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随人意

天也随人意, 常想天会开
个人资料
tianyi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马航遇袭事件与金砖国家银行国际社会与邪恶势力掰手腕

(2014-07-19 19:56:40) 下一个
首先,为马来西亚航空公司客机在俄乌边境地区被击落而不幸遇难的295名亡灵祷告!!!相信全人类大凡有点良知与判断能力的人都不会怀疑这是反人类邪恶势力又一次精心策划的事件。
山人经观察分析认为,”马航遇袭事件”是这个蓝色星球反人类邪恶势力在遭遇系列打击尤其是这次金砖国家团结一致成立“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这一金融领域的致命性打击之后,气急败坏之余又一次使用反人类手段发起的一次主动攻击。
策划这次事件的幕后邪恶势力显然是为了达到这几个主要目的(包括但不限于):1、赤裸裸地警告“MH370客机失联事件”发生以后不但没有与中国拉开距离反而拉近距离的马来西亚现政府,并给这个蓝色星球上那些面对邪恶势力尚能挺直腰杆的国家一个“示范性”的警示作用;2、利用事件发生地点的特殊性(俄乌边境)已经乌克兰政府及军队对乌境内反政府武装的“指认”将“反人类”的标签强行贴到乌境内反政府武装(亲俄势力)的脸上,为接下来乌克兰政府军对境内反政府武装进行强力“清剿”制造借口并进行前期的“舆论铺垫”;3、继续采用“柿子挑软的捏”的策略,通过制造这一事件给俄罗斯持续施加巨大压力,通过抹黑乌克兰境内反政府武装的方法迫使俄罗斯与乌克兰境内的反政府武装进行切割,俄如不及时切割则在国际社会上进一步孤立与抹黑俄罗斯;4、通过打击严重依赖“航空运输”方式恢复旅游业从而保持经济发展的马来西亚现政府,,以此"恐吓”那些欲进一步发展同中国关系的国家(接下来韩国、缅甸、泰国等国的国内局势及态度变化以及日本、台湾、南海地区方向的动静值得密切关注)与中国保持适当距离,从而达到“隔山打牛”的效果(间接打击中国)。
在简单分析了马航事件遇袭事件之后,接下来分析一下这次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的最大看点: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的创建及《关于建立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的条约》的签订。
对于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的成立及应急储备资金安排的作用,山人认为既不能过高估计,亦不能过低估计。之所以说不能过高估计,金砖国家的这次举动仅仅只是开了个头,大量的工作还在后面,尤其是西方金融霸权工具箱里“一揽子工具”中最重要的“国际清算”工具这一次并未触及。西方之所以动不动就对那些不听话的国家(最典型的就是朝鲜、伊朗以及此前的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以及现在的俄罗斯)采取经济制裁进行“恫吓”,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所有的国际贸易结算系统也就是国际清算银行完全被西方所掌控,西方正是利用这一优势与便利条件动辄对那些“叛逆”的国家及个人实施“财产冻结”、掐断”财产转移通道”,以迫使“叛逆者”最后不得不妥协。在美元、欧元的国际货币地位尚未受到根本性挑战之前,要想另外单独建立一套独立于西方现有的国际结算系统尚不具备主要条件。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的功能定位主要集中在“基础设施建设和可持续发展”,也就是“扶贫开发性质”,所以“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具有部分替代“世界银行”的功能与作用。而“金砖国家应急储备”资金池目前的功能定位主要用于“稳定金砖国家内部金融市场”、“确保金砖国家金融市场有序和健康发展”并“应对短期冲击”,所以“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具备部分替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作用。
也就是说,这次金砖国家创建“新开发银行”以及安排“金砖国家应急储备资金库”削弱了西方在全球推行“霸权主义”两大金融工具——“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干涉与渗透能力,但是尚未触及到西方推行“金融霸权”的第三大工具同时也是最核心工具——“国际清算银行”。正因如此,所以山人认为“既不能过高估计,亦不能过低估计”。由于“新开发银行”及“应急储备资金库”在设计及成立之初就宣示了其“开放性”与“包容性”,所以,从长远来看,金砖国家这两大机构的创建有利于减少西方对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政治与社会的干预及渗透机会,有利于广大发展中国的政治、经济与社会的稳定。从短期来看,仍然难以改变西方利用其所掌控的“国际清算系统”对广大发展中国家进行金融制裁的“恫吓”与“阻吓”的局面。
为什么山人说今天创建的“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已经是姗姗来迟了呢?在此,我们不妨回顾一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创建的艰难历程。
