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转一段当年GSM的往事

(2019-02-16 13:51:43) 下一个

https://www.cnblogs.com/it_mac/archive/2010/05/31/1747774.html

 

在模拟通讯时代,摩托罗拉与爱立信在无线通信系统设备市场分庭抗礼,各占50%的市场份额.由于前文所述的时间表预测错误,直到1995年,摩托罗拉 的系统设备部门才着手开发数字产品,但他们却把几乎全部的研发都押在了CDMA这一个标准上.然而市场已经南辕北辙,1991年3月,世界上第一个 GSM网络在芬兰建成,经过短短两年,全球就已经有48个国家的70个通信运营商建立了GSM网络,GSM成为全球2代移动通信的主流标准.

技术上的判断失误直接导致摩托罗拉在GSM系统设备市场的被动.1996年摩托罗拉在杭州建立CDMA终端和设备合资工厂,但中国的移动运营部门后来 决定上GSM,令赖炳荣措手不及.他对《商务周刊》回忆说,1996年时,诺基亚的GSM基站仅仅几十斤重,两个人就可以抬上楼去,而摩托罗拉生产的 GSM基站要“6个壮汉”才能抬动,还要加冷却系统,耗电量是竞争对手的10倍.恼得一位电信局长当面质问他:“赖先生您是生意人,生意有这么做的吗?怎 么可以卖给我们这样的设备?”

事后来看,中国这个近10多年增长最快的通讯市场选择GSM而不是CDMA,对于摩托罗拉来说是非常沉重的打击.1994年7月中国联通成立后,中国 决定一步到位上2G通信技术,联通和中国电信移动部(中移动前身)也在GSM和CDMA中权衡.摩托罗拉认为中国肯定会选择单独上CDMA或至少两种制式 并存,不仅是因为其技术优势,而且中国的近邻韩国和日本都选择了CDMA制式,出于文化和市场相近原则,摩托罗拉想当然地认为中国也会选择 CDMA.

但中国一开始没有选择CDMA的最大因素恰恰不是技术原因,而是经济因素.曾经在中国联通市场营销部门工作的电信分析师陈浩说,中国政府当时看到 CDMA的专利过于集中在高通公司手中,而高通推行的高专利费政策令CDMA的成本远高于诺基亚、爱立信等多家企业共同开放合作推动的GSM,这一点使 GSM的商用速度远远快过CDMA.加之CDMA技术比GSM复杂,GSM的商用更为简单,1990年GSM成为欧洲标准后,第二年爱立信等就建成了第一 个GSM通信网.形成一定规模效应之后,GSM的摊薄成本更低.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