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写龙谈

兵者,国之大事也;兵者,凶器也,圣人不得已而用之。
个人资料
ych2000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俄版“王成”是个朴实农村娃

(2016-04-05 22:11:20) 下一个

俄版“王成”:亚历山大·普罗霍连科(Alexander Prokhorenko)

俄版“王成”:亚历山大·普罗霍连科(Alexander Prokhorenko)

俄罗斯版“王成”是个朴实农村娃,牺牲时妻子卡佳有孕在身

[军网] 叙利亚政府军在俄军的协助之下,于日前成功收复战略重镇巴尔米拉古城。在这场殊死的要点争夺战中,一名普通俄军特种兵书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据俄军驻叙赫梅明空军基地新闻处证实,俄军一名特种兵3月初在叙利亚巴尔米拉古城近郊独自执行空袭目标引导任务时,遭到IS武装分子围困,在生死存亡之际,他果断通过无线电召唤俄空中战机对自己开火,与包围他的IS武装分子同归于尽。英雄无国界,这名特种兵的战场壮举赢得了国际社会的普遍赞誉:英国《每日镜报》称他是现代版的特种兵“兰博”(编注:电影《第一滴血》中的男主人公,孤胆英雄),面对一群IS极端分子时表现出了勇敢赴死的大无畏精神,而中国的网民则赞其为俄罗斯版的“王成”,那一声“向我开炮”喊出了一名真军人的气质与风范。

那么,这位俄版“王成”究竟何许人也?俄《共青团真理报》近日探明,其真名叫亚历山大·普罗霍连科,今年才25岁,中尉军衔。该报记者还对普罗霍连科的家乡和生前好友进行了采访,从而勾勒出这位战场英雄的成长之路。

普罗霍连科身材单薄瘦削,外表上很难把他与《第一滴血》中那个魁梧彪悍的兰博“相提并论”。他脸上总挂着微笑,喜欢在社交网络上晒自己在俄武装力量防空学院(驻斯摩棱斯克)就读时的照片。照片中的他总是一身戎装,很幸福很满足的样子。

“他的家族中很多人行伍出身,他一直也梦想当兵服役,”普罗霍连科的生前好友、大学同学亚历山德拉介绍说,“他是个朴实的农村娃。当兵之初我们就成了要好的朋友。最后一次见他是在(去年)12月。”

去年12月,也正是普罗霍连科赴叙利亚执行任务之前不久。临行前,他连自己最要好的朋友都没有告诉,这也可以理解:军事机密岂可对外泄露。

戈罗德基村距离奥伦堡市130公里。普罗霍连科生于斯,长于斯。记者很快找到他家的房子。普罗霍连科的父亲亚历山大是个拖拉机手,母亲纳塔莉娅是村干部。普罗霍连科的死讯10天前才传到村里。

“我们3月19日才得知消息,”村民们回忆说:“俄国防部派代表来到村里,告知所发生的一切,并按照军队惯例,感谢父母培养出了这么优秀的儿子。”

记者到访的时候,普罗霍连科家正举行追悼会。逝者的黑框相片摆放在小长桌上,旁边立着一尊东正教圣像。母亲纳塔莉娅一直在哭泣。

“对不起,我已经没力气说了,”父亲亚历山大伸出手来向记者问好,“我们也不知道,儿子是怎么死的。他们告诉我们说,他是在执行战斗任务中牺牲的。”

至于遗体何时运回家乡,家人何时能够与遗体告别,尚不得知。普罗霍连科的父母也在焦急的等待当中。

“他是大伙儿的靠山”

普罗霍连科的母校也在热议这位出色的校友。这位当年优等生的照片至今仍悬挂在荣誉榜上。

“谁也说不太清楚萨沙(编注:普罗霍连科的小名)究竟在哪里服役,只听说是在机密部队里,”戈罗德基村中学教务主任纳塔莉娅·梅什科娃说,“他中学毕业时荣获银质奖章,上学时在各类竞赛中拔得头筹,为学校集体荣誉立下汗马功劳。他是个在艰难时刻无所畏惧的人,是大伙儿的靠山。”

普罗霍连科的朋友们对他的印象也非常好。“他是个非常开朗的人,热爱生活,一年半前结的婚——当时我们出席了他和卡佳的婚礼。婚礼上还播放了一段视频,萨沙在视频中说,他是最幸福的人,自己所有的愿望都成真了,”普罗霍连科的班主任彼得·鲁西诺夫说,“想当兵,结果成军官了。想成家,邂逅到了卡佳。”

普罗霍连科飞赴叙利亚之时,卡佳已经在孕育他们的爱情结晶。不过,具体去哪儿执行任务,普罗霍连科没有告诉他的爱妻,他不想让她为此担惊受怕。

“卡佳一直盼着萨沙能够在新生儿出世之前回来, ”朋友们说,“还是没有等到。。。”

我们希望能够以他的名字命名我们的学校,”老师纳杰日达说,“这是真正的壮举,我们将会讲给我们的学生听。不是每个人都能有引导炮火轰炸自己的勇气。

萨沙和妻子卡佳。

普罗霍连科和妻子叶卡捷琳娜。

图片来源:俄罗斯卫星网、每日邮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