毛泽东去苏联拜见老大哥;中下图,在现在的中国,宪政被批判。

北伐旨在消灭共和宪政,实现军事独裁。1926年,蒋介石在誓师大会上宣称,北伐的目的是“打倒军阀和帝国主义,寻求中国之统一和独立自主”,其中完全没提共和宪政,摆明对民国与建党初衷的背叛。其所谓“打倒帝国主义,寻求中国之统一和独立自主”,其实是骗人的假话。黄埔学生军从武器、到教官团、到政治组织、再到军费,都严重依赖苏联新帝国。北伐的初期作战计划也是由苏联顾问帮助制定。哪有什么独立自主、打倒帝国主义?

宪政受到攻击,民国老百姓对捍卫宪政却兴趣寥寥。《临时约法》让原来的奴才变成公民,赋予他们参与国家大事的权力。老百姓首次体会到国家决策中的妥协、无奈和纷争,于是错愕、抱怨、厌烦,并开始内斗。比如清朝或后来共产党政府,划地给俄罗斯、苏联、越南、朝鲜等,老百姓无权知道或参与,也就平静接受。民国宪政下,老百姓得知《二十一条》后,就举国震怒。青年学生因此对民国政府恨之入骨,对共和宪政也变得心灰意冷,不再有心思保护它。于是北伐在1927年取得胜利,宪政消亡殆尽,老百姓重新变成奴才。

北洋政府崩溃后,宪政概念从曾经的万众理想,变成一场失败的历史闹剧,在国人心目中丧失了可信性。从此以后,中国人很难再集聚人气重造共和。而个人崇拜、军事独裁则是“请神容易、送神难”。蒋介石本打算暂时利用苏联、取得成功后再抛弃它。但是蒋介石的竞争对手们看懂了他“利用苏联的军事力量和独裁手段,打败国内政敌”的大战略,纷纷效仿。后来共产党把这招发挥到极致,反而打败了国民党,取得政权,统治中国至今。

民众的政治思想反映现实。从北伐到现在的90多年来,中国人从自己、家人、旁人的经历中深刻体会到,政治的核心就是“跟对人”。比如在1949年前跟了共产党,后来才可能吃香喝辣。如果在1960年代跟了刘少奇、在1970年代跟了江青、在2010年代跟了薄熙来,就身败名裂。很多成年人谈到毛泽东、邓小平等大独裁者时,都有自己深刻的见地,但是他们对宪政的理解基本是空白。即使很多自由派知识分子也只是嘴上支持宪政,没有多少真切理解,更谈不上忠于宪政了。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华人名流公开支持或反对川普,但鲜有人告诫大家要忠于宪法。

三.美国保守主义怎样理解法制

美国保守主义的根基是基督教,但主流中国人缺乏切身理解。犹太人很早就建成了法制社会。他们所有人,包括王侯将相,都在法律之下,也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像中国古代的法家,法在王之下,只是王的工具。犹太人开始实施法制的时间,与中国人开始使用甲骨文的时间差不多,甚至更早,可见法制在西方人心里多么根深蒂固和天经地义。中国至今还远没做到法在所有人之上。

犹太人把法看得高过所有人,因此面临特殊问题。中国的皇上高于法,所以皇上可以制定和修改法律。如果没有人高于法律,谁制定和修改法律、怎么制定和修改法律呢?犹太人的办法是法律神授和教条化,就是把来自神的摩西十诫作为法制的基础,然后利用严格的形式逻辑推理得出其他具体法条。所以犹太法典的逻辑非常严谨,很像欧几里德几何。摩西十诫就像公理,其他法条像定理。这个制度的优点是不受人为因素影响,缺点是有时生硬无情。比如我们熟悉的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故事里的高利贷商人就是犹太教徒,硬要按合同割人一磅肉。

犹太人实行法制大约1500年以后,耶稣降生。耶稣说,只知按教条生活不够,因为人忘记了教条背后的精神。耶稣没有提出另一套教条,而是强调精神,因为所有教条都有类似缺点。耶稣认为,每个人都可以理解神的精神,但没有人能每次都做到。同时他又说,虽然教条已不再最重要,但依然必要,在很多情况下人还应该遵守。显然,在耶稣的教义里,教条与精神之间存在模糊空间,耶稣让人在面对具体情况时,通过领悟神的精神在二者之间找到平衡。

