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苹果园

献上感恩---为非常岁月领受到的奇异恩典
个人资料
正文

美国迎来了巅峰对决时刻

(2020-08-11 13:39:43) 下一个

我有很多的大学同学在美国做医生,他们在一线抗疫。从一月份起,我们海外群里天天都讨论疫情。从四月份开始,大家慢慢看清了抗疫的本质,原来这是一场政治斗争,五月底的BLM示威抗议游行已经让我们不能更生气了。

我们同学群里有同学在休斯顿抗疫最主要的最大的医院,他说他们医院的情况基本可以代表休斯顿甚至德州的疫情情况,有在费城的医生,有在加州LA的三个医生,有在西雅图的医生,有在纽约做药物研发的,还有在NIH工作的,有在梅奥诊所的,有在阿拉巴马做教授的,有在中西部做研究的,有子女在华盛顿DC做医生的,有孩子在哈佛医学院读书的,群里的医生们有时还会分享他们做住院医生时同事的信息,所以,我的微信群里来自前线的信息很多。从一月底开始,这个群是我微信群里营养最多的。我们常常看到医生们讨论一个病例、一张图表、一个药物、一个治疗方案,还有NIH的同学很早就传递出一些政策性的消息。群里每天都很热闹,我们不做临床的也受益非凡。

从三月份西雅图的同学第一个接诊新冠阳性病人开始,群里有更多的讨论。他们聊的很专业,他们自己也在找预防用药比如羟氯喹,疫情爆发时我也有过恐慌。后来,做医生的全部上前线了,看到治疗的曙光后,大家慢慢就适应了。

虽然同学说治疗情况好起来了,拔管的也越来越多,但是纽约的情况却一直不见好。有同学说纽约可能在胡来:因为大家觉得同一个医疗体系下,各地都在好转,可是集全美国支援而且做为美国抗疫风向标的纽约却没有好转,很奇怪。而且CDC指导也不得力,关于这个现象,大家讨论了很多很多,我们都是单纯地以为是技术性的问题,是因为美国医疗太程序化、太死板的缘故。

四月份开始怀疑医疗数字。到五月初,突然大家就明白过来了,原来,这不是一场公共卫生传染病的问题,是一场两党之间的政治斗争!我基本就不看疫情的数字了。因为数字里水分太多了。转一篇文章,你们在电脑上看,可以看到图表,在手机上,看不到图表,影响判断。https://bbs.wenxuecity.com/bbs/currentevent/2130245.html

我看同学群里的消息,各地都比疫情平和下降的预期日期提前了好多,我们希望秋季可以正常上学。但是五月底发生的弗洛伊德事件就更清楚地表明示威抗议游行只是为了赢得选举,这真是一件非常悲哀的事。游行带来的第二波反复很快就到了。德州最早。当然和复工也有关系,但它不是主要的,因为病人中有很多游行的学生和年轻人。

德州的同学比新闻报道还早两天就在群里说了,游行的效果出来了,医院病人猛增,以年轻人、轻症为主、也有住院的,医院床位突然紧张起来。以前在最紧张的时候,他们医院也好多空床位,休斯顿花了6000万美元造的方舱医院一个病人也没有收过就拆除了,维护方舱医院也很花钱。这第二波差点要住满了,不过后来因为大多数的病人都是年轻人,他们恢复起来比较快,抗疫形势还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关于羟氯喹,我这里有一个来自同学群的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share&v=1x_11I5SLII&app=desktop我边跑步边听的,同学说和他们了解的信息一致,情况属实,看这个YouTube需要一个多小时。医生和药学博士告诉你在美国如何得到硫酸羟氯喹,如何用硫酸羟氯喹预防新冠病毒。

没有疫情,我不会想到政治斗争是这么疯狂的,把百姓的生命拿来做政治斗争的资本。回头想,我们还是太单纯了,同学群里一直就是从医疗技术层面来思考疫情的走向。民主党说疫情严重反对复工,但是却支持BLM游行示威,造成了第一波疫情未完全好转之时就迎来了第二波疫情。

而我们很多人真的就把疫情失控只归结为川普政府的错误。

当初川普断航中国,民主党指责川普。对断航,我们早就有共识。我当时在国内过年,看着武汉的疫情我很着急,封城后我就一天到晚担心会断航,会回不来美国。

事实上,川普断航是做得对的。他做错的是断航欧洲太迟,但他要等到WHO的通告作为断航欧洲地依据,而WHO迟迟不发禁止通航的指示,所以我们都很恨WHO的不作为。

美国是小政府大社会,各州的州政府决定抗击疫情、地震、洪水等自然灾害的政策和措施,总统只能调配抗疫物资,但不能干涉各州的抗疫决定,看到纽约州长显而易见的错误也无法以行政命令干涉。在我们只有三四个阳性的州都发了禁足令以后,疫情最严重的纽约州还是坚持不lockdown,州长带头坐地铁、搞聚会、吃餐馆。。。。

川普对疫情失控当然有责任,他对欧洲断航太迟,又迟迟不肯戴口罩给国民示范,还说了喝什么消毒液。但是他的出发点和民主党的出发点完全不同,他希望疫情尽快过去尽快恢复经济。他小事糊涂,但是在大是大非上一点也不糊涂。虽然他这个人有很多的缺点和过失,可是,谁又是完美的呢?

反观民主党,在疫情中的种种表现,在疾病的诊断、治疗和宣传上,为了选票,为了赢了选举,已经置百姓生命不顾了。我们能放心把自己和孩子的未来交给他们去管理吗?

