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六月的香港,令我有一点懵圈

(2021-06-21 23:25:22) 下一个

六月的香港,如同蒸笼一样,我必须时刻都在空调房里。否则,走在路上不到五分钟就开始站在十字路口想,我在哪?我要去哪?我得用什么语言问路?总之,有一点懵圈。

 

 

香港给我的永远感受都是一种燥热,即使在最寒冷的一月份,我来香港时仍然感觉,地表温度是热的,其实不是自然气候问题,而是香港令我水土不服得厉害。

我喜欢香港的饮食,即使普通的铺子都很有味道,尤其是煲汤是好美食。许多人怀疑我对香港的水土不服是一种假象,因为我很有胃口,其实我也不懂为什么如此奇怪。我只要是站在香港的街头就会感觉一种烦躁的热。也许人太多了,或者太过拥挤。

香港令我也会想到日本的东京,虽然我只去过一次,但站在闹市区也懵圈。到现在我也不记得东京和香港的一些道路,和代表建筑物。我不怎么适应繁华都市,除了我的家乡之外,我走在大都市的路上,就会迷失。

我想自己这辈子都不能去印度,听说满大街都是人,并且热得比蒸笼更厉害。虽然人只活一世,应该多去见识一下不同环境,只不过我相信自己,站在印度的都市街头不仅仅是懵圈,而是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我站在六月的香港街头,热浪令我感觉眩晕,这里的人匆匆走过,多数都面无表情地盯着前方的地面,快速与我插肩而过,仿佛他们在寻找着自己的出路,而我又开始懵圈。因此,每一次的香港仅仅是我幻梦般的记忆,毫无深刻印象,宛如我不曾来过。

 

 

《曾经的一个秘密》

我曾在自己的BLOG上,藏了一个秘密,后来被人发现,我当时是很感动,因为那个人将我的BLOG翻了个遍,也就发现了我的秘密。

那是一篇文,很多年之后,我自己都忘记当时写的是什么,前一段日子去看了看,确实很不错的文笔,和现在的自己是两个档次。如果将此刻我的文章比喻成市井谈资的话,那么那时的自己,便是一种淡雅的腔调,虽然许多人看不懂,但看懂的人,会感觉很美。

我以为遇见了知音,后来的后来发现,这人是一个官场上的那种很会说话的人,此类人,最开始会给人一种极其良好的印象,但是接触几次,只要不傻,就会发现端倪,也就不可能再将对方看做“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