其实,早在2013年3月29日金砖国家德里首脑峰会上就曾提出过“建立并完善一个符合各国利益的、支持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发展的、公正的国际货币体系”,探讨了“建立一个新的开发银行的可能性,为金砖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和可持续发展项目筹集资金,并作为对现有多边和区域金融机构促进全球增长和发展的补充”的方案,并且决定“由财长们审查该倡议的可能性和可行性,成立联合工作组进一步研究",并于2013年南非德班领导人会晤前出具报告。尽管德里峰会提出建立一个新的开发银行的设想在当时有一种施压西方尽快改革不合理国际经济秩序的用意,但当时成立联合工作组进行研究的目标仍然是想在德班峰会上将这步棋给走实的想法。
2013年3月27日南非德班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召开之前,中国国内媒体开足马力进行舆论造势,包括新华社在内的很多主流媒体甚至使用了“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呼之欲出”的标题。由此可见,中国非常希望能在德班峰会上促成“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成立。怎奈俄罗斯与印度出于各自利益的考虑,对“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以及“应急储备资金库”持谨慎态度(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消极态度甚至短期的抵制态度),当时俄罗斯总统普京甚至将金砖五国比喻成非洲动物中的“五大巨头”——大象、犀牛、水牛、狮子和豹子,但没有解释哪个国家代表哪种动物。言下之意就是这五种动物到底谁是“狮子王”尚未有定论,俄罗斯的《真理报》对普京的言论进行分析认为“从逻辑上看,水牛能体现印度对牛的崇拜;而非洲总是习惯性地与大象联系在一起;虽然豹子也是非洲的图腾之一,但这更能代表中国经济的迅速崛起;不过俄罗斯和巴西分别代表哪种动物还有待进一步分析”。显然,《真理报》提普京讲出了“心里话”——中国只是一只跑得很快的“豹子”,地大物博的俄罗斯才有资格做“狮子王”。由于俄罗斯与印度的“各怀心思”,导致中国热切期盼“呼之欲出”的“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当年胎死腹中,有关“新的开发银行和应急储备安排”问题不得不再次推延至2013年9月圣彼得堡会晤上进行审议。
谈到普京的态度,不得不提在德班峰会召开前夕在欧元区国家塞浦路斯上演的一出“救助计划”:欧元集团主席戴塞尔布卢姆3月16日表示,就塞浦路斯救助问题达成政治协议,塞浦路斯救助计划的规模最高为100亿欧元。作为援助协议的一部分,塞浦路斯将向金额在10万欧元以上的银行存款帐户一次征税9.9%,10万欧元以下的银行存款帐户将面临6.75%的一次性课税,并将公司税由10%提升至12.5%;将14亿欧元国有资产私有化。
普京在德班峰会的“消极态度”与欧元区在德班峰会召开前十天抛出的“救助计划”有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是不是与普京出发前受到塞浦路斯银行金融危机适时爆发的“惊吓”有关?虽然无从考证,但山人认为至少有所牵连。
最后的事实却是,尽管因为俄罗斯与印度的消极态度导致“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与应急储备资金库”未能及时诞生,但是随后西方却对俄罗斯与印度的“金融攻击”却毫不留情。这方面的素材可以参见去年两国的利率、汇率走势及资本流出数据。据笔者估计去年俄罗斯因塞浦路斯的银行金融危机、叙利亚危机、乌克兰危机以及股市、汇市的波动以及资本流出的损失应该不少于1000亿美元。习惯于“左顾右盼”的双头鹰因为自己的战略犹豫及战略失误最终让自己陷入了战略被动并支付了高昂的代价,说这是“咎由自取”一点也不为过。
中国有句话“不见棺材不流泪”。尽管由于俄印去年的战略误判导致自己付出了不菲的战略代价,却助推了今年巴西福塔莱萨峰会上有关”新开发银行”与“应急储备安排”的水到渠成,并最终落户上海。尽管媒体极力渲染这是五国“默契”的结果,但更准确地说这是俄印在付出了昂贵的学费、惨痛的代价以后不得不做出的“无奈选择”。
这个世界,有些国家就像股市里那些亏损的股民一样,总是怀揣着某些不切实的“幻想”,赚钱的时候由于贪婪的本性最后“贪字变成贫”,亏损的时候总想挽回损失结果越陷越深。直到幻想破灭他们才会接受残酷的现实,不过此时那些损失已经既成事实无法弥补和挽回了。事实再一次证明:“狮子王不是靠块头就能胜任,而是靠实力”。
尽管“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与“应急储备资金库”姗姗来迟,但毕竟对西方的金融霸权也构成了实实在在的威胁,所以还不算太晚。
就在“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与“应急储备资金库”刚刚宣布成立的时刻,却从俄乌边境传来了“马航客机遇袭”的噩耗。显然,邪恶势力极尽一切手段想优先解决俄罗斯这个“软柿子”,让他彻底屈服。俄罗斯将如何应对?我们只能拭目以待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