美国设立两党是为了有在野党对执政党的监督,有利于社会和百姓。可是照目前这样闹下去,民主党依靠政治正确会一党独大,因为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的舆论几乎都被他们控制了,只有狐狸台还偏向共和党。所以大多数华一代都不明白现象背后的根本原因,不知道美国抗疫失控并非完全是现任政府的责任。我担心这一次民主党上台,美国很快就会南美化,我们辛辛苦苦为自己为孩子打拼的意义又在哪里?

我以前有过两次车门彻夜不关第二天的车子上就被警察贴了条子提醒我,中午时候,警察还专门回来看我车子有没有重新关好。前几天我又一次没关车门,这一次没有了警察的提示,我很失落。没有警察我缺少了安全感。所以,你们手中有选票的,真的要好好想想,没有警察的生活是不是会更好更安全?

如果没有疫情,没有微信,没有美国的医生群,没有医生同学和来自于NIH的消息,我也不会了解这么多。现在我写出我理解的疫情和我的思考,希望大家也多思考。这次选举真的太关键了。

我昨天看到有个网友在一篇文章后面的留言,很有同感。他说疫情确实如实反映了美国社会很多问题,而且是很深层的问题:

1. 美国是全球科学水平最顶级的国度,但疫情暴露出也存在一大批科学素养接近为零的人;

2. 美国高度(极端)自由化客观上给疫情防控带来了难度,对应集权的高效,让人反思自由的边界;

3. 美国三权分立两党制衡是人类文明至今最平衡的体系,但在文明冲突前依然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攻击美国最好的武器是利用其最为珍视的自由和制衡体制,这两点恰恰被Covid-19和BLM找到。

无论源头是什么,这注定是美国的一个劫数。

这个体制能否最终找到应对解药,从而继续证明该体制是人类最优解,还是终于被抓住漏洞,一举击溃,让自由资本主义和自由民主价值观被极权席卷?

现在是巅峰对决时刻,胜败关键不在其它,只在于美国民众觉醒程度!

2018年,2019年,2020年,庆幸美国民众正在逐步醒来。

有投票权的想一想再决定要投谁,没投票权的请转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4)
评论
voiceofme 回复 悄悄话 说到疫情的数字的水份,这些数字难道不是一个一个医院的情况加起来的吗?如果这也有错,是像你的朋友中的医生们虚报数据,还每个周的卫生部门都在虚报数据?
犹他主妇 回复 悄悄话 支持博主好文! 希望逐渐醒来的美国人再次让2016年的惊喜重现! 为后代延续一个伟大的美国! God Blessed America!
voiceofme 回复 悄悄话 断欧洲航班需要WHO通告,断中国航班为什么不需WHO通告?这说明了Trump是个彻头彻尾的种族主义者。美国疫情最大的问题是反智,这里面trump是美国反智的总指挥。
北极航线 回复 悄悄话 没有特朗普的美国会是个更好的美国。BLM的打砸烧前些日子再香港也发生过,是社会动荡的常态。拜登是美国的希望,这次大选是让美国恢复光荣的机会。我们看到的一切悲哀,是结束的时候了。
文所为文 回复 悄悄话 北美_原乡人:+1
非常岁月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京工人' 的评论 : 我看拜登的纲领就是奥巴马第二,奥巴马得那几年把美国都拖到沟里去了。
京工人 回复 悄悄话 美国社会,最好是温和左派执政。至今犹怀念90年代克林顿时代,美国非但不用借债,甚至有了每年数千亿美元财政盈余。拜登就是温和左派,11/3,噩梦醒来是早晨。
非常岁月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美_原乡人' 的评论 : 我非常担心如果现在的局势不扭转,换了民主党执政,美国会不会很快就会南美化?
非常岁月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美_原乡人' 的评论 : 我其实没有预设立场。但是我很反感在疫情关头闹BLM的打砸烧。我一直反对拥枪,因为民间拥枪让我没有安全感。但是后来看到BLM不敢到居民区使坏是因为居民区有枪,我第一次觉得拥枪不是坏事,我居然开始支持拥枪了,因为居民拥枪让我有安全感。你看,BLM闹得厉害的地方没有警察了。。。民主党居然给BLM下跪。。。
实际上,两党在疫情发生以后最应该团结协作的,以美国的医疗能力,怎么可能走到如今的地步?
我反对奥巴马的厕所法令,我反对大量接纳非法移民,我反对没有底线的政治正确:不给黑人额外批改分数的教授会被批,这是什么道理?
北美_原乡人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一些华人医学群体的真实情况和知识。但你的文章总体基调有所偏差。第一,請别把特朗普和美国划等号,也别把特朗普和共和党划等号。没有特朗普的美国没有特朗普的共和党都将会更好。第二,君子不党,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如果已经喜欢了某个党,肯定就看不到另一个党的好处呢?其实,美国两党都各有长处和短处,他们代表着不同的阶级和阶层的根本利益,他们的执政理念和观点都不尽相同。但它们都是美国客观现实存在的一部分,凡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不是吗?你愿意共和党极端分子把民主党彻底灭了吧,然后再把共和党的"和"去掉,不也就成了共党了吗?第三,美国的抗击疫情应该和全世界做得好的国家此,尤其是中国,三个月就彻底控制住,打了个漂亮的整体歼灭战。而特朗普从一开始就充满了偏见和无知,一步错,步步错,把抗疫打成了一个持久战消耗战,没有拐点看不到终点,美国有很大的可能将会被疫情彻底打垮,除了11月能够换掉国家领导人。
yfz9465 回复 悄悄话 "美国三权分立两党制衡是人类文明至今最平衡的体系"!
自由和制衡从来都不是体制赋予的,而是人的行为赋予的。
playnice 回复 悄悄话 支持博主!
非常岁月 回复 悄悄话 难道说我的医生同学都是胡说八道?
HenryCharles 回复 悄悄话 通篇完全胡说八道一通。写的这些已经被证伪过多次了,还有头脑不清的人信这些。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