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随人意

天也随人意, 常想天会开
个人资料
tianyi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克里强硬访华开始 最后软着陆结束

(2015-05-18 09:08:55) 下一个

 

这次克里“访华”可谓“气势汹汹”,因为就在克里访问前几天,中美在南海刚刚进行了一场“硬较量”。


一方面,美国官员通过《华尔街日报》在5月12日透露消息表示,美军正考虑动用飞机和舰船直接挑战中国对一系列快速扩展的“人造岛礁”的领土要求,美国国防部长卡特要求考虑的选项包括出动海军侦察机飞越这些岛礁上空,并派遣舰船驶入有关岛礁12海里范围内。报道还称,美国军机多次逼近中国岛礁12海里区域,但为避免紧张升级,美国海军迄今未出动军机和舰船进入岛礁12海里以内范围。


另一方面,美国海军军网报道,5月11日,美国“沃斯堡”号濒海战斗舰在南沙附近海域被我军“盐城”号导弹护卫舰(054A型)近距离追踪。中国香港明报在几天后也报道了这则消息。5月14日,美军官网发表了多张高清照片,并称双方遵循“意外遭遇行为规范”行动,进行了“专业的”沟通,这应该是自从去年中美海军商定“海上意外相遇规则”以来,中美两国舰艇第一次在实际行动中运用这一“规则”。


这种相遇,某种程度上是中美彼此互相适应的一次尝试。因为,随着军事实力的增强,两国海军相遇将是常态,特别是在美国重返亚太战略和中国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出现明显交集之后。


很显然,虽然这次克里访华是为9月习总访美打前站,沟通两国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合作事宜。但是,美国显然不想将这次访问单纯化,而是试图借这次访问对中国施加压力,从而实现更多目的。特别是,美国希望这次习总访美,美国能通过对中国施压来获得更多政治优势。那么,克里访华都想达到什么目的呢?这些目的实现情况又如何呢?


克里访华最主要想达到如下几个目的:


一、试探中国南海底线。


在克里访华之前,美国一些智库也主张对华强硬。新美国安全中心亚太安全项目资深主任克罗宁在听证会上称,美国对亚太的外交政策也应该有强硬的军事力量作为支撑:“我们不应该害怕强硬,即使是要一拳打在中国的鼻子上……我们可以和他们针锋相对,因为我们有能力这么做。”


正是这种美国主张对华强硬的一些氛围,使得克里这次不得不“气势汹汹”访华。美国政府在克里访华前通过媒体放风试图告诉中国,美国要派遣舰船和飞机驶入中国在南海相关岛礁的12海里领海范围。而那些岛礁,多是中国近两年吹砂填海造出来的。在美国人看来,中国造岛礁的目的是要影响正常的航行,所以美国一定要打破中国在南海造岛礁所形成的既定规则。而在中国看来,我在我自己的领海、自己的岛礁上施工,没有人可以说三道四。这就是中美的冲突点,也是利益争夺点。


对美国来说,如果中国在南沙群岛建立一系列军事基地,美国再想进一步控制南海将非常困难,反倒是中国有可能因此而控制南海。控制了南海,就意味着中国控制了东西方贸易的最主要海上通道,就有了反制美国封锁中国的牌。中美虽都未说破,但这是中美争夺的本质。


所以,在克里访华前,美国放出这些风声,就是要在克里访华是给中国施压,迫使中国接受美国的规则。中国在这方面表现强硬。就在美国消息出炉的当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记者会上就美国官员的说法做出强硬回应:“我们对美方有关言论表示严重关切,美方有必要予以澄清。”华春莹表示,中方一向主张南海航行自由,但航行自由绝不等于外国军舰、军机可以随意进入一国领海、领空。中方将坚定维护领土主权。我们要求有关方面谨言慎行,不得采取任何冒险和挑衅行为,维护地区和平稳定。