美国法制里既有犹太教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观念,也有基督教按具体情况通融教条的观念。很多华人理解前者,却对后者不熟悉。西方人很早实现法制,很懂得教条化的不足,所以利用基督教精神修正,就是为更好地处理具体问题,以公正和爱为目的,对法律或合同条文进行通融。就像在《威尼斯商人》里,合同写明不还钱就割肉,但割肉违反爱与公正,于是辩护人以合同没有允许流血为由,阻止割肉。当事人运用智慧,没有违反合同,但避免了残忍,既维持了法制又体现了爱心。

华人经常本能地反感法制里的通融,因为在中国权力高于法律,通融总让掌权者得利,侵害无权的人,比如常见的找关系、走后门,再比如关于寻衅滋事罪的法条留下巨大通融空间,让政府利用它加害任何不喜欢的人。普通老百姓是中国式通融的受害者,自然怨恨,就希望严肃法制。他们想当然地以为,严肃法制就是严格按法规字面意思办,把法律教条化。

1.林肯怎样对待宪法

林肯为阻止南方蓄奴州退出联邦,不惜发动内战,无疑是美国历史上通融对待宪法的最著名例子。1861年林肯上任总统时,南方州援引美国宪法第十修正案“宪法未授予联邦、也未禁止各州行使的权力,由各州各自保留,或由人民保留”,认为宪法没有谈及州退出联邦权,所以各州拥有退出权,于是纷纷退出联邦。

图4。美国内战前的地图。其中蓝色部分是“自由州”,不允许或强烈抑制奴隶制;红色部分是蓄奴州,允许奴隶制;黄色部分当时还没有成立州,大致允许奴隶制。

面对危机,林肯提出几点思考。第一,如果允许南方州退出联邦,美国就将分崩离析,美国宪法也将消亡。退出权来自宪法,南方州行使这个权力就消灭了这个权力的基础,所以这个权力不存在。第二,当时美国是世界上唯一的民主国家。法国曾是第二个民主国家,但那时已经失败,君主制复辟,皇帝是拿破仑三世。如果美国分裂,世界民主试验将宣告失败,民主制度将变成笑话,类似于我们今天看太平天国基督教政教一体制度。在可预见的未来,世界上将不可能再有民主制度。综上考虑,林肯拒绝南方州退出联邦,不惜一战。内战结束几年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才在1869年审理州退出联邦案。在德克萨斯诉怀特案中,最高法判决南方州退出联邦违宪,基本同意林肯的意见。

另外,美国内战爆发后,首都华盛顿附近治安恶化,国会又无法开会,于是林肯于1861年自行公布首都附近戒严,暂停执行宪法赋予公民的“人身保护令”。国会后来通过法律,给予总统宣布戒严的权力,于是林肯于1863年签署全国有效的戒严令。美国内战于1865年结束,不久后林肯被暗杀,新总统约翰逊于1865年底解除戒严。下一年,最高法利用案例Ex parte Milligan判决戒严违宪。

在州退出联邦和戒严两大问题上,最高法对林肯的做法,肯定一个,否定一个,深刻影响后来的美国。最高法在这两个问题上都选择延缓判决,其实是一种通融,既保护了宪法的严肃性,又考虑到现实局势,效果良好。总体讲,最高法是否审理一个案件、在什么时候审理、以什么方式表达意见等,经常包含重要考虑,是司法权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很多华人不理解,不恰当地批评或攻击最高法。

2.再议宾州选举违宪案

图5.网友典型看法。根据美国宪法第一条第四款第一节,“举行参议员和众议员选举的时间、地点和方式,在每个州由该州议会规定”,这位网友认为在总统大选前,宾州政府越过州议会修改选举方式是“明显的违宪”,因而对美国整个制度失望、信任破灭,并与支持独裁反对民主的中国官方文人产生思想共鸣。

拙文《大选后川普的战略》讨论过宾州选举方式是否违宪问题。其中一节“川普还有一条获胜的可能路径”,谈到川普可以把德州状告宾州等四州的“状纸”拿过来,把原告从德州改成自己,重新上告到美国最高法院。文章发出后不久,川普真的这样做了。2020/12/22川普向最高法提告宾州违宪,最高法随即把庭审日期排在2021/1/22,新总统就职之后两天。从这个日程安排中可知,最高法不希望庭审影响新总统就职。

我曾看到多位网友讲到类似观点,“美国宪法白纸黑字,只有州议会有权修改选举办法。摇摆州不经议会修改办法就是违宪,最高法不判就是偏袒和渎职,这种情况下还尊重司法就是非正义”。这样教条地理解宪法,只看到问题的局部,让人背离正义。宪法的具体条文很重要,但宪法中三权分立的原则更重要。司法与政治之间存在界限,法院需要尊重那些已经以邮寄方式投票的选民权利,不可轻易改变选举结果。

