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啥时晓得珍惜 (2)

(2016-04-17 09:44:49) 下一个

记不得是如何开始的,如果没记错的话,是ww找到了我,ww是我高中同学中侦探级别,他可以通过一点点蛛丝马迹发现一个高中同学的去向,然后把他抓过来. 

记得hh在高中时不太爱讲话,她,大大奔头,大大的眼睛,面颊很立体,中等个子,不胖不瘦. 没想到,几十年的大学教授职业生涯,把她变成了高中团体中一颗闪亮的星星. 她身上的能量如太阳般火热. 阳光普照,心理总是暖洋洋的.

qq以前开过公司,有过一阵辉煌,他酷爱爬野山,世界各地旅游,摄影装备眼花缭乱的. 一次qq来湾区,给我们每个湾区同学带了一样礼物,每个人都会觉得是最贴心的礼物,每个人拿到的都是一样的礼物.

在山景城的一个灰暗的吧间里,qq,qq的太太,hh,我,qq开始查看weChat,他一而再再而三要我参加高中组weChat,我那会还有个正当职业,不想每天,“bi-bi”,一个消息跳出来,我讲:“email 就好了.” qq让我用他的手机,用他的id在群里讲话,我一下high起来,开始胡说八道了. 组里的人好诧异,正常人qq,咋变态了?

jj 以前是班上团支书,他好像很push,老是催我入团,后来如愿把我介绍进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jj很博学,唯一的在清华北大都受过熏陶的. 当时我一入wechat群,就开始回忆,回忆起我的同桌,他英年早逝,接着开始痛恨,倒追他的女同学tqh,觉得她没有在同桌最后的日子里好好陪伴同桌. jj单独找我讲了tqh的近况,我觉得当时出国留学热,扭曲了多少婚姻和人性?我真希望tqh早日归队. 

rr是我在美东的同学,他和他太太邀请我到他家住几天,我觉得不太好意思,但他太太说,他们同学间都这样的. 我觉得房间空着也是空着,不见外,一咬牙,带儿子就去打扰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