中国发言人对美国的回应非常明确,即南海是中国的领海、领空,这里的航行自由不会因为中国在自己岛礁上施工而改变,但这不等于说外国军舰、军机可以随意进入。中国将坚定维护领土主权。同时警告美国和相关国家不要采取任何冒险和挑衅行为,否则就可能没有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中国的强硬在克里到访后得到了进一步印证。中国外长王毅在与克里会见时明确表示,相信克里此访是为沟通而来,不是为吵架而来;是为合作而来,不是为对抗而来。这话里意思很明确,那就是克里如果非要保持对中国强硬的意见,那么接下来就是吵架、对抗。如此氛围,恐怕不但影响两国的友好气氛,还可能影响习总9月访美。王毅还指出,“我们从北京应该向世界发出积极的信号,即中美之间合作大于分歧,两国必将增进相互了解,促进合作。”这也是中国抓住了美国的“软肋”,即克里这次来访的首要任务依然是为习总访美做铺垫,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符合美国战略利益,所以中国外长才会如此强硬地对克里表态。


为了表达中国立场的坚定,王毅在与克里的联合记者会上说:“中方维护自身主权、领土完整的意志坚如磐石,不容置疑。”根据美联社当天的报道,中美在南海问题上各自保留了各自的立场,互相都未退让,问题暂时被搁置。中国以礼貌但非常直接了当的方式拒绝了美国施压中国暂停南海岛礁建设的要求。克里说敦促中国采取外交方式解决问题,中国外长对此的回应是“中国做好了谈判准备,但不会放弃主权范围内的岛屿建设工作”。中国外长对美国的警告是:中美有分歧不要紧,但不能有误解,更不能有误判。


接下来,克里还会见了中国军委副主席范长龙和中国总理。美国国务卿访华,与中国国家主席、总理和外长会见都是常态,但与军委副主席会见说明有特殊情况。这一方面说明,克里这次访华是带着军事问题来的,中国军委副主席的会见并明确表态,则表示了中国对维护南海核心利益坚定不移的决心。


在会见中,范长龙再次重申了中国就南海岛礁建设的态度,同时再次明确了中国“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决心和意志是坚定不移”。同时,提出对美方的希望,即希望美方客观、公正看待南海问题,正确理解中方政策意图,恪守在领土主权争议问题上不选边站队的承诺,谨言慎行,多做有利于中美互信和南海和平稳定的事。


美国显然在这件事上是没有做足准备的,这再次显现出克里访华在南海问题上是试探中国底线的真相。克里说希望美中两军在反海盗、人道主义救援等领域开展更多务实合作,推进海空相遇安全行为准则等信任措施建设,增进沟通和互信,防止不安全事件发生。克里重申了美国政府在南海问题上不选边站队的立场,表示对其他当事国将一视同仁,近期有关媒体报道并不是美国政府的政治决定。这实际上是告诉中国,之前《华尔街日报》报道的内容,并非美国政府的决定,这也是对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要求美国澄清的一次“澄清”。


说白了,经过这次试探之后,美国暂时缩回了之前的“强硬”,也说明这次克里的“强硬”访华最终是“软着陆”了。当然,美国一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在南海的行动不会终止,中美南海较量必会继续进行。


二、沟通习总访美相关合作事宜。


待克里与中国总理会见时已明显进入了“角色”,回到了为习总访美打前站的核心任务当中来。在会谈中,李克强总理指出,中方愿同美方加快双边投资协定谈判,当前特别是要建设性推进负面清单谈判,力争达成一个高水平、平衡的结果,努力将双边经济关系提升到更高水平。两国还完全可以开展第三方合作,更好实现互利共赢。这部分内容,已经谈到了中美双边投资协定的谈判,这说明美国希望在习总放美前完成双边投资协定谈判,希望这一协议在9月能够达成。


另外,李克强总理就气候变化发表了看法:我们愿同美方一道,加强政策沟通,坚持“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落实好已达成的共识和所做承诺。希望发达国家加大技术转让和经验分享,支持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这意味着,9月习总访美中美有可能就气候协议达成进一步深化合作。