在选前,如果州政府没有紧急修改选举办法,成千上万的老年人就必须在选举日拥挤在投票点。如果州政府通过议会修法,议员们就需要开会辩论。两者都可能造成疫情泛滥。州政府紧急变更选举办法有正当考虑,司法系统需要尊重。总之,最高法考虑到方方面面,决定延缓庭审、或对具体法律条款通融,目的都是更好地追求正义。我们可以质疑最高法的具体作为,但应该看到它的初衷正当。

选举后,各级法院多次拒绝实质性审理川普阵营的官司,一些人因此失望,认为美国司法失效,其实不然。总体讲,司法系统到现在为止的所作所为,体现了应该有的审慎、平衡与分寸感,也就是基督教文化中的通融,类似于《威尼斯商人》中的法官拒绝按合同割肉。一些华人依据在中国的经验,直觉地以为通融解读白纸黑字的法规就是腐败、偏袒、渎职、滥权等。他们看不懂美国法院深层的考虑。美国式通融与中国司法中专为权力者通融有根本区别。

疫情对选举方式的冲击,可能伤害到川普。等到尘埃落定、审判不会干扰行政时,司法可以介入。比如最高法将听取川普诉宾州案,如果川普更有道理,可以判决宾州在未来选举中改正。在民主制度下,总统的政治利益远没有人民生命安全重要。为了减少疫情扩散,即使伤害总统的选情也值得。所谓“民贵君轻”、“人民是国家主人,总统是公仆”,不是空洞口号。不同于独裁制度,美国总统在大选时只是候选人之一,不代表国家,不像独裁制下的“朕既国家”。宪法才代表美国,宪制安全美国就安全,总统受委屈相对不重要。如果川普下野,还可以继续争取选民支持,在下次选举中卷土重来。

图6.一位川普支持者轻微指责其他川普支持者“放弃投降”。大选后这种相互指责在社交群里普遍,并不都这么客气。其实在宪制下,宪法才代表国家,忠于宪法才是忠于国家,值得大家尊重。而忠于某个候选人或党派,只是坚定的党徒,无可厚非,但也不值得旁人推崇。另外,民主政治最终看选票。帮助川普最好的办法是争取中间选民。与其他川普支持者争论谁更坚定,对川普没有多少帮助。

图7. 网友们讨论美国制度是否正义,主要围绕宾州等州越过议会修改选举方式、疑似舞弊等问题。多人认为正义在美国制度中缺席。

很多人靠直觉、“拍脑袋”来理解什么是正义,是不够的。基督教相信因信称义,就是“坚信神让人变得正义”。坚信神就要理解神,理解神就要理解《圣经》与真实世界这两本“神写的书”,因为真实世界也是神造的。如果你内心跟随神、认真读《圣经》、认真观察世界,就不难发现,正义是整体性、系统性的,多个环节相互关联。只关注一人一党的利益,教条式理解宪法条文,让人偏离正义。

四.通往奴役之路

图8. 网帖集锦。这些网友思想类似,互相不甘人后,强烈支持川普,不相信民选议会,不相信法院,支持军队介入政治、内战、戒严等破坏宪法的手段。

享有宪政的人民,却对宪政失去信心,把希望寄托在一人一党身上,历史上曾发生过多次。一战后德国成立魏玛共和国,政争不断,经济崩溃。老百姓对宪政失去信心,支持希特勒和纳粹党,让德国走上极右派法西斯独裁道路。1990年代前的委内瑞拉是比较富裕的民主制共和国,但是人民向往社会主义,在1999年选举查韦斯上台,形成极左独裁统治,结果社会经济全面崩溃。在1950年代之前,古巴是比较发达的宪制共和国,但是很多古巴人不满意,支持卡斯特罗和共产党,使古巴变成极左的共产党独裁国家,发展全面停滞。当然还有1920年代的中华民国,本来是宪制共和,却在北伐战争后变成军事独裁。

纵观这些国家的经验,从宪政到独裁的转变基本不可逆转,除非有强大外力介入。人民只要抛弃宪政一次,宪政就很难回归。第一个原因是被抛弃后,宪政在老百姓心目中失去可信性,以后再难集聚人心。第二个原因是宪政的反对者有了经验,知道以后怎样击败宪政。比如北伐之后,国民党和共产党都学会了利用特务、宣传、党务等办法压制人民对宪政的残余热情。委内瑞拉和古巴的情况也与中国类似,执政党特别会压制宪政苗头。德国在二战后重新建立宪政,主要因为美国主导。