至于克里的态度,已经明显转化为“务实”而非开始与中国外长的“务虚”。克里表示美中不是竞争关系,而应是共促发展。双方应利用好战略与经济对话等机制,加强沟通协调,加快推进双边投资协定谈判。就应对气候变化开展更多合作。美方愿与中方就非洲卫生、教育、基础设施建设等发展议题开辟合作新领域。


这里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话题,即中国总理说两国完全可以开展第三方合作,克里则回应美方愿与中方就非洲卫生、教育、基础设施建设等发展议题开辟合作新领域。这意味着,未来中美可能合作共同开发非洲,中国给美国抛出了新的合作方向。这里很有意思的点在于,如果中美主导与非洲合作建立一个“非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是不是意味着中美找到了更多共同利益?美国在亚洲失去的东西是不是可以从非洲发展的利益中找回来呢?这个新议题特别新颖,值得进一步关注,这有点中美共同合作建设世界的意思了。


三、为小弟们呐喊助威。


之所以访问前“气势汹汹”,一方面是想给中国来个“下马威”迫使中国让步,另一方面是想给帮助自己遏制中国的小弟鼓劲。譬如,安倍就在这两天说,日本要努力将中国纳入到美日在亚太主导的秩序当中。说白了,就是让中国听美国和日本的(安倍真是大言不惭,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日本首相为何敢说这话?就是美国“气势汹汹”给的信心。就在几天前,菲律宾为何敢再在南海挑衅中国,也是美国态度的原因。而克里访华前的一系列媒体公关,就是要鼓动小弟们向中国施压,从而让克里访华时更有底气和理由。同时,也只有美国虚张声势显得足够强硬,才能在后面继续推动小弟们挑衅中国。


四、为伊核问题和朝核问题而来。


种种迹象表明,虽然伊朗发出了“战争威胁”,但奥巴马仍然希望在6月能达成伊核问题的全面协议,这需要中国的配合。所以,克里在这个时候访华前还访问了俄罗斯,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就是要协调在伊核问题上的态度,借大国态度来迫使伊朗就范。而伊朗之所以敢在这个时候发出战争威胁,也是对美国这种外交的表态和反击。


当然,在访华前克里还访问了韩国,与韩国外长及总统进行了会见,这也是为朝核问题进行沟通,当然和韩国沟通的大概率仍然是劝说和施压韩国允许美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和中国沟通的大概率则是要求中国对朝施压。


克里最后受到习总的会见,习总在会见克里时指出,我曾多次讲过,宽广的太平洋有足够的空间容纳中美两个大国。希望中美双方相向而行,多沟通多对话,增信释疑,深化合作,确保中美关系始终沿着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正确轨道向前发展。克里则表示,我同意您对美中关系的评价。我们两国关系十分重要。美中一方面开展了广泛合作,向世界展示出两国在应对重大国际地区问题上的重要作用;另一方面,双方能够成熟地管控好两国之间的分歧。两国在应对气候变化、埃博拉疫情、伊朗核问题等领域保持了密切协调与合作,双方还可以进一步拓展合作的广度和深度。


克里访华是“气势汹汹”地来了,结果中国该让其得到的都得到了,不该向没退让的部分一点没退让,最终“悻悻而去”。这也意味着,今年9月习总访美将又是一场大国较量与合作之旅。而最后中国元首的明确表态得到了克里的认可,也表明中美两国政府当前都是理性的,让国际社会看到的仍然是合作大于分歧。中美的这种表态,也意味着其它国家试图借中美对抗渔利的愿望仍难以达成。


当然,中美两国也的确是竞争与合作的双重关系。因此,在未来很多年,中美台面上握手谈合作不会少,甚至越来越深化;桌下你来我往的较量也不会少,甚至越来越激烈。新型大国关系的内涵就在于,大家可以暗地拼力、拼智,甚至是拼血,在公开的层面上仍是死咬“不冲突不对抗”的基本原则。这种关系,至少未来很多年对中美来说都是很现实的,直接的对抗、冲突,损害的必然是两国共同的利益,直接冲突并不能给中美两国带来利益,反倒是让他国渔利,这应该是两国的共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