1940年代,奥地利经济学家哈耶克出版了著名的《通往奴役之路》,用严谨的学术语言讲了一个简单的道理,就是极右派的法西斯与极左派的共产党,看似相互为敌,本质却一样,都用政府力量夺取老百姓自由、权力与财富,让老百姓成为事实上的奴役。其实,实用主义的中国人早就发现了这点。何兆武的《上学记》写道,“1930年代,当时的中国流行一本名为《当代三大怪杰》的书,书皮上印了斯大林、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的画像。那时候,有一种思潮,认为民主政治总是乱糟糟的没有效率,独裁政治强而有力,所以独裁政治才是方向”。早于哈耶克,中国人就知道斯大林与希特勒是同类人。对老百姓来说,左与右的区别从来不重要,重要的是自由与独裁的对垒。所有独裁都让老百姓变成掌权者的奴役,所以老百姓要时刻警惕,保护自己的自由,拒绝独裁。

很多右派华人以为,为了反对共产党,让右派独裁也在所不惜。其实他们错了,任何独裁都伤害老百姓。为反对一个独裁而支持另一个独裁,最后自己和敌人变成同类。就像蒋介石与毛泽东对老百姓来说都类似,德国的纳粹与古巴的共产党也没有根本区别。

图9. 左图,1940年代国共内战期间,共产党幕后组织学生与青年在全国60多个大中城市举行“反内战、要民主”大游行;右图,陶行知在上海演讲,指责国民党“伪装的民主太丑了,我们需要真正的民主!”。当时很多热血青年与社会精英,都与图片中的学生或陶行知类似,以民主为名,支持共产党,砸烂了当时仅剩的一点宪政框架。结果没过几年,他们的愿望变成现实。共产党上台,民主彻底没了,连喊口号的权力也丧失了。可见,以民主的口号反宪制,同样是错误和愚蠢的。更可笑可悲的是,完全没有自由民主后,这批人反而变得服帖,忘记自己喊过的口号,不再抗议,主动为独裁服务一辈子。

华人心中崇尚强人、蔑视宪政机制的思想,就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这种思想曾毁掉辛亥革命的成果,把中国带入今天的极端独裁。目前美国没有失去宪政的危险,川普也没有可能成为独裁者,因为无视宪法的人在美国是极少数,虽然在华人中比例较高。但是大家仍然要警惕反宪政思想,因为它是错误的,既害人也害己,曾害了中国也可能害美国。

五.小结

新冠疫情在选举年爆发,各州大规模采用邮寄选票,扭曲了选情。邮寄选票的特点,造成即使舞弊也可能死无对证,让司法无能为力。美国两党的选票差距历来很小,邮寄选票造成的异常有可能改变了选举结果,让选民怀疑选举的公正性,要求答案,所以我支持川普在选后深究舞弊的努力。但是现在不像1861年南北战争时期,美国的宪政没有面临生死存亡,所以所有政治操作都必须在宪法范围内,不能像林肯那样突破宪法。川普自己也一直这样做。比如前一段时间戒严话题甚嚣尘上。如果找到了戒严的宪法基础,戒严就是正当的,但如果找不到,川普就不应该学林肯搞戒严。后来川普表态,“戒严是假新闻”,代表他不考虑戒严。

这次选举非常关键。如果川普落选,美国可能会危险地向左转,所以保守派应该在宪法范围内奋力争取。有些华人心急,呼吁川普采用破坏宪法的雷霆手段避免落选,那是错误的。美国社会对维护宪法有高度共识,不分左右。任何宪法外行为都会让选民反感,伤害川普的政治基础。这样呼吁的人,宪法意识太薄弱。如果他们打着保守派的招牌,就会伤害保守派,主流保守派唯恐避之不及,如同在中国的历次民主运动中学生都不希望流氓混入队伍。

反观历史,魏玛共和国的德国人、1990年代的委内瑞拉人、北洋政府时代的中国人等,都曾对宪政不耐烦,转而在宪法外寻求发展道路。他们可能解决了近忧,却徒增更多远患,得不偿失。希特勒、查韦斯和蒋介石掌权后,国家都有短期好时光,但后来都陷入更深危机。破坏宪政从来都是饮鸩止渴。

美国宪法赋予人民广泛的民主权利。大家可以自由地投票、讨论、游行示威、发动舞弊调查、拥枪、组建政治团体,等等。这些权利都是这部宪法给予我们的。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蔑视它、要破坏它?他们根本不知敬畏宪政,就像民国初年那些没了皇上就无法无天的清朝遗民。在美国社会里他们尤显愚昧。很多大陆来美的保守派朋友,自喻支持民主,反对独裁,相信普世价值。但是见到美国面临的政治压力,他们却本能地寻求政治强人,不信任民主宪政机制。现代民主制度就是宪政制度。他们为自由来到美国,享受宪政给予的自由却呼唤强人,要践踏宪法,岂不是叶公好龙。

2021年1月1日

电邮:yuanzhiluo@yahoo.com 博客:https://www.lyz.com

备注

李庶民, 北洋军阀时期为何也有民主, 《炎黄春秋》二OO五年第四期, http://www.edubridge.com/erxiantang/l2/junfa_minzhu.htm

维基百科, 北洋政府,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北洋政府

张博树, 2020/09/14,民国早期的议会实验 (上),https://www.chinese-future.org/articles/--5

张博树, 2020/09/14,民国早期的议会实验 (下),https://www.chinese-future.org/articles/y44ydpfph2wdhbpbt26r4sk8jj6l2t

National Park Service, undated, Lincoln on Secession,  https://www.nps.gov/liho/learn/historyculture/secessiontableofcontents.htm

River of Truth replay of OANN, 2020/12/23, President Donald Trump Speech on Stimulus Omnibus Veto and the 2020 Election December 22, 12-22-20, https://youtu.be/7F-0_JcvM3U

Factbase, Trump Vlog 2020/12/22, https://factba.se/transcript/donald-trump-vlog-contesting-election-results-december-22-2020

百度百科,列宁主义,https://baike.baidu.com/item/列宁主义/2729733

维基百科,国民革命军,https://zh.wikipedia.org/wiki/国民革命军

维基百科,法西斯主义,https://zh.wikipedia.org/wiki/法西斯主义

维基百科,阿道夫·希特勒,https://zh.wikipedia.org/wiki/阿道夫·希特勒

羽戈, 2017/07/31,从“民国不如大清”说起,http://www.cb.com.cn/index/show/rw/cv/cv13453381238/p/s.html

廖保平,2011/10/04,“民国不如大清”的历史回潮,http://zglbp.blog.sohu.com/186474989.html

金满楼,2019/04/24,民国不如大清?一个清朝遗民为何对共和年代如此失望?https://new.qq.com/omn/20190424/20190424A096IE.html

The American Presidency Project, Proclamation 148—Revoking the Suspension of the Writ of Habeas Corpus, Except in Certain States and Territories, https://www.presidency.ucsb.edu/documents/proclamation-148-revoking-the-suspension-the-writ-habeas-corpus-except-certain-states-and

U.S. Constitution, Constitutional Topic: Martial Law, https://www.usconstitution.net/consttop_mlaw.html

上海统一战线,2016/1/13,李烈钧与护国运动,https://www.shtzb.org.cn/shtzw/shtzw2017/n3718/n3736/u1ai1880077.html

周老师读古诗,2016/09/07孙中山为什么要发起护法运动与段祺瑞对打? https://www.sohu.com/a/113831227_135220

张鸣 吴思 2014/4/10日历史学者:袁世凯称帝,不是因为他喜欢当皇帝,http://www.chinanews.com/cul/2014/04-17/6076197.shtml

李熙临,2018/9/17,护国运动百年之护国往事,http://wxyd.yunnan.cn/html/2015/shendu_1125/11273.html?token=undefined

新浪网,苏联教官讲授单兵战术,何应钦不满、众人不服,示范后五体投地,  https://k.sina.cn/article_5732256868_155ab4c6400100m6fm.html?from=history

严如平 郑则民,《 中华读书报 》 2013/07/17,蒋介石在苏联的四个月,http://epaper.gmw.cn/zhdsb/html/2013-07/17/nw.D110000zhdsb_20130717_1-05.htm

钟 君,2014/05/23,要警惕对民族复兴中国梦的误导和曲解,http://theory.people.com.cn/n/2014/0523/c143843-25056461.html

Giorgio Bertellini, 2019/2/28, When Americans loved Benito Mussolini — and what it tells us about Donald Trump’s rise,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utlook/2019/02/28/when-americans-loved-benito-mussolini/

SCOTUS, Donald J. Trump for President, Inc., Petitioner v. Kathy Boockvar, Secretary of Pennsylvania, et al., https://www.supremecourt.gov/Search.aspx?FileName=/docket/docketfiles/html/public%5C20-845.html

本文的主要网上地址,包括读者讨论:

https://blog.creaders.net/u/13147/202101/393399.html

http://my.cnd.org/modules/newbb/viewtopic.php?topic_id=100446&forum=2

https://bbs.wenxuecity.com/currentevent/2415211.html

https://bbs.wenxuecity.com/bbs/rdzn/4789900.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